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英文版 寄給朋友 政府主網頁
財政司司長會見傳媒談話內容(一)
****************

  以下為財政司司長唐英年今日(七月十八日)上午在中區政府合署新翼,就擴闊香港稅基提出建議改革而展開的公眾諮詢會見傳媒的談話內容(中文部分):
 
財政司司長:有關香港需要一個更廣闊的稅基,以提供較穩定的政府收入的討論,已斷斷續續談了近20年。根據記錄,我是第五任的財政司司長就這一方面表達過意見,所以我相信大家對這個課題都有一定的認識。我亦很明白這是一個極具爭議的課題,其實,所有與政府財政安排或是稅制改動有關的議題,一向都是極受社會關注的。因為這個議題極具爭議,我認為我們作為一個有遠見及負責任的政府,我們是不應該亦不會因為這個議題具爭議性,所以把它收藏起,視而不見。因為我們認為這議題對於香港未來的繁榮穩定、經濟發展,是有重大影響的。我們覺得這是一個適當的時機拿出來討論,因為現時經濟是有相當蓬勃的增長,通脹亦相對地溫和,失業率亦比較低,所以我相信這個時機是可以把這個極具爭議的課題拿出來給大家討論。

  我明白今日的社會就這稅項是沒有共識的,但我鼓勵大家細心閱讀這一份諮詢文件,充分掌握這個重要課題的背景和理念,以及各種建議的具體安排,然後再作出討論。這一份諮詢文件內容其實是非常豐富,我們提出了很多建議,亦有一些具體分析及各方面不同的方案,讓大家在一個客觀的基礎上,平心靜氣地作出討論。

  我希望在未來九個月的時間內,大家可以通過客觀和理性的討論,對我們未來的稅制和稅基所面對的問題,香港經濟未來會遇見的挑戰,和我們建議如何擴闊稅基的方法,有更深入的認識,並且透過開放、互動的討論,大家一起去探討,怎樣的稅制才可以讓社會各成員更公平、合理地分擔社會的稅務責任。

  其實,社會最大的得荂A就是透過這九個月的討論,大家對於擴闊稅基、公民如何分擔社會責任,大家有更深的認識和認知。我覺得直至最後就算是沒有共識的話,這已經是一個社會的得荂C我歡迎大家就稅制改革的各項理念及方案提出你們的意見。我們的態度是開放的,在未來九個月,我們希望能夠與大家一起研究、一起探討出一個公平、穩健的稅制,以保持香港未來的繁榮。歡迎大家提出問題。

記者:請教司長文件內容講到,如果真的開徵,未來五年內將不會有任何的稅收調整,我想了解所謂不會有調整,是包括推行前三年內不會有調整,抑或推行之後的五年都不會有調整呢?第二,文件亦講到,其實薪俸稅現時的減幅很有限,如果不開徵銷售稅,薪俸稅可以調減的空間可以等於無或者要加,會不會給人感覺是如果我們不接受銷售稅的話,就會影響到中產人士以後都不會減稅呢?

財政司司長:其實這是一個因稅基狹窄,是否要擴闊稅基而引起的討論,我強調這並非單是一個稅項的討論,而是一個稅制改革的討論,從而得到一個新稅制。在這個討論當中,因為稅基過於狹窄已經說了一段很長的時間,幾任財政司司長已經說過稅基狹窄,其實在過去的幾年,亞洲金融風暴就可以讓我們清清楚楚見到稅基狹窄所帶來的風險。在亞洲金融風暴期間,我們總累積的赤字大約一千九百億,我們在未來五年的盈餘加起來大約一千億左右,大家可以清楚見到,現有模式是否可靠呢?風險存在哪堙H我們覺得現時是適當的時候提出這個課題來討論,並不代表政策上因為這一個討論而已經作出調整,因為社會尚未有共識。

記者:如果一旦開徵銷售稅的話,你在執法方面怎樣確保市民不會避稅?譬如外遊回來,那免稅額可以有三千元的,但那些貨品回來的時候,你怎樣確保市民不會蓄意瞞稅呢?

財政司司長:我們當然在具體執行的細節方面,大家還要進一步去研究,但是商品及服務稅的好處就是一環扣一環,因為一環扣一環便有一個互相制衡的作用。這個與銷售稅不同,因為銷售稅只是在零售層面徵收,那麼非法逃稅的情況比較容易出現。但商品及服務稅的好處,就是因為它一環扣一環,便有一個互相制衡的作用了。

(待續)



2006年7月18日(星期二)
香港時間12時46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