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行政長官答問會答問全文(三)(只有中文)
********************

梁耀忠議員:在過去幾個月,有兩位和特首共事多年的特首候選人對現屆政府的施政作出了很多強烈批評,而當中這些批評,很多市民都是同意的,其中包括例如房屋方面,在興建公屋量來說,現在政府維持1萬5千個,實在太少,應付不了需求,要增加到3萬個或以上;又例如在教育方面,要進行小班教育;在醫療方面,除了對「雙非」孕婦「落閘」之外,還希望增加多些醫療開支,改善目前的醫療設施和服務。

  我不知道特首有否聽過這兩位候選人在政府和你共事的時候,對於政策、施政上的批評?如果作出批評的話,為何過去政府不根據批評而作出改善?是否過去政府強調團隊精神原來不是真的,而只是你獨斷獨行?又或者那兩位候選人其實過去一直以來都沒有跟特首你說過,而過去一直以來都是怎麼樣呢?都是唯唯諾諾,做你的「yes man」,沒有將問題在和你共事時說出來,只不過現在參選了才講出來?如果是這樣的話,特首你覺得你當時揀選這兩位人士作為共事的同僚是否選錯了?

  但是,主席,無論如何,我想問問特首,在餘下幾個月,你聽了這麼多批評你的施政方針和措施,你會否盡你的最大努力在這幾個月內,盡量在聽到他們的意見後作出改善,因為他們的批評是很多市民都同意,這方向是大家都希望你能夠做到的。你會否盡你的能力在這幾個月內多做工夫,而不是等待下一屆,無論由哪位上台之後,再由他們做呢?

行政長官:做公務的時候,永遠會受到各方面的批評。政府推行每個政策時,都有內部討論,當然有不同的聲音;但推出台的時候,政策代表了政府的共識和決心。我也說了很多次,我不會對候選人對現有政策的批評或評論作出任何回應。但是我覺得,對於香港現時面對的問題,包括剛才所講的房屋問題、醫療問題、孕婦問題,政府也在繼續積極應對。對於房屋問題,《施政報告》已臚列出我們所做的方法;對於公屋供應的問題,我們已有長遠策略。政策清楚容許所有合資格的居民三年後上樓。如果需要1萬5千個單位,就是1萬5千個單位;如果需要多些單位,可拿出來討論。這是既定政策,(我們)也跟政策辦事。關於孕婦來港的問題,剛才我已充分回答。所以我每天都聽到香港市民的批評和市民的意見,我很懇誠也很虛心地聆聽。可以做得到的,一定會盡量積極回應。不論普羅市民以任何角度發聲,或者(面對)有些候選人批評,我都用同一方法處理。

梁耀忠議員:我想特首知道自己餘下的施政時間不太長,如果只流於「聽」的話,是解決不了問題,也消除不了市民的民怨。反而落實一些施政去解決問題才是大家的期望。所以我再次問特首,雖然你說施政方面已提了出來,但是這些聲音那麼強烈的時候,你會否再次調校施政的方針,真正落實解決市民大眾目前的訴求,無論在房屋、醫療、教育以至其他方面的事宜呢?

行政長官:《施政報告》和這一屆政府所提出的意見,全部都是行動,全部都是落實的政策,不是講,不是希望,不是聽。聽了就要做。房屋政策堶惕琠畛羲滿A包括「新居屋」政策,都是做的。剛才所講的,對付「雙非」孕婦來港的事,每一項都是做的。我們不停聽,不停做,直至這一屆政府最後一分鐘為止。

黃定光議員:特首,聽你的聲調,好像你的感冒還未痊癒,我希望你早日復原,快快活活、健健康康過春節。特首,早幾天,上一個星期日,馬英九先生於選舉中勝出。有很多分析認為將來兩岸,甚至香港,與台灣的雙向交流會有進一步的正面發展。今年三月,於台灣的香港經濟貿易文化辦事處快將開幕。特首,你認為這時候是否好時機親自到台灣主持開幕呢?進一步推動香港與台灣不同層面的接觸。

行政長官︰我們與台灣的交往,在這幾年已作了很多努力,盡量採取一個主動、積極的態度來做。我很相信台灣當局,看到我們以往的做法,知道我們這方面是很積極、很願意希望於商務、文化方面,有充分、多方面的交流。設立辦事處亦證明了我們這方面的努力。對於我去不去台灣的問題,我相信來年還有很多事情要做。首先,你也知道,農曆新年之後,就算有感冒我也要去瑞士Davos演講,回來後接茼釣漞|在北京舉行,跟茪S要去拉丁美洲推廣。現時在歐洲及美國失落的貿易,我希望能在這方面彌補,推廣香港是人民幣離岸中心的地位和當結算的工作。在日本方面,也於五月份安排了工作。我相信這幾個月外訪工作已經安排得密密麻麻。我很相信我們對於台灣的發展是十分重視,是眾所皆知的,包括馬英九先生在內,也知道我們這方面是積極的。

黃定光議員:我理解特首日理萬機,會很忙。如果真的於任內抽不出時間,當你卸任之後,會不會去看看你於任內開的檔攤呢?

行政長官︰我也說了很多遍,我很想去台灣,如果有機會的話,我一定會抓緊機會去的。多謝你的介紹,也多謝你的問候。我希望可些康復,在答問的時候也不用喝那麼多水,可以暢所欲言地回答各位議員的問題,不過現在正康復中。

湯家驊議員:馬英九先生當選總統的時候對一些香港人說:我也是「香港仔」。特首於競選特首的時候,他又說:我是「香港仔」,甚至說,對不起,記不清楚,好像是「飲香港水,流香港血」。今日很多內地人士爭相來港產「香港仔」,但中聯辦有人說將香港人和中國人相提並論並不合邏輯,其實暗地堳政治上不正確。我想問特首,過去七年他在位的時候,不斷極力在香港推動內地文化,但究竟做了甚麼或將會做些甚麼去跟內地的官員講解香港的文化是甚麼呢?香港人對香港有認同感是否要等於要攪「港獨」?對香港有認同感是否等於對國家沒有認同感呢?我想問特首他做了甚麼。

行政長官:每一次我們去內地,並不單是我自己一人去,也有很多同事和商界代表一同去。我們帶去的是香港的做事方式,而內地人來到香港也見到香港的做事方式。這些並非一、兩次開會時告訴別人。我們是代表自由、平等、法冶,這些人家很清楚知道,《基本法》也寫進去。我亦每一次透過我們的方式,直接、間接講出我們怎樣能夠透過香港的方法,解決香港的問題,這是這幾年來習以為常的方法,不停工作,但要文化真真正正互相領會,是需要出於互相尊重,並要大家坦誠相照。我相信這些事情正在發生。內地人更加明白香港現在的情況,香港人亦更加了解內地的情況。但並不可以一朝一夕可以做得到。我已經做了自己的工夫,亦會繼續這樣做,我相信香港亦會繼續這樣做。在孕婦方面來說,就如我剛才所說,我們會提出這些問題,(看看)如何能更加包容,在我們理性處理問題之外,不要做出一些分化或歧視的情況。我們是一個國際性的城市,我們的價值觀人人都知道,人人都明白。問題是能否領會香港的強項呢?我們覺得是。這就是香港多年來競爭力強的原因。我亦希望內地人可以慢慢領會到。

湯家驊議員:其實我問特首有甚麼實質的東西做過。當有人在香港發表言論嘗試挑撥香港人與內地人的關係的時候,其實我們期望特首站在香港人這邊,站出來講清楚,對香港有認同感並非甚麼壞事或十惡不赦的行為。特首為何不在這個重要時刻站出來代香港人說一句公道話呢?

行政長官:每次有機會我都講出這個問題,我不知你說哪一件事情。

湯家驊議員:我是說最近中聯辦郝鐵川先生對於港大民調作出的評論。我不相信特首沒有聽過,你沒有讀報嗎?

行政長官:作出評論香港時常都有,我很相信鍾庭耀先生在這件事上是專家,他怎會怕人批評呢?他有自己的價值觀,自己專業的做事方法。

湯家驊議員:我不是問鍾庭耀先生怎樣回應,而是問特首先生為何不站在香港人這邊說一句公道話。

行政長官:每一個香港人都有權發表意見,發表批評的意見。我很相信大家明白到這是自由社會,我們相信每一個人都會尊重其他人的意見。最重要是這是否合適?對不對?我相信香港人心知肚明,哪是對哪是不對。

謝偉俊議員:談及對香港人講公道話,在適當的時候講適當的說話是很重要的。湯家驊議員剛才說到的問題,最近「D&G事件」,特首,包括你閣下,包括你的官員,在關鍵時候,從來沒有任何一個官員走出來,對香港人講一句公道的說話。就算連平機會,不是他們的範圍,他們也會有一個statement說那件事情是不對的。特首先生,我擔心今次事件只是冰山一角,真正重要的是,我們派6,000元的時候,「蝗蟲論」出來了。我們「D&G事件」,很多本港人對內地的遊客有非常多惡性的批評,「雙非」孕婦導致很多壞的印象。我非常驚訝剛才吳靄儀議員說「自由行造成『雙非』孕婦」,這是一個非常錯的講法。另外更加害怕的是,我們聽過梁美芬議員說要「懲罰選民」這件事,吳靄儀議員說「要懲罰那些『雙非』孕婦」,要逼大陸去懲罰她們,這個我希望她有解釋清楚的機會。

  但更加重要的是,特首先生,我是想問一問,究竟在適當時候,特首先生會不會主動提請人大釋法,一次過解決(在)香港,無論是菲傭問題、雙非孕婦問題,這些不能夠以行政措施解決的辦法呢?謝謝主席。

行政長官:剛才我已說了,關於「雙非」問題,政府的對策,我很相信現在現時所做的方法是有效的。更加透過我們與中央政府聯繫,和一起應付剛才所講的針對:第一,那些中介人用非法的手法,用不正當的手法,引導這些孕婦來香港產子;另外,雙非孕婦方面,如何能夠制止她們(沒有預約下)來香港。針對這兩件事情,我相信問題就可以解決。但我希望這件事不要在將來(造成)分化,我完全同意你講,不要成為分化、敵視、仇視的事情。我覺得,我們一定要對香港我們的價值觀,亦回應了剛才湯家驊議員所講,對香港的價值觀一定要有信心才行。不需要一個特首經常指手指腳,說要這樣做、要那樣做。我很相信,香港人有很積極的回應,對於這些問題,也不需要我來指點怎樣做。

  我還記得這些問題,我在九十年代,香港移民潮出現,我去加拿大推廣香港的情況的時候,加拿大人說我們香港人「財大氣粗」那些問題,這件事我最近又沒有聽到了。換句話說,香港遷移的人,自自然然融入當地的文化。同樣,我在內地見到,這幾年,譬如你去北京、上海,現在很多東西亦改觀了,當地文化亦可見具體的改變。還有一個很高級的內地官員跟我說,他說我們內地的大貨車司機,開貨櫃車的,有兩地車牌的,在深圳可以橫衝直撞,但一過了羅湖橋,一過來這邊就很守規矩,紅燈就會停車,他(覺得)很奇怪,原因就是:香港是法治的地方,不需要我們去點點畫畫,他自自然然會做得到。自自然然(依照)我們的價值觀,(尊重)我們法治的精神,一定可以做得到。

  當時發現這個情況,有文化的差異,行為舉動我們覺得不大適當的時候,有遊客有這樣的情況,不論是內地或是外國(遊客),我們可以用勸告的方式,解釋的方式(告知)我們香港是怎樣處理的。我很相信一定會樂意回應的。如果他不回應,仍然粗言惡語、財大氣粗的話,香港也不會放過這樣的人,「D&G事件」亦是一樣。所以,我對香港是很有信心的,我們的價值觀是堅固的。這也是我們成功的例子之一,也是需要我們自己維持的,但未必需要行政長官每天出來講,提醒香港人這件事。香港人很清楚我們是甚麼。

謝偉俊議員:我們中國人有句說話叫「財不可露眼」。當我們如果有一個永久居留權放在這堙A是予取予攜的話,你用盡所有行政措施,恐怕亦不能阻截,我們只是令我們的前線工作人員非常辛苦。曾幾何時香港很多孕婦也去美國產子,因為會有一個美國的passport,甚至可以做美國的總統。但香港這一方面,恐怕如果我們不能把源頭堵截,純粹靠一些所謂的行政手段,就算你說要關掉自由行那條水源也好,把我們的關做到好像警察的state那樣守住也好,也是沒有用的。一重重包茪]不能解決問題。源頭是我們《基本法》有一個漏洞。特首先生,再請問你,要到甚麼階段,到怎樣惡化的階段你才考慮釋法?以及為甚麼不會呢?

行政長官:對於居留權問題,現在於法庭處理中。我們也不方便特別討論這個問題,我很相信現在程序會進行,我們已經講出這個政府一定會跟進。如果是一直去到終審庭,終審庭會有決斷。對於你說現時的條文堶情A我們香港的法律,香港特區政府一定需要遵守。

(待續)



2012年1月19日(星期四)
香港時間21時34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