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會見傳媒談話全文(一)(只有中文)
***************************

  以下是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譚志源今日(一月二十九日)下午出席香港友好協進會《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成立65周年紀念畫冊》首發儀式後,回應傳媒提問的談話全文:

記者:局長,最近有很多消息傳出來說二○二二年可以擴大提委會等,換取通過二○一七年政改,你可否正面回應是否有這個想法?

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大家若有留意我們的「2017機不可失」宣傳單張--我今日都有帶備,準備待會兒見經民聯--我們都說為甚麼要在二○一七年落實普選行政長官?第五個原因就是因為制度可以繼續優化,即是說二○一七年並不是一個所謂「終局」。當然,在整個行政長官產生的程序,有三個步驟:提名、普選、任命,在落實了「一人一票」、五百萬合資格選民普選後,在其他環節,特別是在提名階段,的而且確在往後可以有很多繼續優化的地方。

  若可以有優化的地方,就需要有優化機制。於是在過去一段時間,有不少朋友,特別是中間派學者,甚至個別民主派背景的朋友與我們見面時,均提出特區政府是否可以用某種形式表達,普選行政長官的制度在二○一七年落實了後還可以優化。他們的提議有好幾種,有一些提議我們將議案提交予立法會的時候,用一個英文叫ministerial statement的形式,即是說我們在立法會作一個聲明紀錄在案,說明這件事。第二是進一步述及現在《基本法》附件一第七條,即是如有需要的時候,可以作出修改(行政長官產生辦法)的程序。跟這相連帶的,二○○四年四月六日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全國人大常委會)的《解釋》堙A亦有提及憲制「五步曲」,特首是可以因應實際情況提交報告予全國人大常委會啟動「五步曲」。故此,這是第二種方向。第三種是,甚至有朋友提議我們,可否在議案本身再重申一下《基本法》附件一第七條的情況:在落實普選後,《基本法》附件一第七條在法律上仍然有效;二○○四年四月六日釋法的「五步曲」程序是否仍然存在等,是否可以在議案堨峇@個法律語言寫下來。

  剛才所說的幾個做法,我們認為都可以積極考慮。大前提是我們希望若真的要回應一些朋友,特別是一些中間的學者、一些民主派個別的朋友,甚至我留意到社會上有不少市民都希望往後可以優化(行政長官產生辦法),若這個做法可以幫助我們的議案更加有民意的支持,能夠幫助在立法會更加容易得到三分二(全體立法會議員)通過的話,特區政府一定會樂意這樣做。

記者:可否說一下,因為(全國)人大(常委會)「八三一」已經說明過半數的「出閘」門檻,其實你們所說的變化是否不可以寫明這條可以改變呢?其實是否可以變呢?可否說清楚?若這一條不可變的話,你們這個是否假改變和假軟化?

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改變是需要兩種元素,第一種是改變的內容本身,第二種是改變的制度,即程序本身。剛才我說不少朋友所提出來的是程序能夠作出相適應的改變,特別是提名階段,牽涉提名委員會的組成及提名程序是否可以優化呢?這要在我們提案時,是否可以述及這方面--程序是否仍然有效、法定程序繼續適用等方面。但大家都知道「五步曲」的程序本身是先要由行政長官啟動,若下屆行政長官認為根據實際情況需要作出修改時,他是需要從頭開始再做「五步曲」,然後到「第二步」時,全國人大常委會會作一個決定,這決定是因應行政長官的報告決定(《基本法》)附件一是否需修改,以及若修改是如何修改。這樣的話,要留待屆時因應當時的實際情況才提出,故此,並不是在現時--我們還在處理二○一七(年行政長官產生辦法)時--提出修改的內容本身。

記者:一些泛民例如湯家驊,他們要的優化是很具體的,要你們承諾可能在二○二二年(應為二○二○年)取消功能組別,二○二二年把提名門檻降低,是很具體的要求,希望特區政府在今次政改作出承諾。會否考慮做這些?因為他說若你們做的話,(他們)可以幫忙游說泛民去支持或接受(政改方案)。

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我雖然非常渴望湯家驊的那一張票,但我想他「開的那張單」,即現時就要承諾、甚至以法定的程序(表明)在二○二○年取消所有功能組別,我相信在法律程序上及政治現實上都是不可行的,一定沒法「交貨」給他,故此,若他的要求是這樣的話,他應該會失望。

(待續)



2015年1月29日(星期四)
香港時間18時31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