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出席兩岸四地大學生研討會開幕禮(只有中文)(附圖)
******************************

  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林瑞麟今日(七月二十二日)上午出席「龍願」—— 兩岸四地大學生陝港澳歷史文化交流團暨「零八北京奧運與民族命運」研討會開幕典禮,以下為他以「同一個民族、同一個夢想」為題的致辭全文:

莫(錦強)副部長、鄧(讕@)主席、各位來自兩岸四地的朋友們:

  今天參加這個兩岸四地的交流活動,我感到非常高興。你們令我想起我在七十年代唸大學時的生活。在一九七六年,我也是第一次離開香港,代表香港大學到外地打羽毛球,是四國大學的邀請賽。在唸大學的時候能有機會到外地走一走、看一看,是非常有意義的。我知道今次從內地、從澳門、從台灣來了百多位同學,與香港的同學合起來就有兩百多位。我先代表香港特區政府歡迎來自內地、台灣及澳門的同學,我們很高興能夠歡迎你們,能夠讓你們在香港走一走、看一看。

  今天我希望跟大家分享三個信息。第一,時代的巨輪、歷史的進程不斷在前進。第二,我們面對未來,前面往往看不清楚,但是未來總是有希望的。第三,我們參與任何社會活動,應當努力凝聚團結的力量。

歷史巨輪在不斷滾動
─────────

  大概三年前,在二○○五年,香港接待了連戰先生,接茈L到內地訪問,為兩岸合作揭開了新的局面。我認為當年在北京、在台灣,兩岸的領導人都作了歷史性的判斷,踏出了歷史性的一步,改變了歷史的方向。接下來的三年,香港市民非常密切留意台灣島內的政治局面。三月舉行的台灣大選發生了另一次歷史性的大變,國民黨重新執政,在香港的朋友替台灣的同胞感到高興,因為他們看到過去八年的局面實在是越來越困難。在五月,吳伯雄先生以國民黨主席的身分訪問內地,兩黨再一次握手,將歷史的巨輪再向前推進,使兩岸的關係面貌一新。歷史的改變不止於兩岸之間,在過去三年,香港也在不斷地、默默地推動與台灣之間更緊密的交流。我們是藍營、綠營,兩營的立法委員、市長,其他的政治人物都歡迎的,就像你們來香港交流一樣,參加研討會,分享不同的觀點和想法。

  上星期江炳坤先生私人訪問香港,行政長官在禮賓府歡迎他,跟他交流意見。香港特區政府也藉此機會提出了兩點:
    
(一)香港政府支持香港貿易發展局在台北成立辦事處。

(二)我們構想成立「香港/台灣經濟合作委員會」,以企業的代表為主,可以包括香港的企業,也包括台灣公司在香港投資的代表。台灣是香港第四大貿易伙伴,香港跟主要的貿易伙伴,例如美國、歐盟、日本,也設有這類的民間性質的、由企業主導的委員會,來推動與主要的市場的經貿關係。在過去數年,兩岸關係改變了,香港跟台灣的關係也更密切。

未來總是有希望的
────────

  至於第二個信息,對於我們每一個人來說,將來永遠是有點陌生、有風險。但我相信我們香港人以至台灣和內地的同胞,都會認為「將來」代表機遇、有「危」就有「機」。我們在八十年代面對香港九七回歸的大問題,歷史遺留下來的問題,我們曾經非常憂慮。你們當中有多少人是一九八四年以後才出生的?大部分。一九八四年對香港人來說是重要的一年。那年中、英兩國政府簽訂了有關香港將來的聯合聲明。「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等北京對香港的長遠方針政策,就在兩國政府簽署的協定內。但在八十年代香港有很大的移民潮。台灣不是經常有人移民美國嗎?現在還有嗎?在內地,現在也有許多學生往外地唸書。但當年香港,有許多人對九七以後沒有完全的信心,他們就遷移到海外。在九十年代初移民潮的高峰期,一年有四萬港人移民到加拿大。但在九七之前香港市民看到「一國兩制」是真的能落實的,香港能維持繁榮與穩定,港人移民也漸漸回流。九七以後,每年申請移民加拿大的香港人,不到二千人。這是對香港未來有信心的最佳明證。

  時代不斷在變,九七以後我們卻遇到另外的挑戰和風險。本來在九七以前有許多人擔心九七以後香港的政治,香港作為一個自由法治的地方是否還能維持。但這些完全不成問題,九七以後,香港的這些制度繼續。但是金融風暴來了,你們在台灣、在澳門、在內地,都受到這「風暴」不同程度的影響。

  香港受這金融風暴的影響長達六年,一九九七年至二○○三年,後來還有「SARS」。我五十多年來從未見過香港人經歷這樣艱難的日子。但香港人身處福地,往後有了新的機遇。二○○三年我們與北京簽訂了《內地與香港關於建立更緊密經貿關係的安排》(CEPA),也有「個人遊」,成功推動香港經濟的發展。在過去五年,二○○三至二○○八年,香港的經濟重新增長起來,現在的情況比起回歸初期的幾年已經好得多,失業率從最高的百分之八,回落至現在的百分之三點三。CEPA對香港是重要的,它改變了國際投資者對香港的觀感,他們希望透過香港人打進內地市場。從一九九七年至二○○七年的十年間,國際企業來香港成立地區總部和地區辦事處不斷增加。在二○○七年,這些地區總部和地區辦事處總共有三千九百家,比起一九九七年香港回歸初期增長了百分之五十五;比起二○○三年「SARS」完結時,也增長了百分之二十二。現在兩岸關係提升,台灣跟內地的經貿關係也得到發展。

  第三個機遇我要一提的,就是兩岸「三通」的影響。在兩岸商討以後,商務包機已經通航,兩岸「三通」指日可待。有不少經濟分析員和企業家提到「三通」以後,香港可能在物流、轉口貿易、航運和旅遊方面受到衝擊,會有一點退損,但是我相信這些影響會很有限。因為在戰後數十年,香港信奉的是國際間的競爭(We believe in competition),競爭越高,我們越強。我們也希望台灣的企業能在內地發展起來,而內地的資金也能進入台灣的市場。兩岸的企業發展起來,成功了會去哪兒?就是來香港的股票市場上市。這會進一步加強香港作為亞洲區內全球金融中心的地位。二○○七年,倫敦市法團(City of London)發表了一項調查報告,認為倫敦是全世界佔首位的金融中心,其次是紐約,第三位是香港。所以我們很歡迎內地、台灣和澳門的企業今後都來香港上市。「三通」是一個機遇,所以我說,未來永遠都是有希望的。

參與社會活動、凝聚團結力量
──────────────

  你們這次來香港、到內地、到澳門訪問,也是一個小小的社會活動。在過去幾個月,我們在香港推動了兩件事:第一件在五月份,奧運聖火燃到香港。香港人很自發地支持這次運動,幾十萬人夾道歡迎,我們看到大家共同分享對奧運的期待與興奮。但在不久之後,四川發生大地震,我們跟內地的同胞一樣感到悲痛。在過去兩個月,香港市民和香港社會齊心支持賑災,也支持四川的重建。上星期在香港的立法會,我們獲得不同黨派的議員的支持,通過撥款二十億元支持重建工作的第一階段。我們估計香港社會參與重建的官方和民間的捐獻,將不超過一百億港元。過去幾個月,不論是令我們興奮的奧運抑或是令我們悲痛的四川大地震,都能凝聚香港社會和香港市民之間的團結力量。

  你們這次到香港、到澳門、到陝西訪問,看看這幾個地方的情況:香港是國際都會;澳門有點像地中海旅遊勝地;陝西,包括古都西安,有幾千年的文化歷史。我希望交流團的朋友通過這次訪問,可以親身感受到我們共同擁有這幾千年的歷史文化。在過去幾年,不論是楊利偉升空,或是舉辦二○○八年奧運,其實都是在實現我們中華民族千百年的夢想。所以,我借用奧運的口號「同一個世界,同一個夢想」──我們是「同一個民族,同一個夢想」。

  謝謝各位。



2008年7月22日(星期二)
香港時間19時29分

圖片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