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行政長官立法會答問大會談話全文(二)
******************

陳方安生議員:行政長官,策發會政制小組目前成員都是親建制派的保守人士居多,策發會還把討論的題目局限於處理和修改二○一二年行政長官和立法會選舉辦法。但去年人大常委已經決議香港可以在二○一七和二○二○年普選行政長官和立法會。由現在到二○二○年的政制發展每一個步驟都是互相關連,市民希望可以看到一個清晰的路線圖和清楚的終極方案。為甚麼當局要把政制小組討論的範疇局限在二○一二年呢?行政長官,你說這樣做是不希望左右下屆特區政府的想法,這個解釋似乎不單止是缺乏高瞻遠矚,亦是不負責任。同樣,國家主席二○一三年換屆,但中央政府已經為香港承諾普選的年份。我想行政長官講講政府會採取甚麼步驟盡快做到令香港可以與真普選接軌,而不是好像現時這樣閉門造車。

行政長官:陳議員,特區政府在普選立法會和普選行政長官的時間表,大家都已經知道,清清楚楚知道在二○一七年我們會普選行政長官;二○二○年會普選立法會。而且這些普選,將來普選的模式一定必須要符合普及和平等這個原則。我們目前的工作最主要是要制定二○一二年的選舉安排,制定好後希望能夠在現時的安排下向普選再邁進一步,更能達到普及和平等這個最終的原則。

但每一件事都需要按部就班來做,我自己覺得這一屆政府在二○一二年前要好好地做好二○一二年選舉的安排,既然我們已經有了二○一七年的普選行政長官確定時間表,亦有了確定二○二○年立法會普選時間表,我們專心專意做好我們目前的工夫。

我很相信在二○一二年後選出的行政長官會決心做好,使香港人就二○一七年普選的安排有共識。二○一七年普選了行政長官後,更要落實二○二○年的立法會選舉安排,這樣才是按部就班,有條有理地去做。而且,我們現時集中、聚焦討論二○一二年的選舉安排,我們當然亦可以聽取各方面有關普選行政長官方案的意見;如何才能達到更普及和平等的原則。但我覺得我自己的優先工作,當然是處理二○一二年,這是香港人的意願,如果二○一二年也做不好,妄想在二○一七年、二○二○年會做得更好。

陳方安生議員:行政長官,普選的模式應該是透過一人一票選出市民希望的行政長官和立法會的代表。但大家都知道一般的功能組別選舉並不符合國際公認的定義,要邁向全面普選,是應該考慮如何逐步消除功能組別,而不是反而去增加功能組別。行政長官可不可以告訴我們,可以保證不會把○五年的方案改頭換面翻炒,再交上立法會?

行政長官:首先,有關於功能組別議席的問題,大家都知道普選的原則,我們必須要符合普及和平等,這是大家公認的。現屆的特區政府是有責任按照人大常委在去年十月的決定,先搞好二○一二這項安排。有關二○二○年實行普選的模式,即立法會普選的模式,社會現時的確有不同的意見,有些認為普選立法會是必須廢除所有功能界別的議席,好像陳議員的意見;但亦有人認為可以考慮保留,必須改變選舉的方式,亦符合普選的原則,使到現時保留功能議席時一定要達到普及和平等的原則來辦事。

大家要知道實際上的安排,這亦是《基本法》的規定,我們作任何的更改,都需要三分之二立法會議員的支持,而現時立法會埵釵吨壑坐迨Q是功能團體的議席,我們一定要說服這些功能議席產生的議員,將來的安排是更妥善、是對的、亦是公平的。如果你說我們一定要全面取消所有功能議席時,一定要有很強大的說服力,使到議員同意,所以並不是特區政府一廂情願,就可以通行的,最後決定在各位的手中。

我自己認為,不需要在現時這麼快去決定二○二○年的普選模式,在現時下定案,特別說出用何種方向會做得最好。我們應該用開放的態度,聽取各方面的意見,我相信在二○○八年至二○一二年期間,社會應該聚焦關於二○一二年兩個選舉的民主成分,然後在下一屆特區政府產生後才聚焦於我們兩個直接普選的方法。現時離開這時間還有十多年,我們有充分的空間、時間去討論這個問題。特別是我們是否應該保留功能組別方面,我想香港人一定會作出有智慧的抉擇。

劉千石議員:通脹高企,市民生活貧苦,尤其是低下階層更水深火熱。剛才你的致辭,我相信你不會甚麼都不做。但我想清楚地聽到你說給我們聽,你有些甚麼果斷和具體的措施幫這些市民呢?謝謝。

行政長官:對於通脹急速擴大,政府一方面要尊重我們這一個自由市場的運作,明白到價格上落,是市場調節,是供求必經的過程。政府的首要任務是要在現時,譬如是通脹方面,我們要保持食品供應的穩定。在這方面大家都知道內地是香港食品主要的供應來源,中央政府已經向特區表示,會確保供應香港的食品,會滿足香港的需要。同時特區政府亦鼓勵香港各個業界,從海外除了內地之外不同的地區進口食品,使我們供應更加多元化和更加穩定,減輕內地食品供應方面的壓力。但大家知道我們有關於減輕通脹及低收入人士壓力的時候,我們在去年十月開始推出一系列的短、中期措施,特別是在財政司司長的財政預算案堶悼蝏‘X很多特別措施。大家都知道,我們答應會提早調整綜援,額外發放綜援金、傷殘人士的補貼、高齡津貼。另外為公屋的低收入家庭代繳一個月的租金,放寬資格申請跨區交通津貼,和在電費方面,我們做了補貼。這些短期措施,目標就是要減低市民對於通脹壓力的負擔。這些措施,我們陸續在今年會登台。剛才我在開始時已說過,我會在今年的施政報告堶威I提這件事,我希望能夠以更加具體的方法,提出給各位參考的。

劉千石議員:剛才你都提到一個問題,關於公共交通公司那個加價的把關的問題。這方面大家都知道,基層住戶每月在交通費的開支幾乎佔一成,但你剛才說那些把關的東西,結果是適當平衡。即是說負擔能力和股東的利益,是適當平衡,如果這樣說,和以前有甚麼不同呢?和沒有通脹有甚麼不同呢?這個都是你過去一直以來的政策。但我想問的就是,在現在通脹高企的時候,你會否將市民的負擔能力,放在最重要、最首位,高過股東的利益呢?

行政長官:是會的。

(待續)



2008年5月15日(星期四)
香港時間18時04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