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行政長官答問會答問全文(四)(只有中文)
********************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莫乃光議員。

莫乃光議員:主席,我的問題是關注到香港警方維護香港穩定方面的能力。早前,我在立法會就荂m財政預算案》問警務處處長關於網絡監察工作的資源的問題,當時警務處處長全部都說沒有相關的資料、數據。但到了昨天,警方突然拘捕了一名姓陳的女子,指她在差不多兩年前堵塞道路,涉嫌協助組織未經批准的非法集結,違反《公安條例》,這是非常嚴重的罪行,同一日犯案的人,在年多前已經被捕,其中八個人被法庭重判罰款超過千多元。還有一位原來是未拘捕的,警方在事發22個月才拘捕這位陳小姐,理由就是聯絡了她很多次都找不到,把她列為通緝犯,但又說不出是甚麼時候列她為通緝犯。我關注的就是,過去這個人亦是任職記者的,可能很多時她過去都出入立法會,與梁先生直接去上京,跟荍A上京。這令到市民擔心外面究竟還有多少名通緝犯在逃,令到我們甚至是在特首你身邊,甚至是上京後變國家的安全問題,有多少通緝犯在這堣ㄝ犮X出入入,我們都不知道,警察又不去拘捕。所以,主席,我的問題就是警察在香港的維穩能力,豈不是很容易將來在重要日子前又會,有一些人又指你在十多年前非法過馬路等,令人以為政府用政治的手法去打擊異見。所以我想問,特首你會否加強獨立監察警方的機制,檢討警方的檢控程序,以免出現這些令人覺得他們有政治任務的情況?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主席,我在今日電子媒體的報道當中知道,警方就這件事在今日會有一個回應和說明。在警方未作一個回應和說明前,我相信我們不應該下任何的判斷,我們聽說話都應該聽兩面的。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莫乃光議員。

莫乃光議員:主席,當然我剛才我問的問題是一個反問,我希望特首會聽到我們市民的聲音,不要以為這些「滅聲」,又甚至令人覺得是恐嚇的手段可以得逞,因為一定會弄巧反拙,市民是看得很清楚的。我想跟進一個問題,就是特首你會否認為今次的控告的罪名:協助組織未經批准的非法集結,其實反而不是警方控告得太遲,是他們控告得太早,因為陳小姐是參與「佔領中環」的義工,而這個「佔領中環」還有最少一年還未發生的,所以這其實是說協助組織一個未經申請但又未經批准亦尚未發生的非法集結的罪名。這是否實際警方告得太早呢?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我不會干預警方的日常運作。在大家未知道整件事的全部事實前,我不會作任何猜測,亦不希望任何人作任何猜測。我仍然是主張兼聽,以及顧全事實的。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葉建源議員。

葉建源議員:主席,剛才李卓人議員與特首先生談到分配的問題,分配在房屋之外,其實教育亦非常重要,教育應該是促進整個社會的流動;有才華的人,年青人,無論貧富都應該有機會脫穎而出。你在政綱堨蝐j調政府有責任提供公平的學習機會,通過社會制度建設紓緩在職貧窮和跨代貧窮的問題,特別關注低收入家庭兒童的境況。過去香港其實非常之成功,我們有一個很好的公共教育制度,但是在過去兩屆的政府當中,有意無意地使到香港出現越來越多的高收費學校。這個在20年前、30年前,我們讀書時是沒有的。在座當中很多議員可能都是受惠於我們過去的公立制度,能夠得以脫穎而出來到這堙C但現時的情況是令到我們社會很多人都很擔心,我們教育制度媕Y出現了貧富懸殊的情況,會出現社會分隔,越富有的越多選擇;越窮的、越是弱勢的便越是弱勢。這種情況,香港教育學院最近的研究其實已經發現,我們過去20年堶情A20年之前窮學生和有錢的學生,升讀大學的機會基本上是差不多,但現時已經相差三點七倍。這個情況,我想問問特首對這個現象是否滿意呢?你覺得在這種情況下,香港政府應不應該繼續推出更多的高收費學校?在你任內有沒有打算去檢視這情況呢?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主席,這個問題很闊。就概念來說,我十分贊成有教無類,提供優質的教育給所有願意和可以接受優質教育的青少年,使他們在人生的奮鬥和發展的歷程中有平等的機會。作為理念來說,我絕對同意,我相信我本人和在座的很多官員和議員,都有同樣的理念和個人經歷。至於具體來說,我們知道香港是一個多元選擇的社會,我們不會去限制,譬如教育機構,它的收費,只要符合政府的條例,便可以辦學,收費是由它和家長之間訂定的。當然這就是葉建源議員所講的那類的私立學校。是否只是那兩三屆特區政府是這樣呢?從我記憶中好像不是。在我在香港成長的整個過程當中,我記得讀中學的時候,讀官立中學,但是附近都有一些私立中學,收的費用比我當時讀的官立中學高很多,是私立中學。質素怎樣,大家可能有不同的看法。香港一直以來,即使在教育體系當中,都是多元選擇的。我覺得我們不應該講得太多這類學校是否應該存在,它招收學生的比例是怎樣。我們更應該多些關心的是甚麼呢,就是我們受到公帑資助的學校,它們提供優質教育機會。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葉建源議員。

葉建源議員:主席,剛才特首講的情況,其實在現實當中,情況不是這樣的。二○○二年是一個很大的分水嶺,二○○二年之前,香港最有名的津貼中學等等,其實基本上很多人都可以憑茈L們的成績考進去。但現時很大機會是需要繳交很高的學費才可進去,這其實是一個非常大的問題。特首你剛才說,怎樣去幫助低收入的市民,能夠繼續在我們的制度堶掠絞o好。請問有甚麼具體的方法可以令到在這種環境下,我們低收入的家庭和他們的兒女,可以有更加好的升學機會,達到這個社會流動,他們將來日後有機會可以來到我們這個議事堂呢?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在經濟開支方面,特區政府的補貼是非常大的。特區政府在資助、補貼一些基層家庭的子女上學,不會因為財政的原因影響到他們升學的機會,這個我們過去長時間做了大量的工作。特區政府每花五元,便有一元花在教育上面。對於一個低稅率地區的政府來說,這是極之大的承擔。這些錢主要用在哪方面呢,我相信相當大部分用在葉建源議員和我都很關心的基層子弟身上。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盧偉國議員。

盧偉國議員:多謝主席。行政長官,正如剛才發叔說,維港的巨鴨的確為香港帶來掌聲、歡樂和回憶。我的兒子小時候和我現時的孫兒都幾乎是沒有「鴨仔」陪伴就不能洗澡。不過,要香港人長期安居樂業,就並不是哄嬰孩洗澡那麼簡單,我們需要有長遠的城市規劃和各項長遠的政策,譬如我們要有開發土地,亦需要基建規劃和交通網絡配套,政府亦要為此投放資源和解決配合的人力需求。

  我想請問行政長官,當局準備在何時才提出真正長遠而全面的香港規劃藍圖和相關的基建規劃?讓我們知道香港30年後是甚麼模樣?我們知道我們的落實時間表如何?以及我們可持續的發展策略是如何呢?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多謝主席。盧偉國議員問這個問題確實非常好。我希望這問題並不單是今日在立法會議事廳內提出來問,希望盧偉國議員和香港其他的工程師,我們工程界、規劃界別,和所有其他的專業人士一樣,將這個問題多些帶去社區,尤其是帶到我們青年人當中。

  我在大概十日前,香港工程師學會的一個頒獎典禮上的講話就是用這個主題。我希望我們的新一代,可以與我們的,譬如盧偉國議員這類的,資深專業人士一起坐下來,為香港作一個長遠的規劃。這個規劃,我們這一代人可以提供一定的經驗、一定的技術,但是抉擇應該是新一代的青年人。因為到了這新的規劃中的工程落成時,我們不一定還在這個地球上,是十分長遠的工作但十分重要。我過去十個月在特區政府內每日的工作,至少有一場或大或小的會議,小則兩、三個人,和司局長坐下傾談,大則二、三十人,和所有相關部門同事坐下來傾談,是講些甚麼呢?就是講香港的長遠規劃。這確實是我們十分需要做的事情。下去,香港人住的質素,包括樓價高低、租金高低,我們住的人均面積,以至我們的社會發展、經濟發展,都需要土地,都需要我們規劃和通過基礎建設生產出來的土地。我和社會上方方面面的朋友經常坐下探討大家在社會上共同關心的問題。我曾經與六大宗教堶惜ㄕP的團體座談,連宗教界人士都跟我說類似剛才盧偉國議員提出的問題,就是要土地。規劃一些土地出來,一是做崇拜的地方,一是做他們辦的老人院、學校、殘疾人士的院舍等,都需要土地;工商業發展更需要土地。

  剛才有議員問到我們的接待旅客的容量問題,就是規劃,就是土地。所以很希望除了我們社會對日常、經常發生的一些突發性事件,大家關心之外,關心一下我們長遠的規劃、長遠的未來,因為這確實是關乎到我們下一代福祉的問題。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盧偉國議員。

盧偉國議員:多謝行政長官。剛才我提到我們各個專業方面的人力資源的需求,亦提到我們的下一代,在這方面政府真的需要作出預測、分析和相應的資源配套。當然,在當前亦要確保政府內部有足夠的專業職系的公務員編制,以及相配合的各種資源。不過,行政長官你的《施政報告》堶惟M今次的預算案,其實在這方面亦沒有顯著蚞央A我都很希望在適當的時候你都能夠向本會再補充,交代這方面的計劃。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整個系統中,人手的配置是一個重要的環節,我知道,因此我很感謝在特區政府堶情A無論是局的層次或是處的層次,與規劃、與開發、與基建、與樓房有關的所有同事,在過去十個月和我及所有有關的主要官員一齊努力,我們開始做到一些初步的成果出來,他們的工作量很大,因此我一定會關心他們在下一個財政年度的人手配置的問題。在私人界別方面,我們目前的人手基本上是足以應付的,但亦會出現一些比較緊張和短缺的情況。除了這個層面以外,還有的就是建造工人這個層面,建造工人短缺亦可能會窒礙我們的基建和其他城市發展,所以所有這些方面我們都要考慮。總的來說,我們不是缺土地的,我們缺可以開發用的土地。我們不缺資金,我們不缺技術,我們缺的是甚麼呢?就是剛才盧議員所說的,我們有一個宏觀的、長遠的規劃,以及我們去做一些艱難抉擇的決心,然後把我們的人手配置好。如果我們這一代人能夠為下一代人做一件大事的話,我相信這件大事一定會包括做好香港長遠的城市規劃和基本建設規劃。多謝。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今日的行政長官答問時間到這媯異禲C梁(耀忠)議員你有甚麼問題?

梁耀忠議員:我想你交代一下,為甚麼你剛才驅趕范國威議員離席呢?他只是站立沒有影響到會議的進程?以前黃宏發議員驅趕我離席時,他一定有交代的,我希望你能夠作一個全面交代,可不可以?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行政長官離開會議廳後,我再向你說明。行政長官離開時請大家站立。



2013年5月9日(星期四)
香港時間21時41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