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寄給朋友 政府主網頁
財政司司長財政預算案記者會談話全文(二)
********************

記者:唐司長,你好,今次是第四份的預算案,過去幾年你受人批評為「孤寒財主」、「守財奴」,今年你終於取出二百多億來與民共富,會否做這職位以來有苦盡甘來的感覺?今次派完糖之後,會如何繼續解決稅基狹窄的問題?

財政司司長:很多人都認同稅基過於狹窄是需要處理的問題,我們的擴闊稅基的諮詢期要到三月尾才完結,完結後我們會撰寫一份報告交給下一屆政府作參考。對於我自己是否有些甚麼特別的感受,我覺得我每做一份預算案都秉承荇馭雩g濟,另外要促進就業。第三是可以做到改善民生。我做每一份預算案,都是履行茬o一個責任,我自已也深深地緊守茪O之所及便應該藏富於民,所以我覺得今次是做到這原則。

記者:唐司長,你一方面說要審慎理財,另一方面又要藏富於民。我們看到其實中期的財政預測,即是在你要平衡的情況之下,無論是盈餘,尤其是財政的儲備結餘,由現在三千幾億去到二零一二年增加到五千多億,那麼大的空間,似乎你的財政預案都無講到,怎樣真的可以好好地利用一些,會否或你是否害怕給人說是留過於大的空間給下一屆政府,好像是想幫曾蔭權爭取連任,是給多些,一個過大的空間給他,是否這樣呢?

財政司司長:其實在○七/○八年那個經營帳目那堙A我們現在大約有七十億的盈餘左右。對於一盤大約二千五百億的帳,七十億其實不是很多錢。對於經營帳目,我們是應該分開獨立處理。因為我那三個(財政)目標,雖然我們已經提早三年達到,但其中一個目標,就是經營帳目和綜合帳目都能夠達到收支平衡。我覺得我們在藏富於民之餘,亦應該緊守審慎理財這個原則。但另一方面,對於財政儲備,我在演辭堶惜]有提出這個問題,我說我不認同我們財政儲備應該無限量地膨脹,但應該多少才足夠呢?這個問題我們提出了一些思考的基礎,亦有一些思考的方向。但我並未就這個問題作出決定。因為這個問題需要一個比較長一些、一個較深層次的思考,和要聽取多些意見。我們亦會參考IMF的意見,但我們暫時還沒有接納他們的建議,但我覺得是值得我們參考的。

記者:你今次這份預算案,有評論說你只顧派錢,沒有一些很長遠的政策規劃和承擔,其實你是否擔心會令市民認為你沒有做好這份工,抑或你可以在這婺穨畯抳﹛A你其實很想繼續留在這堙A服務香港市民呢?

財政司司長:正如我所說,我在過去四年多,有機會服務香港市民,這是我的光榮。就你所說是否有一些長遠的願景,其實你看得到我們今次就幾個主要經濟範疇,指出了一個大的經濟方向。有許多經濟發展的藍圖或是大的方向,你看得出我們是走不出我們跟內地經濟的融合,是需要進一步加強,尤其是在金融服務方面。但一些具體的,我覺得我們這個時候作為任內最後一份預算案,我無需要重覆寫上一次「十一五」高峰會堥漸|個工作報告所作出的一些具體建議,因為那四份工作報告,其實是一個相當好,亦值得下一屆政府參考的經濟發展藍圖,細節亦相當詳盡,有很多具體細節和建議。故此在我的預算案堙A我決定不再重覆堶悸澈媊部A而是指出一些大方向。

記者:那麼你是否想繼續留任呢?

財政司司長:我的任期去到六月三十日結束,所以我會在餘下任期期間,盡力做好這份工。

記者:司長,你剛才說你今次不減標準稅率是符合「能者多付」的原則,但是曾先生以參選人的身份提出政綱,說希望未來五年將利得稅和薪俸稅標準稅率減至百分之十五,意思是否說他的建議其實不符合「能者多付」的原則呢?未來是否都沒有減標準稅率的空間呢?

財政司司長:每一位財政司司長在制訂預算案的時候,都是獨立自主地去處理每一份預算案。對於曾特首參選的政綱我在此不作出評論,但總的來說,在財政司司長制訂預算案的時候,一定會審視每一個稅項是否需要調整和應該如何調整,所以無論是薪俸稅或是利得稅,在制訂預算案過程中我們都會考慮一系列不同的因素而得出決定。

(待續)



2007年2月28日(星期三)
香港時間20時20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