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行政長官出席婦女事務交流會致辭全文(只有中文)(附圖/短片)
******************************

  以下是行政長官梁振英今日(十一月二十四日)下午在香港各界婦女聯合協進會主辦的「行政長官與婦女組織就婦女事務交流會」的致辭全文:

Peggy(林貝聿嘉主席)、各位婦女團體的代表、各位非政府機構的代表、各位婦女界朋友,大家好。

  正如剛才Peggy所說,我是就任行政長官以來第一次正式與婦女界見面,我感到十分高興。過去幾年,我雖然工作忙,我還是會盡量抽時間出來與婦女界朋友會面,這包括去年的三八婦女節,我當時在北京開全國人大會議,專程飛回來參與一個三八婦女節的活動,亦包括在今年年初時,藉茈擦佶`時與一些基層的母親能夠與他們聚會,了解他們作為基層婦女、基層母親,生活上面對的種種困難。

  今日,我站在大家面前,我是大家的行政長官,但是我同時是我母親的兒子,是我太太的丈夫,是我家中兩個女兒的爸爸。因此,我既是行政長官,亦是婦女的受益人,如果沒有我母親當年的含辛茹苦,包括大家可能都聽過的,我幾歲大時,因為父親做警察將快退休,退休時不可以繼續居住警察宿舍,根據當時的房屋政策亦不可以申請入住公屋,因此一家人為父親退休後的居住問題惆悵。我媽媽雖然個子並不太高,而且紮腳,走路十多分鐘,去到西營盤的海邊,日日來回地揹膠花,在家中做到三更半夜。我爸爸一個月三百多元的薪金,我媽媽帶著我們一家人總動員穿膠花,亦可以賺三百多元。我爸爸的三百多元是家庭開支,媽媽的那三百多元就會儲存在銀行,到爸爸退休,這筆金錢就是買樓的來源。如果沒有我媽媽的教導、身教,以身作則,用自己的努力去解決面對的問題,我相信我今日不會站在大家的面前。

  我亦是我太太的丈夫,我看到我太太在懷孕期間的生理和心理所承受的壓力,我感受到一個媽媽在哺育嬰兒期間方方面面的難處,對子女眠乾睡濕的那種關懷。三個子女現在已經是青年人了,三個都在大學,我相信,如果不是我太太能夠犧牲自己的事業,在最幼女兒六歲入小學時毅然放棄她律師的專業,我相信我不可能好像過去十多年般沒有後顧之憂,去追求我自己人生的抱負,發展自己的事業。

  我作為三個子女當中,兩個女兒的爸爸,我亦看到兩個女兒的成長,雖然是女孩子,但不影響到她們立志,不影響到她們學習、奮鬥,爭取她們人生的理想和夢想。所以我作為行政長官,作為我媽媽的兒子,我太太的丈夫,以及我兩名女兒的爸爸,我完全感受到婦女在社會上不同的崗位和不同的人生階段,她們面對生活、事業的種種。

  在香港的發展歷程堙A婦女在家庭、在社會的角色不斷演變。我們應該說,雖然我們前面還有好一段路,但是過去香港婦女在社會上的地位是不斷獲得提升的。相信大家一定記得,至少我年少時,我記得在五、六十年代,香港社會基本上仍然是一個「男尊女卑」的社會,今日,女性在社會上的機會和地位與當時是截然不同。

  我們在提高婦女在社會上的地位,確實是作過一些努力的,例如,在1976年,政府全面實行男女公務員同工同酬這個政策。到了九十年代,社會上對於平等機會的追求進一步強化。1996年《消除對婦女一切形式歧視公約》引入香港。在2001年,政府成立「婦女事務委員會」,專責就婦女事務的長遠策略向政府提出建議。

  在就業方面,我們知道香港的三百七十萬勞動人口當中,約有一百八十萬(即百分之四十八)基本上差不多一半為女性。而在大學教育方面,入讀大學女生的比率約為百分之五十三,一百名學生當中有五十三名是女孩,四十七名是男孩,所以女孩子讀書還是相當好的。

  我剛才講就業,我們在香港以人數來說,男女兩性之間基本上是均等的。有一點,我過去一直有這樣的觀察,不知道大家是否同意,在就業的問題上,中國的婦女,尤其是中國南方的婦女,事實上是擔當了與男性一樣的角色。我們看到南方的漁船上經常有婦女的漁工,以及與家庭的男性一起在船上、在海上作業;在建築地盤方面,我們看到很多女性勞動者,很多女性工人;在我們的農田中,我們亦看到很多女性與他們男性家人一起並肩耕作,這方面在西方社會是並不普遍的。這至少說明在我們的就業或者工作需要來說,女性工作的需要和機會是均等的。

  但到了今日現代社會,我們知道女性在社會上一些比較高薪厚職的職位,她們的機會至少在統計數字方面,還是較男性有所不及。現任70位立法會議員當中,女性議員只有11人,在座的李慧k議員是其中一位。全港500多名區議員當中,女性議員只有89人,所以兩級議會女性議員的比例都不超過20%。在私人機構內,男性仍佔據大部份公司的最高層管理職位。

  這個現象,並不是香港獨有的。在《財富》全球500強的公司當中,由女性擔任行政總裁職位的公司只佔大約百分之三。

  我和我的政府十分重視有關婦女事務的課題。從微觀的角度來說,女性往往是家庭的核心和支柱,而家庭則是我們社會最重要的單元,是我們社會最重要的基石,和諧健全的家庭對我們社會的穩定是十分重要的,因此,我們一定要重視女性在家庭的作用和角色。從宏觀的角度來說,女性代表社會一半的人口、一半的人力資源、一半的專業人材、一半的消費者、一半的企業家。女性對於香港社會在將來的發展和進步是有關鍵的角色。

  各位,今日十分感謝給我一個機會參加這個有關婦女事務的交流會,使我對香港婦女在香港社會的發展所扮演的角色,所發揮的作用充滿希望、充滿信心。在過去,憑著你們的經驗、承擔、毅力和遠見,香港在不少婦女事務問題上取得很大的進展。例如,自2002年以來,政府已於不同的政策範疇推行性別觀點主流化。政府自2004年開始制定諮詢及法定組織的整體女性參與率目標。這個目標自2011年6月起已提高至百分之三十,我們希望在十個諮詢委員中至少有三位是女性。為進一步鼓勵家庭友善政策,政府自本年4月起向僱員提供有薪侍產假。

  我知道在婦女事務的工作上,我與我的團隊,整個特區政府,以及在座所有婦女界朋友,都有很長的、共同的路要走。我想藉這個機會告訴大家,我們不妨把目標定得高一點、定得遠一點。我很希望大家能夠繼續做特區政府的伙伴,多向特區政府提主張、提建議,以及指點、批評。像今天這樣的交流會,我認為我們應該經常舉辦。透過集思廣益,透過各界的齊心協力,我們定能在香港建立一個平等開明的社會,讓男性和女性有均等的機會各展所長。

  過去,在中國的封建社會,有兩個字似乎是專門為婦女而設的,這兩個字就是「歸宿」。在現代社會我認為「歸宿」這兩個字應該理解成為我們向婦女提供選擇,使到她們可以在事務、可以在家庭,在身心,三方面可以找到她們的「歸宿」,可以達到豐盛和滿足。事業、家庭和身心三方面,可以給予婦女在家庭、社會選擇她們女性的獨特角色。亦如我剛才所講,可以在事業上與男性平起平坐。多謝大家。



2012年11月24日(星期六)
香港時間19時10分

圖片 圖片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