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行政長官答問會答問全文(五)(只有中文)
********************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行政長官繼續回答議員的提問。黃定光議員。

黃定光議員:多謝主席。特首,公積金今日開始實行半自由行了,我想市民大眾都很關心強積金的問題。過去大家說強積金管理費高,投資回報低,不斷蠶食打工仔在強積金的積蓄。市民都很希望特區政府在這方面有所作為,保障他們的血汗錢。據報道,積金局主席胡紅玉表示不會排除由公共機構做強積金的信託人,同時亦會研究為強積金的收費設上限。我想問問特首,政府有多大決心去推行這些改革呢?這些改革若果執行的話,幾時能夠提出具體方案給我們社會及立法會去討論呢?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多謝主席,多謝黃定光議員的提問。在我的政綱當中,有關退休生活保障那部分,當中是有一個主張,探討全面優化強積金計劃,降低管理費,推出回報穩定的投資產品等等,這確實是一個工作方向。這亦可以是我們比較全面地照顧香港的退休人口,尤其是退休的工作人口,他們晚年生活的一個起點。但正如剛才黃定光議員提問時所說,這個工作不容易,因為牽涉的人相當多,還有的是不同的人有不同的供款能力,不同的僱主有不同的供款能力。所以在政綱中我用了探討這兩個字。我很願意與香港的僱主、僱員,以至廣大社會人士一起去研究,看看我們如何可以落實。但我認為,我們改善的空間比較大。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黃定光議員。

黃定光議員:昨日下午,我與一班同學見面,他們提到政府是否可以開設多一種渠道,如銀行零存整付的形式,如果將他們的強積金這樣處理的話,能夠比銀行的利息高,但又不收手續費的話,這樣我想大家都可以有多一個選擇,亦對強積金這個問題,比較能夠解決矛盾。我想請問特首,你對這方面,同學提出這個想法有甚麼意見?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多謝主席,多謝黃議員。零存整付這個概念,我都初步接觸過。我很希望提出來的朋友能夠做一些具體或深化的工作。零存整付在我的理解當中,是在我的政綱中有關退休生活保障中其中一個想探討的點,用的字是年金,annuities的方式,希望黃議員及提出這個意見的朋友能多給些意見予政府考慮。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黃碧雲議員。

黃碧雲議員:多謝主席。特首,最近在群眾活動時有人舉起港英的米字旗,被指搞港獨,民主黨和大多數香港人明白,其實香港是沒有脫離國家獨立的條件或集體意願。但特首,請問你有無嘗試理解過,為何會有市民在香港回歸祖國十五年之後,仍會高舉米字旗來眷戀港英的統治呢?你覺得他們是否因為香港的管治班子誠信和施政出現了問題而不滿,抑或是他們不滿的是中央政府、國內政治和施政表現,還是香港人覺得生活越來越艱難,「搵食」艱難,香港的核心價值受到衝擊呢?特首,我想問你作為香港的特首,你其實有義務和責任站在香港人角度去向中央反映港人的意願,我想問的是,請問你明不明白香港人對於與內地進一步融合,到底有甚麼疑慮和不滿?你明不明白?你有無跟中央政府談過?你如何談?和談了些甚麼?

行政長官:多謝主席,多謝黃議員。有關香港和內地社會和經濟融合所帶來的好處和負面的影響,我也十分關注,因此我跟我的政府自從上任後,一直以來希望能促進和擴大正面的一面,能夠可以多些好處;但同時我們要採取措施來紓緩負面的影響,因此無論是打擊水貨客也好,我們把香港私人住宅單位盡量留給港人買也好,因此有「港人港地」和買方印花稅,以至深圳非戶籍居民來港一簽多行也好,所有這些措施是我跟特區政府主動提出而得到中央政府和內地省市政府的支持和配合下造成的,在這個問題上我會繼續關注。香港社會七百萬人當中,不同人對特區的施政,對他們的生活以至到他們對社會的看法有所不同,但無論如何也不需要用殖民地旗來表達他們的不滿。香港在一九九七年七月一日回歸中國,中國政府對香港恢復行使主權,按《中英聯合聲明》和《基本法》在香港成立特別行政區,一個國家兩種制度、港人治港、高度自治,這個是國際社會,包括外國政府公認的一個事實,香港旗幟的設計,區徽的設計在《基本法》內有,就是紫荊花。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黃碧雲議員。

黃碧雲議員:主席,我剛才想問的是,特首,你是否明白香港人的疑慮?你就說了正面的就擴大,負面的就減少,但你有沒有說負面的疑慮是甚麼,你可不可以說說,讓市民明白,你明不明白他們的疑慮呢?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主席,我過去多番說過,記得在立法會議事廳我也說過,由於兩地的關係越來越密切,人員往來越來越方便,人數也越來越多,其中一個香港人有的顧慮,是香港社會某些稀有而短期內又不能夠大量增加的資源,包括土地和樓房,以至奶粉等等,出現供不應求的情況,這就是香港人其中的一個顧慮。這些顧慮特區政府是注意到,特區政府有採取措施,而幾個月來證明有效的措施我們是可以處理到。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張華峰議員。

張華峰議員︰主席,行政長官。回歸後,香港的國際金融中心地位不斷提升,不論在市值、集資和成交都創了新高。但是在香港金融市場繁榮的背後,本地的券商反而經營惡劣,部分從業員每月收入更低於最低工資。香港金融市場的特色就是散戶參與的成數比較高,大部分散戶一向都依賴與相關熟悉的經紀進行買賣。這個都是香港本地市場的傳統文化,亦都是香港證券市場數十年歷史發展而成的業務模式。可惜部分市場參與者和大的銀行進行割喉式、零佣金的競爭,中小證券行傳統的經營模式逐漸被淘汰。本地的投資者亦都將失去經紀提供貼身服務這種選擇,不利市場多元化發展。主席,本人認為香港金融市場走向國際化的同時,政府應該採取措施,兼顧中小證券行的傳統經營模式和生存空間。因此,本人想透過主席你向行政長官了解︰一,政府有關部門會否檢討目前這種政策過度向大行傾斜及正視我們證券市場惡性競爭的情況?政府會不會留意到,會不會制定一些規則,為小額的交易設最低佣金?例如20萬以下的交易,最低佣金為百分之零點一五至百分之零點二五之間。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張議員請你精簡,讓行政長官回答。

張華峰議員︰好。政府會不會要求交易所檢討延長交易時間的成效,檢討縮短午膳時間對我們業界的影響?最後,內地的證券公司、期貨公司、金融公司,近年來紛紛在香港開業,但是香港的證券公司進入內地市場,卻是舉步維艱,至今毫無進展,請問政府有甚麼方法幫助我們本港證券商進入內地的金融市場,為內地投資者推介港股及開展港股投資業務?多謝主席。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多謝主席,多謝張華峰議員。我在競選期間和當選之後,這大概是兩個月前,我都多次和香港中小券商座談,了解他們的訴求。我知道香港中小券商面對的競爭環境是艱難的,但今天這個情況是積存了相當時日的一個難題,亦不可以三天五日解決得到的。我了解大家經營上的困難。我亦都當茈L們,今日亦在這堜M張華峰議員講,我肯定他們在香港證券業發展過程當中的貢獻,沒有他們過去的貢獻,就沒有我們今日的成就,所以我們應該肯定他們的貢獻。而同時我們認識到今天競爭上的困難,但是我們亦都可以看到未來我們發展的一些空間。正如剛才你講,是否可以藉茪漲a開放改革的機遇,怎樣讓我們的券商去內地可以更加好的發展,而香港的中小券商自己怎樣可以不斷壯大自己,提升自己的競爭力,可以在香港也好,內地也好,可以分一杯羹,而不是完全靠政府的傾斜政策。所有這些我都很願意聽張華峰議員的進一步意見,與券商一起商討一條發展的道路。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張議員,簡單跟進。

張華峰議員︰主席,我們業界對特首現在推行的金融發展局寄予很大的希望。在與我們特首......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張議員,請你不要再發表意見,好嗎?

張華峰議員︰我們希望特首在競選政綱之中,能夠言行一致,幫到我們打開商機,多謝。

行政長官︰主席,金融發展局的籌備小組已經開了很多次會,報告草稿已經我看過,我們相信可以很快宣布金融發展局的成立。這個金融發展局會提供一個好的平台,給香港的金融界,包括我們本地資金的中小券商,與政府和其他相關業界來磋商共同發展的方向,以及具體的政策。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行政長官多答一個問題,好嗎?梁家傑議員。

梁家傑議員:多謝主席。特首先生,當郭榮鏗議員剛才問閣下,為甚麼你沒把握機會去糾正基本法委員會副主任梁愛詩對於司法界和法律界「開炮」,你說這是言論自由。你猜猜你稍後在這婸﹛G我覺得聯繫匯率都可能是時候想想調節一下,改變一下。跟荍A明日就向人說這是個人意見,你猜這可以嗎?主席,不過這並不是我的問題。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請你提出你的問題。

梁家傑議員:剛才已經有同事向閣下提出了,就是你在九日前後的時空之間,逼我們的福利事務委員會開了超過十小時的會議,兩次強闖立法會財務委員會,終於得個「吉」。主席,這一種不妥協,完全是不談判,目中無人,囂張跋扈的態度並不是第一次見到;在五司十四局時,特首先生都是要求當時的立法會,透過曾蔭權政府,都是做同樣的事。我想問特首先生,你這一種這樣的做法,是否把中共那種政治鬥爭的手法搬來香港,以後與香港人,與香港的立法會沒有商量,只有依你的方法去做,就是唯一的出路。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主席,恐怕梁家傑議員想得太遠了。我剛才解釋過,特區政府和我們負責的局長只不過是希望在財委會早點得到大家的撥款,這個長者生活津貼就可以早些送到老人家手上。我剛才說過,他們連農曆新年假期五日都開工,這是我們原定計劃中的,我們沒有逼迫立法會,我們只不過講出這個道理,就是我們需要若干日子,待立法會通過撥款後,我們才可以做有關的準備工作,這些錢才可以送到老人家手上。

  立法會如果認為需要多些時間來討論,我們會回來繼續討論,因此,我們張建宗局長今早已經去信財委會的張宇人主席,同意在(十一月)十六日前的一個星期,即是(十一月)九日,我們多開一次會議。如果大家認為在十一月九日那天不能開完的話,可以在十一月十六日繼續開,我們都會回來,我們亦不是逼迫財委會。

  在十一月九日通過的話,我們的錢大概可以早一個星期到老人家手上;十一月十六日通過的話,就會遲一個星期到老人家手上,這是一個很簡單的工作流程問題,並不是任何其他問題。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梁家傑議員。

梁家傑議員:我們要被逼在九日之內去聽接近一百個團體的意見,以及在財委會討論這個長生津的問題,這個壓力是閣下你的政府製造給立法會的,並不是我們製造給自己的。主席,不過,我很高興聽到特首......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請你提出你的補充質詢。

梁家傑議員:我很高興聽到特首先生說,就是他似乎並不是把中共那種政治鬥爭搬來香港,說我想得太遠。我想問特首,你會不會因為看到現時香港因為你的做法而進一步撕裂和進一步走向兩極,而會認真地去回歸一個共識的政治呢?多謝主席。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在長者生活津貼這個問題上,特區政府做事的目標、宗旨、做法很單純,亦很簡單,我們把一個完整的方案提上財委會給財委會審議,我們把道理說出來,就是如果上個星期五,然後在星期二交會通過,我們就可以在何時把錢送到老人家手上。如果大家需要時間長些,送錢到老人家手上的時間就要順延,就是一個這麼簡單的事實。



2012年11月1日(星期四)
香港時間20時45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