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財政司司長出席香港中文大學五十周年紀念經濟論壇致辭全文(只有中文)(附圖/短片)
******************************

  以下是財政司司長曾俊華今日(十月二日)在香港中文大學五十周年紀念經濟論壇《話說天下大勢》致辭全文:

沈校長、各位嘉賓、各位中大的同學、各位朋友:

  大家好。

  我感到非常榮幸出席今日慶祝「中文大學五十周年」的午餐會。

  中文大學成立至今已經有五十個年頭,為香港栽培了無數的社會棟樑。我相信以中文大學優良的教育傳統和充滿熱誠的領導層,一定可以繼續為香港社會培育更多傑出的人才。

  今天的主題是「話說天下經濟大勢」。對香港來說,這是非常重要的題目。香港是一個外向型的小型經濟體,世界其他地方發生的任何事情,都會影響到香港。所以,我時常提醒同事,要多留意國際時事。

  我自己不論在香港或者在外地,都會把握所有機會,虛心地跟各地政界、商界、學界的朋友交流,聽取他們的看法和分析,然後,在這個國際形勢的大框架內注入香港的特殊元素,再作出深入的分析。這樣做會令我們對事情有更清晰的了解,有助我們制訂對策,防範和應付負面的衝擊。

  今日,我希望和大家分享一下我對當前世界經濟情況的一些觀察,特別是全球經濟正在面對的一些短、中、長期的風險。

全球經濟展望

  首先,我們先看看幾個大型經濟體目前的情況。

  美國的經濟趨勢是慢速復元,發展向好,數據都是時好時壞,但在發達地區中,已經算是不錯了。聯儲局在九月決定暫時不退市,市場有正面的反應,但是我不覺得這是一個好消息。我認為這個決定,清晰地反映聯儲局確認美國經濟復蘇的趨勢仍未穩固,亦擔心兩黨將持續地在債務上限、削赤等問題上,爭持不下,增加經濟復元的折騰。

  歐元區的主權債務違約風險,暫時算是穩定下來,但是基本問題未見改善。德國總理默克爾(Angela Merkel)再度連任,相信她會繼續堅持要求歐元區的負債國家,加大緊縮力度,加深結構改革,盡快減低財赤,而不會急於注資,以擴張政策,刺激經濟。因此,歐元區經濟要重拾升軌,我相信仍然需要頗長的時間。

  至於,日本在過去二十年,一直都是面對茬q縮、經濟長期缺乏增長、龐大公共債務等問題。安倍政府上場之後,推出極大規模的刺激性財政及貨幣政策,初步對資產市場有一定的成效,但是任何政策都有副作用。這些大規模的金融措施能否重新啟動實體經濟增長的引擎呢?跟美國一樣,將來日本退市引起的波動帶來的影響會是怎樣呢?這些問題目前仍是有待觀察。

  中國的增長雖然亦較以往的雙位數增長率稍為放緩,但是仍然能夠維持在7.5%的水平。以現時中國的經濟總量為基數,這個幅度其實是相當不錯。雖然中國的內需市場正在持續擴張,但相比之下,整體經濟目前仍然以出口為主,因此短期內難免會繼續受到發達國家經濟乏力的影響。中國的經濟情況是目前環球經濟的主要亮點,中國可以維持健康平穩的發展,將來會是我們自己國家,甚至是全球的關注核心。

短期風險

  過去幾年,全球正在經歷自上世紀三十年代美國大蕭條以來,最嚴重的金融危機。美國次按危機、雷曼倒閉、歐元區多國的債務違約風險,以及一連串的後遺症,使先進經濟體的表現一蹶不振。美國、英國、日本等發達國家為了要維持利率在超低水平,幫助推動本土經濟,先後推出多輪量化寬鬆措施,造成一筆又一筆的熱錢四處流竄。從美國的QE1開始,在過去幾年流入香港的熱錢便超過一千億美元。

  熱錢就像一個氣球,當外在環境改變的時候,它的形狀就會隨之而改變。美國聯儲局六月提出準備減少買債,即時令到氣球內的空氣從新興市場的一邊,流向先進經濟體的另一邊,令新興市場貨幣貶值、利率上升和股票市場大幅波動。印尼、印度、巴西等新興市場國家的貨幣更一度以雙位數的幅度貶值。當市場都預期美國會開始減少買債的時候,美國聯儲局又突然延遲退市,令全球股市應聲飆升,帶來不必要的波動。但是退市始終會發生,只是遲早的問題,我們必須作出適當的準備。

  我認為在短期內,全球經濟只會緩慢地復元,不會大幅反彈,而且過程少不免會反反覆覆。另一方面,超低利率、資金氾濫造就熱錢四處流竄的風險,包括資產泡沫爆破、股匯波動加劇、通脹壓力升溫等各方面的風險,將會越來越明顯。

中期風險

  在中期來看,各國需要積極推行適當的金融財政政策,逐步解決全球面對的問題。

  美、歐、日目前的問題,雖然各有前因和特殊背景,但是他們都有一個共通點,就是三者皆出現財政結構失衡,導致債台高築和失業率高企。他們的政府一方面希望採用擴張性的政策,推動經濟增長、增加就業,但是同時,他們又須要實施緊縮政策,修補公共財政,減少財赤。這種政策矛盾的張力,產生政治和社會動盪,令經濟復蘇充滿波折。

  希臘無力償還國債,須要緊縮財政,以換取歐元區其他國家,包括IMF的援助,全國曾有多次大規模的騷動,抗議嚴苛的緊縮條件,情況至今未有明顯改善。意大利也因政黨對緊縮條件,嚴重分歧,大搞政治對立,在大選後多個月仍然未能組成新政府。

  同樣地,美國共和、民主兩黨也一直在削赤、減稅、醫療福利改革等問題上,相持不下,將政治的分歧帶到經濟層面上,令財政預算、國債上限等法案的談判過程,變成財政危機。

  兩黨不能在昨天的限期前通過財政預算,現時除了必要的服務外,美國聯邦政府已停止運作,不知何時才會回復正常。兩星期後,如果國會不能提高發債上限,美國國債將會出現歷史上第一次違約,對美國和環球經濟的影響難以估計。即使這輪風波得以平息,由於美國財政赤字嚴重,我相信同樣的政治爭拗,未來仍然會不時出現。

  日本情況當然也好不了多少。日本政府債務已經超過GDP的兩倍多,比希臘更甚。安倍剛在昨日(十月一日)宣布,將在明年四月起大幅度提高消費?,由5%增加至8%,以削減政府債務。雖然,他會同時推出一些刺激經濟措施,包括減低企業利得稅,但是這個決定會否窒礙消費,令剛萌芽的經濟復蘇希望幻滅,相信會是全球財金官員包括我自己、經濟學家明年關注的焦點之一。

  我相信各國政府都明白龐大財赤帶來的問題,但要徹底削赤,在政治層面的難度確實非常高,不可能在短時間內解決。其實,這些國家如果可以令債務問題維持在現有的水平,不致惡化,我認為已經是非常難得的。對香港來說,值得我們思考的,是如何可以保持我們現有的健康財政狀況,不致跌入赤字的深坑。

長期風險

  長遠來說,全球經濟面對最大的問題其實是人口老化。如果短、中期的財政問題未能盡早解決,這個擔子可能會令到已經非常困難的經濟財政問題,百上加斤。

  受惠於醫療改善、大規模戰爭減少,全球人均壽命持續上升,聯合國估計,全球65歲或以上人士佔總人口的比例,將由二○一○年的7.6%增加多過一倍至二○五○年的16.2%。

  人口老化將會為各國公共財政帶來巨大的壓力,在發達國家會是尤其嚴重。日本現時65歲或以上的長者已經佔總人口超過五分之一,二十年後可能上升至三分之一,是世界上人口老化問題最嚴重的國家。

  美國、歐洲,甚至香港也面對同樣的問題。香港現時65歲或以上的人士佔約14%,工作人口對老年人口的比例是五對一,估計到二○四一年老年人口將會超過30%,而當時工作人口對老年人口的比例會降至二對一。

  中國目前65歲或以上的老人家佔全國人口的9%,但是由於上世紀七十年代開始實施的「一孩政策」,令將來的工作人口減少,老年人口的比例將會增加,所以雖然中國仍是發展中的國家,但是人口老化的問題也不容忽視。

  當一個地方的人口日漸老化,最大的影響是勞動力萎縮,經濟動力下降,稅收減少,但是醫療福利開支會擴張,大大增加財政壓力和財赤風險。當很多國家同時一齊面對人口老化,問題將會更加複雜,很可能會導致全球經濟萎縮。標準普爾估計,如果各國沒有盡早進行有力的改革和準備,按目前的趨勢,全球六成的國家可能在二○五○年前破產。這是一個相當可怕的預測,但我認為不是危言聳聽。我們要及早作出準備,減少任何負面的影響。

總結

  各位,總括而言,我估計短期內,熱錢流向將會令全球的資產和外匯市場帶來波動,增加經濟復蘇的不明朗因素。中期方面,發達經濟體的主權債務,將會加劇國內政治爭拗,限制經濟增長的動力和步伐。長遠來說,全球將普遍出現人口老化的問題,令勞動力和生產力下降,進一步加劇政府財政壓力,並可能令全球經濟萎縮。

  香港可以如何應對這些風險呢?有甚麼防禦措施可以幫助我們避免或延遲這些風險對香港的影響呢?其實,這些都不是新課題,只是任何應對措施都要付出代價,關鍵,其實對我們來說,是誰來付?付多少?我希望在座各位有識之士可以多作研究、多作討論、多給我們提供您們寶貴的意見。

  多謝各位。



2013年10月2日(星期三)
香港時間17時59分

圖片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