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英文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財政司司長財政預算案演辭(五)
***************

公共財政信念

43. 作為財政司司長,我會恪守過去多年行之有效的公共理財原則,繼續奉行審慎理財、量入為出、簡單而低稅率的稅制,以及「市場主導、政府促進」的方針。這些大家都耳熟能詳,相信我無須再作解釋。

44. 我在撰寫本屆政府首份預算案的過程中,亦堅守三個基本的信念,即是預算案必須顯示政府對社會的承擔、財政政策必須具有可持續性,而在決策過程中必須採取務實的態度,務求這份預算案提出的措施,既可以回應社會的訴求,也可以為香港經濟奠下穩固的基礎,迎接未來的挑戰。

社會承擔

45. 我的第一個理財信念,是財政政策必須有社會承擔。

46. 我明白到,近期的通脹對普羅大眾的生活帶來一定的壓力,但我們亦要明白,帶動通脹其中一個因素,是我們強勁的經濟增長。經濟蓬勃發展對市民是有利的。反映這個情況其中一個指標,就是不斷下降的失業率。不過,我十分關注部分弱勢社群仍未能分享到經濟發展成果這個情況。我相信,財政預算案可以藉蚞A當的收入和開支建議,協助他們改善生活。

47. 為一些無力自助的社群提供最後安全網,政府是責無旁貸的。關注低收入人士的生活環境,是社會的共識。我會以這個共識為基礎,提出措施去協助他們。

48. 行政長官在去年的施政報告中已清楚表明,不應以高稅收、高福利的方式,為縮窄貧富差距而進行財富再分配,因為這樣會抑制市民力爭上游的動力,進而影響社會整體的生產力和競爭力。

49. 我們會締造適當環境,包括加強教育和培訓,以協助有工作能力的人士提升技能,在「助人自助」的同時,讓他們為香港經濟發展作出貢獻。通過教育,我們可以為低收入家庭的下一代提供向上流動的機會,從而減少跨代貧窮。政府必須繼續大力投資社會,包括在教育、再培訓及醫療方面作出長遠的承擔。

可持續性

50. 我的第二個理財信念,是財政政策必須有可持續性。如果我們要增加政府經常開支或減少政府經常收入,就必須確保有關轉變可以維持下去。

51. 最近,社會上有很多聲音要求政府善用盈餘,還富於民。我認同這說法。本年度香港經濟表現良好,稅收增加,特別是印花稅和地價收入都遠較預期為高。不過,我們必須明白,大量的盈餘不是每年必定會出現的。所以,短期財政狀況的改善,不應作為大幅增加經常開支和減稅的理據。

52. 因此,在研究是否可以增加經常開支時,我們必須審慎考慮每項措施的可持續性。換言之,我們不要讓這些措施為社會帶來長遠的負擔。

53. 《基本法》第一百零七條規定,香港特別行政區的財政預算須以量入為出的原則,力求收支平衡和避免赤字。為達致政府財政的可持續性,我會力求在未來五年盡量平衡收支,但在社會有需要和財政狀況容許時,可以制訂一些一次過措施,在短期內增加政府開支。

54. 政府在過往都因應當時社會的需要而制訂預算案。舉例來說,在亞洲金融風暴及「沙士」事故後,香港經濟下滑,當時的行政長官和財政司司長在財政赤字高企的嚴峻形勢下,毅然採取多項不受歡迎的開源和節流措施,為政府財政在數年後回復穩健,奠下穩固的基礎。

務實

55. 我的第三個理財信念是務實。

56. 公共資源是有限的,而社會訴求則很多。作為財政司司長,我要好好管理和運用公帑,因為這是市民大眾的財富。我的原則是應用則用和要用得其所,而所提出的措施也應具針對性,以確保有需要的市民可以受惠。

57. 我會繼續堅守財政紀律,嚴格控制經常開支,以及持守「大市場、小政府」的策略,把公共開支佔本地生產總值的比例控制在百分之二十或以下。

58. 「大市場」可以增加私營界別在經濟體系中的比重,通過市場力量,以最有效率的方法分配和運用社會有限的資源,讓整體社會得到最大益處。「小政府」可避免公營機構在經濟體系中佔用太多社會資源,不致降低資源分配和運用的效率,同時可減少規管,方便營商和吸引外來投資。不過,我們亦要讓政府開支配合經濟增長,確保公共服務可以與時並進,切合社會的需要。

59. 香港的稅基狹窄,我們應以務實的態度探討這個問題。政府在二○○六年七月就如何改革香港稅制以擴闊稅基諮詢公眾。結果顯示,社會認同政府有必要擴闊稅基,至於如何達到目標,則沒有明顯的共識或傾向。

60. 我們會繼續研究擴闊稅基的方案,並在日後的適當時間讓市民討論這些方案。我希望社會各界可以進行理性討論,尋求一個既符合公平和能者多付的原則,又能創造穩定收入,且具有明確性和可預測性的稅制方案。

(待續)



2008年2月27日(星期三)
香港時間11時31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