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行政長官《施政報告》記者會答問全文(二)
********************

記者:其實在報告中有提到短中期的措施去增加房屋供應,是可以增加到128 700個,其實這個有沒有具體時間表,何時可以推出市場?面對市民很多很急切的房屋需求,其實有甚麼即時措施可以幫到他們?另外就是想問標準工時和15年免費教育也有設一些小組去討論,其實這埵釣S有一些時間表是何時真的可以落實?何時可以推出一些實質的政策?

行政長官:所有我們想去做的事,我們都會不失時機,盡快去做。但是所有比較複雜的問題,我們亦不想掛一漏萬,還有我們應該聽取各個方面的意見,考慮到我們作任何的政策制定的時候,可能會引起的社會或者是經濟,以至財政影響。因此,答你的問題就是我們有沒有一個時間表,各個這些委員會開動後,他們會制定他們的工作時間表。我希望他們能夠盡快,在不影響工作質量的情況下,盡快向我提意見和提報告。

  你提到的120 000個住宅單位,我在這堶n說明一下,這是根據我們現有的,或者已有的地積比率計算出來的那個單位數。我在政綱方面都交代了,在土地發展這個問題上,我會要求適度地提升發展密度。在提升發展密度,即是地積比例之後,這120 000個單位的數,可能不只120 000個單位。

  那個時間的問題,說法也是一樣,我們不失時機去做。大家可以看到在過去那半年時間堶情A在過去那半年時間堶情A我們與土地房屋有關的部門,他們的協調和合作是做得非常好的。因為如此,所以我們在半年時間堶情A能夠推出一些重大的,與土地房屋有關的政策,無論是白表買未補地價的居屋也好、「綠悠雅苑」也好、「港人港地」也好、SSD(特別印花稅)也好、BSD(買家印花稅)也好,說明所有土地房屋的部門,他們的協作是十分好的。所以我下去有信心,這七個發展計劃堶情A我們能夠生產120 000,或者多過120 000個單位,我是有信心能夠可以早日做到的。

記者:想再問關於房屋方面的問題。之前有一些意見估計「長策會」的報告在今年年中提出之前,估計今次《施政報告》不一定會具體地提及增加公營房屋供應的數量,但是又提了,為何這麼急?是不是想趁《施政報告》,都感覺到一些危機,想盡快挽回一些民望?另一個問題就想問關於15年免費教育,好像有點雷聲大,雨點小,已經談了很久,大家都以為《施政報告》一定會做,吳局長出來都說了一些東西,為甚麼到現在突然間有少少「褪恁v,又打算暫時不做,再看清楚,為甚麼?

行政長官:15年免費教育沒有說過暫時不做,我讀清楚,在優化幼稚園教育那塈琲獄〞k是這樣的:「教育局(正)成立專責委員會,研究免費幼稚園教育的可行性,並提出具體建議,讓每位學生都有機會接受優質的幼稚園教育。」為甚麼要研究呢?因為現在幼稚園教育體系堶情A不同的幼稚園,它的開支,包括譬如說它的場地租金、師資,因此老師的薪酬是十分不同的,它的收費亦十分不同的。如何在這樣的情況之下,我們可以提供免費的,或者15年免費教育?這是我們去做研究的。

  你剛才提的問題,關於長遠房屋策略督導委員會的問題,為甚麼不等他們開完會後,然後才說我們的房屋供應量。這個問題和剛才有些問題似乎又不完全一樣。有些事情我們確實認為我們需要做和有把握去做,方向是正確的,譬如增加供應量,這個我們先做。而「長策」會研究香港的房屋需要,日後的需求,不同的形態,我們公營和私營房屋等等各方面的事情,他們會繼續去做。但是生產土地和生產房屋的時間是需要長的,因此我們希望能夠不失時機,有些事該做就先做。

記者︰我想問兩個問題。第一個就是說這次的《施政報告》中,沒有提到有關跟新移民有關的政策。剛剛你也說到,這次《施政報告》是優先照顧香港人的需要,那麼是否代表特區政府在未來5年就會放棄新來港人士這方面的政策照顧?如果不是的話,有哪些計劃或者方向,怎樣平衡吸引外來的人才和平衡香港人的需求?另外第二個問題就是說,這個住房問題,就是說SSD和BSD公布之後,這個措施你是否覺得會忽略了新來港人士的置業需要?

行政長官︰我在這份《施政報告》堶惘n幾處地方都提出,凡是香港人,不分原居地,不分族裔,來了香港就是香港人。香港政府是一個以人為本的政府,所有這些群族,都是香港特區政府的服務對象。在一些容易出現短缺的環節上,尤其是房屋,因為在房屋短缺的時候,我們不能靠入口來緩解短缺的情況,我們必須優先照顧香港人的需要。這個不僅是特區政府的一個施政原則,我注意到好像在房子這個問題上,內地有不少城市的政府也是本茬o個原則來做。

  就新移民來了香港之後,不僅他取得一般的特區政府提供的服務,我們會一視同仁以外,我們還會額外地透過政府部門也好,透過我們一些協作單位,外面很多私人機構也好,在他們融入香港社會這個過程當中,向他們提供大力的支援。

記者:想問一條關於產業的問題。因為你在《施政報告》中提到你要把我們香港的產業做多做闊,但其實看你提到的產業,除了航運外,其他全部都只是「舊酒新瓶」,是曾先生(前任行政長官曾蔭權)之前已經在做的內容。其實在你的藍圖中是否除了航運業外,我們香港沒有其他新的產業可以再發展?還有在你的政綱中有提到一項很實質去資助產業的措施,就是用一些土地來幫助一些產業發展,但在你的《施政報告》內亦沒有出現,其實你之後有甚麼實際的舉措是可以令我們香港的產業真的做多做闊?

行政長官:幾點,首先就是政府的態度問題。我認為與其講「積極不干預」,與其講「大市場、小政府」,與其低估政府的作用和角色,政府應該適度有為。我在政綱堶悼蝝ㄔX制定產業政策是一個,提供支援是一個,我們做好我們G2G的角色是另一個,所以一個很大的分別就是態度上的分別。

  第二個,就是我們有些甚麼產業可以做。我在《施政報告》中提出了科技,我提出了文化藝術產業,我亦提出在金融業這個產業堶情A我們可以做多很多其他的門類。香港是國家和國際的金融中心,但如果我們細分一下我們今天的金融產業堶探ㄗ悛漯A務門類,我們不難發現門類的數目和種類是少於、低於英國的倫敦、美國的紐約的。我覺得我們在這方面需要發展、需要補充,譬如說我們的債券市場我們可以發展,與航運有關的一些金融事業,它既屬於航運亦屬於金融,我們可以發展。發展之後,我們不單可以在現有的門類的服務方面可以做多,我們還可以在新的門類方面做闊,這個是我們下去發展的產業方向。我相信香港固有的優勢產業仍然有它的優勢,我們要做的就是做闊,而我們有一些新的產業,包括在《施政報告》堶探ㄔX的檢測驗證,我提出的文化藝術產業,我提出的科技產業,這些都是我們新的優勢產業,政府一樣去支援他們,使得他們可以用好他們的發展優勢,好好地發展。

記者:有沒有實質的……

行政長官:我在報告中提出了大方向,亦有一部分的政策。至於實質舉措,經濟發展委員會下面所設的四個工作小組,明日我們會公布名單,他們會盡快開會。業界在過去一段時間已經向我提出一些初步的意見,所以在他們醞釀這些產業政策、政府制定產業政策這個問題上,我們不會是從零開始的,因此希望能夠在比較短的時間內我們會有結論。

記者:想問少少問題,剛才有人提到房屋問題,大家都知道覓地和造地是需要時間的,但在你上任到現在,樓價,私人樓價已升了一成。其實你現在的措施全部都是長遠的,可否告訴大家,有沒有一個指標?怎樣去釐定你的房屋政策是否一個能夠成功做到你所要求的東西呢?有沒有例如樓價指標去到幾多,見到目標去到幾多呢?這是第一個問題。第二個問題,我剛才見你講房屋問題時,你拍心口,好似向市民保證你會做好房屋問題,你可不可以再拍一次心口告訴市民知道,5年之內,如果政府做不到你在政綱內所提的建屋目標和數量,你是不會連任呢?即是不會要求連任呢?

行政長官:我可以拍心口,告訴大家知,房屋政策是特區政府重中之重的工作。我們本茖顜U基層上樓、協助中產置業這個理念,在公營和私營房屋兩個方面,凡是屬於政府職能的,政府會大力推動去做,我剛才已經舉了一部分例子給大家看。如果我和我的政府不是一個這個理念,不是下了一個決心,不是投放了這樣多精力的話,過去那6個月,大家看不到我們在公屋市場、居屋市場、綠悠雅苑和私人房屋市場已經做到的一些成效。下去,未來5年,這75 000個公屋單位,我和我政府各個部門的同事,會竭盡所能,盡快將這75 000個單位,在不影響建屋質量的情況下,將它完成,將它供應給大家。我們17 000個新居屋單位,我們會盡快施工,而且較早地將樓花拿出來供應。

  剛才你提到生產土地是需要時間,這個講法如果對長遠的土地供應來講是正確的,譬如我們要填海,這個是正確的;譬如新界東北,這個是正確的。但是我們是有短期的辦法,這個在《施政報告》內亦交代了,舉了例子,包括在薄扶林和半山區,我們基本上是禁制建新樓,禁止政府賣地,那個已經有40年歷史了,一個這樣的政策,我們現在要檢討。我們將GIC和其他政府土地,通過城規的程序,我們大概一年的時間,我們可以拿出來建樓,大概4、5年的時間就可以入伙,這些工作我們會做。

  我們知道在做中期和長期工作的同時,我們做短期增加房屋供應,包括短期增加樓花應市那個重要性,所以我拍心口應承大家,特區政府的工作當中,每一瓣都很重要,但重中之重是房屋和土地供應。過去6個月,過去6個月,我在政府堶悸漱u作,幾乎每一日都是與土地和樓房有關的,而且我們與土地樓房各個有關的司、局和署,我們統一了對問題的認識,而且我們統一了工作的方向,這個包括規劃署、地政(總)署、環境(保護)署、運輸署、屋宇署和房屋署這六個署。我們統一了認識,統一了我們的工作優次,就是做甚麼呢,就是盡快和盡量增加土地,不單止是住屋用地,還包括非住屋用地,譬如商業用地的供應和供應量。

記者:想了解究竟在與內地經貿發展當中,我們看到你《施政報告》大概有十多條有關的這些條文,當中其實都說了很多有關叫做全面落實CEPA等等的措施。其實有關的這些措施可能之前在曾(蔭權)特首的《施政報告》,其實他都有提到的。這些措施其實可否說是有點「舊瓶新酒」的感覺?

  另外,如果是對於一些可能現時在大陸做生意有困難的港商,有沒有一些快捷的措施,可以解到他燃眉之急?

行政長官:一個就是CEPA聯合工作小組,這個在政綱堶探ㄔX的。我們很高興能夠得到中央的支持,因此,特區政府與國家商務部已經達成共識,完善現行落實CEPA措施的機制。這對香港的工商金融專業界四個界別,想用好CEPA內的條文,是一個十分重要的一個舉措來的。過去,香港的工商金融專業界,它看到CEPA內有某個條文,它認為可以應用,有點好像我們收到人開給我們一張支票,我們拿笏EPA到某個省市,譬如想開一個分行,或成立一個企業,當地說:「我們不知道CEPA這個條文應該如何應用,請你與中央,因為是中央與香港簽的,請你與中央再了解清楚。」到中央時,中央說:「這個條文寫法完全沒有問題,你的理解沒有問題,請你再下去有關的省市再與它說一遍。」往往兩頭跑。如果用剛才說過的收到支票的例子,就是拿茪銌憎儢行,銀行叫你去找開票的人,開票的人說我戶口有錢,這張支票的寫法沒有問題,簽名式樣也沒問題,請你再去銀行一次,兩頭跑。

  所以我在政綱提出設立一個機制,一方由商務部牽頭,一方由香港的工業貿易署帶領,就是為了解決這些個案。這個是十分十分重要的一個舉措。再加上我們要提升香港駐內地的辦事處的職能,讓他們主動積極地在當地和他們所負責的省、市、區,了解香港人在當地就業經營的需要,提供切實的援助。今日我們在這方面所做的工作,應該說是未追上形勢的發展。這個是第二個例子。

  第三個例子,「先行先試」。在廣東,令到香港的服務業可以准入,擴大我們服務業的市場。這個確實是很有用的,這個「先行先試」是成功的。

  我上個月在北京述職,我向中央提出一個要求,就是將這個「先行先試」的範圍由廣東延伸至泛珠三角。泛珠三角有多大?有九個省、區,即是八個省加一個廣西自治區,是一個非常非常大的一個經濟腹地來的。我向中央提出這個提議,得到中央的正面回應和重視。因此我們會盡快與中央有關部委和省區開展工作。這些全部都是過去6個月的工作成果,我相信,我相信有志於在內地拓展事業、在內地經營或在內地就業的朋友來說,這些設施、這些政策,可以在比較短的時間內,為他們排除一些障礙,爭取更加多的機遇。

記者:想問問你第174點,你說港鐵(香港鐵路有限公司)雖屬上市公司,但並非一般私營企業。其實意思是不是將來港鐵有機會不以上市公司的盈利為主做一個主導,是會以服務為主、以社會為主,甚至乎會考慮回購港鐵呢?

行政長官:特區政府持有港鐵百分之七十七的股票是一個事實。特區政府作為一個政府,港鐵作為香港的一個主要的公共交通的營運者,這些亦都是事實。特區政府在未來,將來要做的一件事是就有關二零零七年簽訂的《營運協議》,與港鐵展開五年一度那個票價調整機制的檢討也是一個事實,是我們的工作。下去我們首要做的工作是甚麼?就是我在《施政報告》堶掩〞滿A就是說我們要增加在票價調整機制的一個考慮因素,以包括港鐵的服務表現和盈利情況,和市民負擔能力。在這一個問題上,我們希望能夠將港鐵加價的時候的考慮因素與其他公共交通機構看齊。至於你問題堶惘A長遠一些的事情,我們目前是沒有任何的計劃。

記者:其實在宣布《施政報告》之前,有不少政黨都希望你在政改可以開一個頭,而在最新發布的民調亦顯示,市民其實都非常茩咩A在政制上帶出的idea,但你在《施政報告》,關於政制部分,只得兩版不夠,一如你的競選政綱一樣,非常之少,其實可否解釋一下何謂適當的時候才立法?可否界定一下適當的時候是何時?以及你會用甚麼方向去做?還是一如外界所說,你要等中央的人士或中央的一些idea拋出來後,你才跟茈h做?

行政長官:在政改這問題上,我和特區政府沒有倒退,我們仍然有決心去爭取二零一七年行政長官的普選,我們會按照《基本法》的有關規定及人大常委會有關的決定去做,但這個是二零一七年的選舉,在未來一段時間內,我希望我和特區政府,以至香港社會能夠集中精力,齊心去解決好我們社會堶惘s在的、需要解決的其他問題。我一定會預留足夠的時間,在未來這5年預留足夠時間,讓香港社會、特區政府和我本人,能夠充分地就二零一七年行政長官普選的問題及相關政改問題,進行充分的醞釀、諮詢和討論。

記者:你認為何時是適當的時候?

行政長官:我們一定會預留足夠時間去做好這件事,不會因為時間倉卒做不好有關的諮詢和立法工作。最重要的是甚麼呢?就是我們一定要集中精力,不要分心,去解決一些眼前迫切的問題,包括有更大比例的市民認為我們現在面對的更大問題是房屋問題、貧窮問題等等。

記者:我想問問,看到你的《施政報告》是迴避了一些重要的問題,包括你剛才說的政改,其實你是否採取一個拖延的手法呢?以及《23條》方面,其實中聯辦主任張曉明都已經開口,特區政府在適當時候要立法,在這方面其實你的《施政報告》都沒有提及,這是否等於你這5年任期內都不做呢?

行政長官:我們在勾劃未來5年的工作藍圖時,我們一定要知道緩急先後,二零一七年的行政長官普選,這是在我們的時間表上的。就這個問題,我們沒有任何的倒退,亦不會迴避。只不過,我們是有足夠的時間在二零一七年前可以做好有關的醞釀、討論、諮詢和立法工作。所以,我們不需要在現在就馬上去啟動這件事,《23條》立法亦是這樣。一九九零年頒布的《基本法》已經寫下,但目前特區政府有更迫切需要集中精力去做的事,所以我們先做了這些事情。

記者:是否在你任內都不會做《23條》?會否在你任期內都不會做?

行政長官:我們現在集中精力做好我們要做的事,其他的事情我們可以在其他時間再講。

記者:梁先生,你好!你第一份《施政報告》,採取的態度是「成熟一項推一項」,但是很多意見都覺得你的《施政報告》多數都是長遠方向性的政策,即是具體的措施比較少一點。你為甚麼不想想留少許子彈給《施政報告》,不然便會很虛。還有一個問題,就是有些長遠性的問題,譬如是全民退休保障、標準工時等等,你說會研究,但商界反對也很強烈,會不會研究了之後又不做呢?會不會「縮沙」呢?

行政長官:如果這份《施政報告》是為我自己想的,我大概應該將過去半年,已經推出來,而推出來的時候,社會反應比較好的一些舉措儲起,留待今日宣布。但是這份《施政報告》不是為我寫的,這份《施政報告》內的所有政策,包括我們已經推行了的政策,為香港七百萬人寫的。如果我為我自己做的話,我大概應該收起長者生活津貼,待那40萬有需要的老人家,再等多半年的時間,我今日宣布,然後過幾天拿去立法會,待立法會通過,因此整件事順延半年。又或者特別印花稅、「港人港地」、白表申請居屋、「綠悠雅苑」轉為出售等等,買家印花稅這些呢,全部都留待今日宣布。過去的6個月時間,我們說為了籌備《施政報告》所以不做事,或者至少不宣布一些事情,今日的《施政報告》呢,相信大家會覺得亮點多一些。但是這份《施政報告》不是為我寫的,這份《施政報告》是我和我的團隊為香港社會寫的。我不想那40萬老人家等,我不想有需要買二手居屋的朋友等,我不想有興趣買「綠悠雅苑」的朋友等,因此這6項我們準備好,我們這6個月,凡是準備好的政策,我們便推出來。我們現在還需要與民共議,聽業界意見、聽市民大眾意見的事情,我們會在各個委員會去做。當這些委員會有了建議,我們認為又不應該等的時候,我也不會等。因為下一份《施政報告》都不是為我寫的,我希望在未來大半年的時間內,扶貧委員會好、經濟發展委員會好、人口政策督導委員會好、金融發展局好,它有好的主意,政府覺得應該做的,我們便出來,或者好像今天般開記者招待會,我們便宣布。

記者︰跟進就是退休保障、標準工時會不會因為商界反對,研究完之後便不了了之?

行政長官︰我過去制訂政策或提出主張的時候,都是從香港的整體和長遠利益來考慮的。我不會因為某個主張某個政策,在社會上某個界別、某個階層反對而不去做。總之,標準工時也好,其他問題也好,我是會本茈香港的整體和長遠利益去做。

(請同時參閱答問全文的英文部分。)



2013年1月16日(星期三)
香港時間20時42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