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行政長官《施政報告》答問會(二)(只有中文)
**********************

何俊仁議員:我問完這問題後便會離場,表示對你剛才的裁決不滿。不過,我會問完我的問題,以及聽取特首的回答。

  行政長官,你任職到今已經七年,我有一點非常遺憾,就是到現在你似乎還未明白和接受,現時在香港所出現的貧富懸殊和基層貧窮化這些問題對我們整個社會造成了非常嚴重的威脅。

  你在《施政報告》中強調,說這些問題不能夠徹底解決。當然,我現在並不是要你徹底解決,問題是你有沒有改善,以及有沒有避免這些問題惡化。我給你看一些數字,行政長官。你做了七年,但十年的數字告訴我們甚麼呢?貧窮戶的數字上升了13.3%,在二○一○年已經達到47萬戶,是120多萬人;貧窮長者在過往十年上升了15%,到現在有29萬人。

  因為香港的財富集中在小數人手上,收入傾斜向大集團,尤其是地產和金融。我們的社會現象看到不少老人家要依靠拾荒謀生;不少人住在籠屋、板間房或是茤苤C但亦有很多富人、富豪人家生活極之奢華,他們飲名貴紅酒好像我們小市民飲奶茶一樣。

  主席,行政長官,你要知道這樣下去是會造成社會爆炸。在你的《施政報告》82段,你似乎說沒有甚麼可以做,除了教育,但今次你的《施政報告》似乎仍然交白卷,對十五年免費教育,以至其他一些長遠的投資。我想問問特首,其實面對一個這樣的問題,面對茈i能會有人號召出來霸佔我們的金融機構,好像霸佔華爾街行動般。你是否覺得並沒有威脅呢?你是否覺得無愧於心呢?你覺得這份《施政報告》就這一點我是否可以給你合格呢?

行政長官:首先,對貧窮的問題我亦有很多篇幅,我對香港的情況真的是有感受的。但我覺得在處理你所說要把貧富差距消滅,或是減低時,在我們資本主義社會堿O不可以做到,大家要明白這一點。處理這個問題時,首先,我們的策略是我們有一個頗完善的綜援制度,然後在衣食住行各方幫助基層市民。在「食」方面,我們有食物銀行去處理;「住」方面,我們今次在房屋方面亦有整體的改善;「行」亦有交通津貼的資助。換句說話,政府一有盈餘,一定用於比較低層的市民,照顧基層市民的生活。

  另外,在醫療方面,我們亦做了很多工夫,亦針對性地(幫助)我們的老人家。但貧窮的比例,我相信你所講的是相對上的貧窮。隨荍畯怳H口增加而算進去。根據我的數字,並不是這樣看法。現時我們香港最低收入的人士,收入(增幅)已經超過通脹。這幾年來他們的生活較以往是好了,但我不敢說沒有人生活差。我亦知道有一些,譬如是新來港移民、新來港定居人士,的的確確面臨很多困難,而我們的制度不能夠立即幫助他們。但這方面我們用甚麼方法做呢?我們現時有關愛基金,能夠照顧這些人。

  在香港現時的情況下,最重要的是當香港有困難時,例如金融海嘯、經濟萎縮、特別通脹,政府會用特別措施,幫助我們的基層市民。我們一定會這樣做。

  另外,長期來說我們如何能夠幫助他們呢?一定要進修。希望他們能夠提高自己的生活技能,裝備起來,需要透過教育和培訓。這兩方面的投放你都是知道的,我們對這兩方面並沒有減少。

  就再培訓方面,今年我們有13萬個位置,有900個課程,另外有30種行業,我們都照顧到,希望能夠提升他們的技能、晉升,希望能夠增加他們的收入。

  還有一方面,就是教育方面的投放。一直以來,我們開支中有百分之二十三投放在教育方面,每一年都沒有減少。我明白到要消滅貧窮時,制度上的改變亦不是香港人想做的事。但你說我們如何去幫助香港的貧苦大眾呢?

  我們有策略,我們有計劃,而且我覺得我們是做到基本上的工夫,但我亦承認有很多不足之處。大家拿出來商量,有甚麼是我們沒做到的就盡量去做。

何俊仁議員:主席,政府很喜歡挑戰一些社會機構所提供的數字,就算是國際慣用的堅尼系數已經去到0.533都挑戰,說這個數字不能反映貧富差距的嚴重性,那麼就沒甚麼好說。剛才特首說還可以商量的,其實,以往所做過的政策,有一些是對的,我們會支持。但你草草了事,譬如唐英年先生曾經做過的扶貧委員會,是應該做下去的,當年取消時,我們大力反對,並說香港的貧窮問題非常嚴重,是不應該,認為任務完成,可以取消這個扶貧委員會。

  另外,在你的《施政報告》中,甚至覺得我們現時的稅制中任何檢討或修改的空間來幫助縮短貧富差距都做不到,譬如應該引進多少許累進稅率都不可以呢?為何增加1%、2%使到社會對我們經濟成果有較為合理的分享,把很有錢的人士抽多少許稅來做多一些扶貧工作,為甚麼做不到呢?為甚麼連這事你也不願意檢討便說沒有甚麼可以做呢?

行政長官:我們覺得,消滅貧窮差距是做不到的,但我們一定會不斷去做。何議員,你看到我們不停地為基層市民的福利做工夫。你講堅尼系數,我可以講一些數字讓你知道。所有先進國家,特別是服務行業的先進地方、城市,堅尼系數都是5以上的。譬如紐約,據我所知它的堅尼系數是0.543。但在香港(計算)堅尼系數,並不能單用收入那麼簡單。你一定要加上其他事項。如果你加上福利、醫療、教育在內,我們的堅尼系數現時大約是0.475。

  我們並不是說這是很光榮的事,亦不是一項很好的成就。我完全同意對基層市民、貧苦大眾,我們要時常有心,盡量在有資源時幫助他們,讓他們能夠晉升。最重要在看制度時,我希望你接受我們現時的政策,是盡量投資於教育,使到香港人,不論是否貧窮,都有機會升讀大學。換句說話,我很希望今天的窮人並不是明天的窮人,就是這樣。多謝你。

譚耀宗議員:在我提問前,我想就剛才發生的事講講,過往主席你在執行議事規則時是比較鬆,我們議員其實亦提過一些意見。今次的事你是「執正」了一些,但我們認為會議的秩序是很重要的,巿民很多時亦指出這點,我覺得秩序正常會議才能順利進行,巿民亦希望我們的會議有效進行,多些做事,少些「做騷」。

  接荍皕Q問問特首,在過往你的《施政報告》,你很多時亦聽到意見,但聽完意見後,很多地方你又不是一下子接受。這份《施政報告》比較好的地方是你聽了意見後,比較多了接受。這點我覺得是值得肯定的。但你在《施政報告》中提到很多問題,譬如房屋、長者的問題,你也提了些大方向,但很多細節未太具體。特別有一件事我要指出就是落實的時間表,譬如廣東計劃,好像說要到二○一三年才能夠落實;有關長者以兩元乘車方面又要明年年中才落實。我覺得你提了這些好的政策後,若你等得太久,很多時長者及巿民會感覺為何政府的效率這樣低?特別是你現在又有新的助手林瑞麟司長,你可否請他找各部門加快速度,不用大家等這麼長的時間?

行政長官:我知道巿民很心急,但今次的《施政報告》是談明年我們的計劃,而且有些部分是需要《財政預算案》撥款,亦要立法會財務委員會批准才行事。我同意你說我們盡快去做,譬如廣東計劃中有些細節,我們執行要想清楚,特別有些事要與廣東省聯繫好,以及我們執行時如何才能真正落實,使住在廣東的老人家不用回來,便可以領到這筆錢。另外,我們還有些會計手續,(要注意)會否有人濫用。這些事情,我想議員亦很關注,所以我希望有完整的建議,給財務委員會批准才進行。不過,我同意你所說,甚麼政策宣布後都要盡快落實,這是一個大原則。有關兩元乘車,我們會盡快執行。不過這事亦要與服務機構,如巴士公司,最重要是地鐵公司,商量好實報實銷的方法,如何以電腦程式釐清這個方法,不可以多給他們錢。另外,亦要他們保證現時的優惠計劃會繼續進行。不過我同意你所說,我的同事及我會盡快落實這些我們認為良好、亦得到各位議員及巿民支持的各個方案。

譚耀宗議員:落實細節時,是否也應該返回立法會相關的事務委員會向大家介紹?我相信在立法會內,大家也很想早日能夠落實,所以我相信會積極去開會、研究及配合。關於兩元乘車方面,你與公共交通機構討論時,是否也要提醒它們的社會責任,而且因為政府這次的補貼對它們來說也是很大的受益,對這些公共交通機構。因為這會刺激很多長者有興趣乘搭這些交通工具,可能平日沒有這筆進帳,多了這筆進帳是否應該可以與這些公共交通機構「講數」?

行政長官:完全同意。每一個企業都有企業社會責任,特別是公共交通工具。我相信,如果因為我們這個兩元為長者及傷殘人士的計劃令它們多了進帳,當然它們是上巿公司,所有帳目都要公開。將來若要加價,一定要減少這種壓力,我相信這一定會有。另外這筆錢應該怎用,我們一定可以明確看得到。我覺得,如果因為我們這措施帶來多些生意,希望(他們)賺到這些錢能夠反映在減票價及現在所有用家方面。

(待續)



2011年10月13日(星期四)
香港時間19時19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