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行政長官答問會答問全文(二)(只有中文)
********************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劉慧卿議員。

劉慧卿議員:行政長官說這麼多廢話,譚耀宗議員指他說得很好,現在正在聽的屯門居民我相信他要告訴民建聯。主席,行政長官上任一年,毫無建樹,所以七一,成千上萬的人遊行,叫你下台和要真正的普選。他卻說出了一個《施政匯報》,就樣樣都不合格的,他怎樣說呢?主席,他說我不會自滿。有些老師跟我說:「有沒有搞錯?你不就教壞我的學生?他日個個拿茼阪Z表『滿江紅』,『老師,我不會自滿,因為行政長官都是這樣說。』」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請你提出你的問題。

劉慧卿議員:剛才他說市民對於二○一七年普選行政長官有極高的期望,但是他又要社會求同存異,說這一年就前期工作做很多東西,我現在代表700萬市民問你,何時開始諮詢?不可再拖。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主席,說特區政府在上任一年來沒有建樹,是對整個特區政府,包括我的問責班子,以至廣大公務員是不公平的。就有關政改的問題,我相信劉慧卿議員是在說二○一七年行政長官普選諮詢的問題。如果我們早一年做好扶貧的工作,包括去年,不知道劉慧卿議員認為這個是不是建樹,在立法會堭o到大家的支持通過,我們能夠實施「長者生活津貼」,讓至今有34萬老人,有可能去到40萬老人,每個月可以多拿1,100元,多拿1,100元,總共2,200元,不知道這是不是建樹。我們早一年做這件事,老人家可以早一年拿到錢;如果我們早一年做二○一七年普選的諮詢,我們仍然是二○一七年普選,不是二○一六年普選。所以我們那個緩急先後,我們是心中有數的。而且我們對二○一七年落實根據《基本法》、人大的相關決定,我們是有極大承擔的,我和特區政府一定會做好這個工作。我們是有足夠時間做好全面和充分的諮詢,以及相關的立法工作。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劉慧卿議員。

劉慧卿議員:主席,「長者生活津貼」如果這麼受歡迎,就不會在立法會有這麼多糾纏,有這麼多議員提出修訂。另外他在《匯報》內,主席,他說有甚麼功勞,去年我們立法會選舉是曾蔭權做的事,你又拿來在自己的面上貼金……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劉議員請你提出簡單的跟進。

劉慧卿議員:那些兩元乘車又是你說,上一屆做你就全拿來說……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請你提出簡單的跟進。

劉慧卿議員:現在有關普選的諮詢,你自己團隊的人,林煥光說如果你再這樣不諮詢,就是給市民印象是拖延,他說不做政改,香港是萬劫不復,你是不是想和香港「攬住死」?林煥光問你。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主席,林煥光召集人說的是做與不做政改的分別,我是決定做政改、決定做諮詢,只不過不是好像劉慧卿議員認為,我們可以放低所有東西不做,只做政改的諮詢。我們早一年做政改諮詢,仍然是二○一七年普選行政長官,遲一年也是二○一七年普選行政長官。

  剛才劉慧卿議員說到「長者生活津貼」拿到立法會為何引起這麼多糾纏,我知道當時立法會有部分議員認為應該降低些門檻,讓更多老人家可以拿到「長者生活津貼」,又或者受惠的老人家可以多拿一些「長者生活津貼」,但是如果特區政府不提出來的話,今日那34萬老人家,這個數可能去到40萬個老人家,他們就會遲一個月、遲兩個月、甚至遲一年才可以拿到這每個月2,200元的「長者生活津貼」。

  就有關長者乘車優惠的問題,沒錯是上一屆政府提出的,但是如果劉慧卿議員看清楚的話,特區政府通過努力,通過張建宗局長的努力,實施當日早上是一個周日,我和他一起去到筲箕灣去看老人家乘車的情況。我們是提前幾個月落實的,老人家當日很喜歡。沒錯這是上一屆的政策,但是通過我們本屆的努力,我們提前幾個月落實,使得老人家可以提前幾個月用到這個優惠。我們做事有次序、有系統和有緩急先後。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張華峰議員。

張華峰議員:特首,近日我們看到有十多個區議會反對舉行「佔中」行動,擔心一旦香港的心臟地帶被萬人佔領導致工商業活動陷於癱瘓,影響社會民生,以及動搖香港的法治基礎。我想知道政府是否就「佔中」行動進行甚麼經濟、政治的風險評估,對本港的國際金融中心、對民生活動將構成多大衝擊?政府有否游說「佔中」的發起人,以其他和平、合法的理性方式去爭取訴求?

行政長官:主席,多謝張華峰議員的提問。我剛才在發言時我都提到,在外國經濟放緩,不少國家經濟低迷,失業率達到百分之二、三十,即四個人、五個人有一個人失業的情況下,今日香港能夠有一個比較平穩的經濟環境。這種比較平穩的經濟環境不是必然的,是通過大家努力去爭取、營造和維護的。因此我呼籲全香港市民,我們要盡我們最大的努力去發展我們的經濟,盡我們最大的努力維護我們經濟的穩定性。

  就有關「佔領中環」這個問題對經濟的影響,香港的工商界代表,包括不少工商界組織和工商界的翹楚,他們都充分發言。我認同他們的看法,我認為他們的看法是持平的。因此,特區政府認為,我們每個人都有責任去維護和發展我們的經濟。至於倡議或是參與這個「佔中」商討的人士,他們對政改方面的訴求,我剛才發言時亦講過,特區政府,尤其是我們的政制及內地事務局,會一如既往,細心去聆聽大家的訴求,促進雙方切實的交流。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張華峰議員。

張華峰議員:政府有沒有評估過以香港的警力,是否足夠應付「佔中」所引發的任何事故衝突?有沒有考慮過在必要時向中央政府提出要求,出動駐港部隊協助香港社會秩序?有沒有評估過這方面的可行性?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請保持肅靜。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主席,我對香港警隊的專業性和根據香港法例履行他們的職務,包括執法,我是有……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對不起,行政長官。如果再有喧嘩,我就要命令你離開會場,我不再警告。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我簡單重複一次,我對香港警隊根據香港法例賦予他們的權力和責任專業地執法,我是有十足信心的。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陳健波議員。

陳健波議員:多謝主席。特首,近年立法會有區議會化的跡象。立法會是本港的立法機構,理應代表全港市民的利益,議會任何決定都應該以全港利益為依歸。但近年有不少例子顯示出當有一些涉及地區利益的工作要立法會表決時,特別是一些地區利益與全港利益矛盾的事情,代表地區的議員或相關政黨往往因為擔心失去地區的支持,而寧願將地區利益先行。當然,我都明白很多情況之下,地區是有他的困難,亦明白選票對議員的重要性,但這樣發展下去,對香港不是一件好事,會阻礙社會的發展。我想問,面對立法會區議會化的情況,行政長官在施政時,怎樣確保全港市民的利益能夠得到充分的照顧?又怎樣去平衡地區的利益?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主席。我知道部分的立法會議員是來自地區的,因此,他既是我們全港性立法機關,即我們立法會的議員,他同時亦是地區選民選出來的代表。因此,他在關注全香港發展、茞援韞港利益的同時,亦要考慮地區選他出來的選民,讓他肩負的使命和任務,這個我可以理解的。

  在地區被選出來的立法會議員,他怎樣平衡他對全港社會的責任以至對地區的責任或者甚至乎一些承諾呢?我覺得他本人要做好這個平衡,我作為行政長官不應該在這問題多作評論。但是就整個香港社會的政治生態發展來講,我們亦應該知道,除了我們會積極做好我們二○一六、二○一七的政制改革外,我們的生態其餘部分,包括每位公職人員,包括我們的議員,立法會議員也好、區議員也好,他怎樣看待自己的職能和責任,這亦是我們要觀察的一件事。

  下去,尤其是要發展成全港性政黨的一些政治性組織,我覺得更加要考慮一個問題,就是怎樣在他們的工作當中,除了兼顧地區的意見外,能夠考慮到全港的利益。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陳健波議員。

陳健波議員:特首,我想如果我們只叫他們考慮全港利益,我想都只是緣木求魚,我相信我們真正的做法,就應該是對那些有受影響的區有足夠誘因。因為你在韓國看到,其實他們做每一件事,雖然他們那些人是很愛國,韓國人跟我們說他們很愛國,但都要那地區有很多優惠,譬如有些有焚化爐的地區,他們根本是電費減半……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請議員提出簡單的跟進。

陳健波議員:我想問特首是不是會再認真想想,在每一個真的有這些令地區有困難的地方,多些誘因提供給他們?

行政長官:主席,這個我們是完全可以考慮。當然我們有這些決定的時候,除了我們要諮詢地區居民意見外,都要考慮我們衡工量值的原則,意思即是我們滿足地區居民訴求的同時,不能夠枉花全港納稅人的錢。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陳志全議員。

陳志全議員:多謝主席。主席,今早各位議員問的問題,梁振英沒有一條答到,不如問一條很簡單的問題,梁振英,你今早吃過東西沒有?我就未。由七一遊行結束當晚十時開始直至現時,我都未有吃過東西,我們絕食了十日。其實不只我,在你上任之後,很多香港市民都是「無啖好食」。記者問,這十日特區政府有沒有來慰問過我們?在特區政府眼中,七一遊行的40萬人,是撒嬌;我們絕食,只是「扭計」。我的問題是,香港現時有很多很多問題需要處理,要處理這些社會問題,治本的方法應該是從源頭做起,好像處理垃圾問題,不是靠霸王硬上弓,盲目擴建堆填區,應該是源頭減廢。同樣道理,這個垃圾政府都要源頭減廢,就是要減去這個廢的特首。梁振英剛才說求同存義,凝聚共識……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請你提出你的問題。

陳志全議員:我的問題是,梁振英,你怎樣才肯為特區政府源頭減廢,引咎下台?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主席,多謝議員的提問。特區政府從來沒有講過,遊行的市民是撒嬌和「扭計」,我覺得這一點是要澄清的。我們要鄭重地說,我們從來沒有好像陳志全議員剛才說,說過遊行的市民是撒嬌和「扭計」。我們整個特區確實面對不少老、大、難的問題,因此我在競選期間已經提出我們全社會要迎難而上。我們不少長期積存的問題,到今日我們源頭減廢的社會意識不高,我們比韓國差、比新加坡差,這個不是三朝五日,不是過去十二個月的事,是長期以來我們沒有做好這方面的工作,特區政府在這方面要做更多的努力。

  陳志全議員剛才說,特區政府現時要提出盲目擴建堆填區。明日特區政府來立法會財委會要求大家撥款的,就是做一些不盲目的東西。我們的撥款是做甚麼呢?我們做研究、做勘探,用兩年時間去研究如何做好這方面的工作。擴建之餘,不影響到屯門或其地鄰近地區居民的生活,這個不是盲目。如果盲目的話,我們明日不是向大家申請拿錢去做研究和做勘探,而是問大家拿錢去做擴建。所以我覺得特區政府是重視地區和全港的意見,我們重視一些,甚至乎不是在我們本屆政府剩餘那四年任期堶悸滌暋D,我們是為十年後、二十年後、三十年後的香港,想問題、解決問題。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陳志全議員。

陳志全議員:主席,梁振英沒有答我的問題。我的問題是,他怎樣才肯為特區政府源頭減廢,引咎下台?如果他覺得垃圾政府的源頭並不是他,無論唐英年做還是梁振英做都是一樣那麼廢。如果特區政府要源頭減廢,罪魁禍首是小圈子選舉制度,還是中國共產黨呢?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主席,我和整個特區班子會繼續努力做好我在政綱和《施政報告》許諾大家做的工作,我們有信心好像過去一年這樣,我們可以在立法會和整個社會的支持和配合下,逐步取得成果和成績。

(待續)



2013年7月11日(星期四)
香港時間13時51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