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財政司司長財政預算案記者會談話全文(二)
********************

記者:今次你在預算案有很大的盈餘下大派金錢,我想你都是希望博取很多不同階層的掌聲。但你在制訂二○○八/○九年度財政預算案時都有很大的赤字,有約75億元的赤字,你會否擔心使人覺得你是用多了呢?以及違反《基本法》量入為出的平衡,即力求收支平衡的原則呢?

財政司司長:至於《基本法》方面,力求收支平衡是指一段時間內政府的收支要相配合,而不是每一年都需要有收支相等這樣的預算案。大家或會記得在二○○二至○三年亞洲金融風暴期間,當時市民要共度時艱,是一個相當困難的時候,我們亦記得當時是要加稅,對很多市民來說,那是相當困難的。現時我們的經濟向好,亦有相當可觀的盈餘,我覺得現時應該與市民分享經濟成果。今次很多減稅的措施都是一次過的,包括:退稅、免差餉、多一個月綜援、減一個月租金等;亦有一些是為了長遠而作出的投資,當中有強積金的注資、研究基金等。所以我覺得今次這些一次性、相當輕微的赤字是不會形成任何結構性的問題。我亦說過,在下一年度即○九年開始的年度,我們可以恢復至有盈餘的情況,而且75億元放於17 000億元的GDP中,佔少於百分之零點四,對整體經濟的影響是非常微的。我想今年的預算案可以大致說是一個平衡的預算案。

記者:司長你好,想問雖然有千數億的盈餘,但有沒有必要今年一筆過派清且還要有赤字呢?背後的想法是如何呢?另外,雖然先前提到想幫到基層市民,但我們回看一些措施,例如生果金、強積金或綜援等總計可能只有百數億,即少於200億,此處的力度是否較弱呢?幫助基層方面是否可以做得較多呢?

財政司司長:正如我剛才所說,我於措施內佔大部份是一次過措施,但亦有頗多是中長期的事,即不是現在發生的,如我們的研究基金,是180億,另外強積金有85億等等,這方面是較長遠,對我們往後的發展有幫助的。至於你第二個問題關於對其他人士是否有得益,我是非常明白有些低收入人士的困境,我們於預算案內亦有些措施令到他們受惠,如電費補貼、交通津貼各方面,我們一般的策略是希望可以舒緩他們暫時的困難及於長遠來說可以協助改善他們的環境;我們今次的預算案相當茩垂P進我們香港長遠發展,所以我於第一個環節內佔較多篇幅說怎樣促進我們長遠發展,我們亦希望透過增強香港整體經濟活力,創造就業,使全體市民可以受惠,我極相信每個市民最重要的事就是有份工作,如果我們經濟是良好的話,我們可提供頗多就業機會,市民可以找到一份好工,此份工可令他們慢慢改變自己生活,現在香港亦擁有相當健全體制,包括有不錯的醫療制度可以保障市民的健康,我們亦有普及的教育可以使到低收入家庭的市民得到於社會向上流動的機會,我們亦有不錯的福利制度可以為有需要者提供基本上的援助,所以整體來說,我覺得提供給我們市民是相當全面的。

記者:你很強調一個概念,就是可持續性,所以講到扶助弱勢社群的時候,正如你所說,其實大部分都是一次性的措施,譬如生果金不可以加到1000元,就是其中一個例子。但在稅務寬減的措施,譬如酒稅、酒店房租稅、利得稅也獲寬減,一直說我們的稅基狹窄,再將稅基進一步收窄,又是不是可持續呢?這個理念是否自相矛盾?

財政司司長:沒有矛盾。我的出發點,尤其是酒稅方面,是創造更多就業機會,因為現時我們在很多方面都是集中在服務行業,反而有甚麼新的經濟措施是我們可以做到呢﹖我們現時在金融方面做多了一些,在伊斯蘭金融看看可否發展成一個新的局面。但並非所有人都可以做銀行家,不是都可以做伊斯蘭金融,那如何找到一些工作、一些工種比較適合低收入人士去做?我們看到減免酒稅之後,或者可以利用我們地理優勢,可以利用在物流方面的優勢,甚至在推廣方面的優勢,開創新的行業。很多行業,譬如貯存或物流上,可以提供多些工作,相信在這方面對於低收入人士的就業機會有很大幫助。

(待續)



2008年2月27日(星期三)
香港時間18時18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