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英文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運輸及房屋局局長會見傳媒談話全文(二)
*******************

記者:局長,想問CY在《施政報告》中明確指出「紅加東減」,但完成一輪(諮詢)後又不做,如何向市民交代呢?會否其實政府當初低估了難度,以及沒有預計交通流量每日都會變化的呢?整個研究、諮詢用了多少公帑?剛才說會開始準備二○一七(年),會否現在開始研究回購西隧呢?

運輸及房屋局局長:首先,在去年行政長官《施政報告》中,我們提出希望公眾諮詢有關「紅加東減」的方案,以疏導兩條隧道之間的交通流量。當時我們清楚指出要諮詢公眾,聽取各方面的意見。在諮詢期間,正如我剛才發言時所說,我們聽到很多不同的意見,包括在立法會、區議會內、地區人士,我們也去掌握最新道路交通的數據和三條隧道的數據。所以我們覺得,平衡各方面考慮下,由於環繞東隧交通系統的車輛的確增多了,令我們考慮若現時去推行「東減紅加」的方案時,可能會帶來交通影響。這是一個我覺得非常務實、政府負責任的處理。我們進行任何諮詢也是一個很實質的諮詢,我們不能假設政府初提出來的時候,便不再需要考慮往後公眾意見或數據方面最新的情況。

記者:其實一四年等到一七年還有三年的時間,會否覺得這個時間是設得太遲?還有你剛才沒有回應,之前做了這麼多顧問(研究),是否浪費了公帑?

運輸及房屋局局長:我們之前做的顧問研究是不會浪費的。為甚麼呢?因為顧問研究清楚提出,我們以價格的方法,透過三條隧道,或現在「東減紅加」兩條隧道的收費變化,去促成一個車輛流向的改變。這個大方向、這個手法在我們去年進行的公眾諮詢中,我們覺得大抵上社會是支持的。關鍵是具體應如何去進行,以促進交通流量方面有合理分布,以及不會產生一些我們不可預見的結果。我們對任何方案,當然它對交通方面可能帶來的結果,我們必須要實在地面對。二○一七年,為何是這個日子呢?因為這是中環灣仔繞道通車(的日子),這對現在中區、灣仔,以至東區等,都會有交通上的改善。同時,更關鍵的是能夠把西隧這個因素也納入當中,這也是我們在過去三個月諮詢期內聽到很多的意見,指若隧道分流,為何不一併考慮西隧。所以我們通盤考慮各方面意見後,我們覺得用二○一七年這個目標是可取的。當然現在我們也要做準備工作,準備到時如何促進這個方案的落實。

記者:局長,剛才你提到東隧和紅隧都需要負責任,要留意東隧的流量。但我們看到的是東隧和紅隧的設計容量都是七萬八(架次),為何政府會容許紅隧長時間有約十二萬架次左右,而容許東隧可以低過(設計)架次,這是否你所謂務實、負責任的做法?

運輸及房屋局局長:當然我們一直以來提出「紅加東減」的方案,我們希望把紅隧的車龍減少三至四成,令它不影響(非)過海的交通,這是我們原來提出的目標。任何價格方面的變動固然會影響一些車輛的流向,部分司機可能因為價格問題會有所決定,有些可能不會。但我們同樣關注社會上,過去我們做諮詢的時候,也有不少關注,可能對東區方面的交通有影響。我們看最新的數字,的確東隧方面的車輛增多,紅隧方面車輛有少許緩和的情況,我們仍然需要留意。但任何方案,我們希望推出,到落實的時候不會出現一些我們不能預計的後果,所以任何後果我們都會充分預計。我們不單只看概念,要具體去看車輛數目的變化影響,這是我們考慮最後如何落實的重要因素。

記者:局長,你去年提出這個諮詢的時候,自然分流是否沒有預計到?但這其實沒有可能沒有預計到有一個自然分流,為何到這一刻才收回?剛才提到二○一七年很關鍵,西隧可以納入一個考慮點,是否代表政府二○一七年後有機會回購西隧?

運輸及房屋局局長:我沒有說過政府打算回購西隧。我只是提到西隧這個因素可以納入當時我們的通盤計劃內。大家記得我們最早提及現時我們暫緩的「紅加東減」方案時,當時我們聽到社會上很多意見,為何只有兩條隧道,不加上西隧。所有若用二○一七年這個日子,便能夠把西隧這個因素一併納入(考慮)。三條隧道如何分流,我們可以有一個更完整的部署。

記者:分流之後,你提到會影響觀塘,你剛才提到觀塘和東區方面都關注流量的增加。但最初的時候為何沒有考慮到這個因素,沒有提出這個(因素)呢?其實一條隧道一過的時候,應該是整個道路,整個Plan(計劃),當初你們提出的時候都可以看到整個流量,為何現在才提出這個因素?

運輸及房屋局局長︰當然這個不是現在才提出來的,在去年年初的時候,我們基於之前一系列的數據,多年來的數據,來看這個趨勢。的確在過去因應在諮詢期的時候,公眾關注不同地區上的交通流量或者東隧附近道路交通的流量,所以我再重新,再看最新的交通數字。我剛才亦講到東隧方面的確(車輛)數目是有增加,若果我們再實行「東減紅加」的方案的話,或者所帶來的新增流量令到總體流量相當貼近(東隧)設計的容量,這是我們所考慮的因素。有許多的隧道交通的數字,有些時候的變化是之前預計不到的,譬如我剛才提到紅隧過去一年,二○一三年流量的減少,這個減少在過去二十五年來說都是新低的,這些都是我們預計不到的。

記者:今次就說因為二○一三年東隧多車而紅隧少車,而不做「東減紅加」的方案,如果今年的數字相反,你是否再次拿出相同的方案呢?如果是這樣只諮詢不做、諮詢又不做,是否永遠不解決問題?

運輸及房屋局局長︰當然我們並不會這樣反覆的,亦為何在去年完成諮詢,三個月的諮詢後,我們聽取了社會上的意見,包括對地區交通可能帶來影響的意見,我們很審慎地更加再看清楚數據,亦等待了一段時間,我們看趨勢是怎樣。我們需要很謹慎,我們不可能一個月的數據是這樣就作一個決定。但實實在在來說,如果我要作任何決定的時候,我總不能夠對我們面前客觀的數字視而不見,或對可能帶來的影響當作沒有影響,我們不會明知有問題而強行試行一些可能帶來我不想見到後果的一些計劃。所以現在我們的做法是謹慎,我們希望務實,我們希望暫緩去試行。大家記得我去年提出的時候都是講試行的,都要看後果。我們希望有中環灣仔繞道通車這個因素,令到我們在考慮三條隧道分流的策略時我相信會更到位。

記者:想問下電子道路收費的情況將何時試行,何時做諮詢,現在暫時會否有一些跟進可以和我們講講?

運輸及房屋局局長︰目前運輸署已就電子道路收費的可行方式參考海外經驗,我們先做一個試行計劃的一個擬定。我剛才已經提到如果我們真的考慮試行的話,我們的地點會選擇在中區。第一,那堿O一個非常繁忙的中心商業區;第二,我們希望到時真的實行的時候有替代的道路,所以中環灣仔繞道的通車是一個好好的契機,令到我們能夠有其他替代的道路,令實行電子道路收費能夠不影響一些人,(讓他們)可以有一些不收費的道路到達目的地。但無論如何,如果我們有一些初步的構思,同樣我們會提出來聽取社會的意見。

記者:那即表示二○一七年才可以試行,因你表示要有替代的道路,即是一七年才可以做到?

運輸及房屋局局長︰任何的電子道路計劃我們並不希望因為有些人付得起錢,有些人不能就去不到(他們)想去的目的地,所以我們的原則就是如果要選擇一個區域試行電子道路收費的話,一定要有替代道路。

記者:現在(東隧公司)亦提出加費,其實現在仍然進行仲裁,政府這個暫緩今次計劃是否考慮到這個問題。同時行家亦問了幾次關於諮詢公帑,究竟有多少,可否再答一答?

運輸及房屋局局長︰諮詢(所用的)公帑我手上沒有資料。我們進行任何諮詢來說其實是必須要用的費用,我們諮詢市民,諮詢團體是有一定的付出,在人手等各方面亦是。剛才你提到東隧公司任何加價等等,其實和我們今次的考慮無關。

(請同時參閱談話內容的英文部分。)



2014年2月18日(星期二)
香港時間20時12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