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行政長官答問會答問全文(三)(只有中文)
********************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吳亮星議員。

吳亮星議員:早晨,多謝主席,多謝行政長官今日來到答問大會。我想問的,都是三句不離本行,就是金融經濟方面。國家對於香港的經濟發展,我相信市民和業界都知道,一直都提供了不少機會,好像金融方面的近期股票交易的互通,還有一個交易場所還在繼續準備互通,帶來的交易量和我們的稅金也好,或者手續費brokerage收入等等都明顯在增加。近日亦和內地公布本港和內地基金的互換,即是互相的互認安排,這些我相信對香港的實質刺激很大,世界很多地區都羨慕中國能夠有這麼多的市場還可以和香港這個接駁世界的市場互相呼應。在這堙A我想問為了配合國家接下來的「十三五」規劃,特區政府已經向中央政府提交建議,請問這個有關「十三五」規劃的前期計劃方面,有沒有一些進展的情況可以公布給市民和各行業,讓我們有所準備,大家能夠共同有共贏機會呢?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主席,我們向國家提出在第十三個五年規劃當中,香港能夠扮演一個怎樣的角色,發揮一個怎樣的作用,我們是提交了建議的,堶悼蝳閉蛪矰@部分和金融業有關,包括甚麼呢?就是鞏固和提升香港作為全球離岸人民幣業務樞紐和國際資產管理中心的地位、鞏固香港作為區內具領導地位的國際投融資平台、深化和擴大兩地金融市場的互聯互通。其他的,譬如說香港作為國際航運中心地位這事亦有金融成分的,譬如說社會上亦有人提出、政府有若干委員會都提出一點,就是譬如說做飛機的租賃、船舶的租賃的業務,這些是金融活動,但亦和香港作為國際航運中心地位是相關的等等。

  除了我剛才說的「十三五」規劃,我們已經向國家提交和金融有關的建議之外,最近國家有一些大的策略和舉措,譬如「一帶一路」、譬如亞投行,我深信香港是有功能、有角色,亦可以為國家做貢獻的,因此特區政府,包括財政司司長和其他的金融部門是不斷和中央跟進這件事。

  剛才吳亮星議員問問題之前說的引子,或者我都在這埵^應一下。香港是國家的國際金融中心,同時我們是國際間的中國金融中心,我們可以和在其他領域一樣,同時發揮好「一國」和「兩制」的雙重優勢,在這方面我是很有信心的,這亦是為甚麼我在上任之後不久就成立金融發展局,因為在金融這個領域堶情A香港已經有很多做規管工作的部門,但是做發展工作,沒有一個專職的部門去做發展,因此有金融發展局這構思和今日有金融發展局之前,它們至今提交了14個報告,對特區政府做這方面的工作相當有幫助。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吳亮星議員。

吳亮星議員:我想跟進,就是因為剛才特首都提到,關於金融發展局,我想香港市民既需要民主,但更加需要的是「銀紙」。立法會現在拉布很多時造成,令到剛才所說的一些前期工程,包括金發局,到現在我所知道,還在用自己資源,即是有關成員還在用自己資源,而不能夠提供合理的資源給他們。如果這樣的話,我想問立法會一些拉布或破壞的行動,對經濟這些項目的阻力是否有需要作出更多的評估和做一些應對的方案,令市民真正得益、行業得到真正的得益呢?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行政長官。

陳偉業議員:剛才第一個問題的跟進,主席,每個人只可以問一個問題,主席。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陳偉業議員,是否回答議員的問題由行政長官決定,行政長官。

陳偉業議員:在立法會大家的理解就是每一個議員在一次答問大會只可以問一個問題。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陳偉業議員,議員可以問一個問題,行政長官回答之後,提問的議員可以問一個簡單的跟進問題。

陳偉業議員:主席,這個並非跟進問題,主席,這是另一個問題。所以希望主席裁決。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陳偉業議員,我認為因為吳亮星議員第一個問題說的亦是香港的經濟發展,兩個問題是否有關連,行政長官會判斷,陳偉業議員……

陳偉業議員:多謝主席的英明裁決。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陳偉業議員,我再提醒,請你不要在其他議員或者行政長官發言的過程,在你的座位上喧嘩,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主席,香港的金融業發展確實潛質是非常大的,吳亮星議員問第一條問題的時候都提過「滬港通」、「基金互認」、「深港通」,我們在一年的時間堶悼i以為香港的金融業加三部大引擎,事實上,這三部引擎的威力到今日其實都未完全發揮。除了這三個之外,我們還有很多和金融相關的工作可以做。金融業在香港雖然只僱用百分之六的人口,但是它為香港的GDP提供百分之十六的貢獻,所以十分值得我們重視,而且在國家金融事業的改革和開放的過程當中,香港在我們全國芸芸眾多城市當中,我們可以發揮一個獨一無二的作用,我們可以為國家提供獨一無二的貢獻,所以我們十分重視金融業的發展。

  但是我們金融業的發展,正如我們的經濟和社會其他方面的發展一樣,我們在社會上碰到一些阻力,我們是有一些內耗的,這個包括甚麼呢?包括我們向立法會提出一些要求的時候,我們有一些舉措的時候,確實是碰到拉布的情況,最簡單的就是財政司司長的《財政預算案》的《撥款條例草案》在立法會受到不必要的拉布阻撓,這個影響不只是香港的經濟或者個別產業的發展,甚至乎影響到香港的民生。拉布這個問題,社會上已經有了公論,社會上已經有了公論。我很高興看到過去幾個月,拉布的情況有所收斂,我認為這個是社會輿論發揮的作用。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馮檢基議員。

馮檢基議員:多謝主席。主席,大概六個星期之前,林鄭司長約見泛民議員,包括我在內。會議之中她提出兩點,第一個就是「8.31」政改是不能改的;第二,叫我聽民意,參考民意。與此同時,特首的治港拍檔工聯會、民建聯的議員,都不時叫泛民聽民意去投票,支持「8.31」方案。但當電台的DJ問他時,工聯會和民建聯的議員就明言自己不會跟民意投反對票。

  特首,你都經常講,在立法會我經常問你調查的細節時,你的官員不願意公開你的調查,你經常引述說你的調查指多數民意支持「8.31」政改。我想問問你,民建聯和工聯會所講的是一種「賴貓」、輸打贏要、「木頭公仔」的做法。我想問特首,你會否跟民意?你還是跟工聯會、民建聯一樣「賴貓」、輸打贏要呢?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對不起,馮檢基議員請你等一等。議員如果在提問時,對本會的其他議員或政黨作指責,我認為我是很難不讓被指責的政黨或議員回應,但這樣就會妨礙議員從行政長官得到政府最新信息的機會。所以,我留意到有民建聯的議員要發言,但我不想因此引起辯論,我提醒議員,無論是哪黨派的議員,接茪U來的提問,不要對其他議員或政黨作指控,剛才亦有議員這樣做。

馮檢基議員:……傳媒公開他們那聲音講出來的。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我相信馮檢基議員……對不起,請議員不要在……

馮檢基議員:有線電視和商台。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立即停止發言。這正是一個例子說明,這種指控是會引發辯論的,所以請議員避免,我亦認為是沒有必要的,在提問當中是沒有必要作這些互相的指控。行政長官請你回答馮議員的問題。

行政長官:主席,我當然不能夠代其他人回應馮檢基議員所轉述,無論是全面不全面、準確不準確的一些言論。我同時亦知道有些泛民議員說他們有自己的看法,無論民意如何,他們亦會否決政府的政改方案。所以,馮檢基議員這個問題到底有多大意義、有多大價值呢?但我覺得社會的……

馮檢基議員:……特首會否尊重民意?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當然,我本人和政府是尊重民意的。在政改這個問題上,不同的機構所做的調查,都看得很清楚,支持政府提出的政改方案的人數比反對的多,認為立法會議員應該通過方案的比認為不應該通過的更加多,我看那麼多機構做的民意調查,在這點是十分清楚的。我剛才亦講了,特區政府亦不斷做民意調查,作為民意、民情的參考,而堶惘酗@條,馮檢基議員或者你們都可以找一些民意調查機構去做一下,我覺得對馮檢基議員和其他泛民朋友是會有些啟發、啟示的作用,就是甚麼呢?如果是不通過的話,甚麼人最需要為不通過負責?我覺得那個結果,我們不只是做一次,長期以來一個比較穩定的一個數據,我不想在這媮縑A馮檢基議員,還有時間的,可以很快,大概一個星期左右可以做到自己的結果,你可以找一個自己相信的民調機構去做這個結果。

  有關民意調查這個問題,在這堻ㄔi藉此機會講一下。兩個問法是得到不同的結果的,一個是「支持不支持這個方案」,另一個就是「你認為立法會應不應該通過這個方案」。有部分不支持這方案的市民,都是要求立法會議員通過這個方案,他認為這方案在他心目中不是一個理想的方案,總有這些人,我們理解,但他們認為這個方案還是比1 200人選行政長官,他坐在家看電視,這種原地踏步的制度好。因此,相當一部分不支持方案的人,是希望要求立法會議員通過的。所以問這兩個不同問題得到的結果是有個差別,但即使問「支持不支持」,支持的人還是比不支持的人多;問「應不應該通過」,說應該通過的人比說不應該通過的人更加多。因此,帶到我剛才所講的另外一個問題,就是既然這麼多人認為應該通過,雖然堶惘酗@部分人不支持這個方案,當立法會堶惜@部分的議員堅決否決這方案時,責任誰屬呢?值得問這個問題,特區政府做的民意調查,不斷問這個問題,我恐怕這個答案不是馮檢基議員和其他泛問議員願意見到的。香港市民等行使「一人一票」選行政長官的權利,等了很長時間。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馮檢基議員。

馮檢基議員:根據……我點名,根據今日香港電台的晨早新聞報道,今日的中大民意調查,支持通過方案的人是百分之四十五多些,反對通過方案的有百分之四十三,如果加上誤差,這兩者是沒有分別,是旗鼓相當。我想問一下,現時的民意是旗鼓相當的時候,特首會否尊重民意,收回「8.31」方案?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8.31」方案不是特首的方案,不是特別行政區政府的方案。「8.31」方案是……

馮檢基議員:現時提交立法會的方案。

行政長官:「8.31」亦不是一個方案,「8.31」是一個人大常委會的決定,是我們國家一個最高權力機關。人大會否收回這個決定,使得特區政府會有一個不同的人大決定來做一個新的方案呢?馮檢基議員你三日後到深圳,可以直接跟三位主任溝通,我認為機會是等如零。因為人大常委作這樣的一個決定是慎重的、嚴肅的,並不是因為立法會埵酗T分之一再多一些的議員反對,他們就會收回。所以,擺在大家面前的選擇是十分清楚的。一是原地踏步,一是根據人大常委「8.31」的決定、根據《基本法》的規定,政府做出來的這個政改方案,我們讓香港市民可以很快有「一人一票」選行政長官的權利。

  民意這個問題,馮檢基議員你當然可以拿這個民意調查做參考,但到最後,當政府的方案拿到我們這個議事廳要表決的時候,馮檢基議員按哪個掣,那個政治責任、政治後果,就是馮檢基議員你本身的。

馮檢基議員:他沒答我的問題,我問他,他倒轉頭問我,是「我被質詢會」還是「特首被質詢會」呢?主席。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馮檢基議員請你坐下。馮檢基議員,其他議員提問,每人是起身兩次發言,都是在我叫他的名字後才起身,你一共起身六次,多次是我沒叫你你就站起來,所以請你守規矩。

(待續)



2015年5月28日(星期四)
香港時間14時46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