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英文版 寄給朋友 政府主網頁
財政司司長談稅制改革(附圖)
**************

  以下為財政司司長唐英年今日(九月二十一日)傍晚出席新界東稅制改革地區座談會後會見記者的談話全文(中文部分):

財政司司長:今日我很高興有機會出席這次地區論壇,在一個半小時堙A我聽了很多寶貴的意見,總結來說有幾點。第一點是大家都歡迎政府在這個時候把(稅制改革的)建議拿出來討論。大家都認為擴闊稅基的方向正確,討論稅基、稅制的安排是有必要的,亦認為這是一個合適的時機。當然有人對何時實施有不同的意見,我亦聽到很多人士的意見。有一點值得一提的是很多人擔心稅制改革會否加重低收入人士的負擔,就這一點我在會場內重申政府的目標,就是不想增加低收入家庭的負擔,這是我們很強的原則。所以無論在低收入家庭的(現金)津貼、水費或差餉支援方面,我們都提了一些建議給大家參考和討論。如果認為我們的建議不足以令低收入家庭的負擔不會加重,歡迎大家提出如何可以達致這點。現在經濟相對上蓬勃,失業率亦創了五年的新低,再加上通脹亦相對上溫和的情況下,讓大家有空間就稅制進行討論,而政府亦不需要增加收入,所有收入都會用來回饋市民。這方面大家有很多意見,我亦很歡迎大家提出意見。

記者:剛才你說有人數十年來都認為稅制很好,不用再改,你認為這些人只是看茩邧愨頞}車,你可否解釋一下?你是否覺得這樣下去會車毀人亡?

財政司司長:過去稅制很好,令香港今日在醫療、社福及教育的開支都能支付得到,這都是靠香港人過去的努力及稅制上的優勢。不過,我們有很多長遠的問題不會自動消失,所以過往的稅制能否與時俱進,迎合現代化社會的挑戰,這方面是需要大家共同去探討。我認為現在提出稅制改革的討論是適當的時機,讓大家更能認清如何迎合長遠的挑戰。

記者:剛才門外很多示威人士希望諮詢會公開讓市民參與,餘下的三場諮詢會會否考慮讓市民自由參與?

財政司司長:我們有幾方面的考慮。第一,今日出席的人士都是一些地區代表、地區領導,我認為他們可適當地代表地區的聲音。一個地區很大,而我們會有四場諮詢會,如果完全開放,我們很難掌握有多少人會出席,所以在會場等各方面的安排都有一定的限制。現在邀請的不單是區議員,而是地區的領導,這是很好的安排,所以未來三場諮詢會仍會按照這個安排,但這並不代表地區人士沒有表達意見的機會,我們已應承如區議會邀請我們作深入的討論,我們是很樂意參加,另外亦有很多其他不同的場合讓地區人士、公眾團體、商會或其他組織聽取我們的解釋。

記者:暫時有沒有政黨或區議會邀請你去參加他們的研討會?

財政司司長:有些政黨已作出邀請,而我們亦已參加了。

記者:無論是政黨、議員或市民一般來說反對GST的聲音仍然很大,並沒有隨 政府不斷的解釋而減少,你如何評估現時的情況?

財政司司長:我們把一些長遠的挑戰提出來,這些挑戰不會自動消失,作為負責任的政府,我們是有這個必要拿這些問題出來讓公眾討論。如果有人認為這些是將來的問題,今日不去處理,這是一個選擇。我們現時是作一個全面、深入、廣闊的諮詢,九個月的時間現在餘下七個月,我希望未來七個月有更多團體表達他們的意見,大家可以集思廣益、同心協力、共同努力去解決這些長遠的問題。

記者:曾特首日前發表文章表示現在不再奉行「積極不干預」的政策,而是「大市場、小政府」,其實「積極不干預」與「大市場、小政府」有什麼分別?是否代表政府會多些干預市場?

財政司司長:多位財政司司長在這經濟理念上是非常類似的,都是以一個資本主義社會、市場經濟體系之下,政府的角色是什麼?其實政府的政策就是信任市場經濟。如果市場能夠發揮市場效力的時候,政府是無須介入。只在市場失去平衡的時候,政府才會介入。其實每一位財政司司長都有介入過市場,包括我自己。我在赤臘角做了新的展覽館,另外會展中心的擴建工程或是簽署CEPA,全都是政府行為,因此我的八個字就是「市場主導,政府促進」。以往每一位財政司司長都曾經介入過市場,但都是以市場經濟為主,所以我覺得歷任財政司司長,都是信奉市場經濟,亦是與時俱進,政府在適當的時候,做適當的事情。我覺得我們在理念上是沒有改變過的。


(請同時參閱談話全文的英文部分。)



2006年9月21日(星期四)
香港時間22時38分

圖片 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