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財政司司長《財政預算案》記者會答問全文(一)(附圖/短片)
*****************************
  以下是財政司司長陳茂波聯同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局長劉怡翔、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常任秘書長(庫務)劉焱和政府經濟顧問陳李藹倫今日(二月二十八日)在添馬政府總部舉行《財政預算案》記者會的答問全文:
 
記者:想問財爺,見到今次預算案的盈餘和財政儲備都創歷史新高,看到政府在稅務減免方面都下了很多工夫回應中產訴求,但回看在基層方面,譬如在公屋免租或全民派錢方面,政府都看不到或沒回應。你是否承認今次預算案是「厚中產、薄基層」?另外,就全民派錢方面,其實都看到你在一八/一九年的財政盈餘的估算也有466億元,還沒計算到時可能算少了盈餘,其實不派錢的理由是甚麼?
 
財政司司長:很多謝你的問題。在今屆政府的理財哲學裏,我們著重錢要用得其所,所以在今年的盈餘中,我們有1,380億元裏大概拿出四成左右,接近四成,拿出來以不同形式與社會分享,其他的用來改善服務和投資未來。我們覺得以我們現時這做法是比較針對性地向有需要的人士提供支援,我們覺得較合適,正如在這份預算案中有提出,例如對於領取綜援的人士,一些低收入家庭、一些長者,我們今次會多給兩個月津貼,亦就一些有需要的學生,大概有371 000名,我們亦會給一些現金資助讓他們開學、讀書所需等。所以我們覺得是針對性地用這些資源分派給社會較合適。多謝。
 
記者:司長,你好。其實想問,今次看到盈餘是回歸以來創新高,但看「派糖」規模似乎不是新高,其實可否解釋一下為何會比較「手緊」?雖然沒有派錢,但「派糖」的規模為何不大一點?另外想問「N無人士」的資助,現在看到你的預算案都有着墨,但只是得一句。其實可否解釋多些,其實是否會用派錢形式或何時可以落到他們的袋中?以及都想問海洋公園資助方面,你即將拿近三億在教育旅遊方面,其實可否解釋為何會資助海洋公園而其他的主題公園沒有份?謝謝。
 
財政司司長:很多謝你這個問題。就着「N無人士」,我們邀請關愛基金考慮針對「N無人士」提供一些紓緩,具體如何做?幅度去到多大?這個關愛基金會就着我們預算案公布詳情後,他們會作出相應安排,具體如何做留待關愛基金委員會決定。至於海洋公園方面,大家都知道在這些大型的主題公園,其實相當重要是它的設施要不斷吸引不同入場者入去參觀,進去使用。我們都看到海洋公園在過去一段時間在這方面事實上可以進一步提升,因此我們今次分數年給他們三億,協助他們提供一些新的設施或服務,尤其是與教育相關的。至於另外一個主題公園——迪士尼樂園,政府作為其中一個股東,之前也已經和迪士尼公司共同注資擴建提供一些新項目,因此我們覺得海洋公園一方面我們可以先作這步的支持,另一方面也邀請他們就着他們未來的發展,怎樣能夠更加服務好社會,吸引多點本地和外地遊客,他們會繼續在這方面做一些研究和部署一下可以怎樣做。我是否還欠你一個問題?
 
記者:…
 
財政司司長:我們今次盈餘1380億元,通俗一點說「現兜兜」與社會分享大概五百多億元,接近四成,但其他的錢其實都是用在一些很需要的地方,其他的錢我們主要改善服務或投資未來。譬如我給大家一些例子,在教育方面,我們投放一百四十多億元,包括持續進修基金培訓方面,例如持續進修基金裏,我們注資多八十五億,亦給市民要進修增值自己時,他的申請資助上限可以由一萬元提升到二萬元。另外,例如我們在大學進行第八輪的配對捐款計劃,這個奬學金方面,我們都有注入。此外,你看到例如我們在體育方面,都投入不少資源,這些體育的投入,其實整個社會都可以享受到,所以我們覺得以目前這個方式來運用盈餘比較合適些,即是說年度的盈餘,我們根據其性質和來源,今次主要是土地收入和印花稅收入,我們考慮社會目前的經濟狀況和外圍的經濟狀況,亦當然考慮到社會期望,所以我們覺得現在的分配比較上平衡點。多謝你。
 
記者:司長,你好。司長剛才都有行家問到一個問題就是今次是否「厚中產薄基層」?其實回看條數,剛才你提到一次性「派糖」便五百多億,其實中產,計算退稅、稅階、差餉,其實都四百三十多億。基層有「三糧」及向貧困學生派發二千元,其實合計都不夠一百多億,這差異都十分明顯。但回看二○一一年「派錢」那次,其實總共都只是花了三百多億。其實今年預計的盈餘都有四百六十六億,其實是有一個空間可以做到,即是例如全民、基層、中產都有類同的得益,但看不到你有這樣做。想問你整條數怎樣計?以及為何中產明顯受惠多於基層?謝謝。
 
財政司司長:很多謝你。我們覺得現在這樣的分配比較合適。在基層市民來說,正如你剛才所說,在不同的社會支援裏,我們今次出「三糧」,即多給兩個月。而這段時間裏,其實中產人士,尤其中產之中,收入相對來說不是真的很高,其實壓力都相當大。那些朋友未必一定可以能住公營房屋,租金壓力亦不少,因此我們覺得除了照顧基層外,也要紓緩中產人士的壓力,所以我們認為今次是一個平衡的方案。
 
記者:想問司長,其實今次盈餘是歷史新高,但看到香港最嚴重的貧窮問題就好像不怎麼照顧到,例如那些經常性扶貧措施亦不見有、綜援金的調整或者全民退保這些都不見影,想問究竟理財新哲學裏到底新在哪裏?究竟是否不包括這些基層或貧窮的問題?
 
財政司司長:多謝你。對於基層朋友面對的困難,剛才你提到,例如綜援,目前而言,都有一個既定機制進行檢討,所以這個怎樣幫助基層市民應付生活壓力,為他們提供生活保障,特區政府很重視,亦在勞工及福利局裏,作為主要工作內容,經常都要檢視。今次而言,在分配年度盈餘的時候,你都會見到例如去年,我們就基層人士的一些(支援),例如綜援,我們都多派一個月,今次我們都是力多派一個月。另外,除了他們外,例如有需要的學生,我們今次亦特別向這些學生派2千元,那個覆蓋範圍據我們知道都有3 7萬人,所以可以這樣說,基層市民在我們整個工作裏,其實我們亦相當關顧。在預算案裏亦提出有一些對於例如殘障人士各方面的支持。在教育範疇裏,對於一些基層孩子的支援,其實對此我們都做了不少工夫。
 
(待續)
 
2018年2月28日(星期三)
香港時間22時28分
即日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