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在北京回答傳媒查詢全文(三)
************************

記者:局長,你上次說希望回到香港說服香港人知道今次不是一個終極方案,但似乎都未必有說服力。會否有可能性中央今次真的出來說二○二二年有一個更加改善的方案,可以令他們更加接受?看不看到這個可能性?

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我們分開兩件事情的。第一是進一步演變程序,第二是演變的內容。我相信演變的程序,上次我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副秘書長兼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委員會主任)李飛時,李飛主任也說得很清楚,這「五步曲」的程序是不會因為二○一七年落實普選行政長官而有所改變或不改的,這個(程序)會繼續有效的。唯一問題是香港有朋友說可否再清楚一點,用一個確定些的方式表述,我相信這事情我們也會和中央官員再看看有甚麼更加確定些的表述方式。

  但演變的內容,正如政改三人組,包括我也說過,在現階段,現屆政府和中央相信也很難代下一屆的行政長官或再一屆的行政長官說演變的具體內容是怎麼樣,因為始終也要走「五步曲」的。同時每數年啟動時,也要因應實際情況。如果我們現在訂一個相對比較緊的情況,可能下一屆的行政長官他想寬鬆點,或相反我們現在訂得寬鬆點,下一屆的實際情況可能不容許寬鬆時,就有些許……有個成語叫「越俎代庖」,不知是否這樣用。會否不是那麼好呢?所以我相信演變的內容不會在現階段現屆政府訂得到,但程序怎麼確定繼續有效呢?這個我們可以找一個方法。

記者:除了政改之外,還會否約中央官員談一些內地、中港矛盾、中港事務的事?因為你都負責。

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對,我今次上來和特首都有些重要工作,主要是和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發改委)──我自己和發改委和特首──談「十三五」(規劃)港澳專章的跟進工作。上月,我來這堮氶A跟發改委官員提出了香港的建議和看法,今次我們會再進一步跟進。另外是「一帶一路」,財政司司長在《財政預算案》亦有提出來,今次我們都希望會有所跟進。另外,在區域合作方面,都有不少牽涉發改委的工作,所以都會是今次重點之一。這幾天的行程,若是牽涉我自己──待會兒我也要再問特首辦,全部(行程)是怎樣──不過我印象中,我記得起碼會跟澳門特首見面、會跟北京市委見面,當然會有一節跟港澳辦官員見面。所以我相信會就你剛才說的、內地和香港在這段時間的合作要處理的問題,以及因為所謂兩地融合所產生的一些要處理的問題,包括你剛才提到的一些問題,可能都要在這些會議上,大家交流意見也不定。不過,大家都要明白,有時有些問題並不是一、兩次會議就可以解決的。我相信這一陣子香港人所關心的,包括「自由行」的問題等,我相信都不會在未來幾日有甚麼突破性的處理方法提出來。問題是需要處理,現在有需要處理這個問題,但因為所牽涉的部門、考慮的因素較多,要找到平衡點也不易,希望大家多給一點時間我們與相關部委商討怎樣處理好這個問題。

記者:早前你說對通過政改審慎樂觀,但(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和(律政司司長)袁國強都說好像不太樂觀。其實政改三人組是否在這方面有分歧?

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其實沒有甚麼分歧,我都說過我們三人描述的東西是一樣的,只不過可能──我又用一杯水(做比喻),現在是一半滿,我可能說滿的一半比較多,而司長說未滿的一半也不定。不過,我與袁司長和林鄭司長都同樣地說,在今日來說,我們未有足夠票數。因為如果有足夠票數,我便會立刻提議案到立法會,盡快完成它。所以,仍需要努力。中間的過程,我相信政治上都會有些反覆,所以是否可以水到渠成、真的做得到,我都用過「蜀道(之難),難於上青天」來形容。但比起兩個月前,我所說的三個因素也是有轉好的跡象,民意、泛民議員願意溝通的誠意和輿論等也是有好轉的跡象。比起兩個月前,我是沒有那麼灰心的,所以我相信「世上無難事」,希望大家努力下,能夠在五六月大家投票時會有好的結果。

記者:想問CY明日有三場(會面),你是否也會一起去?

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明天他有三場那麼多?我明天主要是發改委,他好像有些是金融機構的,但那些(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局長)陳家強會去。

記者:你會否獨立去見其他人?

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如果我安排到和負責政改的官員見面,我便會自己處理這方面的事情。行政長官當然會有他另外的一些部委會見。謝謝!

(請同時參閱談話全文的英文部分。)



2015年3月3日(星期二)
香港時間0時48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