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公報
 
 

 寄給朋友政府主網頁

行政長官立法會答問大會談話全文

******************

  以下為行政長官董建華今日(一月九日)出席立法會答問大會的談話全文(只有中文):

行政長官:我很高興今天能夠再次與各位見面。我想強調,帶領香港經濟走出困境,恢復市民對前景的信心,是本屆政府的主要任務,也是我們面對最大的挑戰。經濟發展的路向已經很清楚,是善用現時所有的優勢,強化四個支柱產業:金融、旅遊、物流、工商服務,以及配合推動創意產業和創新科技,支持中小企業多元發展,加快香港與珠江三角洲的經濟合作,促進香港的經濟轉型,增加香港市民的就業機會。

  相信經過幾年的探索,我們已經邁向一條正確的道路上,而這一條路是確實可行,並且得到社會認同的。希望大家能夠在這幾方面努力。

霍震霆議員:董先生,昨日你發表的施政報告,提及發展香港成為文藝體育之都,以及以創意工業為香港經濟發展的一個新元素,業界都很鼓舞,但希望反映一下意見,目前大部分的文化體育團體規模都較細,經費都靠資助。請問政府有否實質的支援計劃,例如技術、組織及行政管理去幫助這些團體?

行政長官:霍議員,在文化體育方面我知道民政事務局何局長有很多想法,盡量如何去將文化搞得更活,如何將體育提昇到一個新的層次。我與你亦談過多次,體育已變成一個很重要的商業產品。我們也會在這方面努力,政府一定會大力去推動,是否要全由政府出錢支持?我看又未必,因為我相信在文化社會方面要作出努力。除政府之外,整個社會也應該參與,我也有信心在未來數年內會有長足的進步。

馬逢國議員:想問董生,新的問責制班子上任已經半年,為了讓新班子有更好的磨合,所以施政報告延遲了三個月才發表。昨日你發表了施政報告,施政報告可以反映新班子的整體表現,普遍印象認為施政報告提出了方向,並沒有很多具體的措施。想問董生可否評價一下,你自己如何看問責制班子這半年來的工作?

行政長官:施政報告與施政綱領是我們團體的製作。我覺得施政報告是方向性的。你說它是不是空泛,又不是,它內奡ㄓ帠\多實質方面的問題,譬如我們的大橋,計委就會開始做可行性研究。二十四小時通關則於一月二十七日開始。廣東省個人旅遊很快就可以落實。有許多實質方面的事情,但基本上是一份方向性的文件,施政報告今後也會是這樣的一份方向性的文件,市民最關心的一兩個問題就是這個施政報告的重點。施政綱領又如何呢?它會就每個政策範疇每個局長有甚麼需要做的、去落實,這方向是可以在那堿搢魽C我認為若用施政報告和施政綱領來反映問責制發揮得好不好,我認為發揮得相當不錯,當然不止於此,每個問責局長都十分勤力,極之投入,他們爭取民意,當有事發生時反應得很快。所以事實上問責制使整個政府真真正正的在問責,所以我對很多方面也很滿意,當然整個評估我們答應了立法會在一年內提交一個完整的評估給大家,六個月之後,我們再談這件事吧。

馬逢國議員:想問董先生,你感覺現在的問責班子是否已經過了磨合期?是否已過渡到全方位合作的階段?還是仍然停留在一個共同理念的階段?

行政長官:可以這麼說,在過去六個月內,我們一直在努力一起工作。現時大家互相了解,互相信任,發揮得相當不錯。在未來六個月我們會朝這個方向去努力。但到目前為止,我認為他們發揮得比我預期為好。

黃宜弘議員:對解決財赤有一個問題,我很欣賞你帶頭和局長願意減薪10%,希望所有公務人員都會效法,但他們情況不同,我希望你可否考慮一下給予他們一些「甜頭」,令他們覺得「除笨有精」,自動減10%。若能夠自動減10%的時候,你或者應承他們,例如他們是五十五歲退休,延遲一年左右,讓他們在最後得些好處,即給一些「甜頭」,令他們可以更容易接受市民的呼聲。

行政長官:政治交易來往一定要有「甜頭」吧?立法會與政府時常都有這樣的交易。不過,公務員這件事,政府幾位同事和我本人也有與公務員廣泛交換意見,在未來一段時間亦會繼續交換意見。我要重申一次,財赤不是公務員帶出來的。公務員在過去一段時間是十分努力為香港做事。民意看到社會群眾對公務員在服務方面,九七年和現在比較,是認為現在做得較好。整個社會面對很大的挑戰,有很多工作要做,最終是要靠公務員去做。他們需要「落手落腳」去賺取工資,社會的穩定和將來的發展要公務員同心合力去做。在我與公務員的傾談過程中,他們表示願意為減財赤努力,亦清楚知道一直減財赤至二○○六/七年,要減二百億元費用。也講過必要時候,他們需要減薪。我們的同事王永平局長與公務員開始商討,務求能夠大家有一個共識,怎樣能夠達到這樣的目標,將開支真的削減下來。這件事有迫切性,要盡快能夠解決,因為不單香港市民關心,國際財經界很多方面也注意到,看看我們到底如何處理這個問題。各位同事和我高度關注此事,亦相信最終會有一個好效果。

李卓人議員:董先生,我覺得剛才你的發言也好,昨天你的施政報告也好,其實都很迴避了一個市民很關心的問題,就是市民覺得政府管治無方。然後有一個信心危機,即是現時民怨沖天,沒有信心,其實主要原因是市民覺得對政府沒有信心,對政府、對董先生你沒有信心,但又無法更換政府,無法更換領導人,即是沒有一個民主機制去解決這個政治信心危機的問題。董先生,你可否告訴我們,你怎去面對這個政治信心危機的問題?你都明白如果市民沒有信心的話,經濟搞不好的。有些學者更說社會凝聚力的最大問題、最大障礙是董先生你自己。我很希望董先生你面對管治能力市民最關心的這個政治危機的問題,多謝董先生。

行政長官:唯一你沒有說出的是這是你的個人意見,你以第三者來表達這個意見給我聽。經濟不景氣的時候,市民對政府有要求、有期望,這個完全可以了解,而事實上我們要更加努力才行。

  但是我們是否這麼差呢?香港面對的問題是經濟轉型帶來的問題,是全球化經濟帶來的問題,知識經濟帶來的問題、內地經濟快速發展所帶來的挑戰,以及泡沫經濟爆破帶來的問題。這些問題很複雜,過去五年我們採取一系列的措施,一直在跟進中。事實上,如果你看到我們香港這麼嚴峻的情形,跟亞洲其他地區相比,很多地方我們是比別人好,我們真的比別人好。我們是否滿足呢?我們並不滿足,我們會繼續努力去做事。在這一段時間當中,我剛才說過,我們已找出一條路去走。這條路是很清楚的,就是善用我們現時的優勢,強化我們四個支柱的經濟,然後藉著國家發展良好的勢頭,尤其是跟珠江三角洲的合作以推動我們的經濟轉型。

  起因是這麼複雜,要看到效果便肯定需要時間,不是只說兩三句話,叫兩三句口號,問題便可以解決,不是這樣一回事。從外國經濟的經驗都可以看到,經濟轉型是需要一段長時間,過程是有痛苦,我們要接受這一件事情。

  你說我們有沒有做工夫呢?一九九七年來港旅客有一千一百三十萬人,去年達至一千六百五十萬人,所增加的人數從何而來?是因為我們旅遊界的努力,因為我們政府的努力,因為所有市民的努力做出來的。

  物流業方面,一九九七年有一千四百萬個二十呎的貨櫃箱,現時增至一千八百四十萬個,保持世界第一位。怎樣得來的呢?是因為我們大家的努力,因為我們政府跟內地商討要降低成本,通關要做好,成本亦要降低,因為我們可以吸引全世界最好的專家來這奡嬪畯戔擰P物流業。

  為何有這麼多外國公司來香港?為何他們最近幾年不選擇其他地方,而選擇來港呢?你們都看到一九九七年有二千五百間公司,現時有三千二百間。不是他們自己走來,是我們大家努力做出來。

  兩三年以前大家關心環保,空氣不好。去年十一月份南華早報都提及,空氣好了很多,是很少見,進步了很多。我可以坐在這婺穨A整整說一小時,交代我們政府做了甚麼以及市民大家努力做了甚麼。李議員,現時最重要是大家真的要同心合力去努力,有信心的去努力。正在做工夫,亦可以做到。我自己很有信心我們現在指出了一條路,社會亦很認同,朝著這條路走,我們是可以走出困境。

李卓人議員:董先生,我相信你仍然未明白一點。我相信市民不是說政府在過去五年一事無成,市民覺得政府說過很多事情,很多口號,很多承諾,但很多都落空了,然後製造出一個信心危機。但是董先生你回答的方法就是你要對我有信心,可行的,我們已選擇到一條出路。但是其實在過去五年,別人都等了五年,別人已經沒有信心,你怎樣給回他們信心?剛才說社會凝聚力的問題,你整份施政報告都沒有提及,是否根本你自己都沒有信心去凝聚社會,令到大家一齊為香港奮鬥,令香港保持不敗。

行政長官:李議員,香港不會失敗的,你怎樣說也好,香港不會失敗的,因為我們香港有很多優勢所在,我們朝荍畯怐漱閬V去做,沒錯的,我們是會成功。

李家祥議員:董生,我只代表自己說話。我跟李議員的意見並不相同,我認為今次的施政報告,尤其在經濟分析方面是多年來最客觀,能夠面對現實及針對時弊,亦真的能夠反映很多從事工商企業及專業人士希望香港政府走的一個方向。我們唯一想你做更多的是大力地落實這些政策,讓我們看得到結果。

  今日的問題亦從這角度看,我認同你曾說要用國際視野去吸納很多很有能力的人才匯聚香港。唯一我想了解更多的是為何董生昨天說出施政報告時,只是吸引已出來工作的人。你看看加拿大、美國、澳洲、英國,很多會在教育事業上爭取外援。舉一個極端例子,牛津大學不單會取錄住在牛津的學生,它是匯聚全英國、全世界最優秀的人才去讀書,讀完書的人返回去做生意,在那塈賳磥峇u作。為何我們的教育政策,尤其是投資了很多錢在大學和私立的國際學校,不能用在相同的國際視野、相同的區域性吸納人才的看法去招收學生?

行政長官:你問得很好,你的建議我相當認同。在過去數次我們的問責局長與主要官員大家在傾談中曾討論過的問題,我相信李國章局長對這個問題,對你所提出的建議亦相當認同。當然鑑於現在面對財赤問題,在執行的過程中可能需要時間,但我認為你說得十分對,我們應該向這個方向走。一方面可以令香港增加更多競爭力,另一方面我相信真的會帶動整個社會。

李家祥議員:我再簡單跟進,據我理解例如哈佛大學、牛津大學招收海外生接近百分之三十、四十。香港最優秀的大學投資了很多億元,所招收的外地學生可能只是百分之二、三,百分之五也不到。我希望時間表能否早些落實,向我們展示一些遠景,而我們希望這些來讀書的人將來亦是我們的人才。

行政長官:很好的建議,謝謝。

楊森議員:去年施政報告是大力鼓吹教育發展,指出會大量增加教育投資的經費。今年的施政報告雖然亦提到堅定不移支持教育投資,但跟上一份的報告大量增加資源(的取向)相去甚遠。況且你亦公開講過會將政府的公共開支削減二百億。請問董先生,教育經費方面會否削減?如果會的話,你會否違反公開講話,即對教育投資絕不手軟的承諾呢?

行政長官:我們會堅持投資教育。教育統籌局局長會詳細檢討教育的各項開支。對於需要加強的投資我們是會堅持的。但我相信大家都會同意對有些沒有需要的,或者不應該做的項目,是應該進一步考慮將資源撥到其他地方。另外,透過這些詳細的檢討及資源的重新調配,我有信心在教育方面會做得更好,更有成果。楊議員,我們對在教育方面的投資是會堅持的。

楊森議員:剛才你的答覆是否暗示教育經費的削減是無可避免的呢?如果是這樣做的話,剛才說你作出過不會削減教育投資的公開承諾是否已違反?香港基本上始終是中國人的社會,中國人對子女的教育是非常重視的。經濟不好時,父母把希望都放在子女身上,希望他們把書讀好,將來出人頭地。你是次削減教育經費會令整個香港的家長很失望。

行政長官:我在施政報告中說,人才是最重要的資源。過去五年,教育經費增加了百分之五十,是相當大的增幅。你可以看到,從第一日開始到今日,我也好,我的同事也好,對教育很重視。剛才已說過,教育的經費不會受到影響,但是我想你知道,有些地方若是做得沒有效率的,或者需要改的,是會改的,資源是會調配的,令到教育做得更好,更有成果。

朱幼麟議員:政府會否考慮繼續擱置執行取消股票經紀最低佣金的計劃?因為現在股票經紀的生意相當難做,聽聞最近有百多間公司會關門,小型的股票經紀行大多是由香港人所經營,而且是香港本土經濟的一部分。

行政長官:香港各行各業也面對很大的轉型,相信經紀行也是面對著這樣的轉變。一定要勇於面對現實,擁抱這個轉變,想辦法能夠走出一條路來。每年我們都將有關決定延遲一年,如果沒有決心去想辦法的話,是解決不到問題,這是我個人的看法。但究竟是怎樣,這件事是要由聯交所的董事會來作決定。當然相信政府可能會有意見,這個意見相信亦會轉達給聯交所。不過,最終都是由聯交所來決定。

朱幼麟議員:香港有很多地方需要改革、改進,希望政府在改革改進的時候,不要先拆毀現有架構,亦要為受影響的人士先作安排,才改革或取消這個舊制度。

行政長官:謝謝朱議員的意見,我知道。

葉國謙議員:今年施政報告的主題,以振興經濟作了一個很重要的主題。堶惘釣ヲ搌k我很認同,因為如果是有持續經濟的增長,就可以改善香港的民生及推動整個社會的全面進步的基礎。剛才董生在開始時都提及到,再強調提升支柱的產業和鼓勵多元化的發展。但在堶惘釣ヮ蒛撉滷僧I,譬如大嶼山發展現代化物流園、二○○三年九號碼頭要開始運作,這些都好具體。但亦很多的提法,如第十七段內,有提到因為香港和珠江三角洲經濟融合的趨勢,強化香港作為區域商業運作中心的角色,我們亦需繼續採取措施,吸引國際跨國公司在香港設立地區總部及辦事處。你提出這個繼續採取措施,但看不到有措施,可不可以詳細說一下有甚麼措施呢?又例如在第十八段同樣有這些情況,提及到傳統產業和本土經濟要在香港經濟轉型中有獨特角色,要積極配合它們的發展。可否具體向大家說明?怎樣積極和有些甚麼措施可以達致到?

行政長官:這份施政報告是一份方向性的施政報告,你如果要我一樣一樣講,我是可以講的,因為我對各細節均頗熟悉。但這篇文章不是一個小時的事,兩個小時都可能講不完。但這次除了有施政報告外,還有施政綱領,我希望經過你們和各局長的對話,你們可以真正看到問題所在,和我們的想法,思路如何,怎樣去推動這方面的工作。

葉國謙議員:我想更正,當然我們的政策局局長都會詳細談,但是最重要是提出來是能夠落實到和抓得到,能夠好有效有措施去做得到。為使人認識你的具體做法,可否在這點講出具體的例子?

行政長官:如果你以旅遊為例,又要很花時間去說,內地有各種不同的旅客來香港,有些跟旅行團來,開始時內地只得四個旅行社可以有這樣的權,現在放鬆到幾百個,那是一步一步政府和中央政府落實去做的。現在提到以個人的身分,廣東省的旅客可以來香港,我們也是一步一步的在工作中。說起上來可以是很冗長的,但整個策略是我們要加強旅遊業,爭取內地的遊客來香港。至於你說要多些詳細情形,就要分開慢慢和你談。

田北俊議員:施政報告有很多大方向也是自由黨一直提出的,正如與珠三角的合作、解決財赤的問題、節流、開源等做法。我想問關於刺激經濟方面,關於人才輸入及投資定居,即廿一及廿二段,你用的字眼就會參照海外人才來港的處理,關於內地的人才,英文就用make reference to this policy,這是否是指如果現在美國人、歐洲人能夠來港工作的方法,就是將來同樣處理國內的專才人才,是以同樣的處理方法,他們的妻兒可以來,是不是這樣?第二點,是在廿二段的海外人士投資移民,你們決定鼓勵,我的了解是現在我的美國朋友或者新加坡朋友,說來就來,很多投資定居,正在這裡投資,為何要再有一個這樣的新法鼓勵他們,有什麼新意呢?多謝主席。

行政長官:關於第一個問題,即關於廿一段所講的,說會參照海外人士來港的處理辦法,讓內地的人才和專家來香港,你的理解是對的,是這個意思。關於投資移民方面,目的當然是盡量爭取多些不是投資於香港的人來香港,來香港投資、居住。我知道你一向就這兩方面很關心,待曾司長的人口政策文件出來時,會有一個很詳細的解釋。

田北俊議員:你講得好清楚,在第一點可不可以再了解多點,即海外專才的參照呢,即例如美國、歐洲,沒有行業的界定,以前我們有的做法是要高科技和金融界才行,現在沒有行業,亦沒有名額這樣東西,是不是這個意思?

行政長官:你的了解是對的,是這樣的意思。

陳智思議員:在昨天及剛才,董先生說過會徵詢員工的意見去推展二○○三年公務員薪酬調整的工作,想請問是否打算推行薪酬水平的調查?如果是的話,你預算花多少時間可以完成這個調查?

行政長官:關於公務員薪酬的問題,一定要得到一個妥善的處理辦法。現在王永平局長很專心地跟公務員同事商討。如果是牽涉薪酬調整的話,當然是要有一個機制,現在是有機制,而將來的機制是會怎樣?是否會有薪酬水平的調查?要給王局長一些時間去跟公務員同事商討。當然,商討過後有了結論,一定會向大家有一個交代。

陳智思議員:其實在你心目中是否打算在二○○三年內能夠有這個水平調查的呢?

行政長官:會盡快做這項工作,也會盡快進行現時與公務員商討的工作。最終是甚麼時候可以談妥及開始進行,是會加快,因為知道財赤有逼切性。

黃成智議員:相信你知道過去香港在富裕時,貧窮市民並沒有富起來。但當現時香港較為貧窮時,我很擔心他們首當其衝,會更窮。因為曾經有局長及政府部門的人員說過考慮削減綜援。在施政報告第六十一段,董先生你說過政府要對弱勢社群寄予同情。又在綱領內提及要建設一個公義、仁愛的社會。在你今年的施政報告內並沒有提及任何關於具體的民生措施,想請問你會否削減老弱和傷殘人士的綜援金?

行政長官:關於綜援金,財政司司長和楊永強局長正為這問題進行研究,是財政預算案內的一部分工作。我知道還未有最後決定。民生方面的工作,政府一直也很重視,我昨天一開始時說過,現在市民最擔心的是經濟問題,弄好了經濟問題,才能確保民生方面和社會的發展可以持續下去。若經濟弄不好,甚麼也是假的,所以要集中力量弄好經濟,這是施政報告的重點。但這並不表示對民生方面的事情不重視。老人方面來說,本年度老人服務的開支達三十五億元,跟一九九七年、一九九八年的十七億元增加了一倍。現時超過半數,百分之五十八的長者居於政府資助的公營房屋,輪候由一九九七年時的一萬六千人,現剩下七千人。提供了約二萬六千個受資助安老院宿位,較一九九七年增加了百分之六十。有三十八支長者支援服務隊,一萬二千個義工在社區內成立服務隊,為有需要的長者提供支援。我們所做的一切,多不勝數。另一方面,在殘疾人士方面,由一九九七年九十八億元的支出,現已達一百六十二億元。在民生方面,過去五年已做了很多工作,是我們值得驕傲的。當然,在財政比較緊絀時,在社會福利方面,政府要更能夠善用資源及提高效率。但我相信我們一定要堅守的一個原則就是有確實需要幫忙的人和需要照顧的人,我們一定會照顧到。

黃成智議員:我想問的並不是做了多少老人服務,我是清楚地問這班老弱傷殘人士的綜援金會否削減。即使你的經濟措施做得很好,這班老弱傷殘的人士並不會因為經濟措施做得好而富裕。若你現在削減他們的綜援金,他們連基本的生活條件亦受到影響。希望你看到老人家的實際處境,不要減他們的綜援金。剛才你說的只是數字和非綜援金的其他服務。事實上現時社會上的老人家已親口說清楚,希望董先生不要削減他們的綜援金,我希望你聽到這些意見,以及請兩位局長和司長研究這方面時,不要削減老弱傷殘的綜援金。

行政長官:我們當然聽到老人家的心聲。自我出任行政長官的第一天開始,對老人家的照顧和教育這兩方面是我的重點工作。剛才告訴你在過去五年,我們已做了很多工作。至於綜援方面再多說一次,還未有最後決定,政府正在研究。

陳婉嫻議員:我問的是失業問題。現時香港的勞動人口大約有一百三十萬,我說的是勞動人口,是中三程度或以下的。董先生你今次的施政報告是連任後的第一份,作為我們一直關心就業問題的人士,我們希望特區政府在解決現在這百多萬面對結構性失業問題的人,到底有甚麼方法呢?對施政報告奡ㄔX的振興經濟,我們是同意的,因為我們知道經濟活躍才能夠帶來我們就業,不過,正如董先生在報告堬臚迭B第六段,你說出了我們之前出現了(經濟)泡沫的原因?也帶出我們經濟從過去的多元化,只剩下由地產、金融帶動本身的服務性行業。在現時泡沫爆破後,對如何重整經濟結構,我感覺在這方面沒有虓N去看我們現時百多萬中三程度以下人士,他們也不能到國內工作的人士,你到底如何去在本地解決失業呢?這個我看不到,我希望董先生你告訴我在哪一段有提及這個問題呢?

行政長官:我們當然很關心失業問題,大家都知道一方面是結構性的問題、一方面是周期性的問題,香港不幸地屬結構性的問題比較多。所以要解決結構性的失業問題,要經濟轉型一步一步地走出來,要人力資源的質素提升,所有這些都需要時間。經濟轉型需要時間,我說過很多次這是很痛苦的,我們要接受這個事實。是否政府不做任何事呢?不是的。譬如在旅遊業,因為我們知道旅遊業可以製造就業機會;物流業方面我們拼命去推動,因為它可以製造就業機會;我們搞本土經濟,希望它可以帶動就業;我亦說過我們會努力地打擊黑工,希望可以製造就業。任何這幾樣事,基本上沒有可以全部解決所有的問題的可能性,但可以紓緩有關壓力。在過去幾個月,我們看到失業率正在輕微下降中。我也很想告訴你,我現在找到方法,其實不是的,我相信失業率仍然會高企一段時間,這就是經濟轉型的後果。就是因為我們在人力錯配、教育方面,很多方面在多年來都做得不夠,因而造成今天的情形。我們會繼續努力。

陳婉嫻議員:我沒否認政府這幾年做了很多這樣的工作,不過,我覺得例如你提出的創意工業,我們覺得是好的;又例如你在十六段及很多段落奡ㄗ鴝摁i多元化,我們也覺得政府感覺到。我們覺得在過去幾年的經驗,當政府提出了一些方案,你沒有一個具體實施的時間表,當政府內部官僚架構一碰到問題,到時就會「走樣」,或是無疾而終。所以很多香港人說你愈提大的項目,如什麼什麼港,他們就愈驚,因為說了之後便沒有了。你現在提創意工業,又提多元經濟,到底具體的推行是如何呢?如果單靠兩個局長,他們是否可以呢?以往太多這方面的內容,感覺到信心不大,所以很希望在這個問題上,政府是否有決心去解決,還是面對困難時作出敷衍的應對呢?

行政長官:騰龍墟是你提出的,正在發生當中。我亦很想在未來一、兩星期內去看看,所以民間提了出來,政府積極回應了,立刻處理。創意工業方面,你們去考試吧!唐局長、何局長,你們下星期去考考他們,他們應該會有很好的回應給你們。在問責制之下,司長、局長是負責任的,我們會做到事的。

余若薇議員:施政報告第一段說,「帶領香港經濟走出困境,恢復市民對前景的信心是本屆政府的主要任務。」我想問恢復市民對前景信心這個問題。因為自從你發表這份施政報告之後,新聞、電台以及有很多評論,對於這個施政報告似乎都沒有信心,你提出所有解決方案都不能夠帶領香港經濟走出困境。你會叫這些人看你的施政報告哪幾段或哪部分是可以恢復市民對前景的信心?

行政長官:恢復信心不是靠一篇文章、靠某某人說幾句話就可以解決。第一、要讓大家看到發展的方向是怎樣。我剛才亦說過,高興的是現時發展的方向得到社會的認同和支持。發展方向是怎樣呢?就是善用我們的優勢,強化四個經濟支柱的發揮,以及盡快融合珠江三角洲,加強我們的經濟活力,幫助經濟轉型。現時社會認同這個方向,我們正朝著這個方向走。剛才亦有議員提醒,創意產業是很重要,我也同意創意產業是很重要,是有一個發展的方向,這是第一點。第二、有發展方向後便要看政府能否「交貨」。政府各方面正在很努力地幹,無論是金融、旅遊、物流、工商服務的支援,在四個經濟重點的工作方面,多年來都交到貨,我們是做了很多事情,有目共睹。與珠三角進一步的合作優勢互補在進行中,我們亦有信心可以「交貨」。對普羅大眾來說,是需要有時間給他們一步一步看我們正在做的事情。將來會向他們交代得更清楚,我們做了甚麼事情。舉例來說,就說物流,去年跟美國談妥一個香港美國的航空協議,這個協議對香港很重要,在機場方面帶動香港的物流業。國泰、港龍跟台灣的航空公司談妥了香港台灣的航空業協議,亦對香港很重要。我們積極推動空運,在二○○○年至二○○三年國泰、港龍購買了二十五架飛機,現時他們有一百架飛機,要多聘請二千名員工。在未來一段時間,港龍、國泰以及華民他們會購買多大概二十架飛機,可以看到政策是成功地推展的。這些事會陸續發生,讓大家知道方向是正確。

  你說問題是否已經解決了?不是,我昨天說過,現時有很多面對這次經濟轉型受損的人,負資產亦好,薪酬可能要下調的也好,或者失業也好,這個過程仍會出現。希望對這些人怎樣呢?希望能夠盡量給他們培訓,再培訓,在旅遊亦好,在物流亦好,盡量製造更多就業機會。我剛才跟陳議員說,利用各種方式製造多些就業機會,但問題仍未能全部解決,這是經濟轉型的過程。至於其他我們想做的事情,各項也在進展中。

余若薇議員:董先生說得很對,恢復信心不是靠一些人說一些說話就可以做得到,不是靠一篇文章。他很多話都是說正在做很多事情,但是要時間才可以證明。但是有一個方法是不需要很久的時間,很快即時可以證明,在行動上亦可以做得到,那條路就是我們中央政策組專責凝聚民間人心的關信基教授也都說過,他說二十三條這個問題出白紙草案,以條文形式諮詢民間。你在第五十五段中提出,你聽過很多意見,亦高度重視意見,而要求白紙草案這個意見是跨界的,亦很清晰的,這是一個即時可以做到的行動。董先生,不如我們就做這一個行動,至少可以增加市民信心,就是以條文形式諮詢市民關於二十三條立法的細節,好不好呢?

行政長官:二十三條立法是天經地義的事,香港已回歸祖國,我們有公民責任立法。我亦再次強調,這是為了保護國家安全,絕不會影響到香港人現有的權利和自由,亦不會影響到香港作為一個開明及多元的國際社會的特色,我們會依照蚆p合國國際公約去處理此事。

  我很密切留意這一次三個月的諮詢過程,看到很熱烈、很充份的討論,我覺得是應該,亦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我看到市民是認同《基本法》二十三條要立法,亦聽到有些聲音,有些疑慮。對於這些疑慮,我們會深入研究,進一步了解。然後在未來幾個星期跟關心的市民傾談,之後才作出最後的決定。但我可以告訴你們,條例草案推出時,我相信很多意見也會被政府接納。

勞永樂議員:董生,將包括香港在內的珠江三角洲地區連繫成一個優勢互補的經濟體系,這個發展方向我是支持的,但問題是落實這個發展不可以只靠香港努力,因為主動權不完全取決於你,亦不完全取決於香港特區政府。在落實這個大計方面,預計面對最大的困難是什麼,又如何去解決這些困難呢?有沒有一個落實的時間表?

行政長官:香港很多人關心,廣東省的領導人、各個市的領導人對於建立大珠江三角洲的想法是怎樣呢?我十二月初到了廣州,然後到了深圳,見了省、市的領導人,我們廣泛的交換了意見,大家也肯定珠江三角洲和香港真的有優勢互補的情形。大家合作就會將大珠江三角洲建立成一個世界首屈一指的經濟區域,大家都很認同這一點,也覺得這樣對珠江三角洲好、對廣東省好、對香港也是好的發展方向。因為我們大家有這共同概念,很多問題在推動時就容易得多,而這個概念亦得到中央的認同和支持。

  香港是一個國際都會,希望將香港和珠三角帶向世界,亦希望將整個世界帶來香港和珠三角,發揮珠三角和香港的優勢。有了共識以後,很多事正在做。工作要分兩方面,一方面是政府應該做的工作,就是盡量在基建、共識、政策、消除障礙幾方面要做很多工作。另外一方面,在香港,private sector私人企業二十年來一直在做,已經做得相當好,他們亦看到當珠三角與香港融合在一起的時候,新的機遇是很大的。

  舉些例子,譬如說專業人士,珠江三角洲發展的需求大到不得了,香港專業人士將來發揮的空間更加大。珠江三角洲四千萬人,是全中國發展得最快的一個地區,財富一直增加得很快,是一個很大的消費市場,是香港一個很好的機會,一個很有力的生產基地,配合香港的物流是很有潛質的。

  很多這方面的事,私人企業自己會去推動,我亦希望專業界你們自己也會去推動。當然如果需要政府幫忙,政府一定會做。所以說時間表,如果說到橋、二十四小時通關等很多方面,政府是有時間表。如果現在沒有,將來也會有。如果牽涉到私人企業,當然要私人企業去推動,但是我們也會從旁盡量協助他們。前景真的很好,這個前景不是單單我們香港自己在唱好,現時在歐洲、美國、日本,大家都開始認同珠江三角洲真是一個最有潛力的經濟區域。

黃宏發議員:行政長官董建華先生2003年度的施政報告可謂姍姍來遲了三個月,我昨日聽了也讀了,覺得跟以前的確是有分別,有方向但沒有具體的政策詳情,有人說是進步,至少不會是希望高失望大。但我看來似乎是當中所講的一切對香港的分析也好,對政策的施展也好,都是跟董生以前的一式一樣。我希望透過主席你,請問董生可否考慮昨日發表的施政報告,若是在去年十月發表的話,董先生會否講同一番的說話?如果今天不能回答也沒關係,具體的問題很簡單,因為施政報告歷來自1969年開始,以及董先生在任的五年之內都是在十月發表的。若果董先生希望以後改在一月發表的話,可否承諾跟立法會事先有一次磋商研究,然後才落實。

行政長官:我想時間表方面政府一直是有與立法會溝通。關於你所說的第一點,如要我在去年十月份出這份施政報告,我是做不到的,時間是不夠,因問責制實行不久,是需要一段運作期。這份施政報告及施政綱領是我們多位同事大家一齊製作的。

劉健儀議員:為了推動物流業,施政報告提出在大嶼山選址發展現代化物流園。早前,機場管理局亦提出相類似的構思,就是在大嶼山興建物流園,專門處理航空貨運。我留意到在施政報告內,董先生提及現代化物流園的時候,是緊貼著香港國際機場和速遞航空貨運站的提述,這樣是否意味茬o個現代化物流園是專門或者主要是處理航空貨運?如果是的話,請問會如何去照顧港口貨運對於物流園的需求呢?最後,是否可以告訴我們,興建這個現代化的物流園的時間表是怎樣?

行政長官:第一點,這個物流園基本上是為了空運。在空運方面,據我所了解有很多公司,尤其是跨國公司,希望在機場附近有一個很大的物流中心,因為他們可以運用機場作為整個亞洲的distribution中心。因為以前的啟德機場是太小了,這種運作流失了到其他的地方。希望經過這次努力,可以爭取回來。

  妳問得很好,「你在甚麼時候辦妥?」時間是會較長一些,為甚麼呢?在那裡要看土地,又要填海等等,我跟同事提出了「是否可以在機場內找一幅土地先做起來?」政府的同事正就此問題研究。所以,對不起,到今天仍然說不到一個時間表。如果是在機場內的話,應該是快的。但如果是要填海的話,則應該很慢,慢便不行了。

  至於妳說在海港方面,其實是有很多物流中心,不同的地方也有,相信現在是有足夠的空間。

劉健儀議員:現在可能如董先生所說港口附近有很多處理物流的地方,但是我相信那些都不是等同董先生現在所提出在北大嶼山興建的現代化物流園。舉一個例子,在新加坡的機場附近有一個物流園,在港口附近也有一個物流園,我相信新加坡做物流較香港還有一段距離,香港是行遲幾步,為甚麼在物流園方面落後於新加坡呢?董先生是否會就香港的港口貨運方面對物流園的需求,盡快進行研究和選址來興建呢?

行政長官:我沒有聽到有這個需要,不過如果是有這個需要的話,我們一定會積極去進行研究。

何俊仁議員:在你昨天施政報告的發言中,再三強調一定要解決財赤的問題,長遠方法是振興經濟,這一點你亦說過需要時間,不知何時才可交功課。即時要做或很快會做的就是要大幅度削減公共開支、公務員要減薪、大幅度加稅,可能不單公司要加稅,很多普通市民也要交稅。你有否想過你在短時間內,以這種方式去解決財赤,用這麼重的藥和這麼硬的手法會造成另一個後果,就是使消費信心進一步崩潰、通縮進一步加強、失業率推高,可能造成長期衰退,令振興經濟可能會遙遙無期。這樣如何去解決財赤,不知道你如何解答這問題?

行政長官:我昨天說過解決財赤真的是首要問題。本財政年度的財赤超過GDP百分之五,是沒法接受的。若不解決這個問題,信貸評級會降級,外圍的財經界可能會衝擊港元,若大家對港元失去信心,資金會外流,利息會上升,金融市場會動盪,最終港元亦會受到衝擊。要弄好經濟,一定要解決財赤,並沒有其他辦法。

  你剛才問「有否想過會影響通縮加劇?」當然有想過,亦知道有這個可能性,所以昨天強調當我們採取這些措施時,會權衡對通縮的影響,對經濟增長的影響。與此同時,如何去解決財赤?你剛才說「大力加稅」四個字,我並沒有說過,我說的是適當加稅。

  我們清楚知道整個問題的嚴重性,但我覺得現在所走的方向最正確,要減政府的公共開支、適當地開源。但最重要的是弄好經濟,現在所走的方向是對的。財政司會透過有很多電腦的運算model,細心反覆研究,不會隨便草率作出決定,我相信他一定不會這樣做。

何俊仁議員:剛才行政長官很希望你的方法能夠成功。但事實上,你這個方式,解決財赤的所謂手段亦不是第一次說,外間有很多的反應覺得想到盡頭也不外如是,很多人對於做下去的結果是怎樣也是沒有信心。

  立法會的議員知道行政長官很努力,數年來做了很多盡力去做的事,但出來的結果亦是這樣,信心的問題始終都不能解決,而信心的問題可能維繫到將來再投資的信心,我們有三萬七千億元在銀行,他們有否信心再去投資,不要說等外面的人來投資,本地的投資也沒有信心。所以我的問題必須要提出,可能已在你預計中,你不回答,可能你走得不舒適。

  既然你已想到盡頭,你有否想過是時候會退位讓賢,讓一些有新思維、有能力的人去嘗試繼續你的工作,做好你的工作?

行政長官:五年多以來,我一直秉持茷璆咱薨珓獢A想市民所想,以及施政要與時並進,是以這種態度和原則去工作。不斷改善施政,一心一意為市民服務,盡快帶領香港走出經濟困境,這是我們大家的共同願望,亦是我努力的方向。

  香港經濟出現這個困難,是因一個長時期的問題而帶出。全球化經濟、知識經濟、內地經濟的快速發展所帶來給我們的衝擊。另一方面,我們的泡沫經濟爆破後,帶來對我們的衝擊及後果,大家都看到。這麼嚴重的問題,你說只靠一個措施,兩句說話,三個人隨便說便可解決嗎?根本並非這回事,是要有一個通盤的考慮,以及腳踏實地一步一步去幹,然後經過長時期的努力,慢慢做到成功,並非這麼簡單的一件事。

  若你說「信心是這樣,信心是那樣。」並不是這回事。我亦知道,你亦可以看到,現在我們走的這條路會慢慢看到成效,可以看出旅遊業、物流業、金融業、珠三角方面,每一個地方均可看到成效。但我可以肯定地說,解決香港的經濟問題並非靠你或其他一、兩個人經常去挖苦我便可解決這個問題,根本不是這回事,我們真的是要認真地去工作才可。這個並非是我們要怪你怪我、挖苦特首的時候,現在是要團結就需要團結時,整個社會大家一起團結去解決現時的問題。

  當已知道走對了路,我們要埋頭苦幹去解決問題才可以。我們要鼓勵大家,有很多人在外因經濟轉型而受損,很辛苦,怎麼辦?你要鼓勵他才行,他倒下了,扶他站起來,「我們重頭再來。」我們要有這種精神和態度,才可令香港轉型。

二○○三年一月九日(星期四)

現場/ 普通話/ 英文

  • 行政長官致辭全文 (09.01.2003)

  • 施政報告以振興經濟為首務 (08.01.2003)

  • 施政報告全文 (08.01.2003)


    寄給朋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