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候任行政長官宣布香港特別行政區第四屆政府主要官員任命記者會談話全文(四)(附短片)
******************************

候任運輸及房屋局局長張炳良:各位新聞界朋友,我非常高興,有機會加入新一屆特區政府,出任主要官員,服務香港。

  我認同新特首梁振英先生「穩中求變」的理念,致力改善基層及小中產階級的生活,讓他們分享經濟增長的成果──特別在住屋、教育、醫療、扶貧及退休保障方面。

  「房屋」乃梁先生新施政綱領的重點,我感謝他提名及中央政府任命我為運輸及房屋局局長,以及對我的信任和信心。

  在房屋方面,急切的問題是「數量」和「速度」,如何增加房屋用地,特別是在目前私人樓市售價和租金高企下,增加公營房屋供應。

  我相信在房屋政策上適宜採取「均衡」策略,在維持私人樓市平穩發展下,增建公營房屋以回應社會需要。房委會、房協和市建局應在公共房屋供應方面扮演關鍵角色。

  在公營房屋範疇,應同時考慮如何在實事求是下增加興建的速度。

  香港作為一個相對富裕的城市,港人應住得好些、闊大些、安全些,因此樓宇安全也很重要。

  在運輸方面,我明白公眾關注公共交通票價調整機制的檢討,及鐵路項目的推展情況。

  如何強化香港內部和對外聯繫(包括內地)的運輸交通,影響香港作為流動城市(a mobile city)的策略發展。現屆政府已經啟動多項重大的運輸基建建設,未來幾年,我們應鞏固已取得的進展,尋求不同交通工具之間較佳的平衡和互為配合。

  最後,作為政府主要官員,我會致力維護社會的核心價值。

候任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張建宗:各位傳媒朋友,大家好。我首先要感謝候任行政長官的提名和中央政府的任命,讓我有機會再度出任勞工及福利局局長,繼續服務市民,特別是基層和弱勢社群。我會繼續本茪@貫「以民為本、實事求是、竭盡所能」的精神迎接新挑戰,配合新一屆政府新的施政理念、方針和政綱,致力推動各項勞工福利的政策,全力扶貧紓困、關懷老弱。

  我想藉此機會衷心感謝在過去五年給我很多幫忙和支持的人士,包括勞工界、福利界、僱主團體、商界和立法會議員等。如果沒有他們的支持,在過去五年很多重大的政策,特別是改善民生及福祉的政策,是不可以這麼容易落實得到,其中一個明顯的例子便是大家都熟悉的最低工資立法,透過勞資雙方互諒互讓得以成功落實,現時受惠的基層僱員數以萬計。我亦會繼續致力促進和諧勞資關係,保障僱員權益,過程中,我一定會平衡各方利益,以做到持平。

  過往幾年我常常跑到前線掌握市民脈搏,我深深體會到一句話:市民小事往往是施政大事。所以在未來五年我會更多走進社區,多些聆聽、多些溝通、多些了解、多些關懷,務求令我們的施政能真真正正到位及切實地回應市民的需求。

候任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譚志源:各位傳媒朋友,大家好。我衷心感激中央政府和候任行政長官的信任,任命我為第四屆特區政府的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

  正如我在九個月前接手同一職位時所講,我深刻明白我要處理的工作是極具挑戰性,難度和敏感度極高,市民的期望亦很大。我會繼續以謙卑、開明、公正、誠懇的態度,服務市民大眾。

  我會在第四任行政長官的領導下,制訂並執行有關本局的政策和措施。按目前看來,重點工作包括:

(一)依法處理好今年九月舉行的立法會選舉,確保選舉在公開、公平和誠實的原則下舉行;

(二)展開取消區議會委任議席的法例修訂工作,目標是在明年上半年向立法會提交相關修訂法案;

(三)為落實二○一七年普選行政長官做好各方面的諮詢和法律工作;

(四)做好二○一六年立法會選舉各方面的諮詢和法律工作,為二○二○年普選立法會鋪路;

(五)依法處理好二○一五年區議會選舉;

(六)為政治委任制度作出中期檢討;

(七)研究並落實提升特區政府駐內地辦事處的職能,以更配合內地和香港的進一步經濟融合,以及為在內地營商、工作、求學和退休的港人港商提供更適切的服務;

(八)向行政長官、政務司司長和財政司司長提供支援,統籌推進香港與中央和內地不同省市所設立的合作機制的議題和措施。

  多謝各位。

候任教育局局長吳克儉:各位,首先我是本茷傺鳥臚峆傴a幸的心情,得到候任特首及中央政府任命為新一屆政府的教育局局長。對我來說,這是一個很重要的使命,環視三十年前開始涉獵教育各方面於不同層面的檢討,多年來參與不同的活動,讓我對教育那種浩瀚、廣泛、專業有深的感受。在未來幾年,特別在短期內,有幾系列的挑戰,我想跟大家分享一下我們的重點。

  自一九九九年到二○○○年開始的教育改革至今已有十二年。在這段時間內,其實我們真的要多謝教師、校長、學生、家長及社會人士,正因為他們的努力,令我們可以於今年七月二十日發表第一屆新文憑試的成績。這並非一個普通的公開試,是代表整個教育改革,當中包含很多理念及許多專業目標,亦對香港的未來有很大影響。當中包括學習領域的大改變,由以往十幾科學科選擇,變為四科必修科、二十科選修科、六科語言、三十科應用科學與個人學習,把考試壓力由百分之一百生死試的形式,變為七十五、七十,慢慢把(考試壓力)調低,加強(評估)學習效能,令同學能主宰自己的學習過程,自己的內涵及未來。整個過程牽涉的改革相當艱鉅,我們很快可以在七月二十日看到教師及同學在第一階段努力的成果,我有信心這成果能表達新高中及教育改革的理念。

  接下來的重點,是在成果發布的整個過程,可以看到教育局與其他團體很努力地把整個溝通及籌備過程做到盡量完美。我們很希望往後的六至十二個月,(展開)各方面的改革檢討,特別是很多教育團體要求檢討的校本評核、教師工作量、課程內容與及國際認可方面,我們都會全力以赴,令改革的價值繼續可以延續,這是我們的第一大項(挑戰)。

  第二部分,我們都了解到在這過程中人口老化及人口變化,特別是雙非嬰兒,對教育整體的運作和提供,有相當大的影響,這勢頭是剛剛開始,我們很希望在這方面作多層面、更科學化、集中性的研究,然後盡量找出解決應對方案。在這過程中,我們深信集體智慧,所以許多教育團體、學校及其他有關團體,我們都會盡量跟他們合作,聽取他們的集體智慧。

  另外一點要提及,是在這些年來,我們預計到未來的挑戰仍是很大,所以我們覺得有需要更加加強老師、校長、教育局及其他專業團隊員工的增值和持續學習。我們覺得這方面要與時並進,這才能把服務提供的素質盡量提高。整體來說,我們覺得這是我們遇到的大前提,當然其他有關的衝擊,例如人手調配會否剩餘,老師工作安全感有否問題。我特別在此一提,我的概念是這樣,香港要做的教育事項還很多,而且我們受到人口老化的衝擊,在繼承的安排上也有相當難度,我們不應該視為老師人才有剩餘,我們只有如何靈活調配,相信靈活政策是我們需要做的。

  最後,我覺得作為一個特區的主要官員,我們要全力支持維護香港的核心價值,更重要的是把教育理念不斷繼續提升,令教育一直成為特區政府推行結構中的優先次序之一,包括終身學習,全人教育。我很希望在這方面為了將來香港特區的競爭力,特別是軟實力,希望(學生)多元智能得到多元發展和出路,我們會加強這方面的支援,希望殺出一條新的路向,令香港不單只是人才高地,更加是人才強地,在穩中求進步。多謝各位。

記者:其實你未上任之前,不少記者曾問及你對李旺陽事件或梁生僭建風波的回應的看法,但是你回應說上年問我還可以回答,現時不方便評論,是否你覺得擔任問責局長在大是大非的問題上,都不方便表態?另外你覺得六四事件及內地維權人士事件,應否包括在國民教育內?

候任教育局局長:多謝你的問題。第一,我覺得作為公眾人物,而問我的時候,我是代表另一個組織,我要很小心我的說話是否代表該組織,這是最主要的原因為甚麼我不回答有關問題。第二部分,有關國民教育或六四事件方面,我想主要有兩點廣泛的討論。香港的核心價值,就是多元的討論和批判式的思考,這個是完全可以接納,亦是核心價值的一部分,我們亦強調這方面不會有問題。提供多元多方面的教材,然後由老師和學校自決有關的用途、討論和發揮,我覺得亦是德育及國民教育重複強調的目標,我覺得這方面可以用平常心去看。更重要的是,在可見的將來,各地區、各城巿的競爭力維繫在每一個人的態度、價值觀、倫理方面等等,都是我們培育的一部分。

記者:兩條問題,一條是問張炳良先生,另一條則是問張建宗先生。張炳良先生,近期社會很多意見指CY競選時就房屋問題開了很多期票,大家都認為他的期票開得很大,擔心會做不到。你將會掌管房屋政策,會否也擔心自己做不到CY 那麼大的期票,而令市民再次很失望?第二個問題想問張建宗先生,香港堅尼系數創新高,有些人揶揄香港政府越扶越貧,CY其中一個重點的工作是扶貧,你覺得未來五年扶貧工作應該如何做才可以不會越扶越貧?

候任運輸及房屋局局長:我不會以「期票」角度看房屋問題。的確在過去一段時間,這兩三年,社會上很多角落對房屋問題的關注越來越大,需求亦越來越多。的確,按照很多社會調查,「房屋」是市民最關心的首項問題,所以任何人坐在政府這位置都會回應這個問題。當然,面對這個極大需求,究竟在房屋供應方面應如何滿足,剛才我在發言時已提到,就是如何能增加房屋用地。我認為房屋市場需要平穩處理,因為房屋既是經濟商品,同時亦是民生問題,所以兩方面我們都要兼顧,因此我剛才提到,在私人樓市方面,我們應該要維持平穩發展,但與此同時,應透過公營房屋方面,比較積極的回應市民在住屋或置業方面的合理需要。當然,期望是很高的,我亦知道工作艱鉅,我相信我們需要整個社會全面正視這個問題。

候任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在扶貧問題方面,我完全認同我們要正視香港現時的貧窮問題,一定要加大力度處理,所以梁先生的政綱及他的整個思維,我是完全認同的。即是說,扶貧要是新一屆政府工作的重中之重。我亦很高興梁先生較早前成立了扶貧委員會籌備小組,會很快展開工作,我亦有份參與,我們一定會集思廣益,一定要起動社會,不單靠政府的力量,是民、商、官一起針對性地構想一套通透、到位、適切的計劃。因此扶貧委員會的重設,完全是正確的方向,所以要給予這個委員會少少時間,我有信心下一屆政府,在扶貧工作上,會比今屆做得更好。

記者:我想先問林太,其實現時副司長未有人可以上到來,以你的能力是否不需要副司長這個職位呢?另外,就是問一問張炳良,因為你是有泛民的背景,同時亦做過立法局議員,在這方面其實是可以幫助你去拉票做房屋政策?另外,張建宗局長,我也想問早前有傳聞你是政務司副司長的人選,現在做回局長,其實你的感想如何?

候任政務司司長:關於政務司副司長的設立,當然候任梁振英先生的理據,是因為未來幾年,我們真的有幾項很重要的工作希望從一個很高層督導的方法來做。設立副司長,在人口政策,在人才吸納,以至在培訓,因為他有掌管教育和勞工都是至為重要,所以這與我個人能力沒有甚麼直接的關係。事實上,我們在未來這一屆的政府是有幾個很重要的工作,所以必須在高層次由這兩位副司長來支持和配合。我相信梁先生的政綱堶情A等於剛才經濟的朋友說,這些全部是在政綱上對市民、選民有承諾,希望有機會可以透過這個架構的重整兌現這些承諾。

候任運輸及房屋局局長:的確,我在九十年代中期曾擔任立法局議員,所以我很明白從立法會議員的角度如何看很多與行政機關之間的問題,當年我亦曾被人「拉票」;但我認為最終來說,議會的事務並非純粹是程序上、儀式上的問題,當然議會與政府的角色有別,但最終來說,兩個機構都是向市民負責,最終都是要改善民生。我認為在一些民生問題,包括我將來負責的政策領域,無論是房屋問題、運輸問題等,其實都是民生問題,而在民生問題方面,我認為在我們的議會內,政治立場不同的黨派之間不應有太大的距離。我覺得最終來說,當然政府是要爭取市民的支持,我們行政立法之間應該有「共責」精神,但爭取支持最終是看政策本身是否為市民所認同,是否能回應市民所急所想。

候任勞工及福利局局長:有關副司長的傳言,正如你說是傳言,所以我不評論,揣測報道是有很多的。反而我想講,我現在有機會繼續出任勞工及福利局局長,是十分高興及榮幸的,因為過去這五年,事實上,我們奠下了很好的基礎,我很高興能在這基礎上發揮得到。舉例說,為長者及合資格殘疾人士而設的二元交通優惠計劃今日已推出,九月希望擴至巴士,明年初擴至渡輪。這些都是方向性、前瞻性、策略性的,我能夠一手一腳由孕育到成長,給我莫大的喜悅,有很大的工作滿足感。第二例子是就生果金的「廣東計劃」,亦希望在明年中推出,這亦是重要的政策方向,特別是安老方面,尚有長者社區照顧服務券,大家也聽過,以及翻新長者中心,即現代化翻新工程,一連串這些計劃會在未來數年落實。我有機會參與,是相當難得的機會,所以我絕對覺得留任是一個很難得的機會,多謝。

記者:想再問吳生,直接點問,如何看李旺陽、六四和梁振英僭建這三事件?

候任教育局局長:多謝你的問題。候任特首在這件事上,我理解他已作出有關回應,我在此不再作評論。第二是關於最近報道的幾個特別政治個案,我自己有看,我都會有與香港一般市民的感受,我了解市民的看法,在這方面我會這樣回應。

記者:想問林太和張校長。林太,政務司司長以前是統領十八萬公務員的崗位,現時的架構下看九個局,未來如果通過新的架構重組政策,只看六個局,妳會否覺得政務司司長的職位的權是越縮越小?另外想問張校長,快將是張局長,第一,你的局會直接受重組架構影響,你現時會否覺得:你負責房屋又沒有地權,會否真的有些工作開展不到呢?未來怎去應付?會否有些具體上的交接工作呢?你都是來自民主派的背景,但現時加入一個不是普選產生的政府,你自己怎樣調節整個心態呢?如果未來政府提出一個政改方案你很不能接受的,你會怎樣做呢?林太剛才都答了僭建的問題,都想問另外四位,你們有沒有看過家中有沒有僭建?

候任政務司司長:我答一下。政府的架構是反映政府的工作是怎樣分工,但事實上最重要的是一個團隊,譬如我今日是發展局局長,在架構上我是屬於財政司司長那一面,但你看到其實我很多工作都在政務司司長方面,譬如四川的重建,譬如粵港的合作。所以在下一屆政府成為政務司司長,如果你剛才有留意,在我林林總總的工作中,我會秉持四個重要原則,其實,兩個都是適用於整個政府的。第一,要協調及統籌跨局、跨部門的工作,這是我有段日子聽到很多立法會議員,很多團體反映給我聽,希望真的做到one government,跨局、跨部門的協調必須要更加有力地去統籌。另一個是支持和帶領我們這支優秀公務員的團隊去服務多個的局。

候任運輸及房屋局局長:或者我回應剛才的兩個主要問題,第一就是,儘管在政府政策局之間的分工,當然有專注的,但是很多重大政策,我相信是整個政府班子都共同支持的。譬如房屋問題,我相信這是,第一,梁先生施政綱領的首要項目,我相信其他班子的同事都是很認同的。所以在推行過程中,我相信不會是我負責的政策局孤軍作戰。我亦都不知道原來我是有地權的。如何運用土地,最終整個政府都會有很積極的參與。

  第二個問題,關於由於我過去來自民主派背景,將來會不會有些問題,可能出現意見上的分歧。我所理解梁先生邀請我時,他已說明清楚,希望他的班子是一個包容性強的班子,我記得他用「inclusive」這個字。我相信他邀請我,除了考慮我在一些政策範圍的經驗或者掌握之外,亦都是有考慮到希望我能夠將社會一些對民主政制發展的意見能夠反映出來。我相信現時在香港普選民主的發展方面,其實時間表已很清楚,我覺得下一步是整個社會如何共同努力,令到二○一七年的普選做得成功。

候任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多謝你提供機會讓我回答問題。我的家是位於多層大廈,沒有天台、地庫、花園,只有個小露台,不過沒有任何的圍封,沒有進行任何工程,結構亦完全沒有作出改動,但是較凌亂。

候任運輸及房屋局局長:我的答案相對簡單,因為我原本住在教院校長宿舍,當然現在我要離開宿舍,我剛剛買了一層樓、一個apartment,不是獨立屋,我所理解是沒有加建、擴建的。鑑於近日社會上那麼關心這件事,我明天搬屋,搬入新居後我會再詳細看一次,確保不會有大家擔心的問題。

候任勞工及福利局局長:確認不是個問題。

候任教育局局長:我住的地方也是一個apartment,已入住很久,因為遷入時沒甚麼錢,所以沒有進行裝修。

(待續)



2012年6月28日(星期四)
香港時間23時25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