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行政長官答問會答問全文(二)(只有中文)
********************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馮檢基議員。

馮檢基議員:多謝主席。主席,特首自從七一就任以來,很多事件包括國民教育、新界東北區發展、DBS(香港數碼廣播有限公司)和長者生活津貼,他的立場均是站在群眾的對立面,讓香港產生新的核心問題:就是對特首你不信任。現在有個機會讓你「翻身」,就是現在最低工資委員會向你提出建議,公開表示30元。特首,我還記得你出任行政會議召集人的時候,你曾發表很多關於最低工資的意見,其中兩、三個重點我想引述:第一,你說過法定最低工資的根本目的,就是解決、紓解在職貧窮的問題;第二,現在說的數據是滯後的、落後的;第三,你曾經挑戰當時的商界,說他們提出最低工資水平的數據並不正確,請你們商界以數字來說服我。特首,今日你貴為特首的寶座,你還記得當時你說過這些說話?現在,他們建議30元,你會否修改這30元,變成33元?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主席,多謝馮檢基議員的提問。我對香港的貧窮問題,對香港貧窮問題當中的在職貧窮問題,對以法定最低工資作為解決、紓緩在職貧窮問題的其中之一個手段的看法,多年來沒變。當我收到委員會的報告時,我會聽取行政會議的意見,然後在行政會議作出一個適當的、符合我剛才所說,亦是馮檢基議員你轉述的那些目標的一個數字。

馮檢基議員:我想追問,因為在整個最低工資委員會的討論過程堙A商界說28元不變動,勞工團體說33元,最後出來30元。假如大家都有一個客觀的狀況數據的話,為甚麼會是28元?為甚麼會是33元?為甚麼後來變成30元?所以我覺得委員會所提供的,不足以說服我們他們是根據客觀的數據和情況......我的追問就是特首表示會交給行政會議,會不會是重蹈覆轍,再說一次,而違反你以前曾經承諾過處理最低工資的基本原則,就是去解決、紓解在職貧窮的問題,以及要有數字說服你,你才會接受。

行政長官:主席,我剛才說過了,我對貧窮、在職貧窮、最低工資的看法沒變。收到報告後,我會在行政會議盡快訂一個合情合理的數字。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鍾國斌議員。

鍾國斌議員:多謝主席。特首在選舉時,你其中一個政綱提及到上任後會積極支持香港的廠商轉型,發展內銷市場,特別是加強於製衣、玩具、鐘表、電子等香港傳統優勢的企業,幫助它們升級轉型。我想問問特首,你準備如何幫企業轉型?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我對香港的企業,尤其是中小企業和製造業的升級和轉型,是十分關心的。我自從當選之後,包括上任之後,都與各大小商會內的領導層,在香港與內地港商比較集中的城市與他們交談。大概兩星期前,我亦專程到貿易發展局,聽取貿易發展局的領導層,就貿發局在內地協助香港企業包括中小企,進一步發展其業務,聽取他們的簡報。我在大約一個月後,我會親自上廣州,參加在廣東一帶經營的大約一千人的一個晚宴聚會;一方面想聽取他們意見,但更重要的是在今天的經濟氣候下,向他們打氣,向他們發出這個信息,就是特區政府連同我本人,十分關心他們的經營狀況。

  不同行業的香港企業,在世界上不同地方經營所碰到的困難是不同的,所需要的解決辦法不一而終。但我與我的團隊一定會做到我政綱內所說的「適度有為」,希望能夠支援香港的企業,在本港和海外的持續發展。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鍾國斌議員。

鍾國斌議員:主席。特首,你剛剛說過,你現時諮詢、去聽了,但我就是問,你沒實質上準備如何去做?例如好像服裝行業,如果可以做得到的話,我希望你能夠成立一個服裝發展委員會,可以幫到我們去幫政府去怎樣做,而不只是諮詢這麼行貨的一件事情。

行政長官:過去幾個月,我們聽到的意見,我們都具體仔細研究,我們至今聽到的意見,包括我們如何打做好香港的品牌,這個都在考慮階段。我們如何在內地去幫香港的品牌、香港的產品,設一個永久的展覽中心;這些都是我們聽到在業界方面的意見,這些我們都會一一慎重考慮。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張超雄議員。

張超雄議員:多謝主席。特首先生,一個先進文明的社會退休保障是一個權利,不是一個福利。以我們今天的經濟水平,我們絕對應該可以給所有長者,有一個養老的安穩、保障。今日我們香港的繁榮,是由我們上一代貢獻造成的。但今天,以我們的經濟水平,竟然有三分之一的老人家生活在貧窮之中。我們長者執紙皮的影像,是香港的污點,是我們引以為恥的。但我們真的很希望,所有老人家都能夠在他們到退休的年齡,得一個基本的生活保障。特首你提出的長者生活津貼,扶貧又不夠,2,200元,敬老又要資產審查,我們要一個全民的退休保障制度。

  我想問特首,究竟在你心目中,你有沒有一個方案?對於我們今天作為一個極少的例外,是一個沒有全民退休保障制度的先進地區,在你任內的五年,會不會有一個清晰的時間表?有一個清晰的方向路線圖?讓香港能夠建立一個文明、先進社會應有的制度,讓所有老人家都有安享晚年的機會。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主席,多謝張超雄議員的提問。張超雄議員知道過去多年來,我十分關注香港的貧窮問題,包括相關的老人退休保障問題。因此我在我的政綱堶情A我有三句說話,希望在我領導的政府和社會各界通力合作的情況下,做到「老有所養、老有所依、老有所居」。我的政綱堶惘陶o十二個字。在下面我就有關退休保障方面有幾點主張,包括張超雄議員剛才提到的長者生活津貼,包括探討全面優化強積金計劃和長遠來說,研究人口老化對公共財政的影響,及早策劃及作出財政的撥備。

  大家都知道,香港經濟發展水平是相當高的,但是由於過去我們長期積存的收入和財富分布的問題,我們要照顧基層人士,尤其是基層長者,能夠長期的、持續的、而不是一次的,可以給他們有比較安穩的生活,我們一定要有一套比較穩健的財政計劃。並不是說因為我們的經濟發展水平高,政府便一定有這財政能力,或者長者一定有這財政能力,讓自己有比較可以安享的晚年,比較好的物質生活的晚年。所以這個問題,我很願意在社會上與大家一齊去討論。但我們要做到是甚麼呢?就是我們要有一個負責任的計劃,意思就是我們應承老人家的任何計劃,我們真的能夠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地做下去。這個對我們來說,在財政安排上,是一個比較大的一個考驗。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張超雄議員。

張超雄議員:多謝特首講出了一個很闊的方向,但其實現在民間已經有具體的政策。中央政策組亦在過去十年,做了許多研究,我想特首具體些,清楚講出我們會有一個方案,有一個全民、所有老人家都得到安享晚年的制度。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是在做研究的,政府好願意。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梁國雄議員,如果你再在座位上發聲音,我便要請你離開會議廳。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主席,正如剛才張超雄議員所講,我們為了要進一步研究退休保障制度的可持續性,可持續性是重要的,我們不是一次過派錢。中央政策組就香港長者的經濟狀況和退休計劃進行一個全港性的住戶調查,涵蓋大概一萬個的住戶。我們希望在年底會有初步的結果,我們很願意將這些結果拿出來,與社會人士一起商議,如何可以訂立一套好的退休保障制度。我們也很願意深入地去聽,起初也有許多深淺程度不一的一些民間做的研究報告,民間的意見怎樣可以眾志成城、集腋成裘做好這樣的一個計劃。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郭榮鏗議員。

郭榮鏗議員:多謝主席。行政長官,在你的政綱中第52頁,你曾經提到要為香港人維護我們的核心價值,包括人權、自由、法治。現時香港的法治面對的最大問題,包括我們的司法機關的資源問題,我們司法機關的人手問題。案件的排期越來越長,我們的法援制度覆蓋面亦太窄,很多人都沒有律師代表,令到法庭的資源更為緊張。

  當包致金法官說香港的司法制度將面臨一個前所未有的風暴時,你這麼強調做實事,那麼你在維護香港法治問題上,你做過甚麼實事?

行政長官:今早在一個儀式上才有機會,我剛剛有機會向出席的法官表示我對法官和香港其他的司法人員在司法機構內維護香港獨立的法治的貢獻,表示我對他們的敬意和謝意。我十分重視香港司法機關在香港社會中發揮的作用,我亦知道香港不少的法官他們的工作量是相當大的。在司法人員和法官的任用方面,他們的工作量調配方面,行政機關如果在甚麼地方可以幫一把的話,我們覺得是義不容辭的。我本人十分重視香港的法治精神和我們獨立的司法體系,這是香港一個很重要很重要的社會資產。

郭榮鏗議員:當梁愛詩的言論公然挑戰司法,公然批評司法機關時,為甚麼你不出來講幾句說話,或是為甚麼你的司長沒有這麼做呢?如果你是很重視司法機關,你可否很確切地答應他們,給多一些資源他們,令到司法更有效地彰顯。多謝主席。

行政長官:任何人就香港社會共同關心的問題,都有他們發言的自由,我不會就任何人的發言內容出來公開評論。

(待續)



2012年11月1日(星期四)
香港時間18時21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