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行政長官答問會答問全文(三)(只有中文)
********************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李卓人議員。

李卓人議員:我覺得梁先生,你簡直是厚顏無恥。你是很專業,你是專業的騙子,你騙了全香港人,你騙了行政長官這個位。剛才我聽你回答問題……

陳偉業議員:李卓人指責特首騙子和罵他厚顏無恥,是否構成對特首的冒犯性,還是一個客觀、真實和事實的描述呢?我叫李卓人澄清這個是否事實的描述。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李卓人議員,請你不要作重複的指責,這是一個答問會,請你提出你的問題。

李卓人議員:現在我開始提出問題。剛才我說的是客觀事實。我聽了你剛才答一答,我已經聽了六個大話。第一個大話,你說那個迷你密室,你偷偷摸摸地封了,不是因為怕人追究,更加好的做法應該找屋宇署去辦手續,你是明知道自己這個是僭建,所以你「偷雞」封了它,這是第一個大話。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李卓人議員,請你不要作長篇發言。

李卓人議員:現在我要講出他全部的六個大話。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因為有二十多位議員要提問。

李卓人議員:是的,我會很快的。第二個,你說沒有量到那二百呎,有圖則的,這是你第二個大話。第三個大話,你說所有的僭建都是上手,你買了那間屋你便有責任,這是第三個大話。第四個大話,你說六月請四個專業人士看另一處,你根本存心隱瞞,為甚麼你不請他看整間屋,只是看那堙A然後想借他們的口來騙市民,這是另一個大話。另一個大話是,你說屋宇署來到只是查玻璃屋和葡萄架,查到另一些地方不是我刻意隱瞞,其實人家查到另一些地方,其實就是你刻意隱瞞。如果你真的是開誠布公的話,你應該給屋宇署看所有你自己都認為是僭建的地方。所以,主席,我想問特首,你去「砌」唐英年,說這個不是簡單的僭建問題,是誠信的問題,現在有報應了。你同不同意,你整個問題是誠信的問題?你同不同意,你整個位,行政長官這個位是騙回來的?你是同不同意?你是否應該下台?

行政長官:主席,有某些僭建物是我建造的,這方面專業人士可以證實;大多數的僭建物不是我建造的,大多數這方面專業人士亦可以證實。我在二○○○年的時候買了這間屋回來,至少有六處大大小小的加建和改建,都向屋宇署申請辦手續。屋宇署在這個過程當中,大概一年的時間,都有入來兩間屋。說明甚麼呢?說明我自己是不知道屋外邊和堶惇O有僭建的。在過去十幾年,我多次邀請媒體在屋內接受採訪,大家聚會,我亦有很多採訪的片段到今日還在社會上流傳,都是在事後知道是僭建物的葡萄架、玻璃棚前進行的。說明甚麼呢?說明我確實是在六月底之前我不知道這些是僭建物來的。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李卓人議員。

李卓人議員:主席,剛才他自己「講完大話」就不攻自破。你這麼本事,時常都說,自己找屋宇署人員申請加建、改建,你這麼懂得找屋宇署,為甚麼你自己「偷偷雞雞」封了地下密室,你不告知屋宇署呢?是否你分明根本想騙,你自己不攻自破,你過去都懂,為甚麼今次你故意不懂呢?為甚麼你今次特地偷偷摸摸地封了地下密室,不告訴屋宇署呢?是否你「講大話」?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李卓人議員請你坐下。

行政長官:主席,很多議員剛才發言時都有一個觀點我是同意的,僭建本身不是一個大問題,因此,我是沒有動機去掩蓋我上手業主賣給我的時候已經有的僭建物,尤其是我自己在買樓之前我邀請過一位建築測量師朋友幫我看過樓。

李卓人議員:沒有回答我的問題。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李卓人議員……

李卓人議員:他明知道應該通知屋宇署,為甚麼不跟屋宇署講?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李卓人議員你的跟進問題已經……

李卓人議員:他亦都沒有回答我們,是否應該下台的問題。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林健鋒議員。

林健鋒議員︰主席,有關特首僭建。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林健鋒議員,請你將你的咪……

林健鋒議員︰主席,有關特首大宅僭建的問題,我們聽過很多不同版本,包括僭建的呎數、「起」與「拆」的時候、處理的方法。亦有人質疑,屋宇署在處理特首的僭建時偏幫他,亦比起處理其他個案,如唐英年大宅,是特別寬鬆的。有人說入到唐英年的僭建大宅,屋宇署人員會左敲敲、右敲敲。但去到特首的僭建現場,則是行一個圈就走出來。我想問特首,你有沒有干預過屋宇署的執法?你有沒有恃茷峖t署署長是你的同學,叫他放你一馬呢?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主席,在我上任前後,我都絕對無干預屋宇署的任何工作。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林健鋒議員。

林健鋒議員:主席,這個問題是牽涉到,即是整個僭建的問題,是牽涉到誠信的問題。剛才行政長官只是一句說話回答了我,仍然很多人質疑,有關特首在整個過程中,十四頁紙就寫很多了,但答就兩句就答完。他擔不擔心用這個方法去處理,會影響政府的管治及行政和立法的關係呢?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主席,我在開場發言的時候,亦都專門就屋宇署的同事與相關問責團隊的同事所受的壓力,我表示抱歉。但在我上任前後,就山頂兩間屋的問題,我確實無干預他們工作。他們是一個專業、認真的執法部門,在整個過程當中,他們是依法辦事。而就有無干預他們工作這個問題,屋宇署署長亦都出來,清楚向社會交代了。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黃毓民議員。

黃毓民議員:李卓人說梁振英厚顏無恥,我覺得是fair comment;至於林大輝,他不可以代表我們,因為如果香港人要消極到看因果報應才能懲罰你這個奸賊的話,就真是太過悲哀。

  我不會稱呼你為特首,亦不會叫你梁振英先生,我會叫你「六八九」,因為你在小圈子選舉中只得六百八十九票。「六八九」先生,「你的僭建問題,不是單純的僭建問題,而是公開向市民『講大話』,隱瞞你的僭建問題,直至到有傳媒圖文並茂刊登,你才老老實實承認,你隱瞞僭建這個事實。」記不記得這一段說話,是你三月份在特首的選舉論壇對茩藄^年說的,你記不記得?今天在這個議會堙A大家問你問題都環繞在僭建的事實、處理的情況,都是廢話。你是一個「講大話」、無誠信、品格很卑下的人。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黃毓民議員,請你停止發表議論。

黃毓民議員:主席,我現在問問題,你稍安毋躁。我的問題是:你懂得繁體字的,你懂得正體字的,你並不只是認識殘體字的,是嗎?「醜」字有多少劃?正體字,回答我,主席,請他回答我「醜」字有多少劃?當然不知道!他不懂得「醜」字怎樣寫!我現在的問題是,作為一個小圈子產生的所謂行政長官,你控制幾萬億的財政儲備和外匯基金,統領十幾萬公務員,你的人格那麼卑下,你連「醜」字如何寫都不知,你還不立即鞠躬下台?請他立即下台,幫我轉達全香港市民的意思。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黃毓民議員,你坐下。行政長官,請你回應。

行政長官:主席,我不是很清楚問題是甚麼。但我再……

黃毓民議員:你會不會立即下台?

行政長官:我剛才就整件僭建的事的來龍去脈,由(一九)九九年到最近,這十幾年的相關細節都已經具體向大家交代。我亦都講,在買樓和……

黃毓民議員:我的問題是,他做了這麼多醜事,人格這麼卑下,還有甚麼顏面去管治香港,是否應該立即下台?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黃毓民議員,你坐下。黃毓民議員,我已經給了你充分的機會你表達你的意見,你不要再站起來插話。否則,我就認為你是違反《議事規則》,我會要求你離開。請你不要再站起來插話。

  哪一位議員在……哪一位議員?立即停止,立即停止。

  陳偉業議員你立即離開會議廳。陳偉業議員我命令你立即離開。黃毓民議員立即離開會議廳,立即離開會議廳。黃毓民議員你立即關掉你的錄音裝置,離開會議廳。

  田北俊議員。

田北俊議員︰主席,首先我很歡迎行政長官公開道歉,市民之中可能都有些會接受。但在整個過程中,我相信很多人都覺得他僭建的問題,就是和唐英年辯論時,就不是譬如其他教育、醫療政策的大比併,就是純粹在僭建的問題上的大比併。出來給市民的感覺就是唐英年有僭建,CY你直情是沒有的;而且在電台上你亦不時說過很多次,我亦隨意的重複一句,就是跟唐英年說:你的僭建問題不是單純的僭建問題,而是公開地向市民「講大話」。其他很多議員都有同樣的看法。我想問問行政長官,如果市民有這樣的看法,「大話」這個問題就是誠信問題,亦引致有些市民在質疑,這個行政長官是不是騙回來做的?這一點,行政長官你可不可以再講講,是不是因為你的想法,就是唐英年有二千幾呎的大僭建,所以就是個很大的「大話」;你那二百多呎小小的僭建,其實都是小小的「大話」,可能行政長官都是小小的騙回來做呢?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主席,在我當時的意識當中,我一發現了屋內有僭建問題,我就主動去處理了那個僭建,我亦都主動地去做。現在回想起來,如果要做得圓滿,當然就是去通知屋宇署,然後向全社會公開。但是我沒有這樣做,並不是因為我認為這個僭建是一個怎樣大的問題,因為不是我自己做的,而且我很願意自己主動去處理。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田北俊議員。

田北俊議員︰特首,你的講法就是當你發覺你十一月有個小小的、二百多呎的僭建,那個我覺得僭建的嚴重性是大過那些車位上蓋、金屬大閘那些,你那時的處理方法是封了它,封了它你便覺得沒有僭建這個問題存在,所以在選舉過程中,你可以直情大聲說我沒有僭建?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主席,這個有個事實上的問題,我記憶中我沒說過我沒有僭建。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李國麟議員。

李國麟議員:多謝主席。特首,你作為香港測量師學會的專業會員,深資的專業會員,你的(會員)號碼我剛剛查到,是十一號,不知我有沒有記錯。你對於僭建應該很熟悉的,但你說你沒有說僭建那些,我們暫時不爭辯。不過我有個問題,你在聲明的第四十六段,你有個二百呎的擴建,但之後被揭發是三百二十二呎的僭建,你明知這個擴建或僭建的物件是一個違法,違反《建築物條例》的一個事件。你明知底下,你私底下用一個方法用磚牆把它封了,便說沒事了,我已處理,這個我是疏忽的,我處理了這個問題了。那你沒有向屋宇署申報或通報這個事例,這個犯法的事例,是違反屋宇署《建築物條例》的一個事例。特首,你作為一個特首,你這種用一些明知這是違法,你用私自方法去解決,是極壞的榜樣給香港。我想問特首,你是否覺得,第一,你是知法犯法,又不尊重法律;第二點,你作為一個深資的測量師學會的會員,你是否覺得在專業條例上或專業操守上,你是違反了專業操守,是應該接受處分?謝謝主席。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主席,我剛才多番說過,這個所謂密封,只不過起的是一道普通門、一扇門般闊的一道牆,而這道牆,在原來批准的圖紙上是有的,所以這是比較簡單的工程,圓滿的做法當然是請認可的專業人士,而這些認可的專業人士不會是產業測量師去與屋宇署辦理有關的手續。

李國麟議員:主席,明顯特首沒有回答我兩個部分的問題,第一部分,這是一個非法擴建或者僭建,他用這樣一個手段,是否知法犯法?第二部分是他作為專業人士,他是否應受專業處分?他沒有回答我的問題,謝謝。

行政長官:主席,就有關專業操守和專業責任、專業處分的問題要留給測量師學會回答。但在這件事上,我作為產業測量師,我亦知道測量師學會就產業測量師和建築測量師,他們所屬或所有不同的專業技術,他們也曾發表過書面聲明,熟悉《建築物條例》的不是產業測量師,是屬建築測量師的專業範疇。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謝偉俊議員。

謝偉俊議員:主席,我想如果行政長官閣下到這個階段還未完全掌握到問題癥結在哪堙A還是在是否有僭建,或者處理僭建的手法方面糾纏,恐怕這是令市民包括我本人,極度失望的原因。因為政治上你所面對的控罪,不是只是僭建問題,不只是你如何處理僭建的問題,而是你如何獲得行政長官這個位置,這方面你必須切切實實了解這個問題所在。剛才我非常震驚你還堅持你沒有說過僭建問題,證明你真的仍然是執迷不悔。主席,我們現在自從特首在十一月二十六(二十三)日發表那個所謂聲明之後,其實那個tipping point,轉捩點已經過了。問題已經不再是僭建,而是誠信問題。正如好像劉兆佳教授所講,如果今次不好好處理,面對這個誠信的問題呢,未來這五年香港是會打長期的「逆境波」。而特首閣下你會連累整個香港的班子,整個香港的施政。主席,在這個情況下,我想請行政長官,最後一次機會,你能不能夠不再用「沒有說過」、「開誠布公」、又或者「我在處理僭建問題上有疏忽」這些這麼虛的字眼,而是真真誠誠、切切實實的為以下三個團體道歉。一,梁振英先生,請你向唐英年先生道歉;二,請你切切實實,毫無保留地向香港的公務員道歉,特別是屋宇署,或者其他官員在這個事件上,被牽連、被質疑的公務員;三,向廣大市民,包括選委,包括香港所有市民,真誠地、無保留的致歉。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主席,在我處理我山頂物業的僭建問題上,我的基本態度是,我知道要申請的,我會申請,有申請;我知道是僭建的,我承認是僭建,我馬上處理。可不可以做得更加好?當然可以做得更加好,我從來都沒有隱瞞過,說那些僭建物,是還是不是我做的,而是我把事實清清楚楚說出來,由六月下旬到現在都是這樣。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謝偉俊議員。

謝偉俊議員:梁振英先生都還是堅持在字眼上糾纏,不能夠真的很誠懇去承認你對廣大市民所負的,在政治上缺乏誠信的責任。在這個情況下,主席,我想問問梁振英先生,你會不會承諾,在盡快的時間之內,在不影響香港大局情況之下,在一、兩年內下台。第二,起碼,最起碼,你承諾不會尋求下一次連任。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主席,我會盡快處理好所有和僭建有關的、剩餘下的問題。跟我在開場發言說的一樣,我希望能夠和立法會和全社會一起施政向前,做更多實事。

(待續)



2012年12月10日(星期一)
香港時間21時00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