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寄給朋友 政府主網頁
財政司司長會見傳媒談話內容(二)
****************

記者:你提到實施商品服務稅時,在稅率、甚至政府收入,五年來說,會達至revenue neutral。其實你是否覺得五年便足夠呢?其實你將這些方案拿出來是否在哄騙市民,於五年後便如其他地區般不斷增加?

財政司司長:我們其實是拿出來給大家討論的。正如我剛才所說,政府的態度是開放,我們現時第一個重要的訊息,是我們今次引入這個討論,在一個建議新的稅制上的改革,從而得到一個新的稅制,我們並非為了增加政府收入。這是一個主要的訊息:不是為了增加政府收入。我們提出這個建議是讓大家討論;當然,我們亦很歡迎你們提出其他建議,例如一些其他西方國家或者地區有一些制度上的制衡以阻止政府隨意增加(稅收)。當然,我相信我們在這方面的機制,一定會得到立法會的監察。

記者:你今天說會持開放態度,又說就算沒有共識,都是一個社會的得荂A這給人感覺政府是沒有甚麼決心去走這一步。我想問的是,就算沒有共識,對社會有得荂A對政府有沒有得茤O?因為那一群反對銷售稅或是反對商品及服務稅的人士和團體會在這九個月大量地做一些反對的行動,以打擊你們政府的民望,你那方面有沒有評估過為了討論一個可能只是社會有得茼沒有共識的方案,而對政府本身民望有很大的影響呢?

財政司司長:其實,社會的得荋N是政府的得荂C因為社會能夠對這個課題有更深的認識及透過九個月的理性、公開討論時,我認為社會已經是有得荂A因為認知已經加深,對於公民責任的認識亦加深了,對於如何公平分擔一個稅務的負擔的認識亦加深了。這是社會的得荂A亦是政府的得荂C正如我剛才開始所說時,這一個極具爭議性的問題,我們作為一個負責任和有遠見的政府是不應該避而不談,或是視而不見的,所以我們作出決定說這是一個適當時刻拿出來給大家討論。

記者:剛才在立法會上大部分議員,你也聽到,對銷售稅有很大的保留甚至反對,他們都問到,在甚麼情況之下政府會放棄推行銷售稅呢?你剛才沒有回答,可否補充?另外關於地產巿道方面,因為住宅不會徵收GST,但地產商在買地、原材料,甚至繪圖,這些成本他們都要交GST,那麼這些成本便會轉介於巿民身上,是否這樣?

財政司司長:兩個問題。對於第一個問題,你說政府現時沒有共識,我們是很了解,但我們希望透過有九個月的討論,社會上的認知會加深。我認為如果能夠有九個月的理性討論,社會大眾包括政府都已經有所得荂C另外,因為我們這份文件堶惘釩D常多資料,我們希望能夠讓大家對於這個課題有更加深的認知,所以我們盡量將這份文件充實,放多一些資料進去。剛才立法會議員未有機會消化這份文件,所以我希望大家不需要太快即時下決定,因為大家有九個月的時間,消化文件之後才表達意見,我相信對於一個公開、公平的討論會更加有幫助。

  你剛才問到有關地產的問題,我們的建議對於住宅樓宇是豁免的,但對於商住樓宇,我們則建議徵收。因為是商業樓宇,我們徵收的稅項,他們作為已登記的企業,是可以扣減,即是說如果他們付出的稅項少於我們徵收的,我們便會退回餘額的部分,所以對於商業來說是左手經右手的過程。而一些大額的,譬如是買一座大廈或者買一塊地的時候,政府是會退還餘額的。

記者:司長你有沒想過除了用銷售稅GST外,有沒有其他的方法可以擴闊我們的稅基呢?雖然你的文件埵陷ㄗ儤W值稅其實並不是一個可行的方法,還有沒有其他的方法呢?

財政司司長:我們在文件中其實是有相當詳盡的交代,而在二○○二年由鄭慕智(出任主席)的委員會探索如何可以擴闊稅基,亦是得到同一個結論:就是擴闊稅基是需要,而GST是一個最可行的方法。當然我們一定有探索過其他的方法,而剛才也沒有任何一位議員給我們的建議是可以擴闊稅基的。我們希望大家都會詳細閱讀這份諮詢文件,消化了內容後才作出判決,因為我們有九個月的時間,我們不需要馬上作出判定。

記者:你今早說過兩次,說這個議題討論了二十年,經歷了五位財爺都未成事。政府有沒有分析原因,為何五位財爺都未能解決這問題呢?是否經濟好時,政府很多錢,社會氣氛都不會支持,政府便放開在一邊;經濟不好,反對聲音更加大,便更加不用去想。所以我對今次政府推行的決心有些質疑,會否在下一屆政府,你還留任,抑或會有第六位財爺去推行這個新方案?

財政司司長:我與對上四位財政司司長大家都有同感,就是這個議題極具爭議。所以在甚麼時候提出來諮詢呢,都已經是相當具爭議性。我認為今日經濟增長相當蓬勃,通脹亦相對上是溫和,同時失業率亦比較上低的時候,不失是一個好的時機拿出來給大家討論。因為我們以往是沒有經歷過亞洲金融風暴這個經驗,現在經歷過之後,便更加能夠看得到一個過於狹窄的稅基所帶來的風險,同時政府的收入不穩定的時候,對於我們計劃將來,不是這樣穩妥的。所以我們認為這個時候是一個適當的時候拿出來討論。

記者:我想問其實現時社會經過數年的經濟困境才很不容易地有一個比較穩定的情況,但在這個時間提出一個這麼具爭議性的議題時,會不會擔心破壞現時整個社會的氣氛?會不會影響如Donald(行政長官曾蔭權)所說的,想建構一個和諧社會的理念呢?同時會不會擔心會因這件事而賠上你自己的民望?

財政司司長:我明白到這個議題是極具爭議的,正如我剛才所說,作為一個有遠見及負責任的政府,我們是有需要就一些對我們長遠經濟建設、長遠財政穩定的議題,提出來給社會討論。所以在這個時機,我們認為是適當,所以提出來討論,我們不會因為這個議題極具爭議,所以畏縮而不拿出來討論。我們認為如果是有需要時,就應該拿出來討論,而現時是一個適當的時機。

(待續)



2006年7月18日(星期二)
香港時間13時27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