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行政長官立法會答問大會談話全文(七)
******************

何俊仁議員:行政長官,我恐怕你剛才不單止沒有回答陳方安生議員就政制發展的問題,而你的答案還引來一些我們更加擔心的一些深層問題。問題在哪堜O?原來你自己,根據你的理念,原來功能組別都可以是普選的一種,以及可以符合國際標準的,這方面我真的感到非常驚訝。如果是這樣的話,《基本法》就不用分開有直接選舉,有功能組別選舉;如果是這樣的話,「彭定康方案」就不會被當時的人大常委會說是違憲,違反《基本法》而要落車。但最核心的事就是你講到將來如果香港的政制改革要說服所有功能組別的成員肯放棄那些功能組別,或是同意某一些的修改才可以。如果你這樣說,即是說人大釋法的時間表,二○一七年、二○二○年可以全部不實現,因為可能有人會阻止,除非我們同意一些可能是「假」的民主,或是不符合國際標準的民主。這還有甚麼意思呢?你可否告訴我們,二○一七及二○二○年其實都只是一個我們可以想想的目標,但到時可能會被否決的,因為我們不能滿足功能組別的要求,放棄他們特殊的利益?

行政長官:我覺得我們要面對的就是普選一定要達到普及和平等這個原則。但是,在這個原則下,如果下了一些其他框架,縮窄了討論的範圍,增加現時討論的矛盾時,我覺得這個階段是不需要的。的確有一些方法把現時的功能組別擴大至變為基礎,用其他方法可以達到普及和平等的方法,大家可以公開討論。我並不是說我一定認為這個方法最正確,我對這方面是採取開放的態度。但我覺得在現階段,還有超過十年時間討論的情況下,我希望不單止是我,各位議員都是採取這種開放態度,聽一聽各方面的意見,有包容性地處理這個問題。如果你們各自堅守自己的方法時,這樣就會麻煩,我要問一問為甚麼其他現時最先進的民主制度都會有些很「得意」的事情發生呢?為甚麼會有「兩院制」呢?為甚麼在英國國會中會有「終身委任制」呢?為甚麼美國會有間接競選呢?原因就是他們要迎合本地政治上、環境和社會上的需要。我們要明白到香港現時並不是一張白紙開始。

  另一方面,我們任何憲制上的牽動、改革,需要三分之二立法會議員支持,是既定的事實,這並不是由我創造出來的。所以,如果不能得到大多數功能團體議席的議員支持你的法案時,永遠也不能解決的。所以,這件事並不是我提出來,根本是現時憲制的安排是這樣,我們要面對現實,需要大家採取包容的態度來處理。

  第三,對於二○一七年我們進行行政長官普選,二○二○年立法會進行普選,我相信香港一定會舉行,而且我們作出的安排一定會達到國際覺得我們是普及的、平等的安排。我對這方面一點也不會灰心,我很放心,並不是你閣下議員可以阻止,亦不是其他議員可以阻止。香港市民有了共識,「船到橋頭自然直」,一定要做好它,我很相信自然會做到出來,不用擔心。

何俊仁議員:主席,我不知道如何講共識,如果我們在最基本的理念大家都有分歧,原來功能組別經過化妝可以變為普選,這樣何來共識呢?共識出來的普選是否真正的普選,這是最大的問題。但是,如何解決這個問題呢?其實並不是沒有辦法的,我們要從終點說起,我們不說出終點,你說二○一二是沒有意思的,因為我們不知道你正向哪一個方向走?我想問你,你是否真的可以實現你的承諾?在你任內真的是「玩一鋪勁的」。「勁的」就是真正向大家講清楚,在二○一七年我們所要求的是怎麼樣的普選。是不是一個低門檻,大家可以接受的普選。二○二○年不要再有一些假的普選、直選,要真正的直選,那些功能組別不要再做一些化妝。你作為行政長官,因為你也是一個關卡,你先行帶頭,你帶頭在這幾年塈峖谷@識,好不好呢?在你從政的光輝歷史堶情A你還有幾年(任期),你完成這項歷史任務可不可以呢?

行政長官:我對於香港特區履行《基本法》的承諾達致普選,我做了我應該做的工夫,我已經向市民交代了我們普選的時間表。而且我深信這個日子一定會發生。我現時的目標就是一定要將二○一二年的選舉能夠把我們現時的安排更進一步,為二○一七年、為二○二○年的普選做好基礎。我相信這些工程並不是我一個人可以做得到的。我在這婸★L,我有生之年會看到普選,我一定會希望「放長我的眼」一定會看到二○二○年的普選為止,而且我相信各位亦可以看得到、望得到的。但你要我做的是不可能的,因為憲制上我在二○一二年一定要下台。但在這方面我的心和力會盡量繼續去做,但你要明白到,你要我一定做到,很多事我覺得我對於普選方面已經做了我應當的交代,在這方面已經盡了我自己的責任。

梁劉柔芬議員:行政長官,此問題其實已於過去數月我與政府頗多官員提過,不過今天會轉一個方向看,就是關於國內最近實施勞動合同法,這或者與我們無關,但我們有很多港商在國內投資,我想從他們的角度反映:他們覺得勞動合同法雖然過往一直有勞動法和合同法合併在一起,但在新的過程中,無故將員工及管理層不必要的放於一個對立面,此對未來生產勞動力的一個和諧社會未必是好。我們香港就港商角度會否給予幫忙和意見,或向國內立法者給予建議。香港已有相當多的勞動方面的立法,我們從何角度來做,讓他們有一個參考價值,讓他們於無辦法中希望政府指示他們應走的方向。行政長官,有何建議給他們呢?

行政長官:有關於內地,特別是影響珠三角內工廠的情況,我們在很多場合都談論過此問題,在此方面我們都做了不少工夫,有些與業界商討最好的安排,另一方面與內地有關部委及廣東省領導反映我們的意見,在此方面亦得到進展,特別是加工貿易方面我們做了工夫,現時安排不太凌厲、負面影響亦不太大。對於可否將我們的勞動法向內地有關官員炫耀,可否依我們來做,我們便要小心想想,因為我們自己一個小小的地方,我們勞動市場三百多萬人口,而內地勞動市場與我們的本質及歷史背景、整個演進過程是不同的,我相信我們要很小心處理此事。但對於當香港在珠三角內辦工廠的,有受到這勞動法影響的廠商,他們有何意見和困難,作為特區,我們十分樂意用適當渠道和方法繼續向中央反映。

梁劉柔芬議員:行政長官,我無意將我們的法律向他們反映,相反應該五月一日有一個細則推出,但細則現未推出,譬如香港實行方面、他們的勞動部或我們的勞工處方面如何作調停?此方面如何落實執行?這些精神可否分享一下呢?

行政長官:我們考慮如何辦理,如果可用任何方法幫到我們的廠商,我們一定會盡量做,但我們要覺得有效才可,不要得到反效果。

張學明議員:在你施政報告和你剛才演辭,都一再強調用基建製造就業,推動香港經濟發展。過往幾個月政府事實上是做了不少事,包括爭議較久的南港島線、西環線、甚至沙中線、港珠澳大橋。五月十日你們也曾出席的地方行政會議中,議員提出政府會否考慮在屯門和荃灣區內增加鐵路線,以接駁兩區,他們一再強調不要時常把不好的給屯門,要給好的。政府會否考慮興建屯門至荃灣線?

行政長官:我們一定要研究,因為投放資金相當大。我們不停改善基建方面,我們有承諾,也有這意向。但每一個大基建項目都要審慎研究其可行性、回報率、利弊等,當有提出時我們會認真考慮。此外,我保證,有甚麼好事給屯門,你給一些建議給我們,我們會盡量提供好東西給屯門。因為我知道屯門承擔了許多香港的整體設施,對屯門居民來說是負面的,我了解的。所以對於他們,我們欠了人情,我們是樂意的,作為特區政府,合理要求,我們一定盡量去做,而其實在這方面我們也做了不少,例如基建方面,我們說在屯門伸展一條新通道接駁到機場,全都是我們要如何在這方面增加屯門本身的吸引力,所以對屯門的投放是不會吝惜。

張學明議員:你剛才的答案我可否轉達給屯門或荃灣市民,政府是積極考慮這路線?

行政長官:我們一定會考慮。你剛說出來,我以前也聽過,但最主要是看回報率是怎樣。我說,所有在今次地方行政會議提出的意見,我們都會審慎考慮。

湯家驊議員:主席,我想問一問行政長官,如果他今晚回去看看今天的錄影帶,特別他在回應何俊仁議員的對答時,他會不會覺得有些矛盾?他一方面堅持在有生之年一定可以看到普選,但另一方面又說我們要說服功能組別的議員。我想問一問行政長官,就是二○一二年如果增加功能組別議席的話,你如何可以令到功能組別的議員信服你自己的理念,覺得應該在你有生之年取消功能組別?行政長官你與我都並不年輕,你覺得你自己有些甚麼方法可以令到他們信服?

行政長官:因為我與你的出發點並不相同,你的出發點是有任何功能組別的形式都不屬於普選的安排。我自己覺得在某種安排下,功能組別可以達到平等、普及的原則,在這方面,如果不相同時,我們的出發點不相同時,可能結論和理論都不相同。我覺得現時如果談二○二○年的普選安排,我只希望不單是我,湯議員亦持開放的態度來看這些問題,我相信這樣才會得到香港人普遍的認同。我所講的要說服其他功能組別的議員是可以應該取消功能組別議席,如果你認為這是一項普選的方法,而且是香港人合適的方法,這是必經的過程,並不是矛盾的事,根本是《基本法》的規定,這並不是新鮮的規定。任何政制上的更改,需要選舉上的更改時,一定要透過三分之二議員的支持,我只是講出這個事實,沒有其他意思。

湯家驊議員:行政長官越講越令我糊塗,行政長官如果覺得有功能組別的議會也是符合普選的話,你就不用去說服他們,你說服他們甚麼呢?如果你這樣說的話,我們現時已經有普選。我們有生之年看到的,已經看到了。因為根據你的定義,我們的出發點當然是普選是不應該有功能組別,我覺得你剛才說我們要說服他們,你這樣回答時,即是你已經同意了,你現在又說回頭,你說不是的,你要說服他們,但有功能組別的議會都是一個普選模式,究竟你說哪一樣呢?

行政長官:與律師對話是很艱難的,他們喜歡斷章取義。現在我所說的是兩件事,其一是現時的功能議席的選舉安排;另一是達到普選模式的功能議席選舉安排。現時功能議席選舉辦法當然不是普選,未能達到普及的原則,我說如果經過改造後,如果達到這方面後,為甚麼你要這麼堅持呢?

立法會主席:多謝行政長官回答了二十位議員的問題,一共有三十一位議員想提問。剛剛行政長官在他的開場白中說大家都會去選舉。我也想說,就是希望我今次並不是最後一次主持行政長官答問大會,希望可以在我下台前還有機會在這堥ㄗ鴞甈F長官與我們做一次答問大會。在行政長官離開會議前,請各位議員站立。

行政長官:多謝主席,多謝各位議員。如果各位歡迎我回來時,我當然會奉陪。多謝。



2008年5月15日(星期四)
香港時間21時47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