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立法會: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就法定最低工資附屬法例的議案辯論發言(只有中文)
******************************

  以下是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張建宗今日(二月六日)在立法會會議上就《2012年最低工資條例(修訂附表3)公告》及《2012年僱傭條例(修訂附表9)公告》的議案辯論的發言:

主席:

  政府於去年十二月十九日,向立法會提交兩條與調整法定最低工資水平有關的附屬法例,包括《2012年最低工資條例(修訂附表3)公告》及《2012年僱傭條例(修訂附表9)公告》。立法會其後成立小組委員會審議這兩項公告。

  首先,我衷心感謝小組委員會主席譚耀宗議員和24位委員的審議工作。小組委員會召開了兩次會議,全面、仔細地討論政府的建議,並且聽取16個團體及個別人士的意見。我很高興知悉小組委員會各委員均沒有提出有關反對公告的動議。隨茈萿k會完成審議這兩項公告,勞工處會全速為落實新的法定最低工資水平作好準備,展開廣泛宣傳,以配合新水平於今年五月一日勞動節開始實施。

  我亦感謝剛才發言的18位議員所提出的寶貴意見。我想在此作扼要回應。

法定最低工資水平
--------

  首先,我明白部分議員對法定最低工資水平由現行的每小時28元調整至30元,持有不同的意見。由於法定最低工資對就業、經濟和社會有深遠影響,在釐定最低工資水平的過程中,我們必須以數據為依歸,取得適當、合理的平衡,以達到防止工資過低的目標,並同時確保不會對基層僱員的就業、勞工市場的靈活性及經濟競爭力造成重大的負面影響。

  最低工資委員會在檢討的過程中,審視了「一籃子指標」的表現,及詳細評估首個法定最低工資水平的影響。委員會亦全面分析了統計調查及專題研究所提供的數據及實證資料,並考慮相關組織及人士在諮詢期間提供的意見,以及檢討最低工資水平的其他相關考慮因素。委員會制訂了不同法定最低工資測試水平的影響評估框架,估算有關水平對僱員、企業、通脹及失業率的可能影響。政府認同最低工資委員會的建議已在最大程度上平衡僱主及僱員的利益。新的最低工資水平訂於今年五月一日生效,可讓社會各界作好準備,亦是務實及合理的安排。

  至於有議員指最低工資委員會用滯後的數據來檢討法定最低工資水平,我要指出這是一個嚴重的誤解,我在不同場合已作出澄清。我想重申,除了政府統計處二○一一年「收入及工時按年統計調查」的數據外,最低工資委員會亦參考大量其他公布頻率較高及較新的相關指標和資料,包括勞工供求、通脹、本地生產總值及物價預測、失業率等,以掌握最新情況及趨勢。委員會考慮到在建議法定最低工資水平至其實施期間難免有一段時間差距,因此已就短期經濟及勞工市場的前景作出情景假設,力求在檢討最低工資水平時可作更全面的考慮。

  有議員關注法定最低工資可能引起漣漪效應。最低工資委員會在檢討時,已經參考「收入及工時按年統計調查」及政府委託顧問完成的「法定最低工資對零售業及飲食業的薪酬階梯連鎖反應」專題研究的調查結果,以估算新的法定最低工資水平對額外薪酬開支的影響。

  有議員提及個別行業人手短缺的情況,有議員亦關心上調法定最低工資水平會影響個別行業的勞工供應及招聘等,我明白這方面的關注。在檢討最低工資水平時,委員會已經詳細評估法定最低工資的實施對就業、社會及經濟的實質影響,包括不同行業的勞工需求及職位空缺的情況。事實上,法定最低工資有助鼓勵勞動人口投入或重投勞工市場,積極提升他們的就業意欲。二○一二年十月至十二月的最新數字顯示,總就業人數已上升至3 689 600人的紀錄新高,較最低工資實施前(3 542 300人)增加147 300人。此外,政府在培訓和再培訓方面也做了很多工作,而僱主亦可利用勞工處提供的免費服務,招聘員工。

法定最低工資水平的檢討周期
-------------

  在檢討周期方面,差不多所有議員都有發表意見。《最低工資條例》規定法定最低工資水平須每兩年至少檢討一次,這是務實的安排,也是立法時的共識。這規定能夠糅合三個元素:一是規範,二是保障僱員權益,三是靈活性,對社會以及僱員和僱主皆有好處。法定最低工資水平以數據為依歸的原則來釐定,當各方面的數據都出現重大變化及顯示有需要時,我們可少於兩年便進行檢討,不一定要兩年一次,有彈性存在。

  如果法定最低工資水平硬性地一年一檢,部分僱主為保留控制勞工成本的彈性,很大可能傾向提供短期僱傭合約,聘請較多散工代替長工,導致出現僱傭合約零散化的現象,對就業帶來負面影響。此外,硬性每年一檢會令勞工市場的調節受到更大的制肘,延長香港面對外來衝擊時所需的調整期;僱主制定服務及商務合約時,亦較難於預算有關的薪酬開支成本,對企業經營造成一定的影響。兩年一檢提供較大的靈活性,例如當經濟轉差,法定最低工資水平有下調壓力時,檢討可以稍遲進行,以便最低工資委員會有較多時間搜集數據和深入考慮,然後才提出工資水平的建議。

  有議員提出可否採用方程式運算的方法釐定最低工資水平,我們也有研究這個問題。法定最低工資會影響就業、經濟、生產力、競爭力等多項因素,採用方程式運算或以工資指數作為指標等方法,難以全面考慮眾多相關因素及其相互的影響。而且不是所有法定最低工資的影響都能單靠數字的變化顯示出來,在檢討最低工資水平的過程中,亦需要考慮一些不能完全量化的考慮因素及影響。事實上,大部分實施法定最低工資的經濟體系,在檢討法定最低工資水平時,均考慮「一籃子因素」,例如:英國、加拿大英屬哥倫比亞省、愛爾蘭、澳洲、新西蘭、台灣、日本及南韓。

結語
--

  主席,實施法定最低工資,是社會各界包括立法會共同努力的成果。最低工資實施以來,推行大致暢順,低薪僱員的收入已有實質改善,就業人數顯著增加,而失業率亦一直維持在較低水平。我衷心感謝勞工界、工商僱主界、立法會各政黨、各位議員和社會各界的支持,令法定最低工資得以順利推行。

  我亦想藉此機會感謝最低工資委員會主席和所有委員的辛勞及卓越工作,取得共識完成檢討最低工資水平這項重要的任務。在這個基礎上,加上各界及議員的支持,讓我們今年五月一日勞動節,在見證法定最低工資落實兩周年的同時,實施新的最低工資水平,改善基層勞工的收入。

  主席,我謹此陳辭。



2013年2月6日(星期三)
香港時間18時13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