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行政長官立法會答問大會談話全文(二)
******************

湯家驊議員:主席,我想問關於政改的問題,我剛才聽到行政長官說要押後諮詢,我感到非常失望。

  主席,行政長官在競選連任時,言之鑿鑿說在他任內一定會徹底解決普選問題,他亦說得很清楚,他所說的是一個終極方案。但最近他又說你們「大纜都扯唔埋」,留給下一屆行政長官處理,你們的事你們做不到是你們的事。

  主席,我想了解一下,就是行政長官在競選連任時是信口雌黃來騙取民意,還是中央政府在普選的立場上有所改變,現在希望盡量拖延呢?我想聽聽行政長官,兩者之間究竟是那一方面是事實?

行政長官:我們在香港進行普選,這已是法定憲制的事實。我們在《基本法》已寫出來,而在人大常委亦決定了我們在二○一七年會普選行政長官,二○二○年我們會普選立法會,這些目標是完全沒有改變的。在爭取普選時間表時,特區政府與我亦盡了我們的努力,亦得到中央的認同,我想亦得到香港人的支持,這些目標是完全沒有改變的。我們現時要做的就是按部就班,如何能夠安排得更好,二○一二年行政長官的選舉,以及立法會選舉要順利進行。在過程當中,辯論這方面的安排中,我自己覺得是需要冷靜、客觀、深入、包容地探討這件事,讓我們做好普選時可以好好地準備前頭的工夫。

  我由參加行政長官選舉到現時,對於普選這方面的訴求,對於普選的承諾是完全沒有改變,亦是我一定要在任內希望做好的準備功夫,以迎接二○一七年和二○二○年的普選。

湯家驊議員:對不起,我覺得行政長官是完全沒有回答我的問題,我的重心是說,行政長官在競選連任時說過,要提出一個終極的普選時間方案出來。我的問題是,是行政長官欺騙了我們?還是中央政府欺騙了我們?

行政長官:我們所說的就是我們在未有普選前,一定會有普選的方案出來,但要按部就班做的。我們現時所說的是二○一二年的中期,我們如何能夠可以在現時的選舉原則下和選舉安排下,更民主、更多人參與來進行二○一二年的選舉,而下一屆政府有關詳細普選的細節訂定下來,以進行二○一七年的普選,這是一向的工序。

黃國健議員:我想向行政長官追債。因為行政長官曾經在《施政報告》內答應我們,最低工資的立法在第一季度會有一個法例提出來,但到現時為止,連最低工資委員會都尚未成立,我想特首告訴我們,現時最低工資立法的進程到底去到哪階段,政府有甚麼打算,是否因為經濟不好,或者這個議題有爭議,所以又要押後?此外,政府也曾答應過生果金的離港限制,在年底生果金檢討時將會取消,但現時又是無聲無氣,石沉大海,到底生果金的離境限制會否取消?政府有甚麼打算?

行政長官:首先,我不想與人「鬥U」、辯論,剛才湯議員所講的,不是我答允的那些,翻查過去所有紀錄,不是我所答允,不是我的說法;好像黃國健議員一樣,我不是以前答允過你於今個季度我會提出法案,我說在這個年度盡量提出,沒有說在今年第一季會做這事,我說在這立法年度會盡量提出最低工資的法案,我們因循去做,跟茖荌窗A所做的也是我一直與同事向各位解釋,按步就班來做,先要做出一個委員會,組成委員會之後,就根據做出的,收集更加理想、更加完善的數據,然後訂定如何釐訂最低工資的方程式和方法,希望尋求共識,我希望的目標就是在今個立法年度進行立法。我完全沒有講過、聽過取消離港限制會在今年做到,我們會考慮,可以大家討論,我相信大家討論時,起碼清晰看到我們本身事實如何,然後根據事實,我們大家可以再研究、辯論,這樣才會有成果。

黃國健議員:特首說沒有答允過,但政府有關部門答允過在第一季度,我不想再爭論。但是,到現時為止,事實連委員會都是無聲無氣,大家都很想知道委員會何時可以成立?第二,生果金的離境限制其實政府現時有些做法是雙重標準,因為綜援的離境限制已經取消,領取綜援的人士可以在廣東省和……

立法會主席:黃國健議員,因為你提了兩個不同的問題,而且你應該簡短補充,不要再發表議論。我們請行政長官回應。

行政長官:我先向黃議員保證,落實最低工資的政策,我們會積極進行。我們希望你與我們一起合作,亦與委員會(最低工資委員會)一起合作,希望盡快將這些落實的安排,由這個委員會決定,有關於工資的數據更加完善化,作出這些安排,繼而將之演繹為一個法案,盡快在這個立法年度內進行,這是我們最應該做的事。有關你說的老人金離港這問題,我們一定會繼續研究。

(待續)



2009年1月15日(星期四)
香港時間18時02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