簡體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財政司司長財政預算案記者會談話全文(三)
********************

記者:司長,想問關於土地供應,你說會增加住宅土地供應。其實手上有多少幅地將來可望可以推出?心中有否一條數,因為你說如果有些地「勾極也未勾」?

財政司司長:你說增加那幾幅地自己推出來招標的那些?

記者:對。關於那個勾地表,說有些指定數目的地,如未被成功勾出,其實都會拿出來公開拍賣、招標,但指標是怎樣?會是勾十次八次也勾不到?或是等到樓價不知去到幾多時才推出呢?我不知你們有否一個所謂指標?心目中的那條線其實在哪堙H何時會將土地推出去公開拍賣?另外,朗屏站那塊地......

財政司司長:我們會在個新的勾地表內,稍後林(鄭月娥)局長會說關於新的勾地表,那時她會給你多些詳細資料。現時我們的想法,就是在新的勾地表內,我們會指定有幾幅土地,如果是無人勾出來,我們會在跟茖茖潀~內,推出做拍賣或招標,我現時可以說給你聽的是這麼多。

記者:今日你公布了財政預算案後,已經有政黨說補選的開支1億5千多萬方面,他們提一個修正案來剔除它,你今次把這項補選的開支一併放入預算案堙A是否想逼泛民支持你的預算案,讓它可以高票通過呢?同時,現時有幾位會「掟蕉」和「掃你場」的議員,已經因為要補選而離開了議會,今日你在(宣讀)預算案時,有沒有覺得輕鬆了呢?

財政司司長:這好像是一個比較離奇的關係。補選是我們憲制上的責任,我們現在的做法是一個恆常的做法,與以往是沒有分別的。

記者:我想問關於稅的問題,剛才你提到看不到大幅修改稅制方面,其實是否代表你任內都不會處理稅基狹窄的問題呢?即是會將這個問題交給下一任?同時,你預計在未來都有赤字,香港有沒有加稅的壓力?

財政司司長:我想我還有兩年的時間,在這段時間,我現時確實是看不到要基本地改變我們現行的簡單和低稅率的稅制。接茠漕潀~,我相信我都不會很快地改變我這個主意。

記者:會不會做......

財政司司長:我想我已經講過,在這兩年之內我也不會改變這個主意。

記者:想問其實去年的財政預算案就預計差不多有400億左右的赤字,但現在約有138億盈餘,會否表示這幾年均有錯估(赤字)的情況出現?令到沒有做一些比較長遠的滅貧措施?今次指會有252億的赤字,是否又一次「狼來了」,估大了數?

財政司司長:我們每一次作出這些預測,也是基於一些實在的數字,我們去年的數字原本預測有399億的赤字,但去年我們預計不到的是地價方面的收入多了很多,地價(的收入)原本預算是165億,現在修訂的估計是373億,增加了126%,這個(增幅)是相當大的,是我們起初估計不到的,因為我們去年原來預算的165億,佔GDP的1%,但最終的修訂大約是2.3%,因為我們也看到在過去十年的平均(地價)大約是GDP的1.9%,所以這個估計,我們看到去年的經濟情況,我們的預算放在1%是適當的。而我們在今年(二○一一年)的預算,我預算地價的收入為2%,其實是比十年的平均大。所以很多這些也要看實數是怎樣再預測,但是好像地價和印花稅等是相當難以準確估計,因為是會因應經濟的改變而變得相當快。甚至我們覺得有一個驚喜的是,去年的利得及薪俸稅增加了差不多8%,我們亦估不到在如此惡劣的經濟環境下,GDP下跌了百分之二點七,但薪俸稅及利得稅增加了差不多百分之八,這亦是估不到的事。

記者:但會否因為這樣而沒有作出較長遠的滅貧措施?

財政司司長:若你再詳細一點看看我的財政預算案,有很多措施也是一些經常的措施,有茯蛪磲曭漁伅﹛A正如剛才我們所說的福利、教育、房屋,各方面的支出佔總支出的絕大部分。

記者:司長你想在何時前往台灣訪問?同時,如果成事的話,你覺得今次的政治意義會否大於經濟效果呢?

財政司司長:我注重當然是經濟那方面。我在預算案中詳細地說了我們會就茼言艅煽X個平台,如果與台灣方面大家可以配合得到,我在成立後就會與這兩個組織的成員一起前往台灣探訪有關的經濟事務官員,談談大家有興趣的事宜。在這方面希望可以再進一步推進香港與台灣經濟上的合作。

記者:最快是何時?今年內可否成行?

財政司司長:這方面我要看看成立的時間如何,希望可以盡快,我很希望在今年內。

記者:(前往台灣會以甚麼身份?)

財政司司長:官式身份我已經去過,我從前負責APEC時是去過的。

記者:有人認為今年預算案有關安老宿位撥款數額比較少,請你講一講。同時,你在隨後的一段也提出安老事務委員會的報告,其實政府本身是否都是贊成在長者新增的護理服務方面需要引入一個入息審查呢?

財政司司長:我們在安老宿位方面是有增加了一些宿位的,我記得與去年比較,所增加的宿位增加了很多成,較去年多了六成。這方面的宿位是不少的,但我們現時亦更加茩囿煽N是老人家是否可以在自己家中做安老服務,所以我亦推出了一個試驗的計劃,希望可以在這方面看看我們可以做法可以怎樣。這亦可以配合安老事務委員會的提議,這個提議是好的,但是至於細節如何去推行,我們要看看試驗計劃的成效如何,才作出進一步的決定。

記者:你說未來兩年,會因應情況安排公開拍賣或招標那些未被成功勾出的地,其實由政府主導的勾地,會否推出市場時的反應會很冷淡,令到拍賣的效果不理想?

財政司司長:未發生的事我也不想怎樣去預測,但我相信成效不會差。

記者:為了市民健康虓Q,你不許他們帶免稅煙過境,其實做這些事的都是一些基層,即你與局長不會帶煙過境,但一些基層連用一個途徑去節省一些煙錢的權利也剝削?其實為何不增加煙草稅更加直接?同時又增加海關人員的負擔,這個會否有些多此一舉呢?

財政司司長:我想都不會的。因為我們主要是要控煙,這個有數個不同的途徑,現時我們在去年經過入口帶進的煙,即每人可以帶三包,我們去年是有4億支,那個數目是不少的;我們覺得如果在這方面可以控制,不是不准他吸煙,他是要繳足稅才可在香港吸煙而矣,我相信這個對整體的影響不會那麼大,但希望較少人因為這樣而吸煙,那麼我們就成功了。

記者:預算案公布前幾日,你在網上說不會派糖,但今次你擺明車馬有252億元赤字預算,即是有派糖的效果作用,這是實際有需要改善民生抑或政府、你、曾特首以前出任財政司司長時的慣性技倆,先減低公眾期望,先強調不派糖,結果仍是派。

財政司司長:我在blog中頗詳細地解釋,我是不喜歡「派糖」這個詞彙,我覺得這詞彙這樣用法是錯的,因為現時我們推出的措施是針對地幫助有需要的人,這與「糖」、「派」是沒有關係的,我們會繼續抱茬o個方針於困難時期可以做一些措施幫助一些有需要的人,我希望這些措施可以有針對性和可以直接幫助到他們,度過困難時期。

記者:(減低期望)

財政司司長:我想不是減低期望,因為直至昨日還有很多報章在猜測很多不同措施,這不是我意圖去減低期望,我只是想說出我對這一方面的看法。

記者:預算案推出後,無論證券界,或者小部分地產界人士都覺得,樓市方面壓抑的措施其實不多,會不會是政府沒有勇氣這樣做?你會不會都覺得,其實害怕樓價跌多於樓價升呢﹖

財政司司長:我想在政府的角度來說,我們可以推出很多措施,很容易去推倒樓市,但要我們推高樓市,是相當難做的事情。但是我剛才亦講過,所有這些措施推出來,是經全盤考慮過,很小心評估,因為這是一個敏感的事情,對很多人的影響很大,所以我們不會很魯莽地去行事。

記者:司長,我想問一問,就是剛才有關樓價的問題,其實在考慮壓抑樓價,或者樓市發展方面,有沒有想過復建居屋這個措施?因為其實很多政黨和很多人都曾經提過,重新興建居屋可能是最有效解決一些中下層市民置業那個難題,還是你們所有措施都做不到、都沒有效之後才會想呢?

財政司司長:不是,我們香港政府,我們首要的目標,就是提供公屋給一些沒有能力可以負擔得到租住私樓的低收入人士,很多時候我們的公屋和往時所謂居屋的都是同一些地出來的,我們是優先去建立公屋的。還有我們之前停建居屋,退出這個市場,是一個很重大的決定,我們當然不會很輕率地重返市場。況且我們亦看到,現在市場堥潀妐U以下的單位佔我們的總數多於三分之一,另外我們亦講過,在居屋方面,亦另外有三十幾萬個單位,很多這些單位都是一些比較低價的單位,多數都是少於兩百萬,這個亦是相當龐大的資源,亦可以提供給市場方面。

記者:想問問,因為你說到香港要配合國家「十二五」規劃的發展。你覺得香港配合這個「十二五」規劃的發展,對香港的重要性在哪堙H和香港有甚麼優勢和特點可以配合這個發展?

財政司司長:我們要配合國家的發展,因為我們現在是國家的一部分,所以我們要很了解,國家的發展方向在哪堙C我們參與這個「十二五」規劃時,我們可以進一步了解國家的想法、方向是怎樣的,然後我們在政策、措施上可以作出適當的配合。我們在預算案也談了很多,其中一個,在金融業方面,不止對香港的經濟很重要,對國家的發展也很重要,如我們在這一方面可以配合到國家的發展,即是一個雙贏的局面。另外,我們也提及關於我們其他六項優勢產業方面的發展,希望推出來的(措施)也可以配合各方面,與國家方面也可以接軌。

(請同時參閱談話全文的英文部分)



2010年2月24日(星期三)
香港時間19時42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