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行政長官答問會答問全文(一)(只有中文)
********************

  以下是行政長官曾蔭權今日(一月十九日)下午在立法會出席行政長官答問會的答問全文:

陳偉業議員︰主席,剛才特首談「包容」很正確,上次他來的時候,人家用孔孟之道,他卻說人家是「黑社會」和「爛仔」,他上一次充分顯露他沒有包容之心。主席,剛才特首提到新年,新年要送揮春。當年董建華年代,我送了十八個「一」字揮春給他,當年曾蔭權作為財政司司長,都很讚賞那十八個揮春的中文字寫得很美。十八個「一」字揮春包括「一塌糊塗」、「一落千丈」、「一無是處」等。主席,我的問題正正與揮春有關。首次預祝大家香港市民闔家平安、龍馬精神、萬事勝意。特首作為基督徒,應該就是榮神益人、福杯滿溢。但似乎這兩個他也沒有做到。他在政七年,即建華八年帶來很多災難,蔭權七年帶來空氣污染、用人唯親、民主無望、警權過大、通貨膨脹、樓價高企,產生了無殼蝸牛、民生苦楚、金融霸權、地產霸權、官商勾結、財閥壟斷,而最嚴重的問題,就是我問題最後的癥結──貧富懸殊。馬英九當選,當選宣言開宗明義說要改善貧富懸殊,縮短貧富懸殊,但我們的特首當被問到貧富懸殊時,他便說這是資本主義必然存在的現象。我想問問特首,《財政預算案》下個月便公布,這是他在任期間,可以透過財政分配和再分配,縮短和改善貧窮問題,以及改善貧富懸殊問題。我想問他,作為基督徒,作為一個負責任的政府,你應不應該在最後這段期間改善貧富懸殊問題?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這個問題我們討論過很多次。特區政府對於香港基層市民的生活、中小企所面臨的挑戰,往往是我們所有資源運用所針對的地方。我們要討論這問題,也要客觀看看,這幾年香港基層市民的生活怎樣。陳議員,我很同意你說,對於基層市民的生活,我們一定要關注;對於貧富懸殊的問題,我們一定不能忽略。財政司司長在預算案中會提出他的建議。我只是告訴你,這幾年來,譬如我○七年這一任期開始,直至目前為止,香港領綜援的人數減少了百分之十一。○七年有差不多50萬人領綜援,現在有44萬3千人領綜援。貧窮人口比例亦沒有增加。過去幾年來說,基層市民的生活,特別是工資,有很明顯的增加,超過我們通脹的數字。這個變化當然是社會經濟改善的成果,亦因政策有幫助。我很相信在這方面,特別是基層市民生活的質素,我這屆政府(很關注),亦很相信以後每個政府亦會這樣做。長遠解決貧富懸殊,我們討論過很多次。我覺得我們應該從教育、社會流動各方面的投放做工夫。往往將財富分配的方法,所得再分配的方法,以往在歐洲國家看得到,並不是最有效的方法。不過,我虛心聽聽各位議員的意見。在這方面,我們會繼續努力。

陳偉業議員︰主席,特首所說的透過教育和其他政策,已經說了七年,但貧富懸殊問題不斷惡化,在他在任期間不斷惡化。最直接、最簡單,你得幾個月時間,下個月如果政府每人派8,000元,是即時可縮短貧富懸殊問題。同時政府有500幾億盈餘,其實絕對可以做到,特首會不會有少少良知,有少少基督憐憫之心,在最後幾個星期內,作一個重要的決定,令香港的貧苦人士可以過好一點的年?政府會不會考慮落實每人派8,000元?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對於我們去年派錢的方法,香港人有很多不同的意見。不過怎樣也好,這是財政司司長的責任,他會向各位交代這問題。不過現時而言,陳議員,我所聽到坊間、傳媒、很多議員對再派錢的方法很有保留。

李國寶議員:主席先生,早前金管局推出調控樓宇措施,限制銀行按揭、借貸比率,請問特首先生會不會考慮優化這個政策,令用家買樓可以沒有那麼困難呢?

行政長官:我們對付炒樓,李議員,做了一系列的政策,特別對......

黃毓民議員:.....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黃毓民議員。

行政長官:對於樓宇有炒賣的情況出現,我們做了一連串的政策,這些政策已經防止,也減少了炒賣活動。按揭方面,是應對幾方面。我相信你們很清楚,特別是銀行面對的風險,我們覺得在樓房買賣按揭方面要特別小心。所以我們有些要求,特別是借貸比率方面,應該以保守的方法去做。

  現時外圍的情況十分不穩定。我們現時做到的措施,似乎已經穩定了樓價,而且市場也有下調的機制。這是香港普羅大眾都覺得有這需要。

  我很相信,現時的措施是有效的。當然,金管局的措施和我們的措施,都會不停檢視。我們很相信現時是有效的。我覺得現時沒有條件在外圍如此波動的情況下,把已經行之有效的方法突然作出改變。

吳靄儀議員﹕行政長官,特區政府是有責任去保障香港人和香港人的內地配偶有足夠的產床,安安樂樂、安安全全地生小孩。「雙非」孕婦這問題,其實是自由行之後出來的後果。

  主席,大家可以看到這個數字是在○一、○二年的時候,數字都是非常低的;但○三、○四年之後,就由數千增加到一萬,一萬到萬多,到二萬多。特首,自由行的政策是內地當局批的,內地人來香港,也是內地才有權批的。你有否、會否直接向中央政府提出,現在「雙非」孕婦造成這麼大衝擊的時候,內地應停止審批內地的「雙非」孕婦來香港,這是一個具體的問題,具體的解決,你早點做,香港人就早點安樂,你有否這樣向中央提出呢?你會否向中央這樣提出呢?如果不會,又或是沒有,可否向全香港的媽媽的解釋,為何你沒有這樣做?只是提剛才的很不蚚隞琲漱隤k。

行政長官﹕剛才我已有系統地告訴各位,用配額的方法限制來港產子的人數,每年不超過3萬5千人。這比去年少了,去年是4萬多人,已經少了很大的數字,而且我們醫療基礎可以應付得到。公營醫院內,我們準備的配額是3,400多人,公營醫院也是可以應付到的。我們的優先當然是給本地的媽媽,這是我們既定政策。我很相信,用這樣方法以及我剛才提及的各項方法,一定會可以起碼控制這個問題。至於與內地接觸,這個問題有關「雙非」孕婦來香港,是我上一次述職的時候,與中央官員主要探討的目標。我的方法也是與剛才提及一樣。我們會在這方面繼續跟進。

吳靄儀議員﹕根據報道,你上次述職的時候,也只是提到你剛才所說的,其實是屬於一些調整的問題,而不是一些真的大刀闊斧、實實際際的做法。其實你這樣做的微調是不可以奏效,因為現在「雙非」孕婦來港產子已經變成一個市場供應,一個商業,一個行業來做。你會否真的去與中央說,起碼要暫停審批「雙非」孕婦,清清楚楚講出這不是中央的政策,中央的政策是不准「雙非」孕婦來香港產子,如果他們是這樣做的話,回到內地是會受到懲罰?我們不在這方面教中央政府如何做,我相信中央政府有很多方法去做,而特區也有很多方法去配合,但是為何你不提出來?你連提也沒有提,去叫中央政府以政策和行政措施,起碼暫停審批「雙非」孕婦來香港,直至情況受到控制才作打算,因為現時的情況已經失控。多謝。

行政長官﹕我再重申一次,我們現在與中央政府商討解決問題是從兩方面:一方面是針對中介人濫用香港的程序,第二就是剛剛議員所說,是針對「雙非」孕婦來香港產子的問題。就是針對這兩件事。

吳靄儀議員﹕行政長官可否答,他為何不向中央政府提出,起碼暫停審批「雙非」孕婦來香港產子?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吳議員,我相信行政長官已經把你的問題聽得很清楚。行政長官有沒有補充?

行政長官﹕我剛才已經答了,我說針對「雙非」孕婦來香港的問題,行政措施是具體的政策,一定要與中央商討。我想商討後可能有更好的方法,可能有方法比吳議員所的說更有效也說不定。

(待續)



2012年1月19日(星期四)
香港時間19時34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