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財政司司長財政預算案記者會談話全文(四)
********************

記者:司長,請問醫療融資方面,你預留了500億,其實具體方案未推出,你是基於甚麼假設?其實中期預測並沒有計算這筆數,如果萬一未來數年經濟不好,政府財政狀況沒有這麼好時,會否令此計劃被推遲或受影響?

財政司司長:不會,這是我的一個承諾。這個承諾是我們不理將來醫療融資的計劃如何,我們是會撥出500億元,看看如何幫助不同的市民。醫療融資的諮詢亦很快會出台,在社會上大家討論我們應如何做這件事,是否應該有個別的戶口,還是其他的一些方法。看看將來出台、獲得大家認同的方案是怎樣,那我們這500億便會放進去。另外,我們亦承諾過將醫療支出由百分之十五增加至百分之十七,這是沒有計算入這500億內,是另外的一件事來的,但是我們會另外加上去,因此我們知道,我在預算案內亦講過,如果是好像現在一樣滾軸下去,我們不只需要百分之十七,而是需要百分之二十七。百分之二十七對政府來說是相當困難的事,如果我們需要增加這麼多,我們有幾個方法可以做:第一,我們可以加稅,這相信大家也不會歡迎;第二,如果是百分之二十七的話,那增加的百分之十從那堥茤O?是否在教育方面減一些,還是從保安方面減一些,這也不會受大家歡迎。如果兩方面也不做的話,我們唯一可以做的,就是尋求其他可行的方法。但政府在財政上許可的情況下,我們會投資下去,我亦曾說過這可反映出香港政府對這件事情的承擔。

記者:在你首份的財政預算案,其實我看到很多新的思維在內,特別是交電費、幫人交MPF。但有些議員則批評這些均是一次過的,但在標準稅那些好像開了一張期票。我想問司長你背後的理財哲學,在這一方面是否有矛盾?簡單的說,究竟是不是「大細超」?另一問題是,今年的預算案是前所未有的有這麼多盈餘,有否一些措施真正能解決如貧富懸殊結構性的問題?一時的掌聲其實是很容易博取,你盡管派便可以,你有否一些措施我們可能未能即時看得到的?有些措施是解決結構性的,可以拿多些永遠的掌聲的?可否為我們講解一下當中有否這些思維?

財政司司長:我或者講清楚一個概念,你所講的一個很大的盈餘是○七/○八年度,我們現在談的是○八/○九年度的預算案,所以是兩件不同的事,因為○七/○八年度的盈餘已經入了我們的儲備。我們今次亦提出了一些不同的措施,是一些一次過的措施,因為我們想到我們的經濟環境不會永遠是這麼好,如果我們有很多經常性的開支,對經濟上、財政上的負擔,我們或者是「頂唔順」。所以,我們看到現時的環境好,可以給予多些一次過的措施以作紓緩。剛才我也說過,我覺得香港很多市民所面對的可能是一些暫時的問題,我們如何可以幫忙他們過這一段時間,往後的生活或者會好些。所以我們整體的集中點、焦點,就是如何做好我們的經濟。如果我們的經濟可以做好一些,創造多些就業機會,大家可以找多些工作,找好的工作做,他們的薪金好些,生活會進步,這個是我們最終的宗旨,如何可以做好經濟,其他(措施)只是紓緩暫時性的問題。

記者:想跟進稅基狹窄的問題。剛才你說稍後會有一個具體方案諮詢市民,其實你心目中是否已有一個具體方案,現在可以向市民交代一下?另外利得稅方面,之前部分商界都要求減利得稅,而你今次除了減利得稅之外,還有退稅措施,其實這是不是幫曾特首還一些選舉的政治債?

財政司司長:第一,我沒有一個方案在心中,我希望市民在未來的時間,可以多講一些他們希望我們做些甚麼可以令稅基沒有這麼狹窄?這是我們想聽到的。有人提及綠色的稅,即環保稅,還是放棄GST或者其他奢侈稅,這些是否足夠呢?大家可多點討論,這或可以提出具體的方案來。第二,關於稅方面,大家都要知道,我也曾說過是政府的承擔。政府的承擔是開始於特首在施政報告向大家說出他的承擔是怎樣。我們在財政預算案中,是在財政方面配合他在施政報告提出的措施,其中他也曾說過會將利得稅和薪俸稅減低,我們現時是作出配合,這可以實現對社會的承擔。

記者:想問司長今次你沒有增加生果金,你提出的數字至二○三三年,其實是否在嚇人呢?利用這數字而不增加生果金,只派3000元。另外,電費方面,全部用戶均有電費回贈,其實有部分人士是不需要的,正如我,我可能也不需要那些錢的,其實會否派錯錢呢?

財政司司長:你可以捐贈出來。

記者:我捐贈出來則是另外一回事了。

財政司司長:先多謝你。至於生果金方面,絕對不是嚇人的,因為一個負責任的政府不只是看今日的需要是甚麼,我們一定要看未來,較早前大家都看過我們在規劃上做了一個二○三○的規劃,亦要看看我們接茩n做的事,但現在我們看過在25年之後,其實不是太快,差不多一代時間之後,我們老人的人口增加很快,現在每8個人之中有1個為65歲以上的人,於25年之後每4個人之中已有1個為老年人,現時於醫療、福利各方面,老人的支出是相當大的,如果這樣滾軸下去的話,數目是很大的。如單從這方面來看,我們不是支持不到,我們支持到,但如果這樣做,正如我剛才所說,一是要再加稅,如果不是,我們要削減其他服務,我們是否應該這樣做呢?所以我們要討論一下,我今次在生果金方面退出來無作決定,因為這是個很大、很主要的政策上改變,我們是否單單將生果金給予有需要人士,還是繼續現在的做法——各人都給予呢?正如你剛才所說關於電費問題,此為問題上的分野,我們如何做呢?我希望於明日開始,因為張建宗很勤力的,我相信他會於明日開始諮詢各界人士,大家可尋求共識怎樣做。我會預留金錢以配合這新政策,希望於年底前可以得到結論的話,便可於年底前進行此工作。但目前可以幫助到有需要的人士,是一次過撥出每人3000元,希望可以幫助他們渡過此段時間。電費方面,如要找一個完善措施的話是相當困難的,正如我剛才回答另一位的問題,我們找到這方法已可以達到二百四十萬戶,這差不多是一廣闊基礎的措施,其中可能有些人士是不需要的,但如我們要進一步將這些當中不同的分散出來,可能其中的行政費用相當大,但我們這樣做的話,亦得到兩間電力公司大力幫助。我們亦趁此機會替大家多謝他們,因為如沒有他們的幫助,我們亦辦不到此事。

記者:給錢予有需要的人,不一定是電費的?

財政司司長:如你有提議請說。

記者:水費。

財政司司長:不是的,水費會較少,而且有百分之二、三十的人士根本不須要繳付水費的。

記者:現在是否間接幫到兩間電力公司?

財政司司長:絕對不是,因為這是補助給一些人士,錢是放進他們的戶口內。對於兩間電力公司來說,錢不是放進他們自己的戶口內,是放進不同市民的戶口,此舉直接幫助市民,對兩間電力公司除麻煩外,全沒有其他事情的。

記者:曾司長,你這份預算案對中產人士有多少好處呢?為甚麼不即時把一張支票退稅給市民,讓他們立即有錢花費,而是你把稅款由左袋交去右袋,下一期交少一些呢?

財政司司長:不是左袋去右袋,其實最終是放入你們的袋中。對中產人士來說,我相信他們都是受惠的一群,我們沒有想過把退稅用支票交給他們,因為這樣做一來在行政上是相當複雜,費用亦很大,我們亦不想浪費這方面的金錢。第二,我們亦不想用這樣的模式退稅,因為這樣做會對通脹有所影響。我們現時這樣做,所謂退稅會是稍遲才會發生,有些甚至會到○九年初才會有。今年的下半年或明年初,亦有可能在經濟上,美國(經濟)方面的放緩會不會對我們有影響呢?或者到那時(退稅)對經濟有些刺激,也會有一些幫助。所以我們對這方面的做法亦是經過深思熟慮的。我們希望這樣做對大家都有益,亦對整個經濟有好處。

記者:司長,為甚麼你選擇橙色?

財政司司長:溫暖,希望是一個溫暖的,這是一個很溫暖的顏色。多謝。

(請同時參閱談話全文的英文部分。)



2008年2月27日(星期三)
香港時間18時53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