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公報
 
 

 寄給朋友政府主網頁

終審法院首席法官於二零零二法律年度開啟典禮的致辭全文

**************************

  以下為終審法院首席法官李國能今日(一月十四日)在香港會議展覽中心舉行的二零零二法律年度開啟典禮的致辭全文:

律政司司長、大律師公會主席、律師會會長、各位嘉賓:

  本人謹代表司法機構全體仝仁,熱烈歡迎各位蒞臨2002年的法律年度開啟典禮。在座各位今天在百忙中撥冗出席,本人實在衷心感謝你們的支持。

  由司法機構籌辦的法律年度開啟典禮,意義重大。藉此典禮,我們的法律體制再度受到公眾注目。我們的法律體制,維護法治精神和司法獨立,是社會的寶貴資產,且廣被譽為是社會安定繁榮的基石,是香港保持競爭優勢的其中一個主要因素。今天大家濟濟一堂,正好讓我們談談所要面對的各項挑戰。而際此典禮,司法機構亦再次與大律師公會、律師會及律政司向市民重申我們的共同目標 - 我們定必齊心協力,維護法治、服務社會。

終審法院

────

  到目前為止,終審法院已運作了四年半。參考過去數年累積下來的經驗,我們將就訴訟常規及程序進行檢討,看看有沒有地方需要改善,務求精益求精。同時,我們亦會檢討上訴準則。現時的上訴準則,大抵與過往向英國樞密院提出上訴時所採用的準則相若。此等準則,實在有檢討的必要,尤其是在民事案件中,若最終判決涉及款額超出一百萬元,與訟各方即享有當然上訴權利此一規定。

  經驗告訴我們,現時位於炮台里的終審法院大樓,實在不敷應用,未能配合法院運作上的需要,尤其是大樓內的法庭,儘管它是何等的典雅古樸,但卻未能滿足各方在運作上的需要:對法官、大律師、律師、與訟各方、傳媒工作者以至公眾人士而言,法庭的面積實在太少,以致未能為各方提供理想的設施。由於有關當局正積極考慮為立法會另覓新址,故本人已去信政府,鄭重要求當局在立法會遷往新址後,將大樓留給司法機構作終審法院之用。本人深信在適當時候,當局定會積極考慮本人所提出的要求。

  過去終審法院曾經處理過不少有關法律和原則的問題。此等問題涉及的範疇相當廣泛,而且往往備受社會關注。在未來的歲月裡,我們還會處理這些問題,繼續迎接挑戰。就以關乎憲制問題的訴訟而言,法院的判決定會繼續引起具爭議性的討論。在自由的社會裡,此等討論實屬意料中事。誠然,在新的憲制秩序下,有理據的討論有助法理的發展,是以我們歡迎此等討論。畢竟,香港的憲法法理,亦只有假以時日才能穩步發展。

民事司法制度改革工作小組

────────────

  民事司法制度改革工作小組於2000年年初成立,並於去年11月發表了中期報告和諮詢文件。工作小組就民事司法制度進行了廣泛和深入的研究,小組成員在這方面所作的努力,實在值得表揚。一如其他普通法司法管轄區,香港也面對訟費高昂、訴訟延誤和程序複雜這三大問題。工作小組在參考過這些司法管轄區的經驗後,針對此等問題提出了80項改革建議,徵詢公眾意見。改革方案的諮詢期為期五個月,並將於今年4月底屆滿。待考慮各方意見後,工作小組便會在最後報告中列出具體改革建議。工作小組預計最後報告可於明年年初完成。

  本人認為沒有必要在此詳列工作小組所提出的各項建議。事實上,工作小組已提出一系列可行的改革方案,並已著手向各有關團體介紹改革方案的重點。惟有幾點,本人認為必須在現階段提出。

  首先,大家必須明白,我們不可能像魔術師般將魔杖隨手一揮,就能立刻圓滿地解決所有問題。由於問題是多方面的,而其性質亦各有不同,故此我們需要從不同層面著手解決。我們必須協調各種相輔相成的措施,務求令市民能以恰當的訟費和在合理的期限內,把糾紛訴諸法院,尋求公道。

  其次,工作小組所提出的改革方案,並非試圖控制或限制律師收費。律師收費,由市場機制決定,現在如是,將來亦如是。改革方案旨在確保訟費用得其所,訴訟人付出的一分一毫均物有所值。此外,改革方案還建議增加訟費的透明度,包括律師需向當事人清楚交代要支付的費用,以及向同案的另一方交代其於敗訴時可能需要支付的訟費。提高訟費的透明度,有助市場獲得更多有關資料,使律師收費在市場機制下得以自行調節。提高收費的透明度,亦同時讓訴訟人士得以在不同的訴訟階段中,作出明智的決定。

  第三,在任何抗辯式訴訟制度下,若要全面展開訴訟,即訴訟人不獨要求進行全面審訊,還耗盡所有上訴渠道,那末所招致的訟費,必然相當可觀。為了避免非必要的訟戰全面開展,工作小組遂建議在可行的情況下,鼓勵與訟各方盡早和解,從而節省龐大的訟費。工作小組提出可供考慮的改革建議,包括採用調解方式,協助與訟各方盡早達成和解。在這方面,司法機構正在推行的家事調解試驗計劃,甚具參考價值。是項計劃,純屬自願性質,即調解是在與訟各方同意下進行的。迄今為止,是項計劃的成功率高達80%。在已曾進行調解的個案中,與訟各方達成全面和解協議的佔72%,而達成部分和解協議的亦佔8%。這項為期三年的試驗計劃於2000年5月展開,而司法機構亦已委託香港理工大學對計劃的效益,進行評估。

  第四,工作小組提出的另一項可供考慮的改革措施是,法庭積極加強案件管理,從而公正有效地處理案件。為了防止訴訟人濫用或肆意亂用抗辯式訴訟制度,工作小組認為法庭必需積極加強案件管理的功能。工作小組指出,只要管理權力運用得宜,積極的案件管理不但不會抵觸公平公正的原則,反而更能使法庭公正有效地處理案件。更重要的是,積極的案件管理,還有助法庭阻止訴訟中財力較強的一方,利用抗辯式訴訟制度來欺壓財力較弱的一方。本人深信,若此等改革建議最終獲得工作小組推薦,司法機構則需為司法人員提供適當的持續訓練,並透過在法律界中,特別是在具豐富民事訴訟經驗的大律師行列中,作出全職及臨時任命,以便為程序改革做足準備功夫。如此,司法機構定能昂然面對改革帶來的各種挑戰。

  工作小組期望得到法律界和其他有關人士考慮周詳和有建設性的回應。本人相信,沒有人會認為現行制度是無懈可擊,完全不需改善的。本人必須強調:我們的民事司法制度必須進行改革,才可繼續獲得本港社會和世界各地的信賴。本人深信,參與其中的人士定必事事以公眾利益為依歸。在推行改革時,我們必須讓市民大眾清楚知道,他們不但有訴訟途徑可循,更可以恰當的費用和在合理的期限內,把糾紛訴諸法院。

無律師代表的訴訟人

─────────

  在香港社會裡,無律師代表而參與民事訴訟的人數不斷增加,這個情況就跟其他司法管轄區一樣。表面看來,這個現象是由多項因素所造成。儘管政府統計數字顯示,全港58%的家庭符合申領法律援助的資格,可是,不符合資格卻又無能力延聘律師的“夾心人士”亦為數不少。此外,社會各界對公民權利的意識日漸提高,法庭亦更廣泛地使用中文,這些也可能是無律師代表訴訟人增多的部份原因。本人相信,如能在這方面多作研究,定能使我們對這方面的問題有更深入的了解。

  事實上,訴訟人士在無律師代表的情況下參與法律程序,往往會大大增加法院的工作量。當然,公民有憲法權利把糾紛提交法院解決。處理日漸增加的無律師代表訴訟人的案件,正是法院面臨的挑戰。我們在面對這些挑戰時,必須遵守司法的基本原則,即是法院不但要秉公判決、不偏不倚,還要使之有目共睹。法庭必須公平對待無律師代表的訴訟人。同樣重要的是,法庭也必須公平對待案中的其他訴訟人,包括有律師代表的訴訟人。法庭在處理某一方有律師代表而另一方卻無律師代表的案件時,尤須緊記此重要原則。

  法庭必須保持中立,這點,我們沒有妥協餘地。在此大前提下,法庭所能給予無律師代表訴訟人的協助,實在有限。例如:法庭可以向他們解釋程序手續,以及就填交表格、提交案件文件冊等事項給予指導,然而,法庭不能僭越,不能充當律師向無律師代表的訴訟人提供法律意見,或代為訟辯。這是我們必須堅持的基本原則。

  無律師代表的訴訟人仍將不斷為司法機構帶來挑戰。未來數年,我們在這方面的工作,主要分為兩方面。

  首先,是在程序改革方面。高等法院將進行民事司法制度改革,而無律師代表的訴訟人亦可從中得益。在工作小組作出的建議中,某些方案與此尤其有關,包括簡化程序和引入調解機制等構思。此外,改革方案亦包括將最少涉及一名無律師代表的訴訟人的案件編入特定案件類別,以便法庭透過案件管理掌握訴訟進度,以及在高等法院引入《區域法院規則》的有關條文,使法官得以酌情頒令採用簡化程序。

  其次,是在可行的範圍內,向無律師代表的訴訟人提供恰當的協助。現時,法院已向這些訴訟人提供某些協助,但提供協助的模式過於分散,例如,法院分別透過登記處的不同櫃^,又或於聆案官和法官席前的聆訊,為無律師代表的訴訟人提供協助。此等工作涉及龐大的人力資源。為此,我們需要精簡協助模式,以提高其效益。

  為了達致這個目標,本人決定成立資源中心,適當地協助參與高等法院及區域法院民事法律程序的無律師代表訴訟人,辦理有關規則和程序事項,以及進行訴訟。本人將委任一個督導委員會就資源中心的成立和運作細節提供意見,而委員會主席一職將會由朱芬齡法官出任。事實上,朱法官所領導的一個內部工作小組,亦已在協助無律師代表訴訟人的工作上,取得若干進展,包括修訂有關解釋法院規則和程序的便覽和指引。這個督導委員會的成員還包括法官、法律界人士,以及非政府組織和其他關注團體的代表。他們將會考慮有關提供適當設施的問題,亦會探討應用科技的可行性。此外,有關資訊和指引必須淺白易明,而派駐資源中心的司法機構人員亦須訓練有素,深諳協助無律師代表訴訟人之道。

  正如本人如前所述,法官不能兼負律師的職責。在提供義務法律服務一事上,法律界扮演一個重要的角色。不少海外司法管轄區的情況如此,香港的情況亦然。事實上,本港的法律界早已參與當值律師服務項下的義務法律指導計劃,以及由大律師公會籌辦的法律義助服務計劃,又或透過各個非政府組織來提供法律服務,作出重大貢獻。特別一提的是吳靄儀議員和余若薇議員,她們在推廣義務法律服務方面,不遺餘力,貢獻良多。

  為了使無律師代表的訴訟人能夠使用更便捷的義務法律服務,督導委員會將會與法律界、相關的非政府組織,以及其他團體一同研究,考慮如何讓他們透過司法機構的資源中心,向有需要的訴訟人士提供義務法律服務。

  本人必須指出:在無律師代表的訴訟人向法院提出的申索中,故然有很多是具充份訴訟因由的,但也有一些是瑣屑無聊、無理取鬧,以至構成濫用法院程序的。法庭在面對無理可據的申索時,實需考慮採取更簡易的程序。我們不可忘記,倘若法庭容許這些瑣屑無聊、無理取鬧的申索浪費時間,便會對其他訴訟人士造成不公,損害他們的權益。

法律教育

────

  有關香港的法律教育及培訓的顧問報告已於2001年8月發表。本人相信此舉定能集思廣益,從而促進法律教育的發展。

  近年來,加入法律專業行列的大律師和律師的質素水平,備受關注。我們必須正視這個問題,並從速處理。放眼將來,本人認為最有效的解決辦法就是立即茪熏阭Q法律專業證書課程(PCLL)。本人得悉兩所大學現正成立教務委員會,而且40%的教務委員將由法律界人士擔任。教務委員會的職責範圍涵蓋法律專業證書課程的取錄資格、結業水平,以及課程改革,相信此舉定會獲得社會各界歡迎。

  本人認為,當務之急是教務委員會須立刻展開工作,檢討在2002年9月開課的法律專業證書課程的錄取新生標準,並進行課程革新。本人認為,入學資格應大大提高,而課程亦應作出重大修訂,與時並進,在反映本港現時法律服務所需的知識和技巧之同時,還需切合大律師和律師這兩個專業範疇的不同需要。

  某些人士對兩所大學是否有決心和能力提高水平及革新課程內容持懷疑態度,這是可以理解的。大學院校必須以強而有力的領導落實改革,創新求進。現時正好讓他們向社會證明這些疑慮是不必要的。

結語

----

  最後,本人謹代表司法機構全體仝仁祝各位身體健康,新年進步。

二○○二年一月十四日(星期一)

56K/ 寬頻


寄給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