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行政長官答問會答問全文(四)(只有中文)
********************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林大輝議員。

林大輝議員:多謝主席。主席,不妨告訴大家,每一次在議事廳看到CY特首,我都有一種百般滋味在心頭的感覺。但是今日,很坦白,我沒有這種感覺。我的心情很豁達,輕鬆自在,我應該相信因為我的智慧是隨虓酗諿伅’釧瓞W進。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林議員請你用你的問題表達你的智慧。

林大輝議員:主席,你是我其中一位我最尊敬有智慧的人,所以我可以保證告訴你,我不會因此而自滿的,事實上我也不應該自滿。特首,你每一年就做一個匯報──《施政匯報》;我就三個月做一個工作報告,實事求是,我比你勤力,你要加油。特首,我都希望有一日在議事廳再見到你時,我會真情流露,大聲說CY我支持你。主席,今日我的問題就不會再問特首的誠信、僭建……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請你提出你的問題。

林大輝議員:或者管治能力,因為這個答案大家已經有,你和我都有。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請你提出你的問題。

林大輝議員:我的問題很簡單,我想問特首,就問責官員制度的精神和機制,他是用甚麼定義、標準,去衡量、去遵從、去捍衛、去運作、去執行?例如問責官員的民望一直跌,跌到淨值負數,負二十、負三十。究竟這些問責官員是否需要負上政治的問責責任?如果要的話,是如何負責?如果不要的話,為甚麼不要?要跌到幾時才要?這方面我很想請特首向廣大市民分享下你對問責官員制度的精神和機制是怎樣,因為這將影響我們香港未來的整體持續競爭力和發展。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主席,不單是林大輝議員關心特區問責官員的工作能力和工作表現,我作為行政長官,我對他們的能力和表現,我更加關心。我同樣關心的就是他們的能力和表現,相對於他們所負責的工作範疇的難度和難處。他們的精神,我亦需要同樣關心。因此對所有公職人員,無論對立法會議員也好,公務員也好,或者問責官員也好,我們都需要給予公平的評價。特區政府這個班子,是一個用心用力、盡心盡力做事的班子。各個人所負責工作範疇的難度和難處不同,但是大家都能夠迎難而上,都是為社會做事。因此我們整個問責班子和他們領導的公務員團隊,大家士氣良好,大家仍然努力地繼續為社會做事。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林大輝議員。

林大輝議員:主席,雖然我的心情、心境是得祥自在,但特首如此回應,事實會令人動氣。我剛才說你很高智慧,你應該判斷特首有沒有回覆我的問題,是沒有回覆,沒有正面,也沒有針對性回覆。特首,你這樣回答我們,其實令到市民會誤會你,你已經不再遵守,或者不再捍衛,或者不再理會問責官員的精神和機制……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林議員,請你不要作長篇的議論發言……


林大輝議員:我問你,舉那些很簡單的例子給你,而問責官員的民望,一直跌跌到負數,負二十、負三十、負四十、負五十,究竟特首如何才體現問責的責任,你又沒有答我。我當然知道,所有公務員會盡責做事,所有議員會盡責做事,我現在說的是問責官員……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林議員,如果你問了你的問題,請你坐下。

林大輝議員:行。主席你一定要幫我,很清楚地問他,因為你是高智慧的。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請你坐下,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主席,民意調查的結果,無論是評分、支持度以及相關的問題,不同機構做的、公開的、或者不公開的,我認為都有參考價值,在很短時間之內有大幅波動的,我都想了解一下為甚麼。這個是我們其中一個參數,但不是我們評價問責官員工作的唯一參數。

林大輝議員:是否質疑民調機構的可信性?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對不起,林議員,請你不要再起身發言。李國麟議員。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李國麟議員。

李國麟議員:特首,在你去年《施政報告》時,你寫過一段說話,就是推動社會廣泛討論,凝聚共識,按照五步曲程序,落實二○一七年普選行政長官的具體辦法,並為二○二○年普選立法會鋪路。但回顧去年的時候,雖然你的《施政報告》說你不自滿做了很多事,但在這一部分是交白卷,你沒有做過任何事。我想問問特首,在未來的下半年或六個月堶情A你雖然剛才說,遲一年諮詢不等於二○一七年的問題解決不到。不過我想問問特首,在未來的六個月或下半年,你會如何落實你這部分的《施政報告》呢?特別是我想你知道的就是,你怎樣針對市民大眾現時說,可以在二○一七年普選行政長官的時候行使他們的提名權、參選權和投票權這些政治權利呢?謝謝主席。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主席,我和負責政改的同事多番說過,對二○一七年以及相關的政改,我們是有承擔的。我很願意在啟動有關工作的時候,和大家一起努力去達到這個目標。要做到這個目標,社會上要有廣泛的共識,包括要有立法會三分之二的議員通過,因此我們需要時間、精力去做。這個普選,行政長官的普選,是二○一七年的普選,我們有充分時間去做。我們一定會給大家,包括立法會,充分的時間去討論有關的問題,而在我們正式啟動諮詢工作之前,我們會繼續聽各方面的意見。事實上,過去大家知道政制及內地事務局的同事一直有做這方面的工作。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李國麟議員。

李國麟議員:主席,我想你評一評理,特首真的沒有答我的問題。我的問題很直接,就是在未來六個月或者這半年,他如何針對我們香港市民大眾對於自己行使政治權利這部分,如何做和如何去落實?他沒有答我。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我們正在鋪排未來十二個月的工作,大家或者都聽到了,不只是政制及內地事務局的工作,其他的司及局的工作,我們現正在鋪排未來一年的工作。其中一個就是甚麼呢,就是盡早準備明年《施政報告》的主要內容,亦讓《財政預算案》堶悸熄}支能夠貼荂m施政報告》的目標去做。我們會在檢視這個年度的工作時,有了決定,就政改這個問題有了決定之後,我們會盡快通知大家。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謝偉銓議員。

謝偉銓議員:多謝主席。主席,行政長官多番指出,促進經濟發展是政府的首要目標,而解決房屋問題是政府的首要任務。在過去一年,政府在多方面尋求增加土地供應,亦透過推出兩輪需求管理措施遏抑短期炒賣活動。但事實上,政府的辣招現已影響市場正常的物業買賣活動。有不少人批評政府這樣做是不是背棄了香港一直奉行的自由經濟原則,亦很擔心政府由適度有為會變成過度干預。我想請問特首,在這方面有甚麼回應?尤其是我又想知道,特首你在上任前和上任後在房屋方面的理念和目標有沒有改變呢?最近因為我知道「茤苤v數字比原先估計其實是超出很多。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主席。我對房屋和相關的土地問題的理念沒有改變。房屋是民生重中之重的問題,過去一年由於利息長期低企,銀根寬鬆,這是全球性的現象,造成樓價在我上任首數個月繼續上升。雖然我們讓全社會看到新一屆特區政府下了莫大決心,從根本茪漶A就是增加土地供應。但增加土地供應不是即時可以做到,即使即時拿到土地出來,可以即時建樓,建築期都需要三、四年時間。因此,我們需要在增加供應而供應未到的同時,我們要做一些剛才謝偉銓議員所講的需求管理措施。

  這些措施,任何一個政府都不想做,但很多政府都需要做,無論是內地、新加坡、歐美某些政府都需要做。前幾天有一個報道,說香港以外的其他國家類似的一些措施。下去,我們會繼續密切注意這個問題。其實,需求管理措施,財政司司長解釋過,不單是為了令樓市平穩,令香港市民買樓時價格目標越追越遠,同時我們要考慮到香港整個金融體系的穩定性。樓市出現泡沫,對我們的金融體系是不利的;金融體系的穩定出問題,對整個社會經濟是不利的。因此,我們做需求管理措施還有這方面的考慮。

  至於「茤苤v的問題,我現場的同事很清楚,我十分十分關注居住在「茤苤v的居民,他們的居住條件和相關的問題。政府已委託調查公司進行調查,我現在大概知道形態,亦知道大概的數目,有安全問題的,有關的部門會嚴格去執法。「茤苤v這問題,我們要解決好,關鍵仍然是供應。所以,我在此還是想呼籲一下,無論是立法會的朋友、區議會的朋友以及地區人士,我們真的沒有幾千公頃的閒置土地,有些時候我們只不過有幾千公呎的土地,我們需要修改規劃,要做諮詢,拿去地區、拿去城市規劃委員會,希望大家多多支持,多多包涵。我們只有做好供應工作,才可解決剛才謝偉銓議員所說的「茤苤v和需求管理的問題。如果我們供應充足,樓市穩定,我第一個會贊成取消需求管理措施。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謝偉銓議員。

謝偉銓議員:主席。我想跟進一下,假設現時來說措施,大家看到樓市基本上價錢都沒怎樣下跌,而這些措施亦似乎滿足不到現時市民住房的需求。我想問特首,會否再推出辣招去管理需求?多謝。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主席。香港是一個很細小的經濟體,同時是一個十分開放的經濟體,開放的不單是我們的口岸對人員往來開放,我們對資金的進出是高度開放。在這情況下,不單是過去一年,在過去數十年,在我們一代人的經驗當中,我們都知道,香港的投資市場,包括樓市的變化甚至波動,在短期內可以是比較大的。因此,特區政府一定會密切監控樓市變化,尤其是今一輪的樓價升幅,所謂今一輪是政府出辣招之前,除了有本地供應不足的因素外,還有外圍的、全球性的資金充裕和利息長期處於低位的因素。大家都知道利息這因素不是特區政府可以控制得到,不是特區任何一個人可以控制得到。因此,我們能夠做的,就是密切監控香港本地的情況和全球性因素。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馮檢基議員。

馮檢基議員:特首,不知你有沒有看到七一遊行,有43萬市民無懼颱風,不怕大雨,大部分遊行的市民……七一遊行,不知特首有沒有看到直播電視或者身在現場,有43萬市民是不怕颱風,不怕大雨,大部分市民出來遊行是撐真普選。當大風大雨來的時候,43萬人一齊撐起雨傘,當這些驟雨收的時候,43萬人一齊收起雨傘,43萬人與風雨共舞。特首,他們是撐真普選的。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請你繼續,請你提出你的問題。

馮檢基議員:我想特首你知道,43萬市民是沒有組織,很團結。要求真普選,是民心所向。整個過程是和平、理性、有秩序。但是,43萬市民是同時間違反了警方的規則法例,43萬人是為真普選願意這樣做。我不知道特首有沒有聽到,當日遊行最多人叫的口號:梁振英下台,梁振英下台。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請議員提出你的問題,不要作長篇發言。

馮檢基議員:我要將那現象說給特首知,他不知有沒有看現場直播。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馮議員請你提出你的問題。

馮檢基議員:之後有評論員這樣說,我們香港有一流的市民,九流的特首,加上封閉式的政制,香港整個社會和政府是錯配。我想問特首,如果你都了解當日的情況,第一,你會不會推出一個真普選方案?第二,下台呢?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主席,就第二個問題,我和特區政府的同事會繼續努力,我們的努力其中一個方向是甚麼呢,就是大家共同爭取嚴格按照《基本法》和人大的決定,在二○一七年落實行政長官普選。大家身邊經常帶茠熙o本《基本法》,當我和馮檢基議員在這本《基本法》仍然是徵求意見稿,這是在一九八八年,仍然是草案的時候,這是一九八九年,二十多年前,我們參與《基本法》起草的時候,我們都有一個共同的理想、共同的願望,就是在香港回歸之後,我們可以有一日能夠普選香港行政長官,根據《基本法》普選香港行政長官。這個是馮檢基議員、我和當時花了大量精力、時間參與《基本法》起草和諮詢工作的朋友一個共同的願望。我對這個訴求在我任內能夠達致,這個願望不低過、不下於任何一個人。因此,我很希望能夠與馮檢基議員和廣大香港市民一齊努力做好這個目標。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馮檢基議員。

馮檢基議員:主席。43萬人當日是和平、理性、有秩序,當日是違反警方的規則……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馮議員,請你不要再作長時間的發言。

馮檢基議員:我想追問這個問題,就是他們有一個心願,就是要有真普選,我想問,這些和平、理性、有秩序,但違反警方規則法例的,是否在特首今日你都可以接受呢?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主席。我不知道馮檢基議員說違反法例,是在甚麼情況下違反法例。

馮檢基議員:當日只是申請5萬人遊行。

行政長官:有關合法不合法的問題,不應該由我在這塈@為行政長官在立法會的答問大會中,由我或由一位立法會議員來決定。如果馮檢基議員認為有人違法的話,我相信他應該向有關方面檢舉。



2013年7月11日(星期四)
香港時間15時12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