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行政長官答問會答問全文(一)(只有中文)
********************

  以下是行政長官梁振英今日(五月二十八日)上午在立法會出席行政長官答問會的答問全文: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行政長官現在回答議員的質詢,涂謹申議員。

涂謹申議員:主席,過幾天就安排議員同事在深圳與(中央)官員見面。但上星期全國人大法工委副主任張榮順說:反對派的人是不能夠成為行政長官候選人,這個不僅合理,而且是歷史的正義。我想問梁先生,你是否認同這個說法呢?你可否告訴市民,有哪一個實行真普選的地方會禁止在野黨派人士成為候選人呢?希望你不會答北韓或者伊朗。你會否修訂現時政府建議的政改方案,使到香港人可以真正有得揀呢?

行政長官:政府的政改方案已經提出,現在的關鍵是我們在立法會是否能夠得到三分之二或者更多的多數議員的通過。說得再具體一點,關鍵就是泛民議員是否願意通過這個政府提出的政改方案,讓香港市民可以第一次以「一人一票」的方式來選出下一任的行政長官。而這個「一人一票」的選舉方式一定比1 200個選舉委員會委員選行政長官,讓500萬香港市民沒有權去投票站投票,坐在家中看電視,看1 200人選為好。

  至於張榮順副主任的發言,我不能夠代表他解釋。特區政府的政改方案是嚴格根據《基本法》有關的規定和有關人大常委會的《決定》來提出,在社會上亦得到大多數市民的認同和支持。如果涂謹申或者其他立法會議員對中央對二○一七年普選行政長官的看法有興趣的話,應該參加三日後在深圳那場會議。

涂謹申議員:主席,我想問梁先生的就是如果今次政府提出的政改方案不獲通過,你會否引咎辭職?

行政長官:主席,行政長官在《基本法》底下是三個方面有權決定是否和如何修改行政長官產生方式的其中一方面。根據《基本法》,如果要修改行政長官的產生辦法是需要三分之二大多數立法會議員通過,行政長官同意,人大常委會批准。立法會議員不通過,會不會有人問立法會議員因為不通過而辭職?人大常委會不批准,有沒有人會問人大常委會因此要辭職?

鍾樹根議員:香港人從殖民地到現在百多年來,其實都很渴望能夠由香港人「一人一票」選自己的行政長官。今屆政府提出了「一人一票」選行政長官的政改方案,其實已經滿足了我們港人的訴求。但豈料有這班假民主派,這班假民主派又要發「特首夢」,又要出賣香港人的利益,又要危害國家安全,這樣,又怎能選特首?他們總是認為只要他們選到,才是叫作真普選。行政長官,我想問一個問題……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鍾樹根議員,請你不要發表長篇議論,請你提出問題。

鍾樹根議員:我現在就要問問題了。行政長官,我就想問,如果這班假民主派,不顧港人利益,否決了政改方案,令香港的民主進程原地踏步,而且又發動第二次「佔中」,政府可以做甚麼去能夠繼續令我們的民主進程可以再前進?怎樣去應對第二次「佔中」?最後我想問特首,如果這個否決了,這班假民主派議員,是否需要集體辭職呢?多謝主席。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行政長官。請議員肅靜。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主席。《基本法》就行政長官產生辦法的修改的規定,是很清楚的。而《基本法》還是我們一代人見證、參加過諮詢和起草工作的一本《基本法》。我們完全知道我們起草這本《基本法》的時候的時代背景,《基本法》堶掖W定行政長官產生辦法和修改行政長官產生辦法的初衷。因此,特區政府無論今日做的,或者在特區政府提出的政改方案被通過,我們要進行本地立法,或者被否決之後,我們不知何年何月何日再啟動修改行政長官產生辦法,當時要做的,都是要嚴格根據《基本法》去做事。特區政府不能夠將社會上,包括立法會的泛民議員提出不符合《基本法》的產生辦法,將之變成符合《基本法》。如果因為政改,有任何人以任何違法方式來表達他們的訴求,特區政府會一如既往,堅決按照香港法律來執法。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鍾樹根議員。

鍾樹根議員:特首,我想問既然如此,你有沒有甚麼辦法,令到這班冥頑不靈的反對派改變初衷?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請議員不要在座位上喧嘩。

行政長官:主席,我很有必要在此再向香港社會說明,根據《基本法》的規定,如果我們要修改行政長官產生辦法,即是說,將現在1 200個選舉委員投票選出行政長官當選人的這個辦法,改為「一人一票」選舉,是要得到三分之二的立法會大多數議員的通過、行政長官的同意和人大常委會的批准。這是《基本法》的規定。這三方面無論是今次政改也好,或者是日後的政改也好,任何一方面不通過、不同意、不批准的話,我們都不能夠達致普選,不能夠修改行政長官的產生辦法。《基本法》的規定就是這樣清楚,亦可以說就是這樣簡單。

  因此,目前我們要做的事,並非只是立法會的70位議員,並非只是一個行政長官,並非只是人大常委會,而是全香港720萬香港市民,包括500萬合資格選民,我們決定到底我們是否應該向前行這一步。我們這堥C一個人包括我本人在內,包括70位立法會議員,都要向全社會負責,向歷史負責。在過去一段時間,大家說了很多市民對支持不支持……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對不起。

黃國健議員:那邊陳偉業議員經常性無故大聲坐在位上大叫,被他嚇一跳,干擾整個會議進程。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黃國健議員坐下。我不會再容許我們這個會議的進程被議員的違反議事規則的行為打斷,所以我要作最後一個警告:如果議員在座位上不保持安靜,不在你發言的時間在座位上呼叫,會立即命令你離開會議廳。請議員自重。行政長官請你繼續。

行政長官:主席,過去一段時期,不同的機構都在香港、在市民之間用不同的方式去了解香港市民對政改方案的看法,支持不支持這個方案,或者認為立法會議員應該不應該通過這個方案。我覺得這些調查是有意義的,因為到最後,我們要向全社會負責。但有另外一個問題,亦很值得問的,我亦見過這些民意調查的結果,如果立法會議員,尤其是我們的泛民朋友,未見過這些調查結果,不只是一兩次,而是長期以來做的調查,我建議泛民議員委託民意調查機構去問一問這個問題,就是說:如果政府這個政改方案被否決,被立法會否決,負最大責任的是甚麼人?我認為這個問題是很值得問的。

(待續)



2015年5月28日(星期四)
香港時間11時57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