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行政長官答問會答問全文(三)(只有中文)
********************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湯家驊議員。

湯家驊議員:主席,我剛才留意到當你運用權力邀請我們幾位同事離開時,特首先生陰陰嘴笑,好像若有所得。我不知道特首是否理解到嚴重性在哪堙H因為雖然我們未必認同這幾位同事的行為,但他們都是高票當選的民選議員,背後有幾十萬的選民支持。其實他們的行為正是代表我們的社會正嚴重分化,嚴重程度是幾屆特區政府以來最緊要的。特首先生當選的時候,說要營造「香港營」,到今時今日,我們的分化已經遠超臨界點。我想問特首,你何時會回頭是岸,為團結整個香港做一些實事和會做些甚麼?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主席,我過去這麼多年,我提倡在社會凝聚最大的共識。我提倡「七百萬人是一家」,互相無論在政治問題上、其他社會問題上,或經濟民生問題上,視所有其他香港人為自己的家人,這是多年來如此說,而且我在行動中不斷實踐。我們亦知道香港是多元化的社會,大家對各方面的問題,包括政治問題,有不同的訴求,我們社會亦容許人在某個範圍內,用不同的方式來表達他們的訴求。我不能夠制約別人怎樣做,更不敢教人怎樣做。但特區政府,包括我本人,在十個月前上台到現在,我們避免任何過激的言論和過激的行為。我們主張溝通、主張務實、主張包容,所以我希望,剛才你說的幾位立法會議員,或其他社會人士又好,無論對他們生活哪一方面有些甚麼訴求,可能有些比較急進的訴求,我們都希望大家能夠坐下來談。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湯家驊議員。

湯家驊議員:行政長官並無回答我的問題,他是「講一套做一套」。因為,我們可以看到這一屆特區政府到現在差不多有一年,所有的諮詢架構、公共機構、政策研究機構,特首都是擺他的親信和建制派一班熟口熟面的人去參與政策。其實你沒有聽到我們水深火熱市民的訴求,所以這些議員,我不認同他們的作為,但他們沒有辦法將信息帶到你耳邊,我問你怎樣去彌補這個嚴重分化的問題?你可否告訴我你準備做些甚麼?

行政長官:在我落區的時候,幾乎每一次都會碰到剛才湯家驊議員所講的這些議員,或他們所屬一些黨派的其他人士,到現場向我提出訴求。有用橫額的、有發言的、有用喇叭的等等。所以不能夠說我沒有接觸過他們,或他們沒有接觸過我,他們的訴求我是知道的。但我仍然是主張大家促進溝通,大家包容、務實去解決問題。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麥美娟議員。

麥美娟議員:特首,今個星期日就是母親節了,應該是我們很多母親慶祝的日子,但現在我們的婦女仍然面對茷雂j的壓力。我們的婦女可能在這個社會上,很多都不會覺得自己在香港社會生活是幸福,特別是我們在職的婦女勞工,她們要受工作的壓力,更加要受照顧家庭的壓力。工時長已令她們在工作之餘要照顧家庭不容易,但是她們在懷孕生產時,要面對身體上的變化和精神上、心理上的壓力,令她們更透不過氣。有一個懷孕媽媽托我問你:為甚麼她產子要被人罰?為甚麼她去產子要被人扣人工?她究竟做錯了甚麼?所以我想問特首,你會不會趁將來臨的母親節,送一個母親節禮物給我們香港的媽媽,送給我們香港的婦女勞工,推行一些先進又開明的家庭友善的勞工政策,包括要修訂現在的勞工法例,令到我們的產假可以是全薪的產假,我們的婦女產子不用被扣人工。第二就是可否延長我們現在的產假,令到我們可以和國際勞工組織公約當中的《生育保障公約》接軌。最重要的是設立產後的工作保障期,我們不想我們的婦女一邊懷孕時,一邊坐月時就擔心復工後,工作能否保住。希望特首,你可以送一份禮物給我們母親。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多謝主席。麥美娟議員提的家庭友善政策,作為施政一個大方向而言,我過去也說過,我十分支持。不但是婦女生產這個問題上,我們應該做一些工作,在整套與家庭堣ㄕP的成員,大家知道我在政綱奡ㄔX,有男士侍產假這方面也是說明我對家庭友善這個概念的重視。剛才麥議員說的前半部分就是有婦女向你投訴,她被老闆扣人工等等,這個如果是違例的話,我們一定會嚴查;但如果現在法例不能處理這個問題的話,麥美娟議員以至香港的其他市民,尤其是我們的婦女朋友,如果她們有意見的話,我相信我和勞福局局長大家都很願意聽。我相信我們香港社會已經發展到一個程度,我們應該可以給我們的婦女,尤其是懷孕或剛分娩不久的婦女更加多的支持。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麥美娟議員。

麥美娟議員:特首,我不知你是否知道,我們的媽媽,她們說她們產子要被扣人工,是因為她們的產假不能「出足糧」,她就已經被人扣了五分一。所以我想問特首,可不可以幫助她們,幫她們這一班產子的媽媽,令她們不用被扣那五分一、令到她們有全薪的產假呢?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如果扣糧是不法的,我們一定要追查;如果扣糧是合法的,我們就要看看我們將來的法例應該怎樣改。

麥美娟議員:扣人工……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麥美娟議員,行政長官已經回答你了。李卓人議員。

李卓人議員:多謝主席,其實,特首你真是「思歪」,你現在的思想都歪了。你今日常常都說經濟發展、經濟發展,但你不講分配,如果經濟發展沒有分配,我們普羅大眾市民,分享不到繁榮成果,民生怎樣改善?最好的例子就是碼頭發展了,「肥」了誰呢?「肥」了碼頭的擁有者、經營者,「肥」了外判商。工人的人工低過十七年前,無食飯時間,無休息時間,無去廁所的時間,就因為特區政府一直都不做標準工時,現在又拖三年了。如果你不做一個分配,一個合理的分配,用一些機制去令工人分享到繁榮成果,你所講的經濟發展全部都是沒有意思的。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請你提出你的問題。

李卓人議員:特首,我想問你,其實從碼頭工潮看到一件事,香港工人沒有集體談判權,一就是工人逆來順受,飽受剝削,分享不到成果;一就是行動起來,罷工工業行動,去逼對方談判,因為沒有一個法律框架,令資方要承認工會,跟工會談判。如果沒有集體談判權,何來分享繁榮成果?如果沒有集體談判權,何來令你所謂的經濟發展,普羅大眾可以分享到?特首,你會不會立法集體談判權,恢復我九七年提交的集體談判權法例?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多謝主席。多謝李卓人議員的問題。大家如果看我過去這麼多年,我想至少有五、六年了,在報紙發表的文章,大家知道我重視經濟發展,亦都同樣重視經濟發展成果的分配。因此在很多年前,雖然不少工商專業界的朋友看了之後,不以為然,但是我是其中一個大力贊成在香港實施最低工資的一個人,我公開講,在分配的這個問題上,我認為在香港的社會,沒有一個分配的舉措,大得過興建多些出租的公共房屋和資助的出售房屋即居屋,給我們的基層及中下層市民。一個公屋單位,租金千多元,在市場上可能是七、八千,每個月都是這樣,這個無形實物的補貼說的是六、七千元一個月,這個是最大的一個分配的方面,誰人最重視香港的公共房屋發展,我相信我是其中之一個。所以分配的問題,我們一定會努力做好,這麼多屆特區政府以來,這一屆政府開展了標準工時的工作,委員會已經開了第一次會,大家在報章已經看到。剛才李卓人議員提到香港的碼頭業,我想舉另一個行業和李卓人議員就這個問題交流一下。香港現在建築業的工人,由技術到半技術到十分基層的工人,他們的收入比過去兩三年有大幅度的增加,為甚麼?不是因為有集體談判權,不是因為政府訂建築業堶悸漪Y個工種的最低工資要加多少,或最低工資是多少,而是因為這個行業好景,行業好景表示甚麼?就表示發展,如果香港的經濟可以發展,如果香港的碼頭業可以發展,我相信老闆不用你叫,他都會加人工,建築業就是現在這個情況。集體談判權,外國有這樣的例子,有了機制,有了法律,但怎樣去執行談判的結果,這個往往是他們碰到最大的問題。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李卓人議員。

李卓人議員:我只可以講你無知,我問你集體談判權,你跟我講公屋,你以為公屋真的是分配?我現在講的分配是第一分配,是勞資之間的分配,你講的是第二分配,就是政府的分配,但是政府本身的分配,其實你分配也不好。你公屋興建多少?你告訴我,又不過是五年75 000,加少少。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李卓人議員,請你提出你補充的質詢。

李卓人議員:所以我覺得你太無知,對集體談判權又不認識。所以我想問你,剛才你說建築業,你說好景所以「攪掂」,但你不要忘記,建築業亦曾經試過36日紮鐵工人罷工,然後接茈L們有集體談判,然後可以協議有三年人工的加幅。但碼頭業本身,十七年來的人工不但沒有加,而是減,十七年來碼頭沒有賺錢嗎?那你怎樣分配?如果沒有集體談判權怎樣分配?所以我想問你,其實你有國際勞工公約的責任,98號的責任,就是要推動集體談判權,現在你這樣負面的說,集體談判權執行起來時有很多問題的,這樣你如何履行國際勞工公約第98號的責任?這是《基本法》第39條。你最喜歡說《基本法》。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李議員……

李卓人議員:履行《基本法》,為甚麼你在工人的權利方面不去履行《基本法》呢?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主席,履行甚麼責任都好,到最後,我們要知道我們做任何事,不是為了做那件事而去做,而是為了那件事做出來的效果去做,集體談判權是否真的可以在香港的環境下,令到李卓人議員關心、我關心的基層勞工大眾受惠呢?這個問題值得商榷。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田北辰議員。

田北辰議員:特首,在去年十月一日,南丫四號沉沒,導致39死101人傷的海難。今年四月三十日,港府公布海難調查報告,揭露海事處過去二十年來的混帳,該處人員無論在審批船隻設計圖則、監督建造和檢驗過程,似乎每個階段都有出錯,種種的錯誤導致海難中的死亡人數劇增,港府決定成立海事處制度改革督導委員會,檢討海事處的發牌、規管、巡查執法等範疇,海事處也會內部調查責任屬誰。但到今日為止,未有一個部門首長、問責官員,甚至特首你為海事處過去二十年的所謂混帳、為所有死難者,向廣大市民作一個最基本的、衷心的、誠懇的、謙卑的一個道歉,我想請問特首,你會否覺得有點慚愧呢﹖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主席,就田北辰議員的問題,海事處處長和運房局局長已經多次在媒體向社會交代,我不想再添加任何東西。可以跟田議員講的是,就是當晚海難發生後,我作為特區政府的行政長官,在相當短的時間內,去到鴨c洲碼頭,然後去五間醫院,去探望傷者,了解當時的搶救情況。見到死者,見到他們的家屬,見到傷者,那種心情沉痛,不是可以用說話去形容的。第二日早上,在政務司司長大力配合下,我們召開了跨部門會議,我們馬上要成立一個獨立調查委員會,我們同時責成有關部門,馬上去覆檢它們的工作。獨立調查委員會得到大家的配合,提交報告,兩位委員早上八點半到我的辦公室,向我呈交報告,向我口頭講述報告的主要內容,所有在會上的政府官員、司長、局長,心情的沉重亦是無法用語言來形容。下去我們一定要做好海事部門的改革工作,一部分工作我們在十月二日已經開始做,收到這個報告後,我們更清楚要從哪些方面去做些甚麼跟進工作,所以我相信特區政府對十多年前,甚至報告所講可以數到回歸之前,就已經陸續出現的一些系統性問題,我們的回應,這應該是最好的回應。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田北辰議員。

田北辰議員:我認同特區政府在這件事情中,特別關注,放了許多時間,亦查出許多事情,亦是一個很負責任的跟進。我剛才問的問題,現在調查報告已經出來,其實大家看到問題在哪堙A一個簡簡單單的致歉是否這麼難呢﹖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就這件事,過去十多年所發生的系統性失誤,這一屆特區政府要做的事情,我剛才已經講了。

(待續)



2013年5月9日(星期四)
香港時間21時05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