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政務司司長會見傳媒談話全文(附短片)
******************
  以下是政務司司長張建宗今日(六月十四日)上午出席《大公報》創刊115周年大型圖片展覽開幕儀式後會見傳媒的談話全文:
 
政務司司長:早晨,大家好。
 
記者:司長,想問昨日公布了合約工時的問題,其實都是劃線劃在一萬一千元,會否覺得那條線是太低?以及受惠的人數太少?
 
政務司司長:首先,我要強調今次這個工時政策是一個穩妥的起步點,是一個起步點而不是終點,大家要清楚,這是第一點。第二,我們亦充分考慮過去三年多在梁智鴻醫生領導的標準工時委員會做了大量數據分折和研究,然後作出我們的決定。在採取一萬一千元的所謂「工資線」上亦考慮到基層的低收入僱員的組群,數目亦有數十萬,五十多、六十萬的僱員會受惠。而我強調今次這是一個起步點,即是說我們有空間,一路推行時我們會不時檢視它。亦因為我們的數據是基於二○一六年統計數字所得回來的工資水平而定下這一萬一千元。在實施期間,我們估計最快是約二○二○年年底可以推出來,到時我們在推行前亦會看當時最低收入的兩個組群,即是最低的兩個十等分的工資水平在何處,作一個參考。即是說,有空間在實施前--條例是要通過的、要時間籌劃等等,亦有一個過度期--所以實際上在推出時的水平可能已經並不是一萬一千元,要視乎當時工資的分布,所以是有空間去調較。但大家一定要知道千里之行始於足下,今次這個是一個突破,是第一步,是謹慎的,當然與工會訴求有相當遠的距離,我們是知道的,但亦考慮到平衡僱主的承受力,特別是中小企的承受力和保障僱員權益方面,我認為是一個比較合適的平衡,但我們一定會持一個開放態度,視乎實際情況,亦會在兩年後立法時會全面檢視。
 
記者:司長,現在以合約工時取代標準工時,其實是否違反立法的原意?
 
政務司司長:政府由頭到尾在標準工時的取態,是持一個開放態度,我們沒有一個承諾去推行一個標準工時。我們關心僱員的工時情況,所以三年多來大家都知道有個標準工時委員會,正正深入去研究大量的數據分析,發覺標準工時是相當複雜,亦各行各業、不同工種,絕對不能夠「一刀切」--即一個政策所有人適合,是困難的。所以我剛所說是一個穩妥的,是務實的起步點。有起步點後,我們便有機會一直可以向上繼續發展,即時說將來的方向不是停在現在的階段。如果我們連這個起步點都不行,就停滯不前,其實對各方都沒有好處。所以今次這個我們認為是一個務實的起步點,大家一定要這樣看這件事,要宏觀地看這個問題。
 
記者:現在民主派議員都說不會支持,以及有部分的建制派議員都說不支持,會否擔心其實都難以通過?
 
政務司司長:我有信心的,為甚麼?當我們多點去解釋、多點去溝通,因為始終我們談是有六十萬「打工仔」受惠。第二,推動工時文化改變是很重要,即是說全港的僱主不論你的僱員薪金在哪水平,現在開始會特別關注、特別關心僱員的工時的問題。這個文化上的改變是最有用的改變,不是單單靠立法,因為有些行業如真的立法是很難規管的,例如有些行業本身以及今時今日的科技、日夜都拿着手機在家裏收到信息,你又會否計算為工時?其實在這三年多裏,委員會就很多這些問題分析得很清楚,所以我們覺得第一步先起動了,保障基層的僱員,那些是最受保障的一群,我們在說有達五十至六十萬的「打工仔」。先走一步,一邊走我們一邊去推廣。整個信息、整個文化要改變,我同意其實這是一個職場文化要改變。多謝大家。
 
(請同時參閱談話全文英文部分。)
 
 
2017年6月14日(星期三)
香港時間13時04分
即日新聞  

網上廣播

政務司司長會見傳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