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行政長官答問會答問全文(一)(只有中文)
********************

  以下是行政長官曾蔭權今日(三月一日)下午在立法會出席行政長官答問會的答問全文:

李慧k議員:主席、行政長官。剛才你為了這一連串引發的事件向公眾致歉,我感受到你深切的反省,我想問的問題是,你多次強調你有四十五年的公務員的歷練,而公務員是要遵守一連串的規矩及守則,當你接受朋友(乘坐)遊艇和私人飛機的邀請時,有否想過如果公務員向你申請作出同樣的安排的時候,你會否審批?如會的話,是否會有這個情況;若不會,你當時為何自己會接受,而想到可以按本子辦事,又突顯到特首比清者更清的形象?

行政長官:特區政府公務員有關接受款待或接受贊助旅遊的規定是很清楚的。如需批准的話,他要申請由上級批准。這是法例和守則上的規定,是相當詳盡、完整的。所有其他政治委任的公職人員,如果接受款待或任何利益、禮物的話,也是按自己的守則。這守則跟公務員的守則,精神是相若的。如有懷疑,或需要特別批准,他要(得到)上司批准。如仍有懷疑的話,就要行政長官作出指引。這是一直實行的。經常都會有贊助商,例如首航禮會贊助公職人員去(某)地方,(都要經過)批准的程序。有時批,這樣就不需付出任何費用;不批的話便沒法去。

  問題是出於行政長官本身。當同樣的邀請是給我時,我考慮的最大原則,就是這些邀請會否造成、構成任何利益衝突?這一直是我所遵守和堅守的。從來沒有妥協。如果沒有的話,我應該如何做呢?我自己內部定出規例。這些規例以前一直沒有,完全由行政長官自己作主。但今屆政府開始,二○○七年的時候,我承諾把這些規矩糾正及加強,所以我們一直做了很多工夫,例如將防止賄賂條例一些適當的條款適用於特首,是開埠以來第一次。其他沒有辦法可以立例,而且是不適合立例的,都採用內部規管。

  關於接受旅遊、旅程,多年以來,由○七年開始,內部規例是一定要付出不少於應該要付出的旅費,按這規矩來辦事。這規矩一直不單是香港所有,外國開明及民主的政府也有使用。這些情況全是順道坐朋友的飛機。但現在很清楚,香港巿民大眾覺得這個安排不妥善。我亦承認,我用的方法,自己以為是對的,而巿民覺得不對,我一定要尊重巿民的意見。這樣使他們憂慮、擔憂,亦是我剛才道歉的主因。這是「經一事、長一智」。經過今次,我學會處事要更小心,更提高敏感度。而且,我不會就此完結。妳知道我已經委任特別的委員會,由李國能先生主持,檢討現時的制度、現時的規矩及操作的方法,在將來會有很好的指引。

李慧k議員:對於很多公眾及公務員團體指你是「嚴以律人,寬以待己」,特別是處理接受遊艇款待及乘坐私人飛機的事務上,你事後或現在覺得是否同意這個說法?

行政長官:議員,我剛才向妳解釋過,公務員或其他政治委任的官員,如接受贊助坐飛機,有時不批准,有時批准,批准時是不用付出任何費用的。作為特首的話,因為是我自己批准,除非我完全不批准自己去做,要是批准容許自己去做,而完全沒有利益衝突的情況,我如何處理呢?我自己一直以為最公道的做法,就是不要貪便宜,而要付出自己應該付出的,不會賺到任何旅費,要付出適當的旅費。如果是坐飛機,短程的我付出經濟客位的費用;若是長程的,我就付出商務客位的費用。規矩就是這樣做。這規矩當然是特首適用。我亦明白到現時這做法受到公眾質疑,使到令各位議員不舒服。

梁家傑議員:多謝主席。特首先生,現在最大的一個、公務員覺得不妥的,就是你「只許州官放火,不准百姓點燈。」剛才你提到的那個「內部規例」,或者「規則」,究竟有沒有一個文本是可以見到的?究竟你何時頒布這樣一個「內部規則」?有沒有存檔?有沒有在行政會議討論過?你可否詳細地交代一下這個所謂「守則」,是一個甚麼類型的「守則」?何時出現?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議員,我剛才已向各位解釋過,這些所謂我內部的規矩,只適用於特首一人,是自從今屆政府上任之後,因應我自己選舉的承諾,要收緊對於接受利益這一方面的安排,而作出的內部指引。這幾年來也是按照這個做法。

  的確,這些指引是缺乏透明度的,是內部指引。原因為何?因為只適合特首使用。而且我所有的做法,也不是只有香港這樣做。我是參照外國民主政府的做法。但是,當然我剛才說過,這個做法受到市民質疑,使到議員擔憂,我因為這樣,也很多謝李國能先生能夠領導委員會,檢討這個做法,希望盡快在我任內提出改善方法,能夠在我任內立即執行。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梁家傑議員。

梁家傑議員:主席,特首先生好像沒有答我的問題。主席,特首剛才說,他是因為做了特首,自己為自己製造一套「內部守則」。但是在他四十五年的公職之中,有三十一年是公務員,如果我沒有數錯。現在問題就是,政府其他的公務員,根本如果做同樣的事,即是500元兩夫婦,付出500元坐那個豪華遊艇,從澳門回香港,根本是做不到的。他也不會批准,那麼為何他的「內部守則」是會用這樣的邏輯。我想知道,所以我想我問他何時提出,有否在行政會議討論過?現時你一落區,那些街坊就會說,我給你500元,你安排我乘坐同一隻遊艇返港吧!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梁議員,你已問了你的問題,我請行政長官回應。

行政長官:我剛才已解釋過給各位知道,這些情況不會在公務員的同事或問責官員的情況發生。因為他們有審批程序,所以會受到充分的保障。

  但在特首的情況,這是沒有辦法之中的辦法。道理就是,不可以因應「從中節省旅費」這個原則來辦事。我已解釋過,這個做法我現時聽到市民的聲音和議員的批評,覺得是不對的。我希望李國能先生能夠針對這些事件,作出更好的安排。一方面可以容許特首繼續與社會各階層保持接觸,可以掌握到不單是基層市民和中產的民情,還有生意人的民情,這樣才能做好自己的工作。但另一方面,在行為方面,在守則方面,也能做到一套安排,使各方面都滿意和接受。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我再提醒梁國雄議員,不要在行政長官發言的時候,你自己在坐位上表達意見。請你遵守議事規則。

黃宜弘議員:主席、特首,以私人飛機接載你來往布吉的富商張松橋,是我的朋友,我曾與他打波與吃飯。他同時亦為西區海底隧道與大老山隧道的股東。你在政府或行政會議討論隧道公司加價時,有沒有申報利益?市民怎能相信當中沒有涉及利益輸送?請特首詳細交代。

行政長官:西區海底隧道條例訂明了西隧調整收費的機制。我相信議員你也很明白,根據這些機制,當西隧公司每年實際的淨收入少於法例准許其最低估計淨收入時,公司便可以使用法例所賦予的權力,增加收費。條例亦清楚訂明,每次增加隧道收費的幅度、收費的調整,並不需要政府或行政議員的批准,故此並沒有觸動作為特首與他有任何這方面的利益衝突。

黃宜弘議員:在審議它加價的時候,你有沒有申報利益?因為你與他有(交)情的,是嗎?因為是你的朋友,沒需要申報利益?

行政長官:我剛才所說,有關這個問題,西區海底隧道加價是不需要行政議員批准,不需要批核的。但行政會議有規矩,朋友的話,若無利益衝突,我們通常不需要申報利益,也發生過很多次這種情況。

劉慧卿議員︰行政長官的道歉對很多的市民來說,是一個遲來的道歉,而他說希望(道歉)可以幫助挽回公眾對政府廉潔奉公的信心,我希望行政長官是會全力與所有調查你的執法機關和立法會配合,這樣我們希望可以挽回現在給你打碎了的信心。主席,我的問題都是關張松橋先生。因為行政長官是乘坐他的私人飛機去泰國,四日三夜,亦都應該是住在他的遊艇,付了5,900百元。張先生,傳媒說是重慶的首富,即重慶李嘉誠。我們收到一些資料,指幾年前開始行政長官一個月兩次上他的遊艇接受款待,當時也有內地富豪出席,亦說行政長官於二○○七年推薦張先生成為港區的全國政協委員。我想問是否這樣?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關於剛才你說張先生成為國家的政協委員,跟我完全沒有關係,我亦沒有作出任何建議。不過我希望議員可以了解到,我過去四十多年公務是與香港很多不同市民接觸,亦結交了不少朋友。特別是他們有各方面的資料,我必須掌握才可以有效地執行我的任務。但是我分開公與私,清清楚楚。私人(方面),我們可以會面,可以交談,可以吃飯,甚至一起去玩、去行山。但是,一講起公事的時候,一定要公私分明。我不會因為與這一些朋友的交情,而影響到處理公務的公正性與嚴肅性。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劉慧卿議員。

劉慧卿議員︰主席,行政長官沒有答我的問題。我是問他是不是由幾年前開始,他每一個月差不多兩次登上張先生的遊艇、接受他的款待,以及當時是不是有很多內地富商一起出席?既然你都可以給我們一份列表,列明(乘坐了)那麼多的遊艇、飛機,如果有坐這一個重慶首富的遊艇,而又是那麼頻密、亦接觸了那麼多內地富商,我相信很多立法會議員和公眾是很想知道的,主席。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沒有這樣的事情。議員,我怎會每一個月乘坐同一個人的遊艇呢?根本沒有這樣的事情。我不是常常乘坐他人的遊艇。與不同人士交往,不論是乘坐別人的遊艇或是去行山,都是不同人士、不同市民、不同時間。

(待續)



2012年3月1日(星期四)
香港時間18時27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