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行政長官答問會答問全文(三)(只有中文)
********************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莫乃光議員。

莫乃光議員:主席。梁振英先生你的創科顧問和商經局局長,近來都有接觸一些議員。對於他們去解釋這些政策和發展機會,開始有些溝通,這個是值得讚賞的。反對的議員都已經說遲些這個局你一定會過得到。但談得好好的,梁先生你突然間跳出來,一次要加五日28小時的會議,明明將轉綠燈,你卻把它轉回紅燈,其實把早前的交流全部搞砸。

  你現在劃出來的這個局,就是挑釁立法會議員跳下去,哄人家去還手。我當然不贊成有任何拖延,因為這樣就會中了你的計。但我亦希望市民看清楚這個情況,因為今日梁先生說過幾次,就是說爭取創科局是三年,這個是誤導。我三年前要求你成立的是科技局,二○一四年一月你才在《施政報告》提出,是18個月前,二○一四年四月,你交文件上來立法會是15個月前。所以,其實是你拖延了18個月才開展這項工作,現屆政府拖延了18個月才開展這項工作。

  所以,主席,我的問題是其實開展創科局和其工作是需要有規劃藍圖的,工作是長遠的,但可以盡快,應該要盡快去做。但是,現在有三項創科政策,其實現在你立刻就應該可以去做,亦有業界人士託我問你,你會不會做這三件事?第一,就是依據法庭的判決,取消上訴,行會重新審視港視申請牌照的決定,再根據一貫的電訊政策發牌給港視。第二,政府增加採購本地出產的創新及科技產品和服務。第三,政府停止歧視二千多名透過中介公司聘用的IT合約員工,他們的同工不同酬情況,以改善形象吸引更多年輕人入行。

  我的問題是政府會不會做這三件真的關於創新科技的民生問題,令到政府可以立即去解決我們業界和社會面對的問題,而不是只是玩政治手段,然後做不到事,甚麼都做不到卻賴在立法會?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主席。莫乃光議員作為資訊科技界的議員,資訊科技界的民意代表,他應該知得比我清楚和全面。但是創新及科技局設立的建議,在我還是候任行政長官時,作為政府總部改組的一部分,已經提出來。當時比上一屆的立法會「拉布」拉死的,莫乃光議員。所以,並不是你剛才所說的只不過是近期的事。這件事確實已經拖拖拉拉三年時間,我們需要不失時機地,作為行政機關提出一些需要立法會審議和通過的一些事項,亦希望立法會能夠不失時機地審議。如果大家審議完畢的話,就投票,看投票結果,如果是多數人支持的話,就通過;少數人支持的話,就否決。所以,我們雙方都需要不失時機地去做,絕對沒有一個甚麼政治陷阱。

  設一個新的局,這是社會,尤其是業界的共識。我最近都與很多科技界,包括資訊科技界莫乃光議員的選民就這個問題溝通,大家都表現得很心急,覺得三年時間確實是太長。成立這個創新及科技局,聽說還有一些立法會議員仍有一些問題未問。既然有問題未問,就應該開會,因此我們提出請財務委員會主席再召開會議,就是這麼簡單。

  有人一方面說有問題未問,政府未答所有的問題,首先我覺得這是不可能的;但同時,既然有問題未問,但又反對加會,那麼這個邏輯是甚麼邏輯?道理是甚麼道理呢?這個也要向業界和向公眾人士交代清楚。

  我們成立創新及科技局其中一個原因,就是將現在商務及經濟(發展)局所負責的與創新及科技工作有關的部門,把它轉給一個新的局,由這個新局長和領導班子帶領這些部門去做事,使得我們的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包括他們的局長可以更集中他的精力和時間為香港做好我們的經濟發展。這個是十分重要的,尤其是在今天來說,外面的經濟問題,我看還會發展一段時間。但大家心中有數,今次發生在外面的,與金融有關、與債務有關的事不是小事。香港的經濟恐怕很有可能或多或少受損,影響香港人的收入,影響香港人的就業。

  我們的商務和經濟部門需要集中全力做事,大家如果看報章看到我們的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只是跑外邊跑多少時間,我們現時與10個東盟國家,一個一個地談我們與他們的自由貿易協定,我們正與內地談CEPA、「十三五」等,這些都是商務及經濟(發展)局的工作,但同時它還要兼顧創新及科技的問題。是否是時候把創新及科技的工作在商務及經濟(發展)局拿出來,加多一個新的局去做,一個細的局去做。我們都不是需要很多錢,不是成立新的處級部門,我們只不過是一個新的局,多一名局長、副局長、政治助理和相關的開支,就是這樣。

  所以,這個問題我們還是否需要等放幾個月假回來再談呢?既有問題未問,聽說政府未答清楚大家,大家還未滿意,便開會吧。所以,這個是一個很簡單的問題。

  港視的問題,我們已回答過很多次,今次在這堨蝷ㄛO第一次答。這個是法律問題,已經進入司法程序,法庭上次的裁決有一些法律觀點,我們覺得通過這個上訴程序可以釐清。

  至於莫乃光議員提出的第三個問題,不應該由行政長官答。通過了創新及科技局,應該由創新及科技局局長答你的問題。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莫乃光議員。

莫乃光議員:主席。特首,我們成立這個局或者推動這個行業,我比你還緊張。但的確是二○一二年七月至二○一四年一月,中間有18個月,不過我不再說這樣。剛才我對行政長官你回答後面的三個要求的答案,真的令人非常失望,就好像成立了一個局就甚麼問題都會解決;不成立這個局,你就甚麼都不可以做。我真的想再問你一次,無論這個局能否成立得到,我當然希望快些做到,但即使若果未做到,是不是說今日的官員沒有能力可以處理這些問題呢?或者就你說港視這個問題,你說法律程序,法律程序是你啟動的,你不上訴,你只要回到行會就可以發牌。這個簡直是,我希望行政長官你考慮一下,再答一答這三個工作,你是否可以立即展開,而不是把所有的責任賴在立法會不通過這個局?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主席。有關港視的官司的問題,堶惘釣ヰk律觀點,我們要求上訴法庭澄清,因為這個並不只是影響港視發牌的問題,還有其他方面的影響。

  就創新及科技局成立的問題。莫乃光議員剛才說他比我還關心,但我在外面接觸的創新及科技界人士,尤其是資訊及科技界人士,他們認為莫乃光議員在這個問題上未能夠反映業界的看法,未能夠維護業界的利益。只不過……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請議員不要坐在座位發言。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只不過是堅持泛民的立場,被捆綁。所以,我認為這個問題,莫乃光議員如果真的關心業界的話,他應該執行業界在這個問題上一個清楚的一個共識,就是公開地、毫不含糊地支持盡快成立創新及科技局。至少支持我們加開財委會會議,使得如果莫乃光議員仍然有一些未問的問題,未得到滿意答案的答案的話,請他在會上提問。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報了要發言的方剛議員不在席,我請梁志祥議員提問。

梁志祥議員:多謝主席。行政長官,曾幾何時港鐵是市民十分欣賞的公共交通機構,但近年市民對港鐵的評價是每況愈下。我相信行政長官你都知道市民對港鐵最大的批評就是:價就識加,錢就識賺,但服務就差,整日都壞車。行政長官,政府無論在港鐵大股東身分,抑或是市民監督港鐵服務的代表身分,在面對市民對港鐵的不滿的時候,你會否要求政府和港鐵的董事局,應該立即就票價調整機制、服務表現以至管理層的問責事宜等進行全面檢討,整頓港鐵公司,還市民一間享負盛名的鐵路公司呢?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主席。我們的公共交通系統是十分依重我們的鐵路,這個當然包括港鐵的服務。下去,我們仍然有很多新的鐵路工程要做,所以剛才梁志祥議員提的兩個問題,一個就是服務質素問題,第二就是票價機制問題,特區政府無論是作為監管機構、作為政府或者作為港鐵的大股東,我們都十分之關心。港鐵整體的服務表現其實是相當不錯的。如果我們看國際都市鐵路聯會,英文叫Community of Metros,它們的標桿比較,在列車營運安全性和列車可靠性這兩方面,其表現被評為卓越,在16個大型都市鐵路系統當中是排前三名。如果我們看那些延誤數字,我相信梁志祥議員反映一部分市民的意見就是講最近有些延誤的事故。截至前兩個月,即(二○)一五年的五月份,港鐵網絡有53宗屬於港鐵公司控制範圍內的因素,8分鐘以上的服務延誤比過去兩年同期為少,31分鐘或以上的事故有3宗,比去年同期的7宗為少。

  當然我們都跟鐵路公司說,他們不能夠掉以輕心,不能夠說這些數字比過去好,就以為每一個乘客都滿意,他們應該精益求精做好他們的工作。就政府的監管來說,我們增撥資源,大幅增加機電工程署的人手,維持對港鐵服務的有效監管。所以,這個工作我們會繼續做,加大力度去做。至於票價調整機制,大家知道是一個直接驅動的方程式來作為調整的,(二○)一五年的票價,按二○一三年的票價調整機制檢討之後,制定的加幅是百分之四點三。但除了這個之外,我們知道港鐵公司我們都鼓勵他們做的,就是做一些車費推廣計劃等等,提供一些優惠予長者、小童、合資格學生和殘疾人士等等。所以,兩個工作我們都要做。但我們在考慮票價問題的時候,亦要知道,如果我們要長遠持續地為香港社會提供好的鐵路服務的話,有一定的成本。它是一間上市公司,它亦需要有一定財政上的回報。所以,兩方面的工作我們都要做好,要平衡好。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梁志祥議員。

梁志祥議員:主席。行政長官,其實鐵路的服務很多時都會在最繁忙時間受到很大壓力,好像現時西鐵那樣,基本上在繁忙時間上車都很困難。我想知道行政長官在這方面,會否指示運房局對西鐵的服務,特別是上車困難在監管上多出點力呢?

行政長官:月台的擠迫不單是乘客的方便或舒適的問題,有些時候還可能出現安全的隱患等等,所以,這個問題我們十分關注。尤其是我們有新的鐵路啟用之後,會否在某些比較受歡迎的轉乘站出現乘客人數過多的問題,這個我們十分關注。不單是現在車站,包括一些轉乘站出現的問題,日後某些站、某些線通車後,至少在短暫時間堶悼X現這些問題,我們更加要防範。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梁君彥議員。

梁君彥議員:多謝主席。政改被否決之後,其實香港是需要休養生息的,大家應該要放下政治歧見和癒合社會的裂痕。對於行政長官提出要關注發展經濟和改善民生,我們是認同的。但要令到政策得以推動,施政暢順,要維持有健康的行政立法關係是重中之重的。

  特首,你早前已經提出建立一個新型的合作關係,亦答應了我們的建議將一些民生議題在財委會優先拿出來,這些我們都歡迎。但在你任期餘下的兩年,你會否盡最大的努力修補行政立法的關係,為香港的政局去尋找一些突破,亦帶領我們擺脫一個內耗的困局?

行政長官:主席。我們一直都十分關心和重視行政和立法關係,我們會根據《基本法》給行政機關的權力和責任,根據《基本法》給立法會的權力和責任,處理好我們關係堶悸滌暋D。我和特區政府完全不介意在議會堶掖Q質詢,之前要做很多工作,之後還有很多的跟進工作要做,這全部是我們職責的一部分。

  但大家在過去不止三年,事實上在我上任之前,大家可以看到譬如有官員在立法會發言的時候,當立法會仍在舊大樓的時候,當時已經有立法會議員擲東西,已經有喧嘩這樣的情況。所以出現這些不符合香港市民期望,亦都不符合一個現代文明社會議會的文化和秩序的情況,肯定不是在我們這一屆政府任內發生的。第一個物件第一個議員擲出來,不是我上任之後的事。但是即使如此,我們仍然重視這個關係。

  正如我剛才所講,來到立法會我們有一個主張,有一個動議,請大家審議,請大家通過。大家不通過,這個我們接受的,這是我們民主程序的一部分。但是那件事本來可以通過的,用一些譬如說「拉布」的手段來拖延特區政府的施政,拖延了特區政府給市民的承諾,我覺得這個是不可接受的,而「拉布」這動作亦不是在我們這一屆政府上任之後才有的。所以我看香港市民可能很多年前見到立法會堶惜@些言行,包括「拉布」,覺得比較新鮮,「縮縮膊頭笑笑便算數」,但現在越來越多香港市民對這些言行深惡痛絕。所以我看市民關心這些問題,立法會議員就會關心這些問題。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梁君彥議員。

梁君彥議員:特首最近都拿出橄欖枝出來,約見泛民議員,不同的意見大家去談,但可惜未有善意的回應。你會不會繼續和各議員、黨派,包括泛民議員,繼續去談或者溝通,而是令到你的施政,你解釋你的施政理念、你需要甚麼,亦吸納他們的意見,令施政繼續可以暢順一些?

行政長官:一定會。事實上,我最近提出想和立法會堶惘U個黨派,包括泛民黨派的議員見面,我覺得初步是得到善意的回應,至少不會好像以前般杯葛、「不合作運動」,你提出要見,我就不見。下去我看可以有不同的方式,我覺得這樣都是一個好的開始,至少我們提出想見泛民黨派的議員,至今,希望將來都不會,至今沒有人說不見。

  大家見到面的時候,有不同的立場和觀點,我覺得這在政治上都是正常的。我們可以見面,可以吃飯,可以吃早餐,可以在禮賓府,可以在總部辦公室。吃早餐的時候,如果有某位泛民議員,過去都試過,就說你當日安排的早餐是中式,我要食腸仔雙蛋,一樣可以,我們一定會做。

  所以下去,我們用多種多樣的方式,基本上我們是希望可以和立法會各方面的議員最大程度的合作。無論哪人哪一個黨派,泛民過去提出過,雖然他們現在沒有說「我們收回」,提出「不合作運動」,我本人、特區政府從來沒有用過「不合作」三個字,我們要求的是兩個字,就是「合作」。

(待續)



2015年7月9日(星期四)
香港時間14時49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