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行政長官答問會答問全文(三)(只有中文)
********************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葉劉淑儀議員。

葉劉淑儀議員:多謝主席。行政長官,剛才我很開心聽到你說政府很有決心爭取二○一七年的雙普選。事實上,政府的第一期諮詢工作已經在五月初完成,但之後就有組織「佔中」的人士搞了一個「商討日」,有2 500人參加,在十五個方案中投票選了三個出來,都有「公民提名」元素,而且他們表示六月二十至二十二日就會「電子公投」。如果北京不接受他們的方案,就會「佔中」。在這種形勢之下,很多商界對我表示都很擔心,我想請問行政長官有甚麼策略處理這一場可能來臨的政治風暴?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多謝主席,多謝葉劉淑儀議員。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對不起,行政長官。梁國雄議員有甚麼問題?

梁國雄議員:我聽到很多商界說對梁振英很擔心,繼續執政。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梁國雄議員,你這個並不是規程問題,我以前已經提過你,如果你再以規程問題為藉口,擾亂會議秩序,我會要求你離開。行政長官,請繼續。

行政長官:主席,多謝葉劉淑儀議員的問題。我本人和特區政府下了極大的決心,抱茬怳j的誠意,完成二○一七年行政長官普選的有關工作。當然這個並不是我本人和特區政府單方面主觀有這樣的願望就可以做到的,因為在《基本法》的規定中亦需要有三分之二立法會議員的大多數通過才可以做到。我們很願意和立法會、全社會一起,然後爭取人大常委會的批准。

  在這個過程當中,我們是會嚴格根據《基本法》的規定和人大常委會的有關決定來做。我們不會因為社會上有人提倡、設計,用一些明言的、非法的方式,譬如「佔領中環」、癱瘓中環,癱瘓這兩個字,最近在倡議、組織「佔中」的人士口中,或是筆下說得比較少,但如果大家翻看有關發起人在年多兩年前發起這個運動的初期,他們的文章和他們的講話,「佔領中環」就會癱瘓中環,癱瘓中環的目的就是要中央就範,希望中央接受他們提出的政改方案。

  大家不想看到癱瘓中環,大家不想看到香港出現任何犯法行為,但特區政府是一個依法施政的政府,我們在政改這重大的問題上,我們一定會嚴格按照《基本法》的規定和人大常委會的決定,不偏不倚,做好這件工作。所以,我們不會因為有人說要「佔領中環」、癱瘓中環,我們就會做一些不符合《基本法》,不符合人大常委決定的決定或建議。

  癱瘓中環的後果是甚麼呢?兩個方面。一個方面就是我們警方一定會執法,警方一定會執法,所有犯法行為無論它的動機、它的目的是甚麼,警方一定會不偏不倚地去執法。另一個後果,就是亦有不少工商界正在研究的,因為中環被癱瘓,我們會有大量的金融機構、其他商業機構,以至我們的專業事務所等,它們在中環被癱瘓期間是受到巨大經濟損失。

  我知道,不少在中環的金融機構、工商機構,以及專業服務機構,現時正在準備做民事訴訟的工作。意思就是說癱瘓中環一出現的話,他們會用民事程序要求有關人士停止佔領和癱瘓中環,而要求法庭頒布有關人士向他們賠償有關的經濟損失。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葉劉淑儀議員。

葉劉淑儀議員:主席,多謝行政長官的答覆。組織「佔中」的人士說他們是根據西方的公民抗命,但其實他們的理念,其實這個行動的本質,和真正的公民抗命是有所不同的。不知道行政長官是否同意?如果同意的話,會否請各級官員都大肆宣傳?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概念確實是不同。我看宣傳、不宣傳的問題,特區政府可以在適當的時候講,我個人亦在過去講過不少,亦希望葉劉淑儀議員和其他立法會議員,我們珍惜香港社會一直以來知法守法的傳統,還有社會各界人士都多些講甚麼是公民抗命,甚麼是違法和「佔中」的本質,多謝。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林大輝議員。

陳偉業議員:她開始問的時候是問特首選舉,答問雙方是否需要申報利益呢?主席。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陳偉業議員,請你不要違反《議事規則》發言。

陳偉業議員:主席,我是要求你澄清他們兩位是否需要申報利益,因為開始提問時是問特首選舉的問題。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陳偉業議員,我認為你這個問題是不應該提出的。林大輝議員。

林大輝議員:主席,我再問。主席,香港是三權分立的,行政、立法、司法,三權獨立運作,互相制衡,互相監察。但可惜呢,現在三權分立已經演變成三權對立,這是我們不想見到。我相信特首也同意,現時行政立法關係之差是前所未見的。就近日財政預算撥款這件事上,你看到有政黨,超過一個政黨,蓄意「拉布」,故意造成立法會癱瘓。陳偉業這個拉布的黑手,左一句右一句,打荂u打倒港共政權」的旗幟,令人討厭,令人髮指。但是沒有辦法,他利用《議事規則》繼續拉下去。我的問題就是,到底是這班「拉布」分子無賴、無聊?還是特區政府無能、「冇料」?令到今日行政立法關係如此惡劣?特首,我今日的問題不是問這件事……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我提醒議員……

林大輝議員:我是問和大家有關、和大家息息相關的政改。在政改推動方面,我相信大家都同意中央政府、特區政府,以至香港市民,都非常之希望見到二○一七年香港可以落實普選行政長官。在政改推動期間,林鄭月娥,政改三子非常之落力,做足大量工夫,中央亦充分顯示了誠意,希望在上海之行之後,邀請各黨各派見面,我看到各黨各派……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林議員,請你提出你的問題。

林大輝議員:不要截住我。各黨各派利用諸多理由、諸多藉口推辭不見張曉明,充分表現出他們不是齊心希望落實這個二○一七年的普選。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林大輝議員,請你不要發表長篇講話,請你立即提出你的問題。

林大輝議員:我的問題很簡單。既然特區政府已經定性了「佔領中環」是一個違法的行為,是違法的行動,我想問問特區政府,就「佔領中環」這件事,有甚麼部署?是否只是派吳克儉出來,講三幾句說話,「U三U四」就是你的部署?我想問一個問題,政府會否和警方說,這是違法的行為,你們是不應該發出不反對通知書。如果你們發出了這個不反對通知書,是否間接告訴大家你自打嘴巴,你是鼓勵這些人去進行這些違法行為?去參與這個示威呢?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主席,雖然林大輝議員發言初期那番說話並不是他問題的一部分,但是既然他說了,我應該回應一下。我本人和特區政府非常重視行政立法關係,我作為基本法諮詢委員會秘書長的時候,在八八至九○年的工作期間,亦多次提出行政和立法關係的重要性。我們一定會根據《基本法》,做好特區政府那部分。而在立法會,我本人來宣讀《施政報告》好,好像今日參加答問好,或者我的各級同事在立法會接受大家的提問質詢後,我們都是認認真真,勤勤懇懇去做事。我們十分重視香港議會的民主發展,但是我們都十分重視香港議會的文明。我們追求的不單是民主社會,我們還要建立一個文明的社會。在議會堶情A我們的文明程度是怎樣,大家可以和外邊的議會比較一下。我們已經有一些不文明的做法,林大輝議員剛才提出一些意見,我們是否應該收斂一下,甚至乎通過議員的努力,通過輿論的監察,我們可以消除一下。我覺得這應該是我們的共同願望,我們應該建立一個文明的議會。在過去多年來,不只是我們這一屆政府上任是年多兩年,確實在議會出現不少不文明的動作,也有不少粗鄙的語言。冒犯的不是官員個人,冒犯的是那個官員所代表的職位。我們每一個人都是為社會服務,但是往往在我們交往當中,我們和絕少數立法會議員之間,確實是出現了這樣的情況。甚麼情況呢?就是有粗鄙的語言,有粗暴的動作,甚至乎擲東西,但是特區政府的官員一直抱茬怳j的容忍來看待。我們可能在辯論過程當中,大家或者有些針鋒相對的言辭,但這些是任何一個文明議會都有的,但是不應該擲東西,不應該講粗鄙的語言。特區政府在這個問題上確實是頗忍讓。我們基本上是甚麼呢?罵不還口、擲東西不還手。所以我覺得我們應該考慮一下,我們應該反思一下,到底我們的議會文化應該是一個怎樣的議會文化?我們談民主談了很多,我覺得我們應該談一下文明。

  至於我們怎樣準備應對「佔中」呢?我可以跟大家說,我本人和特區政府的保安部門,當然包括我們的警隊,十分重視「佔中」可能帶來的影響。我們不能夠說,因為「佔中」這件事未發生,等它發生才算。而且發起「佔中」的人,他的口號是「萬人佔中」,大家可以想像中環這個金融中心區,我們經濟的大命脈,大家都在那媬鴗熗礡A我們生活上,我們的經濟活動無錢不行。我們的財政中心,我們的金融中心就在中環,「佔領中環」、癱瘓中環就是要佔領和癱瘓香港的要害。設計是這樣,需要癱瘓和佔領香港的要害。不能讓中央、不能令中央就範,所以特區政府不能坐視不理,我們亦不會低估這件事發生的可能性。所以我本人、保安局、警務處高度重視這件事。我們正在各個方面,包括行動部署上做好工作。我亦希望全社會有足夠的輿論力量令到以違法的方式佔領、癱瘓我們金融中心方式的人士能夠臨崖勒馬,改變初衷。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林大輝議員,請你簡短。

林大輝議員:主席,簡短。特首說他工作勤勤懇懇、誠誠實實,但最重要有記性,剛才我問的問題是究竟政府會否向鼓吹「佔中」的團體或者人士,發出不反對通知書?如果會,是否說你們明知故犯、自打嘴巴、「擺明」鼓勵他們「佔中」?

行政長官:政府不會向任何要求癱瘓我們金融中心的人,發出他們集會示威遊行的不反對通知書。這件事我們是不可想像的,我們發不反對通知書讓他們令到我們整個中環,大家不能上班,去不到銀行提款,辦不到手續,簽不到契約,看不到醫生,這個是不可能的事。所以請林大輝議員放心,我們一定會依法辦事,而且出現犯法行為的話,我們警方一定會堅決執法。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因為還有十九位議員輪候提問,我再提醒議員提問時,請不要作長篇發言,亦不要像王國興議員和林大輝議員這樣,在提問之前講一些與你問題無關的事,要行政長官一定要做回應的。梁耀忠議員。

梁耀忠議員:主席,前幾日在本會的會議廳,我是問過主席你,就說議員發言時有沒有「拉布」,那你就很清楚明確回應,我們在議會廳內是沒有議員「拉布」,所以你要求一些議員的展示品拿走。然後你又告訴我,我們有議員只不過是重複發言,你就不斷要求議員如重複發言的話是要停止。而你昨日亦說了,對於我們審議過程當中訂出一條死線,就限制議員發言。但你從來沒有說過我們議員有「拉布」的現象出來,不過剛才我一而再、再而三聽到特首說,說我們「拉布」,我就不知為何有這麼大出入,即你的裁決和特首的講法是完全不相同。而同時我見到特首,最近你說過有議員「拉布」,所以你不會申請臨時撥款,同時你都會說,呼籲市民向一些「拉布」的議員施壓。主席,我想問一問特首,我們想建立一個行政立法良好的關係,是否好像「細路仔玩泥沙」一樣鬥氣呢?你有機會去申請臨時撥款,解決你剛才講的問題,但你說不做,不要縱容他們「拉布」。不單這樣,你還要呼籲市民施壓。你會否覺得這種做法是會分化社會?而到最後社會人民與人民之間互相衝突,你是否想好像以前中共一樣「拉一派,打一派」,你見到這現象才開心呢?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我請行政長官回答之前,我要澄清一些事實,避免剛才梁議員的發言令行政長官有所誤解。梁議員似乎一貫都不大有興趣全面地將事實講出來,梁議員說我在這個會議廳內講過,我說未見到有「拉布」的情況,已經是一段時間之前的事。我昨日作出為我們餘下要處理的《撥款條例草案》的程序要訂時間表的時候,已經清楚講明是有議員,有多次發言的議員公開說要用「拉布」去迫使政府,滿足他提出的要求,這已經是公眾見到的一個事實。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主席。

梁耀忠議員:主席,我想澄清。我剛才說,我是說你在議會內沒有說我們發言「拉布」,我沒有說,你說議員聲稱「拉布」這件事,我沒有講到這件事,所以你要說清楚,我們議員發言堶惘釣S有「拉布」而已。我想你澄清,你從來在我們議會內有沒有說過,我們議員就這次條例審議堶惘釣S有「拉布」。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拉布」是一個事實,亦已經是議員……

梁耀忠議員:我想問你,你有沒有講過我們「拉布」?你只是說議員聲稱「拉布」……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梁耀忠議員,請你不要阻礙其他議員聽行政長官就政府的工作發言。

梁耀忠議員:我不是阻礙發言,你講說話是「屈」了我,所以我要澄清你所講的說話。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話已經講清楚,到底是誰「屈」誰,誰不顧事實,公眾現在聽荂A是很清楚的。所有會議上的發言,都有白紙黑字記錄下來,所以請你不要再阻礙會議的進行。行政長官,請你答問,謝謝。

行政長官:主席,我相信自從政府向立法會提交今年度的《撥款條例草案》之後,在本議會所發生的事,如果有人說不是「拉布」的話,我相信外面710萬市民沒有人相信。這是明言「拉布」。不單在《撥款條例草案》這個問題上,亦在其他問題上,包括大家很關心,有關團體十分支持的,特區政府倡議成立的創新及科技局這個問題上,已經有一位議員出來說我要「拉布」,拉到你不能成立。這是明言「拉布」,有些好像「佔中」般,是明言犯法一樣。就有關行政立法關係,我們是十分重視的,我們所有可以做的工作,我們都一定會做,如果有甚麼具體的事,梁耀忠議員能夠提出來,能夠改善的話,我們一定會做的。我們每一個公職人員,包括立法會議員,包括立法會議員都要受到社會輿論的監督,社會對議會堶探X年來,不單是今屆政府,出現的「拉布」情況,影響到香港社會的競爭力,深痛惡絕。

陳偉業議員:香港人對你這個特首深痛惡絕,689。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陳偉業議員,立即離開會議廳。

陳偉業議員:特首689……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梁國雄議員、陳志全議員、陳偉業議員,三人立即離開會議廳。

陳偉業議員:港共政權,港共政權,港共政權就痛心欲絕,香港人痛心欲絕。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暫停會議。



2014年5月22日(星期四)
香港時間16時00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