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英文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財政司司長財政預算案記者會談話全文(二)
********************

記者:你在Budget提到「偉大的市民成就偉大的城市」。其實香港的中產都「偉大」了很多年,今年以為有700多億元的盈餘,希望政府會否有一些退稅,多多少少的優惠?但最後都有點失望。回看現時財政儲備比較充足,同時亦有盈餘,為何不趁這個機會去處理稅制的問題?即檢討稅制或是處理稅基狹窄的問題?其實你是否認為中產要繼續「偉大」下去呢?希望司長在中產訴求和稅制方面回應一下。

財政司司長:剛才我已講過,就是我們今年和去年的整體支出多了兩成,即是與我們在二○○七/○八年比較,增加差不多六成,這是一個相當大的數目,全香港市民都會受惠的。另外,我今年推出了一些個別的措施,其實只佔整個預算案的一個小部分。

  你們亦可以看到在強積金方面是所有人都會受惠,我們上一次是放於(月入)一萬元以下的人,所以中產在上一次並沒有受惠,今次中產是有受惠的;我們在父母、子女免稅額方面,中產亦一樣受惠。所以在各方面,我都覺得我們並沒有不理會中產的受惠處。

記者:其實,只想針對一件事情,就是預算案公布後,很多市民特別是140萬納稅人覺得很失望,就是為何不退稅?因為大家其實都不大明白你在想些甚麼?因為其實上次預算案的退稅,支出只是用45億。回看你今年的財政狀況,完全綽綽有餘;另外,退稅四年,從來沒有數據顯示因此而物價上漲得厲害,會刺激通脹,而且,以前退稅正正是不想派現金,所以才用退稅,一個比較對刺激工作沒有那麼大影響的措施,大家就不明為何這措施用了這麼多年,用了四年,以前都不會刺激通脹,今年你反而會覺得這會刺激通脹而不去做呢?

財政司司長:剛才我就茬o問題已說了一點。另外,剛才你都說了,我們在香港有350萬的工作人口,或者多過350萬的工作人口,有140萬人繳稅,這是佔四成;其實有六成人根本不需要交稅,這是大多數。另外,你可以看到,我們繳稅最多的百分之六,大約是二十萬人,已經交了百分之八十四的稅。如果以退稅來說,受惠層面不是那麼闊的,所以,我們今年選擇了一個比較針對性的方式,把稅款回給市民,由父母供養、子女供養、MPF等數方面退回去的。這是比較針對性的,現時這樣做法,不只中下階層,甚至中產亦都會受惠;以及我們這樣做法,亦不會刺激通脹的情況。

記者:你剛剛提過,放錢入強積金戶口不會刺激通脹,但其實你在另一方面,綜援受惠人會獲發雙糧,相比之下,綜援受惠人可能獲發雙糧後,可能會全數拿出來消費,會用了,從而推高消費額;但交稅人士或中產人士,你給他退稅,他未必會全數拿出來。另外,你放進強積金戶口,一旦三長兩短,當事人未必等到60歲,未必享受得到你那6,000元,所以為何不是退稅?對綜援人士和中產人士為甚麼有雙重標準?對於你給錢他,一方面會刺激通脹,另一個就不會呢?

財政司司長:今次是全面衡量過所有我們的個別措施,現時推出的措施,是全部推出之後對我們的通脹有幫助,在整體來說,措施會將通脹率減低一點四,對CPIA來說,會減低百分之二點二,這肯定會對各個階層的市民有大幫助,所以我們今次選擇了一個針對性的方式來幫助這方面的人。

記者:今日在穩定樓市方面,你唯一一招就是增加土地供應。但不明白為何政府不肯正正式式恢復定期賣地,拿回土地的主動權。其實你今次的一套增加土地供應的措施,有沒有一個目標是壓抑樓價的呢?如果有的話,你想跌多少才為之你所說的穩定和健康呢?

財政司司長:樓價不是由政府去決定的,亦不應該由政府去決定,所以我沒有一個指標說哪一個樓價是我可以接受的。這個不會是這樣做,這是市場去做的事情。今次你看到我推出那些自己主動去推出的土地,我主動會推出的除了住宅有四幅,另外商貿、酒店加起來有十一幅。在招標方面,有五幅會指定做中小型單位,加起來有十幾幅地是可以主動推出去的。這個我沒有講定,會指定每一個月或某一個期間之內會做,這個給我多些靈活性。如果我需要做的時候,我可以出多些,如果我覺得情況不同的時候,我是可以出少些,這個靈活性我是需要的。最終我們或要看看,其他的樓盤,對我們供應量的預期,反應會是怎樣,這個會是一個重要的指標。

記者:你先前在網誌上說不認同有「官富民窮」的情況,但今日在抗通脹措施方面約有200億元,就算加上MPF則是約240億元,即是說可以立即落入市民口袋的是400多億元。相對於我們有5,900億元的財政儲備,如果不是官富民窮的話,這是否財政司司長你比較吝嗇呢?

財政司司長:我想你不可以這樣看。剛才我也說過,我們今年的總支出是3,711億元,這是全香港市民都全部一齊可以受惠。剛才我在預算案的篇幅中已很詳細地說,在福利、醫療、教育等是大幅度增長,很多的增長都是相當大,這樣對大家都會有好處。

  其實政府的錢亦是大家的錢,如果政府有錢的話,當然亦等於市民有錢;如果市民有錢亦等於整個政府都是有錢,所以這方面的分別是不存在的。你要看一看,我們要整體來說,如果是由二○○七年我上任做財政司司長至現在,我們的總支出是增加了1,300億元,這亦是一個相當大的數目,亦是全香港人可以受惠得到。

記者:雖然你說預算案照顧到各階層,但相信你剛才都應該聽到,不只基層市民覺得派得不足夠,對他們幫助不夠,連中產都覺得政府無視他們;其實,有些政黨覺得你根本是一個半退休的心態去做這份預算案,一個「看守政府」,其實都可能覺得無謂做那麼多事情。而你所說的沒有「官富民窮」的情況,即你覺得沒有,但會否有一種「看守政府」的心態,令到市民根本覺得有此現象出現呢?

財政司司長: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從未見過一個如此進取的「看守政府」了。

記者:在土地供應方面,其實下一年度你講的私人住宅土地供應有3萬至4萬個單位,其實這個數字建基於勾地表堛漱g地全部被勾出,五個鐵路站上蓋全部成功招標,其實以往流標事件亦見過,或者地產商不勾地亦試過。其實3萬至4萬是否一個很大水份的數字?你有多大把握其實3萬至4萬個真正可以推出巿場?

財政司司長:剛才我講過,我們的勾地表堶惘郭陝窗A000個單位在勾地表堶情A是少過一半的。其他的在鐵路,在巿區重建局和另外lease modification方面可以推出。我們用lease modification的一個平均數,這麼多年的平均數,如果今年積極的話有可能不止那麼多,去到3至4萬這個大約數,我們應該可以達到。

記者:想請問一下,今次司長你制定這一份財政預算案,有否評估過哪一類型的階層或市民是不能夠受惠呢?有沒有想到將來政府有甚麼可以再做去幫助這些階層的市民呢?還有這次對中產可能最大的得益,可能在司長角度來說,就是注資6,000元入強積金戶口。但是強積金戶口的管理費一向都受人咎病,會否你注資6,000元之後,最後都會化為烏有呢?全都給了管理費。

財政司司長:你知道這是不會發生的。但是我們說最重要就是我們今年的總支出是3,711億,這是全香港市民都會受惠得到。這是最大的,不是個別措施。

記者:想問有關樓價問題,雖然你在預算案中提及會增加土地供應,預計會有3至4萬個土地供應的樓房可以落成,問題是這些樓都需要三、四年後才可落成,但近來我們見到樓價都是節節上升,其實在短期內,你還有甚麼招數可以令到樓價平穩回落呢?

財政司司長:我想最重要是,大家都可以看到數量的預期有多少,因為現時我們都可以看到,利率已去到差不多最低點,而現時周圍宏觀的經濟環境看到,利率只會上升,而上升速度可能會快過很多人的預期。有一個時期,人家說要到明年或大後年(利率)才會上升,但現在有很多經濟學家說,有可能會在今年上升。如果利率上升,會導致樓價跌,而現在已「上樓」的市民,便有可能受到兩重壓力,所以我一直跟大家說要量力而為,要檢視自己的承擔能力是否足夠,在計算時亦要預計若果利息提高,是否仍可負擔mortgage(按揭)呢?這方面大家要看清楚,所以,我覺得現在的情況不是明朗的,尤其是在一生最重要的投資上,一定要非常小心。

(待續)

(請同時參閱談話全文的英文部分。)



2011年2月23日(星期三)
香港時間18時59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