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寄給朋友 政府主網頁
財政司司長財政預算案記者會談話全文(三)
********************

記者:這是你第四份預算案,是回歸以來最多盈餘的一份。其實有人認為是因你「腳頭好」或是中央支持的結果,你會怎樣評價過去四年為香港經濟所作出的貢獻呢?你會給予甚麼忠告下一任的財政司司長來做好這份工呢?

財政司司長:我記得在二○○三年八月份履新這份工作時,曾經有人問我,在現時如此嚴峻的情況下,為何你會有膽量去做這工作呢?我告訴他,因為我對香港的拚搏精神有信心,亦即是我對香港人有信心。在過去三年經濟蓬勃增長,三年平均有百分之七點六的增長,這對一個已成長經濟體系來說,是相當少見的。因為我們的趨勢增長只不過是大約百分之四。這正好反映出香港人的拚搏精神,香港人的韌力及奮鬥精神在全世界,亦沒有人比香港人那麼努力。當然,我們是「背靠祖國,面向世界」,所以祖國及中央政府給我們的支持,祖國十三億同胞對我們的關心,對我們來說是一種鼓勵,但結果仍須香港人共同努力來創造出今日的驕人成績。

記者:那麼忠告呢?...

財政司司長:每一任財政司司長都要履行基本法107條,即「量入為出,力求收支平衡」這審慎理財的原則。無論是我自己或是上幾任的財政司司長,其實都是遵循茼P一個原則的。

記者:你幾年的財政預算案也沒有好像這次般派那麼多糖,有些說法是你認為自已將會離開(政府),在最後一年,不如做一個好人,派多一些糖出來給大家;也有一些說法是你可能會更上一層樓,做CS,因為是這樣,你才會派那麼多糖,起碼贏回一些掌聲,究竟你是前者還是後者?你留下那麼多儲備,五千多億,是否意味虓s一屆政府都不需要為一些新稅,甚至是GST,甚至是一些間接稅再去苦惱,因為現在是有五千多億儲備?

財政司司長:你這個是一個很複雜的問題來,因為關係到我們擴闊稅基的諮詢。我們這次做預算案的時候,我們是按照現有的資料去制訂一個五年的中期預算,但當然經濟是有周期,世事亦難料。我今日在某一段(演辭中)說,金融市場的波幅是會相當大,我們只要看今日及昨日的金融市場的波幅都是相當「適時」,但我guarantee(保證)這兩段我們是沒有改過的,因為(預算案)在前日,星期一,已經印刷完了。

記者:是在最後派糖,還是認為自己會再上一層樓?

財政司司長:我制訂每一份(預算案)的時候,也是以每一份(預算案)的客觀環境、前景及表現去制訂。我現時在餘下任期,會繼續「做好這份工」。

記者:唐司長,你好。我想問的是關於這次財政預算案,好像沒有對利得稅提供任何的減免,這方面似乎是忽略了商界的訴求。你如何看目前對於商界提供的稅制環境,究竟可不可以足夠維持香港的競爭力?

財政司司長:我以前也是商界的,我們以前也有作出很多決定去那塈賳瞗C在商界決定去那塈賳禤氶A多數考慮的因素都是,第一,那個地方賺錢的機會是否大呢?第二,政局是否穩定?第三,政府是否廉潔、高效?以及司法上的獨立和公正,這些一系列的考慮,再加上稅制上是否具競爭力。在稅制上是否具競爭力,當然我不會只看稅率,而是看整個稅制。所以在平衡過和審慎看過香港的稅制後,我覺得一個簡單和低稅率的稅制,對於吸引外來投資者是非常重要的。當然我們作為國家的一部分,一國兩制那一系列優勢,大家亦是耳熟能詳,我亦不再重覆。所以在我審視過後,我認為我們的稅制是具國際上的競爭力的。當然,我們亦會不時作出檢討。

記者:下個年度會有一些退稅,其實為甚麼不在今個年度退給市民,使市民要等到下一年才真正感受到退稅的安排?另外,這麼多年都不減酒稅,但今年就減,人人都知道你喜歡喝酒,為甚麼會在今個年度提出減紅酒稅?

財政司司長:首先,薪俸稅的退稅安排,當然有兩個方法,第一個方法是,稅務局計算一輪後,每人寄一張支票給你,說我退回多少錢給你。但我們考慮到一個最簡便的做法,不需要令一些人收到很小面額的支票,因為就算你交三百元稅,我們也會退回一百五十元給你,可能有很多人會收到一些面額較細的支票。我們為省卻一些麻煩,我們決定在今年第四季你將會收到的那張稅單中扣除。這有一個好處,最大的好處是,退稅加上今次的寬減,很多人的稅單會比去年同期第四季收到的那張,減少一半或以上。我舉個例子,譬如二十萬至四十萬年薪的人士,你在今年第四季收到的那張稅單,大約會比去年同期的少七成,因為會有一個百分之五十的一次過退稅,另外大約會有百分之二十的減稅,即是你今年的那張稅單會少七成。我們覺得這樣的做法,既簡便,亦可以讓市民看到今次這個方案,對他們來說的直接得益有多少。

  酒稅方面,我知道自己就含酒精飲品那方面,是有包袱的。但我最主要的考慮,當然不是自己的包袱,我亦要說清楚,在制訂每一個政策時,我不能夠讓自己的包袱影響一個政策的制訂,如果我否決一個不好的政策,或者制訂一個好的政策時,我們也不可以讓自己的個人興趣成為一個包袱。所以,今次我們建議這個寬減,是考慮到我們現時的酒稅是周邊地區最貴的。第二,我們這樣寬減,一方面對於餐飲、旅遊、批發零售各方面得益外,市民亦是會最終得益的。現在,我們已經行出了這一步,我記得酒的批發零售商,曾經出來會見記者,說如果我把這個稅減半,他們便可以減百分之二十左右,所以我現在行出了這一步,就請你們行出你們那一步。

(待續)



2007年2月28日(星期三)
香港時間20時41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