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寄給朋友 政府主網頁
立法會:財政司司長就「落實研究有關滅貧事宜小組委員會有關在職貧窮的報告所提出的建議」議案致辭(只有中文)
******************************

  以下為財政司司長唐英年今日(二月十五日)在立法會會議上,就馮檢基議員所提出的「落實研究有關滅貧事宜小組委員會有關在職貧窮的報告所提出的建議」議案的致辭全文:

主席女士:

  我很感謝研究有關滅貧事宜小組委員會(「滅貧小組」)在其報告內就在職貧窮所提出的建議,以及剛才各位議員所發表的意見。

  扶貧委員會(委員會)於今年一月廿三日會議席上,已就各項為低收入僱員提供的支援,及改善有關措施的政策方向進行討論,而並非如一些議員所指,沒有討論有關政策。我非常高興今天有機會與各位分享我們的理念及策略,並就滅貧小組的建議作出初步回應。

了解在職貧窮的情況

  為了解低收入人士(即月入少於5,000元)及其家庭的情況,委員會與滅貧小組都參考了由統計處提供的數字。雖然所採用的方法不盡相同,但所估計的低收入人士數目在二零零五年中皆約為190 000人。當中包括140 000全職低收入僱員(即每星期工作35小時或以上),以及50 000的就業不足僱員,兩者均較二零零三年減少。非技術工人的失業率由零三年中的9.6%下降至去年底的6.2%,而收入最低的三個十等分組別(lowest three decile group)的僱員平均就業收入,自去年初有所回升,並在第三季錄得2-4%的升幅。我亦了解一些低收入行業,例如洗頭、售貨員、酒樓洗碟工的工資最近亦有上升,以上種種,都見證了在政府大力推動經濟發展下,低收入人士的就業機會及收入情況正隨虒g濟復蘇慢慢改善。

  在討論有關數字時,委員會同意單憑參考這些數字並不足夠。雖然有關數字能幫助我們了解在職貧困人士的概況及問題,但單看這項並未能反映公共政策(課稅、房屋、醫療、教育及其他福利)對他們的實際可供使用收入(「disposable income」)的影響。為了更準確了解政府政策對不同收入組別的影響,以及有效評估政策的成效,政府經濟顧問及統計處會進行有關可供使用收入的分析,我們希望盡快可以有初步結果。

扶助在職貧窮的策略

  以下我將會從五個方面,闡釋我們扶助在職貧窮人士的策略。

(一)強化地區為本工作,加強社區建設和參與

  扶貧委員會檢視了現行照顧低收入人士及其家庭的主要政策,包括稅制、房屋、醫療、教育和其他社會福利服務。雖然各項政策仍有可改善的地方,但相信已能大體上為有需要的在職貧困人士提供所需的援助。有些議員關注我們制訂的指標有否實際作用,政府如何把貧窮人士識別出來,令他們能在有需要時得到各種的援助。我相信議員並不是建議政府僵化地給予在職貧困人士一個新的標籤。我亦很高興見到滅貧小組建議的第(a)、(c)及(h)項,都不謀而合地強調社區建設和參與的重要性。在探訪不同地區的過程中,我亦體會到建立社會資本、社區網絡才能真真正正幫助有需要的人士,包括在職貧窮人士,得到所需的照顧。這亦是扶貧委員會強化以地區為本工作的最終目標之一。在落實強化地區扶貧工作時,我們會積極鼓勵地區團體、非政府機構(NGOs)推行針對在職貧困人士需要的計劃,例如加強發放資訊或以外展方法接觸這些人士,使他們能善用地區資源。

(二)積極的扶貧策略

  經濟轉型是導致社會上出現技術錯配及在職貧窮的一個主要原因之一。因此,要協助低收入人士脫貧,我們應採取積極的策略,我多次強調,扶助有能力工作的人的最根本方法是透過改善經濟和推動就業(註一),並且加強教育、培訓(註二)及相關的就業服務,以提升他們的能力,以上兩點亦和滅貧小組建議第b和第f項相同。我亦非常高興見到滅貧小組在這方面與我們的理念相同,儘管我對小組的某些建議,例如鼓勵個別行業在香港設廠,是否適用於像香港這樣小型經濟體系和極度開放的經濟體系,可能有不同的意見。政府在日後將繼續與立法會對話,尋求可行途徑,提升低收入僱員的競爭力。

(三)發展地區經濟/推動社會企業

  除了推動經濟發展、教育和培訓等政策外,扶貧委員會亦非常同意透過鼓勵發展社會企業和推動地區經濟發展,為一些在公開巿場上較難找到工作的人士(例如低學歷、低技術及中年人士)提供培訓和就業機會。我非常高興滅貧小組在這方面的建議(註三),亦即c項建議,與我們的不謀而合。扶貧委員會已在政策上、財政支援上及推廣方面開展一系列工作,我亦在上一次的滅貧小組會議上作出簡報。我們會在日後再向滅貧小組解釋我們的工作進展。

(四)增強經濟援助

  對於滅貧小組建議為在職貧窮家庭提供經濟資助(註四),並引用英國稅務補助計劃(「Tax Credit Scheme」)作為參考,首先,我想強調,我們的公共財政理念及稅制,與英國相當不同。不過,扶貧委員會亦同意在顧及公共財政量入為出及避免削弱工作意欲的前提下,考慮如何能最有效地為低收入僱員增加工作誘因。現時,若低收入僱員所賺取的收入未夠支持其家庭的生活,可以根據綜援計劃下的低收入類別,領取收入援助。我們會進一步檢視現行安排,包括「豁免計算入息(「Disregarded Earnings」)」的運作是否需要作出改善。我們亦會繼續考慮可行的方案,例如為失業人士提供資助或津貼,幫助他們尋找工作。

(五)勞工階層的權益

  剛才多位議員都提及勞工階層的權益,滅貧小組亦就一些有關勞工階層權益的事宜作出建議(註五)。維護勞工權益,促進勞資關係,使他們能分享經濟復蘇的成果,是我們創建和階社會的一項基本方針。我相信各位議員都明白,「最低工資」是複雜且富爭議性的問題,剛才亦有議員對「最低工資」表達了不同意見,勞工顧問委員會現正討論有關政策對香港社會和經濟的影響。特區政府一向非常重視保障勞工權益,我們會認真研究這個課題,希望最終取得一個適當的平衡。

總結

  雖然公眾往往覺得政府與立法會在討論有關扶貧的議題上存在分歧意見,但當我細讀滅貧小組的建議時,便發覺我們在很多範疇上存在共識。我很高興我們不再糾纏於是否需要定出一條新的貧窮線,正如我今早回應劉慧卿議員的提問一樣,實際上我們多年來已採納綜援水平來評估可獲經濟援助的貧困人口。同時,我們也通過不同政策對有不同需要的人士給予相關的支援。採納嶄新但不全面的標準,只會令巿民更感混亂,且無助於檢視和改善公共政策。

  議員關注指標的用途,其實指標對於政策的檢視是可以發揮很大的作用,指標的用途包括數據可每年更新,可供跟進各項政策內的扶貧工作的進展;亦提供一個檢視政策成效的參考,例如雙待青年反升不跌,是否反映計劃之設計有問題?或是受其他新增之社會因素影響?

  預防和紓緩貧窮的工作,是香港公共政策行之已久的一部分。透過我們過去多年的不斷努力,我們見到低收入僱員的生活正逐步改善。在未來的日子,特區政府與扶貧委員會將抱茤M而不同的態度與立法會通力合作,務實地在以下幾方面謀求共識,以改善現行政策:

(i)對在職貧困人士及其家庭的情況,以及相關的公共政策對他們可動用收入的影響,作出更準確的評估;

(ii)強化以地區為本的扶貧工作,加L社區建設及參與,並積極鼓勵地區團體針對在職貧困人士的需要,提供更多的資訊和支援;及

(iii)推動積極的扶貧策略,繼續透過推動經濟發展以創造就業,並加強教育、培訓和就業服務方面的配合,以提升在職貧困人士的能力;

(iv)發展地區經濟,推動社會企業發展,使社會上能力稍遜的人士能貢獻社會,自力更生;

(v)考慮適當地提供經濟援助,增加工作誘因;及

(vi)考慮如何因應香港整體社會及經濟發展步伐,以及在平衡僱主及僱員的利益之下,進一步完善保障僱員權益。

  多謝主席。

(註一)滅貧小組建議第(b)項
(註二)滅貧小組建議第(f)項
(註三)滅貧小組建議第(c)項
(註四)滅貧小組建議第(g)項
(註五)滅貧小組建議第(d)、(e)項



2006年2月15日(星期三)
香港時間17時23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