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英文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公務員事務局局長與傳媒談話內容
***************

  以下是公務員事務局局長鄧國威今日(六月四日)與傳媒的談話內容:

公務員事務局局長:多謝大家今日前來這堙A我藉茬o個機會,向大家解釋一下今日行政會議就二○一三至一四年公務員薪酬調整所作出的決定。我們會向中央評議會的四個職方代表提出以下的方案:高層薪金及首長級別的公務員薪酬,我們的建議加幅是2.55%;中層薪金級別的公務員薪酬增幅為3.92%;至於低層薪金級別的公務員薪酬增幅為3.92%。我們亦希望加幅的生效日期由今年的四月一日開始。

  大家也許留意得到,有關加幅基本上是跟隨薪酬趨勢的淨指標而作出的調整。我們理解到這加幅與同事提出的要求有偏差,但我們經過詳細的研究和討論後,而行政會議亦明白到一個十分重要的情況,就是我們要跟隨這個機制去做。

  每年的公務員薪酬趨勢調整機制,過去十多二十年,都讓我們在這方面有穩定性和預期性。如在過去這麼多年,只有六年是沒有跟隨這個薪酬趨勢的淨指標作出調整。在過去的六次,基本上都是一些很特別的情況,有三次是因為有關的淨指標是屬於負數,因此當時決定作出凍薪。另外的幾次要追溯至九○年代的初期,當時的通貨膨脹較高,因此作出一些較為特別的調整。由此可見,在過往來說,我們都是跟隨這個機制去做。跟隨這個機制,可讓同事明白能夠維持這方面的穩定性和預期性。

  另一方面,我們當然都有考慮其他因素,除這個淨指標外,還包括公務員的士氣和購買力等。至於購買力方面,我們希望藉這個機會解釋,這個機制並非與通貨膨脹掛勾的機制。在過去的一段時間,多年來共有十三次的加薪其實是高於通脹,八次是低於通脹。但我們都明白到同事在這方面的看法,然而,我們認為一個較為合理的比較,應要看看在過去一年的基本通脹率。因為整個機制是跟隨市場,而並非帶領市場,因此我們要看看過去一年進行調查時的通帳情況,而有關的通脹率為三點七,所以中級和低級公務員的加幅與通脹率都是十分接近。當然高級公務員相對較低,但以往來說,我們都認為高級公務員在這方面能夠承受的能力會較好一些。

  對於公務員士氣方面,本屆政府當然十分重視,我們認為需要跟隨機制做事,希望同事可以理解,公務員的士氣並非單單只有薪酬趨勢。就算在薪酬方面,在其他的調查,例如早前進行的入職調查發現,在大學職級及第一標準薪級的兩個組別中,薪金是較市場為高。當時我們仍決定維持不變,因為我們希望維持公務員團隊有吸引力。

  另一方面,我們亦考慮到公務員的士氣,亦包括其他因素所影響。例如是否需要增加人手以配合政府推動各方面的措施。在這方面,行政長官亦已承諾,若有需要的話,我們會為有關的政府部門提供額外的人手。

  除此之外,我們亦大力鼓勵管方和職方多些溝通,尤其是大家如何共同面對市民的訴求,如何面對香港未來的挑戰,做好我們的工作。因此在這方面,雙方多些溝通,亦有助改善公務員的士氣。

  現時下一步的工作,就是會正式向中央評議會各個職方代表提出這項建議,並希望在未來的一兩日內向我們給回意見,讓我們提交行政會議以作出一個最後的決定。多謝各位。

記者:紀律評議會早前已表示,對於今次的加幅不滿意。你會否擔心,在提出這個較低的加幅後,他們會計劃遊行或罷工?

公務員事務局局長:我十分理解同事的要求,但正如我剛才解釋,我們已很詳細考慮了各方面的情況。當然,第一是要對公務員公平,亦要確保維持有關的機制。此外另有一點十分重要的,就是我們亦有考慮到整體社會的認受性,我們在各方面做一個平衡。我希望同事能夠理解,我們為何做這個決定。

記者:現時提出的加幅,行政會議是否仍未「拍板」?選擇今日公布是否同六四有關?

公務員事務局局長:這是絕對沒有關係的。我們為何要這樣做,基本上是希望行會能夠盡快作出決定。現時行政會議將有關議案正式提交予職方,在得到他們的回應後,我們會再呈交行政會議以作最後的決定。為何我們要在這段時間去做,就是希望可於六月將議案提交立法會的公務員事務委員會進行討論,並可於七月提交立法會的財務委員會。因為我們希望這個議案可於立法會夏天休會前獲得撥款,讓同事的加薪可以盡快做得到。

記者:有工會指調查中太多金融機構,你們會否檢討?

公務員事務局局長:對的。每次進行的調查,薪酬趨勢委員在未完成前都會與委員會內的職方代表商討,以便雙方同意選擇什麼公司,以及如何去做。當然有關金融機構的比例已得到大家的同意。當然不會排除在明年開始前,大家認為在某方面需要作出檢討的話,便可在明年的薪酬趨勢調查開展前雙方進行討論。但在今年來說,有關機制已獲得大家同意,因此得出的結果希望可獲大家接受。

記者:會否考慮將高層加薪幅度與中低層劃一?擔心有離職潮嗎?

公務員事務局局長:首先,政府工作的吸引力並非一年的薪酬調整來考慮。整體對於高級公務員來說,並非一年的薪酬趨勢便可以影響得到。但無論如何,根據過往,基本上在有關機制下,低級公務員的加薪幅度若是低於中級及高級,我們便會將加幅提升。但高級公務員,一般來說包括處長級的公務員,他們在經濟方面相對較好,因此我們認為未必需要作出同樣的安排。

記者:職方不接受你們今次提出的建議,你們是否認為他們輸打贏要?

公務員事務局局長:同事對於加薪的訴求,我們是明白的。但我重申,我們希望同事接納,以及尊重一個行之多年的機制。若我們偏離機制,日後可能引伸更多爭論。對於公務員來說,可能多出一個不明朗因素,這未必是一件好事。

記者:有否需要找出一些因素,例如除薪酬外,亦要計及花紅等而需要作出改變?

公務員事務局局長:我剛才已提到,若有關機制需要就某一方面作出改變時,其實我們每年完成調查後,都會進行檢討,才會進行下一年的調查。因此,若有任何意見,大家可以提出再作討論。但你剛才提到的,我們當然要在各方面做到公平,包括除了基本的薪酬外,在私人機構,我們亦會計算其額外的薪酬。因此,我們一直以來都將兩方面包括在內,並會在這方面繼續研究。

記者:剛才提到會增加人手,你們未來會怎樣做?

公務員事務局局長:其實在過去數年,我們每年都有約百分之一的人手增長,而於今年,即一三至一四財政年度亦有。我們除了增加公務員人手外,若部門有一些特別的工作,例如部門需要做一些特別工作時,我們都會增加一些其他人手,包括合約員工,有些情況會增加一些已退休的同事以協助工作,這種情況也有。

記者:如果公務員士氣變差,你有責任嗎?

公務員事務局局長:若同事要表達他們意見,我們是了解的。藉茬o個機會,我希望同事所做的事,最重要的是不會影響對公眾的服務。

記者:會否擔心公務員罷工或集體請假,影響政府的運作?

公務員事務局局長:無論如何,最重要的是我希望同事以服務承諾,以及保持對市民的正常服務為基本。

記者:有關的加幅未能追上通脹,亦達不到工會要求,這有否違反特首「聽、定、撐」公務員的原則?

公務員事務局局長:首先,正如我剛才所解釋,這個機制並不是與通脹掛勾的機制。當然,我們亦有考慮到購買力,而剛才我亦已作出解釋,若以去年的通脹率百分之三點七來說,相信中級和低級公務員的加幅與這數字亦是十分相近。至於你提到的「撐公務員」,我認為是有多方面。這需要跟隨機制去做。另一方面,如增加人手等,而最近我們亦與所有部門首長溝通,希望他們多些與前線同事溝通,這亦是我認為所謂的「撐公務員」,以及改善士氣方面,是十分重要。因為日常同事所面對的壓力,如得到管方方面的支持和理解,我認為這是十分重要的。因此,大家若要看公務員士氣,就不是要純綷看一年的薪酬調查。

記者:有高級公務員曾表示,加薪百分之二點五是他們難以接受,令他們難堪的數字。你如何看待他們的回應?若今年的加幅與通脹有這麼大的落差,明年若要追回通脹總和的水平便會更難,政府有何補救措施?

公務員事務局局長:讓我先行作出解釋,正如我剛才所說,有關機制並不一定要跟隨通脹。大家也知道,在過去兩年的(公務員薪酬)加幅是高於通脹,而今年則是較為接近通脹。有關機制最重要的是確保(公務員薪酬調整)與私人機構(保持大致)相若,這是一個目標。不應以通脹來衡量。這是一個採用多年,行之有效的機制。

記者:在難堪方面,你們會如何處理?高級公務員是政府最中堅的一群,但亦認為這個數字十分難堪,難以接受。

公務員事務局局長:是否接受方面,我相信同事會向我們再次表達他們的意見。有關同事對於意見的表達,我們是理解的。

記者:有民調顯示公務員對政府的不滿情況很高。今次的加薪幅度這麼低,會否令公務員的怨氣更大?

公務員事務局局長:我想公務員的所謂怨氣,或對政府的不滿,我當然不能對個別的調查作出回應。但整體上來說,對於公務員的士氣,本屆政府十分看重,我們亦認為,公務員對整個社會的服務是十分重要的。當我們作出決定後,便有賴公務員推展。但我們認為,對於公務員的支持,並不是只局限於每年的薪酬趨勢調查。對於今年來說,其實亦是有加幅,大家需要明白。至於其他方面,我們會盡力去做,希望能夠改善這方面的工作。

記者:你表示會用未來的一兩日聽取公務員團體的意見,然後便會提交行政會議作決定。若這一兩日公務員團體的反應十分強烈和不滿的話,要求提高加幅。那麼你會否同樣以這個建議提交行政會議?

公務員事務局局長:每次當同事有任何回覆,我們都會如實地反映給行政會議。

(請同時參閱談話內容的英文部分。)



2013年6月4日(星期二)
香港時間20時25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