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英文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財政司司長《財政預算案》記者會答問全文(附圖/短片)
**************************

  以下是財政司司長曾俊華今日(二月二十七日)在添馬政府總部舉行《財政預算案》記者會的答問全文:

記者:回看香港貧富懸殊、人口老化和稅基窄等這些問題,說也說了很多年,今次是司長在現屆政府的首份Budget,以及還有七千多億元的彈藥,即是儲備。但我們看來好像來來去去都是那幾招板斧,處理人口老化又是成立一個小組來研究,一次性派糖又有一些,跟茪S「泵」多些錢進關愛基金等。但我們的長遠政策調整或是整個稅制為甚麼不趁這個時機來處理呢?會否是太保守?抑或是司長另外有些想法呢?

財政司司長:我們今次推出這個預算案,在很多方面主要是希望可以幫助到有需要的人。至於有很多其他所謂有些新的措施或新的稅制,我們亦要看看不同政策的情況如何,才可以在財政上作一個配合。今次我們亦提出了,因為就荍畯怞b中期方面,在二十年後香港的人口老化情況會惡化,我們看到如果香港人的年紀大了,醫療上的支出會增加,福利的支出會增加,我們在預算案中大家亦聽過,我剛才說過,就是大約在二十年後,我們只會有兩個工作的人,即是做工的人,支持一個老年人。在這種比例下,即是說我們的收入亦會減少,如果只得兩個人支持一個老年人的話,即是整個經濟的增長速度亦會減少,這確實會形成一個財政上的問題,我們成立一個小組就茬o方面的技術性的研究做一些工作,希望提供一些數據給有關政策局,在他們推出新措施時有一個根據。

記者:想問整份預算案中,中產、基層每樣都有照顧一些,但力度就好像遜於去年,有點不足。其實回看來年整盤數,雖然有輕微赤字,但其實很多一次性的巨額注資,有些其實沒必要今年去注資,或沒必要注資那麼多,其實為何不省回那些注資去提高例如薪俸稅的寬免?今年只得一萬,為何不返回去年的一萬二千?以及子女免稅額,為何只考慮子女?父母或個人為何不考慮?是否純粹梁振英在競選政綱中講了子女,你就只動子女?

財政司司長:其實如果你詳細看看預算案的數字,支援的措施與以往相若。今年我們整個預算案是有四千四百億,整體來說,是與去年(比較)增加百分之十五點六,相當大幅度的增長。經常性的開支來說,我們都是增長百分之十點五。反而很多時大家集中看一次過的措施,一次過的措施只佔百分之七點五,不是應該看(一次過的措施),應該集中看經常性措施的增長,是超過一成,這是一個非常大幅度的增長,我相信對民生上的幫助非常之大,因為就虒g常性的開支有六成用於教育、福利和醫療上,這是我們最大支出的項目。

記者:有一個問題想請問曾司長,就是這一次的《財政預算案》當中,並未有太多像之前派現金的一些措施,但是在基本工程開支這一方面,由四百億增加到了七百億,那麼是不是說,特區政府今後都將在公共開支方面增加支出,用這種方式來支配特區政府的財政盈餘呢?

財政司司長:也不可能這樣說,以前,在十年前我們平均每一年的支出是二百九十億,這幾年已經增加到七百億,跟茖茠煽X年也是差不多這個水平,這是因為我們現在推行很多方面的不同的工程,不論在運輸上,在醫療,很多醫院也是提高了,很多跟民生有關的設施也推出來,所以這幾方面都會增加我們這方面的支出,以後也要看看有沒有其他的基建,如果是需要的,我們也在這方面推出來。

記者:想問為何今次不派錢、不派現金出來?上次都派過六千元,今次為何不派呢?是否CY不讓你派呢?還是你今次想交一份平平無奇的預算案出來,連你都不想幫CY這個政府挽救民望呢?

財政司司長:我們是前年派六千元的,那時是考慮過當時的財政情況,政府採用了這個藏富於民的一次性措施而推出來的。我們在制訂每一年的預算案時,都會全面審視當時的財政情況、經濟情況如何,然後看看相關政策如何,才作出有關的決定。我覺得我們今年在這次的預算案堶情A已經推出了一系列不同的經常性措施、不同的一次性措施,我覺得已經可以滿足得到不同階層市民的需要。現時的措施,一般來說,我相信已經作出了一個適當的平衡。

記者:想請教兩個問題,第一個是明日公布的賣地表其實今年度有二萬五千個單位,為何會比上年三萬五千個少了五千個?是港鐵不合作還是有其他原因?另外,其實外界形容這份預算案與往年比較是差不多,沒有甚麼驚喜,亦是說市場的力量很大,人們覺得好像是延續曾蔭權時代多一點,其實你與梁振英適度有為的理財哲學是否合拍,可否說一下你們是否合拍?

財政司司長:我不知道應該從哪媔}始回答,這麼多的問題。明日的賣地計劃,或者你等一等,明日陳局長會詳細一點解釋。但我們仍然都是用同一個目標,我們會每一年提供足夠的土地去建二萬個單位,這個我們是做得到的,這個我們會繼續去做。至於今年的《財政預算案》,我們每次都是一樣,我們的首要考慮是預算案的質素,我們的考慮是如何可以有效,如何可以善用我們有限的資源去幫助最多有需要的人。我們亦要配合其他政策局的政策,以及如何可以建立一個好的社會,這個永遠都是我的《財政預算案》的出發點。

記者:司長,想問問那個工作小組的問題,你可不可以詳細說說,其實成立這個小組的用意和它的工作範疇,其實會不會是為你日後想做一個稅務改革,重推GST(Goods and Services Tax)(商品及服務稅)去鋪路?有沒有這樣的意味?以及想問......

財政司司長:或許讓我先答這個問題,我怕我會忘記你第二個問題。這個我們是絕對沒有這樣的意味,正如我剛才答的那個問題,全部不是說我鋪定一個路去加稅。我想你可能是想問這個問題。這個絕對全部沒有這一個(意味)。不過我們現在看到,過了幾十年後,我們財政上會遇到一些問題。我們的支出會增加,我們的收入會減少,這樣,因為人口情況上的變化會帶來一定的影響。我們要看看現有的政策、現有的稅制,來做個基本,看看現在我們有甚麼空間,可以提供一些新的服務,這個就是由這個小組去做。他們會用一個政治中立,用一個專業的角度去參考其他地區的經驗,探討怎樣可以為人口高齡化或政府其他的長遠財政承擔,作出一個比較周全些的規劃。這可能是多一些工具去看看這些方面的數據是怎樣,可以給其他政策局作參考。

記者:但你說政治中立,在邀請學者、專家時,要不要經過高靜芝女士呢?有些意見都擔心,這個小組變成「梁粉集中營」。

財政司司長:我想都頗難找到些專家、學者是傾向某一邊的。

記者:想問剛才提到,未來這年預期私樓落成,即可建屋量,其實會比上一年少幾千個單位,會否擔心預期未來可建屋量數目會降低,原因為何?另外,會否令市場預期供應少了,樓價調整到合理幅度的艱難性會更大?

財政司司長:我先回答這個問題。我想詳細的,你明日可問問陳局長。我在《財政預算案》頗詳細地說過,我們在二零一三年,即今年私人住宅的供應,可以預計有二萬四千個,這個數目不是少了,這是現成的數目,我們數得到的,還有跟荋X年,我們看到有六萬七千個單位會推出,所以最重要的信息給大家的就是供應增加。

記者:向關愛基金注資一百五十億,相信未來是否很多扶貧措施都會由關愛基金支付﹖是否擔心外界會覺得,這大額注資反而會令日後一些扶貧措施未必一定會納入政府恆常或經常開支當中?令人質疑政府在扶貧方面的誠意和承擔有多大?

財政司司長:這絕對不會。我在預算案中已詳細地說了,這基金會如何處理。我也說過,這筆基金第一會推展一些補漏拾遺的扶貧工作,亦會繼續推行和優化已被評估成為有效但仍未納入政府常規資助和服務的項目,亦會進一步推出新的援助項目和一些先導計劃。以往我們亦推出過不少用關愛基金去做的計劃,亦有計劃已經列入恆常化,這個我們會繼續推行。

記者︰因為看到你的背景板寫蚚鶱h、進步和務實,是否這三個是你這份《財政預算案》的一些主旨?這份預算案又怎樣體現這三方面呢?

財政司司長︰你說的是希望這是一個務實的預算案,我們亦都透過這份務實的預算案,可以表達到關懷我們的弱勢社群,亦關懷整個社會,以及令到整個社會在這個環境之下,可以得到一個進步。基本上是這樣的。在預算案的內容堙A我想你應該可以看得到在這幾方面是怎樣實踐關懷、進步和務實這幾方面的因素。

記者:我想問,因為歷任的財政司司長都經常強調香港的稅基狹窄,其實現在這麼多盈餘,又有這麼多財政儲備,為甚麼不在「好景」的時候做一個稅制檢討或稅制改革呢?

財政司司長:我想何時都是好時間,何時都是不好時間。大家或者都記得不是太多年前,我們也做過一個相當基本的稅制研究,那時是構思GST、VAT那類的東西。但是當時大家的結論是:是的,我們的稅基是窄的,但是我們不想做一個GST,這個信息是相當清晰的。我們的稅基是有些狹窄的,因為就利得稅來講,其實我們繳最多稅的一千家公司,已經給了七成多的稅。還有,另一個有趣的就是有九成多的公司是「一個仙」也不用付,這就是利得稅。

  在薪俸稅方面,繳最多稅的二十萬名納稅人,已繳了八成的稅,超過一半的工作人口不需要繳任何稅,這個看來我們的稅制都是比較窄的,亦有空間我們是要做一些事弄闊一些,不過這個需要頗詳細的思量。

記者:是不是現在政府覺得任何時間都不適合做一些可能會引起社會爭議,或者很大政治嘈吵聲音的也不做呢?

財政司司長:這也不是的。如果是我們應該做的,我們一定會做的。

記者:司長,你好。想問問公共開支與GDP的比率已經超過了百分之二十,這是否屬於一個頗不健康的水平呢?在勾地表中,發展商沒有興趣的土地,有沒有想過如何處置它們呢?以及有沒有想過放出來建些公營房屋呢?

財政司司長:所謂百分之二十,這並不是一個硬指標,這絕對不是一個硬指標,是一個參考數字。如果大家記得,在沙士期間,我們當GDP下降時,我們的公共開支一般是非常困難去改變它的,當時的公共開支是保持在一個一定的水平,當時我們的比例去到百分之二十三。今次,我們的開支去到百分之二十一點七,這一次來說,如果你看看過去幾年,我們亦有不同的水平,我們在零七年好像得百分之十五。我們應該看若干年找出一個平均數,所以或者這一年是超過這個水平,但我想長遠來說,我們可以保持一個平衡。因為一方面我們要看這是一個開支,但如果長期這項開支都是超過現時這個水平的話,我們就要改變一下我們的收入。因為現時我們的收入亦是保持在大約相若的水平。

記者:勾地表內發展商沒甚興趣的土地,有沒有想過如何去處置它們?以及有沒有考慮過把那些土地用來建些公營房屋?

財政司司長:我們不會排除任何的可能性,不過,在去年我們平均每一季都推出五、六幅土地,我們總共在去年推出了廿多幅土地來拍賣,這亦是另一個理由令到我們去年的收支增加了,因為我們自己推出了更多的土地來拍賣,變成在這方面增加了,但我們不會排除任何的可能性。

記者:想問司長做了那麼多年預算案,都有「計錯數」頗嚴重的情況,今次由赤字預算變了六百多億盈餘,但你今次仍再做一個四十九億微赤字預算,想問是否是「狼來了」,不想為一些經常性的開支作一個承擔?例如注資關愛基金一次性的,但「N無人士」從沒有一個長遠去解決或扶助方案?

財政司司長:絕對沒有這回事。或者回說財政預測這方面的問題,我們每一次做一個預測,好像今年,我們在今年的年頭,預測明年大約四月的情況如何,這是相當困難,早一年多而作出假設,然後看看一年之後會發生甚麼事情,這個是難的,尤其是在財政方面。我們支出方面頗穩定,這個不會走得去哪堙A不過今年我們都少用了大約百分之三點三,都有一百三十億餘下來,其他財政上的波動是會大,因為我們是很受外圍經濟環境影響。如果你記得,去年年初,整個經濟情況不大看好的,整個經濟情況,去年在美國也好,歐洲也好,甚至日本,波動非常之大,我們當時以一個比較審慎態度來作出一個預測,到頭來,我們經濟的預測是準確的。我們今年只增長百分之一點四,我們的趨勢增長是百分之四點五。但雖然是這麼低的經濟增長,但我們做生意的人確實非常能幹,令到我們入息與利得稅多了二百五十億,這是相當大的數目,剛才我亦說過,我們在賣地方面,推多了土地出來,亦增加了九十億。我們在預算案亦說了,我們在西鐵股息,增加了一百億,相加起來變了一個相當大的數目。我們現時估計明年亦有約四十九億的赤字。因為現時亦要看看經濟情況,但我們的估計,明年的經濟比今年稍為好些。所以,亦有赤字,但今年的支出確實大了很多,我剛才說過,今年我們的總支出大於去年百分之十五點六。

記者:財政儲備已足夠二十三個月用,其實,會否正如以前一樣,過往的財政司是訂下十二個月,會否你都訂一個上限,多出來真的放回長遠的經常性開支上?

財政司司長:其實,我都想強調一下,儲備的水平不是那麼重要,我們更重要的是要看支出的水平。剛才我也說,今年支出的水平是增加了很多,如果你再回看或比較我的數字,我們二零一三/一四與九七/九八年比較,我們的開支是增加了百分之一百二十六,我們的經常開支是增加了百分之九十五。但同期的本地生產總值GDP的增長只有百分之五十七,而政府的收入在這段時間內只增長了百分之五十五,即我們支出的增長是我們收入增長的兩倍。所以,我覺得我們更重要的是看支出的數字,不是看儲備的數字。因為我們儲備多了,不是等於我們支出少了,我們亦不是用儲備水平來決定支出水平。

記者:今年的財政預算其實坐擁巨額盈餘,都有六百四十九億,你自己預計明年經濟狀況都會好過今年。但回看你與中產分享經濟成果方面的出手是比較低,即稅務的寬減和差餉都比去年縮水。其實你會否覺得自己是吝嗇了一些呢?同時CY在他的政綱堶惘釣漍紫|務措施是有提出過的,包括醫療保險扣稅和延長自置居所貸款利息扣稅的年期去到二十年。但為何你的預算案堶惆S有提到這兩項措施,是否CY的提議不合你用呢?

財政司司長:那些提議,剛才我都說過,我們很多的措施是跟政策的。例如你剛才說那個醫療保險,我們是要看到有一個政策,怎樣推行,我們在財政上會作出適當的配合,其他的都是一樣。或者我說說關於差餉方面,我們的住宅佔總共我們那些物業的八成七,非住宅佔百分之十三,我們今年將差餉(寬免定於)一千五百元一季,這個對整體來說,有八成人已經不需要交任何差餉,這個數字其實與去年的分別不大。最大的分別就是比較,要給多差餉那些人少了些,這個是唯一的分別。

記者:今屆政府與上屆政府的一個分別就是今屆政府的《施政報告》其實是較上一屆遲了推出,換言之,今屆的預算案與《施政報告》中間的時間差距短了。外界有很多揣測,就是說CY「先飲頭啖湯」,或是用來提高自己的民望;亦令到你在製作預算案時的困難增加了。其實你有沒有這樣的感受?因為大家都說好像「無料到」?你覺得會否是令到你做政策時的空間小了呢?同時,可否講講在你任內會否做一個稅務的改革?以及方向有沒有腹稿在心內呢?

財政司司長:第一個答案是沒有。第二個答案就是我們是不時都會看看我們整個稅務的制度如何,在有需要時我們會推出有關的改革。

記者:簡單地問你對這份《財政預算案》會給多少分呢?是否滿意呢?覺得有沒有進步的空間?如果有,你覺得在哪一方面還可以再做好些呢?

財政司司長:我想評價由你們來做吧!我只可以說,就茬o份預算案,我是盡心盡力去做的,希望各方面在有限的資源下,可以作出一個適當的平衡。跟茪U來,我會繼續努力的,不過,評價我留給你們來做。

記者:你今年有六百四十九億元盈餘,是很厲害的,但你的紓困措施多數都是一次性的,沒有甚麼長遠性的。一次性之餘,有很多還「縮水」。十一項加起來都只是三百三十億元,這似乎很不對稱,約一半,你只用了一半。關愛基金方面,在過往一、兩年每年都只是花了幾億元,但你卻「無端端」注資一百五十億元,需要多少年才可使得完呢?有議員說,稍後會質詢你,該一百五十億元究竟有甚麼詳細的計劃、有甚麼項目要做?是否想逃避經常性開支?有一些長期性的承擔全部用一次性取代?

財政司司長:或者我再重複一次,我們要集中看的,並不是那些一次性的措施,一次性的措施只佔總開支的百分之七點五。我們要集中看的,就是我們增加了的經常開支。經常開支方面,去年與今年都是增加了多於一成,這是相當大的數字。以及整體來說,整個支出去到四千四百億元,亦增加了百分之十五點六,這亦是一個相當大的幅度。我覺得如果你要集中看的話,就要看看這一方面。

  至於關愛基金方面,現時已經撥入了扶貧委員會,我相信司長和委員會就茼b這一方面提供給他們的額外資源作出適當的處理。

記者:有人覺得一次性措施的力度不夠?以及關愛基金你注資了一百五十億元,會否與商界作一個matching fund,商界已答應了給的都不足五十億元,還未達標,為何政府「無端端」又注資一百五十億元呢?

財政司司長:這提供一些額外資源給他們,可以做他們要做的事情。這方面我相信扶貧委員會亦有相當大的議程是他們想達到的,有很多目的是他們想做得到的,這方面可以提供資源給他們可以達到他們的目的。

記者:其實看見你用三百三十億元去做一些一次性的紓困措施,去紓緩各階層的生活壓力,但對於中產來說,其實受惠不是很多。好像他們希望的供養父母免稅額或個人免稅額其實都無調整,而退稅上限亦由上年一萬二減到一萬。對於中產的生活壓力,其實你不很了解,或覺得了解了,但做的東西不可以做得再多些,同時想問一問理財理念。

財政司司長:或者我先答了你這個問題,我想我是了解中產的,因為我自己都是中產。如果你看看我們的紓困措施,我們是已經將基本和額外的子女免稅額增加,由現時六萬三千元至七萬元。現時只是說我們那些一次過的紓困措施,我們亦寬減了百分之七十五的薪俸稅和個人入息稅。我們在電力方面,每個住宅用戶亦提供一千八百元的電費補貼,我們寬免了全年的差餉,我們亦提高了個人進修那個開支。同時如果有學生貸款人,那方面亦推遲了,如果他們自己是做生意的,他們亦有一個business registration tax,我覺得這個在紓困措施入面亦是佔多數的,我不相信我們在這方面是做得不足夠。

記者:同時想問一問理財理念的,因為你在預算案堶掖˙﹞F很多市場力量。但CY好像比較茩姥A度有為,其實你與他在理財理念上是否有衝突呢?你們兩人有沒有談過這方面的問題呢?

財政司司長:我想是沒有的,你看看我在這堳僄埴蚖★L,都是說關於,我們一方面很重視整個市場上的操作。但我亦接受在市場亦有失效的時間,市場失效時,政府的角色便非常重要了。這方面,或者你看看,我不記得在哪一段,是很詳細,就茬o方面說明了,在16或17段那婸★L的。

記者:我想請問,其實你在預算案第140段中提到會成立一個工作小組,由庫務科領導,但你的答案中亦說到,你沒有計劃去改變稅制,其實想問問司長,你會否承諾,即使將來的工作小組的報告說要提出加稅,或是更改稅制,例如GST等,司長都會承諾現屆政府這五年內都不會加稅或是改革稅制?

財政司司長:這個小組根本是不會處理稅制的問題,剛才我講過,他們是會在年底前交報告給我,提供一些適當的數據,可以給予有關政策局作出一個參考。

記者:司長,我還想請教有關醫療保險扣稅方面,其實這件事都說了好幾年,甚至稅務學會都建議這樣做,但為甚麼今次不放入去做呢?其實政府是否衡量過在財政上是做不到?還是甚麼原因呢?

財政司司長:我剛才已回答過這個問題。我們要看看政策如何去推行、如何去執行,我們才可以在財政上配合。我們已經撥款五百億元,如果你看看我們的中期預測方面,有一年是特別有五百億元撥出了,如果有政策的話,我們會在財政上作出配合。

記者:其實,司長,回看距離香港上一次檢討稅基已是十多年前,上一次全面檢討稅制,其實,已經去到七十年代,剛才司長都有說過:「其實我們稅基的確是小的,以及政府會推出應該做的事情。」其實,想問政府有沒有計劃研究稅基應該擴大?以及其實現時有泛民議員說會就茬o份預算案而去拉布,你又怎樣看?

財政司司長:剛才我也答過這問題,我們現時的稅基是偏窄,但我們看看還有沒有其他方法可以加強收入,我也在預算案堶掩★L,現時稅局在追討少報稅、漏稅等等,去年的成績都不錯的;我們亦會就茖p煙、第一次登記稅等等各方面亦會追追,看看會否增加在這方面的收入。如果收入是可以恆常化的,我們或者根本不需要有其他的來源。

  至於第二個問題,關於拉布。《財政預算案》是有關市民的福祉的,如果《財政預算案》是通過不到,有可能是很多市民,包括例如綜援會停止、學校會停止、醫院會停止,我相信對社會不是一件好事來的。

記者:我們知道來年可能會有二萬四千個私人單位會推出市面,另外,早前你大幅增加了印花稅,你怎樣預期來年的印花稅收入會否大幅增長呢?

財政司司長:如果我們成功的話,希望我的印花稅一點也收不到。

記者:剛才你一直在預算案中都說了很多未來會有很大的財政負擔,但其實,在過去半個多小時內,都聽不到有甚麼真的是很穩定的開源新想法?可否說說雖然說要做個檢討才可以研究到,但現時你手頭上有沒有一些solution你覺得是可行的,可以是未來一個穩定的開源,可以應付到剛才所說的人口老化所帶來的龐大開支呢?

財政司司長:很多時這些這麼重要的決定是需要一個過程,我們希望現時第一步就是做足一個適當的研究,這個研究推行後,我們會慢慢一步一步再看看這個情況如何。如果我全部有這些答案的話,根本就不需要有這個過程,但我覺得這個過程是比後果更重要。

記者:想問關於稅制改革的問題。因為在二零零六年時提過GST後,社會都有很大反彈,所以一直到現在都沒有一個很完整的提及。其實,政府內部是否一直都覺得稅制改革是一個很難碰的禁區,因為好的時候碰不得,不好時也是碰不得時,長遠來看,因為你都提到可能人口老化,福利方面會上升,入不敷支,其實,政府是否已經全無辦法和彈藥來解決這個入不敷支的問題呢?

財政司司長:你是對的,沒有甚麼好時間來看稅制,你說在環境好時,人家會說你要加稅呢?為甚麼你要再搞稅制呢?環境不好時更加不好,對嗎?但我們亦需要看看現時的收入和支出的情況如何,所以我們很需要深入地研究在這方面的問題,作出一些數據,這些可以提供給我們以後有一個好的參考。我們先走這一步,才慢慢看看以後的情況怎樣,與有關的政策上作出一個配合。

記者:我想問問你對上五年都是與曾蔭權做這份《財政預算案》,今年第一次與梁振英做,你覺得做這份預算案有沒有影響?他們的政綱不同對你的考慮因素有甚麼不相同呢?

財政司司長:我在預算案堶情A大家都看到,在很多方面都是配合他們提出來的政策。在財政方面,我們永遠都是這個角色,我們一定要在政策方面作出主導,然後在財政上作出一個適當的配合。其中,我們亦要討論各方面的問題,但永遠都是一個這樣的配合。

記者:想再多問一個問題,你都有預測通脹壓力頗大,除了iBond外,有沒有甚麼招數都可以幫到基層市民?會否好像以往政府都試過在年中或是在第三季再推一筆錢出來,再做一些加碼的紓困措施?會否有這個空間?還是都要CY去看呢?

財政司司長:通脹是會有上升的壓力,這方面我們都知道,iBond不可以解決所有的問題,這只是一部分。最終紓緩經濟上的壓力,最重要的就是我們在經濟上「做大個餅」。我想對香港人來說,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有一份工。如果我們的經濟做得好,好像現時一樣,差不多是全民就業,這就是一個最好的工具來處理任何的經濟問題,包括了通脹上的問題。因為在過去的一年,雖然通脹都不低,但香港的市民亦有實質的收入增長。所以我覺得最重要就是做好經濟,「做大個餅」,大家有工做,他們就可以處理未來要面對經濟上的問題。

記者:是否需要加碼?

財政司司長:最重要的就是有份工做,有份工做的話,你就可以處理到很多不同經濟上的問題。

記者:我想問一下,推出遏抑樓市之後,為何依然估計地價與收入跟去年一樣呢?

財政司司長:我們要實務些去看看我們的預測是怎樣。我們今年都是預備政府推地出來賣,如果有這麼多幅地,用現時的假設來做,數字一定是這樣做,即我們不會做一些不切實際的假設,我們的假設是基於現時的經濟情況,以往認識的經驗去處理。

記者:你在第16段提到,政府的參與和市場的運作是相輔相成的,這是否意味茯F府會在未來會進一步干預市場的運作?以及這與香港自由經濟的概念會否背道而馳?

財政司司長:我想並不是這樣看法,不是這個意思。你看看上面,我只是說政府並不是一個被動的角色,我們在市場經濟上,尤其是在市場失效時,政府是一個很重要的角色,如果覺得市場的操作和政府的角色當然大家要作出一個適當的配合才可以平衡得到。對社會來說,每一個政策的代價是甚麼?利益是甚麼?意思就是這樣,並不是如你剛才所提出問題那樣。

(請同時參閱記者會答問全文的英文部分。)



2013年2月27日(星期三)
香港時間22時05分

圖片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