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環境局局長會見傳媒談話內容(二)
****************

記者:局長,為何會建議輸入三成內地電網的電力?會否擔心安全性的問題?電價方面又會是怎樣?

環境局局長:我相信這個問題所指的是方案一,有關的理念是本地增加天然氣發電以外還可以有什麼方案。現時南網(南方電網)的燃料組合,當中有不少是來自可再生能源,主要是水力發電,也有風力發電,約佔三分之一。「網對網」這個供電的構思,在世界各地,例如美加、歐洲、英國、荷蘭、法國,甚至是屬於我們這個區域的澳門,也有相同的做法,所以評估不同的考慮,包括能源政策四大目標,即可靠、價錢、環保等方面,我認為「網對網」的做法可以讓社會及公眾考慮。剛才提到特別是價錢方面,這兩個方案都作過一些初步的專家評估,大家明白,不論是本地要新增發電機組,或是投資在跨境網絡的聯繫,都需要社會的投資,所以就蚖钂方面,我們初步的評估都是相若的。

記者:從內地買這麼多電,會否潛在可靠性的問題,譬如水力、風力,都不算是十分 reliable (可靠)?因為有時會沒有風,有時水塘亦會乾涸?

環境局局長:今次我們提出的是一個「網對網」的做法,所以並不是針對某一個發電源頭,所以這並不是一個太大的考慮。以澳門為例,其實也是「網對網」的做法,他們沿用輸電的做法已有一段時間,有關穩定性及可靠性方面,澳門都可以作為我們的參考,其狀況亦相當良好;而且在外地,「網對網」的做法有相當長的經驗。

記者:初步與南方電網接洽了嗎?對方是否願意供電百分之三十給香港?內地現時的供電量也不足夠,與他們的接洽情況如何?至於有關電價方面,實際上當然兩個方案未必相差很遠,但是否無可避免要加電費?大概又會加多少呢?同時,核能供電的比例好像並沒有增加,是否反映局方對核電的安全性有保留而不建議增加核電方面的比例呢?

環境局局長:先回答最後的問題,諮詢文件都有評論國內核電的狀況,相信是大家經過相關的國際事件後,都會審慎處理這方面的問題,以確保核電的安全,這塈琱ㄕA詳談。今次的討論,經過我們的評估以及聽取社會人士的意見,「網對網」對各方面都有好處,包括可靠性、合理價格、環境表現方面。至於經驗方面,其實世界上不同地方都有類似的經驗,所以是相當之可以給大家考慮的方案。

記者:但與南方電網的進展如何?譬如說價錢或其他各方面?

環境局局長:這次我們花了不少時間去製作這份文件,與不同的持份者作初步接觸,理解各方面的意見。香港(如)有三成的電力是透過南網輸入,其實是要經過一段相當長的時間去逐步落實的事情;現時所指的香港三成的電力,相對南網現時的整體發電量不足百分之二,而南網根據過去數年的經驗,他們每年的增幅都是較這個數字為大,所以這次香港三成(電力)透過「網對網」的做法,對南網整體來說是相當少的比份;至於價錢方面大家都關心,我們亦會與相關的機構商討,我們的原則是如果社會大眾對於「網對網」的方向可以再進一步探討的話,我們會透過方案一的做法,網電應該要較比本地發電便宜作為原則和基礎,以作商業上的討論。

記者:你提及方案一有很多好處,是否政府也傾向第一個方案是較可行?另外,依靠南網增加三成的發電量,會否擔心燃煤在區域之內需要增加,最終影響環境?

環境局局長:剛才提及香港從南網輸入香港三成的電力,對整體南網來說算是相當細的數字,他們每年增加的幅度遠遠大過我們所需的電量,而且就國家政策來說,包括南網,他們未來增加用量時會趨向使用愈來愈清潔的能源,包括用不同的方法,例如增加水電,令整體的能源組合更加好。我們都關注珠三角地區的空氣質素,整體來說,香港以至國內相關的政府企業都會朝蚞蒛擏齔蔑炾鴘漯躓蟢霂嶼陘j前提,所以經我們評估之後,方案一不會影響我們整體空氣質素的問題。

記者:局長,想請問南網三成的供電有沒有說明是用甚麼來發電?另外,若果我們有三成電力來自南網,有人擔心這是不是政治工具?有人便以俄羅斯與烏克蘭為例子;第三,有消息說華潤(電力)好像向政府建議在《管制計劃協議》完結後,將兩電交由政府轉交中資機構接管,可否證實這個消息呢?

環境局局長:關於華潤(電力)的建議,相關的機構已經作出澄清,我不會再補充。我們在這次諮詢階段前後,都聽到不同持份者的意見,我們都會一併考慮。至於你提及跨網供電的問題,剛才已提到,主要是「網對網」的做法,好像澳門方面,也不需要指定輸入甚麼來源的電力,所以「網對網」的做法是有最大的彈性、可靠性,以及靈活性的做法。

記者:有三成的電力透過購買回來,長遠而言,如果要加價時,香港是否會「肉隨砧板上」?

環境局局長:大家要明白,香港在歷史背景和地理上,其實與國內的能源可以說是環環相扣;就算是現時所用的天然氣,或許將來根據方案二用多些天然氣,那些天然氣的來源絕大部分也是來自國內,這是地理上的原因,所以方案一或方案二與國內的能源政策或關係都是相當緊密,所以從價錢上如何與國內安排或接洽,方案一或方案二都有大家所提及的問題,所以要透過政府對政府、或者是商業對商業各方面的手法去平衡各方面的關注。

記者:局長,你之前談到聯網方面,未能規範是那一類電力,如果對方用的是核電,其實香港能否規管呢?之前二○一○年的諮詢報告指碳強度要減五至六成, 今次是否要調整?因為已事隔四年是否需要達到哪個比例?

環境局局長:我先回答有關碳強度的問題,我們的文件提到方案一及方案二,均可以達致當年諮詢文件所建議香港要降低的碳強度,不過兩個方案會有不同結果,方案一透過網電的話,成效會好些;方案二也能達到當時香港政府建議的碳強度基線。

  至於跨網時能否分開發電來源及核電方面,大家要實事求是,譬如現在提出的兩個方案仍有兩成從現有大亞灣輸送過來的核電,所以我們對核電這回事,是持務實態度。至於透過網電(輸電)是否能分清楚來源,當中有清潔能源,包括水電及風能,也包括其他能源如核電,所以這方面我們應以務實態度去看待。

記者:局長可否談談價錢及成本會增加多少?電費確實會增加多少?實際上這個(發電燃料)組合是全港性的,究竟對中電及港燈的負擔方面,哪個會在電費方面會負擔多些?

環境局局長:電費方面的相關細節是複雜的。我們稍後會有一個二○一八年之後規管電力市場架構的檢討,這也會對我們談及的問題有影響,而且有不同因素影響電費,所以難以簡單回答。諮詢文件也有談到相關內容,我剛才也說了,電費價格因為過去的一些歷史原因,譬如把一些舊的燃煤機組退役、我們要有新的氣約(取代)舊的氣約、因為環保要增加天然氣的比例等,這些跟我們今次說的選擇未必有最直接關係,或者一些無法避免的關係均會令電費貴了。但今次的諮詢文件提到,相對來說,不是絕對來說,相對來說這兩個選項對未來的電力成本(的影響)比較相近,不會有哪個特別高,所以大家選擇這兩個燃料組合時可作為參考基礎。

記者:如因為天災及一些事故斷供電力,香港本身剩餘電力機組是否足夠維持本港必要的電力需求?

環境局局長:你的問題正是為何「網對網」相對於「點對網」在穩定方面有好處,如透過今次考慮的方案一即「網對網」,其實也考慮了本地後備發電方面,如何能在特殊情況下做到相應的應急或平衡的做法。

記者:局長你剛才不斷強調向聯網買電時,迴避聯網發電的燃料比例,是否某程度上忽視了究竟他們如用的不是可再生能源,他們所產生的廢氣、碳排放會影響香港,你們有否考慮這問題?如向他們(內地)買電,有否初步措施如何穩定電價呢? 

環境局局長:我要重複,不論香港或內地也好,整體來說我們透過不同方法,包括發電相關的燃料組合,改善整體區域空氣質素,在這共同目標之下,剛才所談及的問題相對是可以應對。在澳門、美加或歐洲的例子也好,這些跨境的聯網「網對網」,其實不需太虓N本身的發電來源,因為不同的發電來源當上了網後均難以分辨,所以這是客觀的狀況,而不是我們蓄意迴避。

記者:局長你剛才說,大前設是以內地電價較香港電價為低作為比對,比對方案二,結果是兩者的電力成本不會相差太遠,但問題是你們現在尚未跟南方電網談妥,你有多大信心,他們最後會給我們一個如此優惠的電價呢?如不行的話,是否市民要推倒重來再選擇呢?

環境局局長:大家要明白,過去的討論也好,最近的討論也好,很多時候我們在能源方面也會與國內政府以至相關企業合作,我們現在也有一個與國內(簽訂的)能源合作備忘錄,國家也是支持香港這方面的。大家明白,即使用天然氣也好,用網電也好,大家也要有這個基礎去考慮,我們跟相關國內企業初步接洽時,大家也明白這方面的理念。剛才我也說了,原則上我們如果考慮「網對網」輸電時,價格須不超過或相對比本地自行發電略低,基於過往的經驗,相信這方面可以給予大家信心。

(請同時參閱談話內容的英文部分。)



2014年3月19日(星期三)
香港時間20時44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