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運輸及房屋局局長與傳媒談話全文(只有中文)
*********************

  以下是運輸及房屋局局長張炳良教授今日(六月二十九日)出席電台節目後,與傳媒的談話全文:

記者:想問一下,賣地表方面,有三幅地皮......其實是反映很難找土地來建公營房屋?還是政府想建更加多,所以要在賣地表找一些土地出來?

運輸及房屋局局長:整體來說,土地供應是按照政府對不同的需要,作一個分配。我剛才在節目中都說過,財政司司長主持的土地供應督導委員會會作一個分配,從一個宏觀的層次作分配。具體地,分配給房屋需要的,當中公私營之間,哪塊土地是給公營、哪塊土地是賣作私樓發展,這當然由發展局主導。供應方面,(發展局)亦都與運輸及房屋局很緊密地溝通和商量。總之,我們大的目標是確保我們已作出承諾的,無論是公營方面還是私營樓宇的供應所需要的土地,都是能夠按計劃去供應。

記者:局長,這是不是說取熟地或者一些大型的土地來建公屋有困難?此外,你已上任一年,根據CCL(中原城市領先指數),樓價已升了一成四,你覺得自己已推行了這麼多辣招,樓價都升了一成四,是否覺得辣招沒有效用?

運輸及房屋局局長:如果看樓價方面,的確在去年年中,都仍然是上升軌跡。我們過去亦說過,二○一二年全年的樓價上升了百分之二十六左右,包括部分的上升是在年中,即去年七(月)一(日)之後開始。所以,為何在去年十月的時候,政府會這麼緊張,我們覺得當時的樓市有非理性的亢奮現象,所以我們需要引進一些非常時期的管理需求措施。到了今年年初,亦再度有非理性的亢奮情緒。所以,我覺得今屆政府,其實是很意識到樓市潛在的非理性亢奮的狀態。說到底,供應是需要陸續去增加,而需求也有一些是相當剛性的需求,再加上低息環境等等,這都是有影響的。但目前來說,外圍的經濟環境開始有一些變化,但變化如何,現在也說不準。本地的投資或買樓的意欲,都是說不準的。我們平日從媒體或報章上反映出來的種種分析,或分析員的看法,有些時候可以是南轅北轍的。有些說又天價了,有些說不是呀,是市場下跌,所以這反映了事實上目前來說,樓市本身仍是比較有些波動,所以政府方面會密切留意樓市的狀況。

記者:過去一年,政府都在不同的地方,找土地來建公營房屋,(包括)GIC地,但成效好似不見得太明顯。接茼b賣地表中拿土地出來,是否代表政府找地建公屋的困難相當大?

運輸及房屋局局長:我就不會將整體公營房屋發展方面會遇到的挑戰,和某一期的賣地去拉上(關係)。因為賣地本身,或每一季推出的土地等等,都是發展局方面有一個比較全面的規劃。總之我們訂了下來,無論是公營房屋或私營房屋的目標,我們都是要去落實的。的確,在公營房屋,特別是出租公屋的發展方面,有時我們要面對地區上、社區上的一些不同看法。當我們整個社會也很認同我們要興建多些房屋,特別是公屋,因為低收入人士的需求很大,包括一些住在居住環境、條件很差,例如住在「茤苤v的家庭。但是,當我們去到每一個小區的時候,可能當區會受影響的家庭又不想我們興建(公屋),這在全世界不同的社會都會存在的一些利益角度不同的問題。從政府來說,便要做多些工夫,希望可以爭取到地區上的支持。



2013年6月29日(星期六)
香港時間14時52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