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寄給朋友 政府主網頁
財政司司長財政預算案記者會談話全文(五)
********************

記者:司長,可否講一下環保稅在你以往的財政預算案也說得相當多,但今次著墨不是太多篇幅,究竟有甚麼困難不可以做得多些?另外就是公務員那方面,你今次都留下伏筆,他們可能有一個加薪,可否明確一些說一下,其實公務員加薪有沒有希望呢?

財政司司長:我首先回答公務員那問題。我在演辭堶掖˙§o相當詳細,就是說現時公務員事務局局長,其實已經與一些公務員的團體正在交談,對於將來的薪酬趨勢是應該怎樣做法,或者薪酬調整機制應該怎樣做,和怎樣可以適當地將薪酬水平調查得來的結果,適用於公務員體系堶情C一些細節在他們正在傾談時我們當然不方便去披露。但另一方面,我亦說過,就是如果有需要的時候,如果公務員的薪酬是有需要調整,我們這個預算案堶惇O應該可以應付得到的。對於你第一個問題關於環保,環保稅其實是近期各政黨或各團體都支持的一件事,所以我認為是有條件可以更加進一步地做到污染者自付,和大家亦盡一點責任去就環保那些措施或環保那些系列,去盡一點責任來付稅的。至於怎樣付法,其實我們現在已經是兩條腿在走路,一方面是在Harbour Area HATS Two,排污費那方面正在與立法會討論。我們希望立法會可以盡快通過我們這個污染者自付,這個水費方面的附加費。另一方面,那個膠袋的環保稅,廖秀冬局長會很快拿出來與大家商討。

記者:一份財政預算要講支出也要講收入,可以談一下你在開源方面的措施嗎?你說今年希望大家可以一起共富貴,但回顧上年的經濟也不差,為何仍要一起繼續共患難呢?而上年你低估了盈餘,你會否在今年留一手呢?這樣會否給人一種感覺,你把很多事情留待今年去做,是為了給自己「做好個勢」,給自己的侍途及曾生的連任鋪路,會不會怕被別人批評你這一份預算案有政治目的?為政治服務呢?

財政司司長:我剛才也曾回答這條問題,當財政司司長制定財政預算案時,是獨立自主地處理每一份預算案的,今次也並不例外。另外,為何上一份不能「手鬆」一點,而這一份卻可以「手鬆」一點,是因為上一次我們剛剛好回復到經營賬目和綜合賬目都可以達到有盈餘,這是我們多年來未能達到的目標,剛剛做到的時候,若果就馬上大幅度減稅或退稅的話,就未能達到謹慎理財的原則,所以我並沒有這樣做。而這一次,我們的經濟再度增長了百分之六點八,正如我所提及,一個成熟的經濟體系可以三年高增長,平均七點六個增長是並不常見的。所以我認為我們的經濟已恢復了一個穩健的的周期,故此我有信心可以作出較大的稅務寬減或紓緩。這完全是符合了審慎理財的原則,因為四分三是一次性,而四分一是長久的。

記者:你今次在預算案中提出修改財政儲備及外匯基金的分帳安排,但你是以六年期的平均回報來計算的,六年期的計算方式是如何訂定出來?因為回顧過往三年,平均回報是可以去到7.46%,而政府的五年期計算是可以去到8.54%。現在下一個年度你們只可以得到7.0%的回報,你們會如何做那個安排呢?另外,關於最低回報的保證,你加入關於外匯基金三年期票據的平均孳息率,為何會有這個訂定的安排?會不會將風險加大,轉嫁給金管局任總那堙H

財政司司長:我們這次轉變投資分帳的方式,主要有兩個目標。第一,提高回報。第二,讓收入能更加穩定。提高回報那方面,我們由今年開始,我們只會參加它投資那一部分,不會參加它的backing portfolio(支持組合),現時我們有三千億港元流通,我們的承諾是我們一定要用相等於三千億港元的美元作為儲備,這就稱為backing portfolio(支持組合)。這個backing portfolio(支持組合)基本上是全部買高流通的債券,例如美國債券,這個回報是偏低;所以在投資組合內的回報是比較高些,但當然那個波幅也比較大。我們選六年的原因其實很簡單,因為在過去六年來計,我們有兩年的回報是相當之高,兩年是相當之低,兩年大約是平衡,中中挺挺左右。那六年大約剛好是適合的年期,因為太長又未必適合,因為再之前它的組合有些不同,所以我們認為六年剛好是一個適當的年期。

(請同時參閱談話全文的英文部分。)



2007年2月28日(星期三)
香港時間20時51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