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英文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行政長官記者會答問全文
***********

  行政長官梁振英今日(九月八日)聯同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教育局局長吳克儉和開展德育及國民教育科委員會主席胡紅玉就德育及國民教育科舉行記者會。以下是記者會的答問全文:

記者:梁先生,你昨日還提到政府的任何決策,其實都是有程序進行,不可以說市民的決心很大,去遊行示威便去改。為甚麼一日之內立場會改變?發生了甚麼事呢?

行政長官:我們在過去幾日,並不單是過去二十四小時,我們不斷聽各個持分者的意見。大家知道在過去幾日,我、胡紅玉女士、林鄭月娥司長,以及我們的教育局局長和其他教育局同事,不斷地做這項工作。在聽了大家的意見,亦包括在政府總部外集結朋友的意見後,我們作出這個決定。

記者:我想問幾件事,行政長官。你說你聽到意見然後修改,但這個意見他們已經講了很久,為甚麼在這一刻才修改呢?是否有北京的指示,你可以暫時不推行的意思呢?另外,這與明日的選舉有沒有關係呢?是否為了選舉呢?還有,就是你覺得現時才有這樣的修改,會否稍遲呢?有沒有需要向市民或外面反對的人士可能道歉?現時你也不是撤回,他們是要求完全撤回這一科,以我的理解,你都還未回應到他們的訴求。如果你說學校喜歡便可以推,是否繼續用你們的課程指引呢?因為他們認為課程指引是有問題的。可否解答這幾個問題呢?

行政長官:指引的問題,稍後請政務司司長回答。就時間的問題,大家都知道,特區政府只上任了兩個月多少許的時間,上屆政府訂定的德育及國民教育科是年多前的事情,而且在此之前經過長時間,差不多十年的醞釀。特區政府上任後,大家知道我們還有很多民生的問題,包括大家同樣關心的房屋問題、貧窮問題、老年問題等,需要特區政府和我本人去處理。

  近日,我自己親身處理,而且應該說,處理出一些階段性成果出來的政策,大家知道,包括房屋方面,包括內地居民來香港旅遊方面的,亦包括今日媒體有新聞報道,有關水貨客影響到我們北區居民生活等的問題。這些都是特區政府上任後兩個月多少許的時間要一起處理的事。

  我們何時制定到一項政策,或者就德育及國民教育科來說,政策的修訂我們就馬上公布,沒有其他時間上的考慮。至於你提的問題,是否等到這一刻才得到北京的授意,絕對沒有這樣的事。

政務司司長:就蚍w育及國民教育科的課程指引,亦即是由上一屆政府在今年四月時發出,行政長官剛才發言已經說了,政府會重新檢視這個課程指引,在兩方面會有檢視的需要,第一,就是行政長官剛才公布了一些很重大的政策改動,包括:學校是否一定要開展,以及開展的三年期是否已經變為一個無「死線」的做法,以及是否獨立成科,都是由學校自決。所以這幾個政策上重大改變,亦是導致課程指引和相關由教育局發布了的文件需要作出一些相應的修訂。

  另一方面,就是我們亦聽到有不同的持分者、教育團體,對於已經發出的這個指引,特別是指引中有關國民教育,或者好像我們早前所說的在教材方面的當代國情部分,亦有一些不同的看法,這亦是我們很樂意重新檢視的原因,有需要亦會作出修訂。所以好像行政長官所說,我呼籲關心這個學科,有意見的朋友可以盡早提出他們在這方面的意見。

記者:想問問,現在說會重新修訂那個課程指引。重新修訂後,是否會再獨立成科?會否再推出?另外,現在有很多傳言說教育局根本就有一些審批、或者是一些評估網站,譬如向官校發出一些要點算究竟誰是穿黑衣的老師、學生,是否會秋後算帳?這些會否全部收回呢?

行政長官:請局長答一答。這個問題,其實過去我們發過書面的答覆,外面有很多種種不必要的傳言和誤解。我們也利用這機會澄清一下。

教育局局長:剛才行政長官已很清晰講明,對這政策的重大修改,將整個校本基礎的推行,交回學校主導,所以是否獨立成科等這些問題,都是由學校根據自己的校情去決定。第二點,提到關於一些學校婺禤こj集的問題,我的理解是對五十多所的官立學校來說,教育局是辦學團體的角色,在這角色下,對個別學校的關注、不同情況、開學事宜,希望有一個模式去搜集有關資料,純粹是在這大前提下搜集這些資料,這與一般如時令活動,或是一些暑期活動的資料搜集差不多一樣。

行政長官:在這兒我補充數句。自從有反對德育及國民教育的人士在政府總部外面聚集,基本上影響到政府總部工作人員和車輛的出入。但即使如此,在政府外面也好,又或者剛才這位新聞界朋友所問的在學校情況也好,我以至整個政府,抱虓奶j的寬鬆和包容的態度,包括甚麼呢?有一晚十二點鐘我在家,突然間下起大驟雨,我打電話到政府總部,要求我們的同事送雨具出去給初初在該處集結的人士。我們提供醫療輔助服務,我們提供電力供應。昨晚在這兒集結的人士,發現停電,我們馬上由機電工程署的人員幫他們修復電力供應,使他們今早仍然有電可用。還有一天,有一晚,我們收到報警,發現有可疑物體,消防員到場處理了這件事,接下來的一、兩日跟在場集結人士,一起進行防火工作。凡此種種,說明了我們的基本態度。我也指示了保安和警察部門,說清楚不能夠清場。

  雖然外面有些傳言說警察何時清場,不只一次,也有說政府是否僱一些「臨記」去製造一些事端。所有這些都不準確,都是謠言。但我也想大家知道,在學校堶惜]好,看待譬如有些老師他們持不同意見,家長、學生持不同意見,又或者在政府總部門外結集的人士,反對德育及國民教育科的人士,我們也是以最大的寬鬆和包容態度,來看待他們的反對意見和反對行動。

記者:梁先生,我想問其實你決定如此更改,會否有建制派政黨給你壓力,就是特首你再不撤回,我們建制派今次選舉便沒有了,你一定要幫我們撤回,要在今日撤回,是否這個原因?同時亦是否因為林太昨日的鱷魚淚,令你不能不撤?因為鱷魚淚不成功,所以令市民認同你們,所以你們撤回?還想問局長,你上次說沉默大多數是代表支持,你今日會否收回這句說話,會否向市民道歉,以及會否下台?

行政長官:首先,我回答你形容林鄭月娥司長昨日在電視訪問當中落淚那個形容詞。我認為是不公道的,我希望你能夠考慮一下,是否再用那三個字來形容一位我們的官員在訪問節目當中的落淚。

  第二,我可以代教育局局長答你,關於教育局局長是否需要問責的問題。教育局局長與我本人一樣,在上任後是承襲上屆政府的決定和若干屆政府在十年內醞釀的軌跡做出來的決策。在過去兩個多月來,吳局長在巨大壓力之下,與我們整個政府的團隊一起,去為大家解決這個爭端。這個德育及國民教育科,不是吳局長的主張,不是我的主張,那個開展的方式時間表,亦不是我們兩個人的主張,因此我可以代吳局長回答關於問責的問題。我認為我應該感謝吳局長在過去兩個月,接任教育局的工作,堶悼]括已經確定了在今年九月開學,即上星期開學時要推行的一個科目,引起社會上一個比較大的爭端,而我們兩個人和司長還有胡紅玉女士,還有很多我們其他政府的同事,要共同解決的問題。所以我認為,我們對司長好,對局長好,應該公道一點。

記者:想問問,昨晚你給信予家長組,之後又說要預備會,現在突然間又去公布一個這樣的政策。其實你有沒有聽到出面的十二萬人的訴求?即是他們的要求是要撤回?你現在可否清楚說一句,你公布這樣東西真的有很大空間,其實是撤還是不撤呢?

行政長官:我一直說,在撤回和不撤回之間有很大的空間。事實上過去的幾日,有很多關心香港教育、關心我們的下一代、關心德育及國民教育科的朋友,在空間內給予我們很多的意見。我們匯集了大家的意見,包括在政府總部外面集結的朋友的意見,我們剛剛宣布這個政策的修改,是我們聽了這麼多意見後,一個最大的共識。

  至於你說撤回不撤回的問題,撤回是甚麼?撤回是否指如果有些辦學團體,他們想在學校辦德育及國民教育科,特區政府都用某些手段禁止它去辦呢?這個是否大家心目中所說的撤回呢?所以我覺得這些問題都是值得大家去深思的。

記者:市民其中一個疑惑是「置安心」或是交津,其實可以在現屆政府推倒或是改變模式,但為甚麼國民教育在這麼大的民意反響之下,到了今時今日才可以有政策的修訂?其實當中是否遇到甚麼困難呢?還有,其實反對團體的意見,在一年多前已經說得很清楚,到最後要局長、司長,甚至要特首親自處理這個問題,其實到了今時今日才公布這些修訂,是否已經太遲呢?還有,政府會否同意現時才公布這項修訂,其實是否已經令到社會對政府的不信任已經增加了呢?而當中政府有沒有一個責任?而不是只說是上一屆政府遺留下來的一項政策?

行政長官:「置安心」和交津的問題比德育及國民教育科的問題簡單得多。德育及國民教育科的歷史比較長,而且譬如說撥款等問題與學校的準備來說,有些學校準備在今年開課,他們已經準備好了。「置安心」這個問題,房協未動,未賣或未租那些先租後買的樓宇;交津更是,我們改變政策是白紙一張。因此,複雜性是無可比擬的。但縱使如此,我們處理這個以前遺留下來的德育及國民教育科問題所引起的爭議,我們只不過是較處理「置安心」和交津問題多了十日、八日的時間而已。

記者:我想問一問,剛才有說過會重新去檢視指引,其實在這個工作上會否有一個時間表呢?會否變相把這個工作推給下屆政府呢?第二個問題,就是外面的集會人士都很想梁先生可以出去與他們有一個公開的對話,會否考慮今晚出去見見他們呢?

政務司司長:關於課程指引需要重新檢視和修訂,這項工作應該要即時進行,所以並不存在會推給下一屆政府,因為我們都在這屆政府開首的幾個月。但當然大家都很想繼續就這個課程指引修訂給意見,我相信各位都聽到,包括在外面的朋友都希望重新再給意見。所以在目前來說,我們沒有設訂一個時間表,但我希望這項工作可以盡快展開,所以我剛才已經呼籲有意見的教育界朋友也好,辦學團體也好,老師、家長也好,我們歡迎他們盡快提交意見。

行政長官:我會願意繼續與所有對德育及國民教育科這個科目有意見,包括反對這一科的朋友對話。我相信這個對話的目的,大家可以同意,就是能夠促進對話雙方,對對方、對這個問題看法的認識。因此,我昨日發信給在政府總部外集結的三個主要團體的代表,希望在沒有任何前設的前提下,甚麼是前設的前提呢?譬如說你必須撤科才對話,希望沒有這樣的前設的前提下,大家可以作一個坦誠的對話,找到一個解決辦法。

  與此同時,我們亦會見了不少與教育有關的團體。(往)下去,我與所有關心這個問題的朋友對話的渠道是暢通的,大門是打開的,希望我們能夠齊心努力辦好香港的教育,希望我們齊心努力使到我們的校園生活,使到我們的同學的學習能夠盡快回歸正常。多謝大家。

記者:希望你可以明確講講課程指引是擱置還是撤回?可不可以向出面的家長交代一下?

記者:剛剛吳局長回應早前接受電視訪問,以外面集會人數數量反映,說不用大多數香港人去贊成••••••

行政長官:我想我們多答一條指引的問題。

政務司司長:我或者再講清楚。行政長官今日公布了關於國民教育科的政策,在這個修訂了的政策下,是完全尊重辦學團體和學校的自主、自決的權力。所以早前不同朋友表達的關注,這科是否一定需要獨立成科呢?學校是否一定要開這科呢?以及在所謂三年開展期後是否一定有一條「死線」?即是每一間學校到三年終結時都要開科,這些全部都在今日行政長官公布修訂的情況堶掘挭壑F,亦應該回應了這幾類的問題。

  課程指引是教育局為了配合這個科的開展而推出的一些政府文件,但我必須強調,這個課程指引亦不是我們閉門造車的,而是經過很多專家,在課程議會下有諮詢去做的。由於政策有了這麼重大的修訂,再加上聽取了有些朋友對課程指引中某一個部分,即是國民教育的一部分,亦有一些另外的看法,所以我們會修訂這個課程指引。如果覺得是需要修訂的課程指引,即是換句話說,在稍後時間需要公布一個經修訂的課程指引,來取代在今年四月公布的課程指引,情況就是這麼清楚的。多謝各位。

(請同時參閱答問全文的英文部分。)



2012年9月8日(星期六)
香港時間22時04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