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英文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立法會五題:燃料價格與公共交通服務票價
*******************

  以下為今日(六月二十二日)在立法會會議上馮檢基議員的提問和運輸及房屋局局長張炳良教授的答覆:

問題:

  根據專營巴士票價調整機制的回饋乘客安排,當專營巴士公司賺取的回報令按固定資產平均淨值計算的回報率超出百分之九點七時,便須將超額回報的一半保留作「回饋乘客數額」,用以提供票價優惠或紓緩日後的加價壓力。載通國際控股有限公司剛公布去年的業績顯示,轄下兩間專營巴士公司的車費收入按年增加百分之三至69億7,300萬元,其中九龍巴士(一九三三)有限公司的除稅後盈利為4億8,820萬元,比前年飆升1.48倍,而盈利增長的主因是燃油成本年內下降逾五億元。有不少市民反映,國際原油價格在過去一年半持續處於低位,因此各類公共交通服務營運商應有空間調低票價,以回饋乘客。就此,政府可否告知本會:

(一)有否根據各專營巴士公司或其控權公司最近公布的業績,獨立評估各巴士公司的固定資產平均淨值回報率,以及有關公司有否採取某些財務安排,以降低帳面上的回報率;若有評估,結果為何;若否,原因為何;

(二)是否知悉各專營巴士公司今年分別須把多少款項撥入「回饋乘客數額」;當局會否要求相關專營巴士公司在回饋乘客的安排上,直接調低票價,而非推出一些巧立名目、覆蓋範圍少而且限制多(例如須結合其他推廣計劃才可享用)的優惠;若否,原因為何;及

(三)有否評估其他公共交通工具(包括專線小巴及的士)的營運商去年是否受惠於低企的燃油開支而獲得可觀利潤;若有評估而結果為是,會否要求相關營運商調低票價以回饋乘客,或將部分盈利撥入備用帳目或成立基金,以紓緩日後的加價壓力;若會,結果為何;若否,原因為何?

答覆:

主席:

  政府的政策是公共交通服務應由私營機構按商業形式運作以增加成本效益,而票價就要對乘客及營運者都要公道,既照顧乘客的負擔能力,也維持營運的可持續性。政府一直密切注意燃料價格的變動對公共交通服務票價的影響。專營巴士、專線小巴及的士用石油產品作燃料,票價受規管,一律不設燃料附加費。它們各有其票價調整機制,行之有效。

  燃料價格在一段時間的波動可以很大,以近年為例,二○一四年年中從高位(註一)開始回落,跌幅至今年年初超過七成,但自此便反彈,至今已上升了接近一倍(註二)。燃料開支固然會影響營運成本,但目前只佔專營巴士、專線小巴及的士成本約兩成,成本還包括工資、維修保養、保險等,這些支出近年基本上是持續向上。工資開支佔專營巴士及專線小巴營運成本分別五成多及三成多。過去三年(二○一三至二○一五年度)專營巴士司機累積加薪約百分之十三至百分之十七不等,專線小巴司機薪酬開支平均有約百分之八的增幅。目前,公共交通行業司機人手緊張,要留住及增聘員工,讓業界健康發展,行業的確有必要逐步提升從業員收入。

  就馮檢基議員提問的各部分,我現在綜合答覆如下:

  《公共巴士服務條例》及專營權規定巴士公司須就專營巴士服務所得或與其有關的財政收益每年製備及向政府提交經專業獨立核數師核實的帳目,當中有清晰的規定說明與專營巴士服務有關的收入、開支及固定資產(註三)應包括的項目為何。而固定資產該如何計算也在專營權下有明確的定義。巴士公司按照法定及專營權規定計算每年的固定資產平均淨值回報率。如控權公司為上市公司,便須遵從《上市規則》對帳目的相關規定(註四)。

  根據「專營巴士票價調整安排」,當巴士公司某一年的固定資產平均淨值回報率高於百分之九點七的指標時,便會自動啟動回饋機制,巴士公司會將較指標所得為高的利潤透過票價優惠與乘客對分。各專營權截至二○一五年會計年度完結時的回饋乘客積存數額為150萬至5,980萬元不等,詳情載於附件。運輸署會聯同巴士公司為二○一六年如何回饋乘客作出安排。

  上述啟動回饋乘客安排的固定資產平均淨值回報率(即百分之九點七)的操作是否有改良空間,屬「調整安排」在現時進行中的《公共交通策略研究》下新一輪檢討的一部分。

  巴士公司每年的收支不一,回饋乘客的數額按年亦會有所不同(註五),故在審批以此提供票價優惠的建議時,需要有一定的彈性,令有限的金額得以善用。若果劃一直接減低票價,往往只能維持一個頗短的時間,令票價變動頻繁,未必是最合適的安排,或甚至會引起混亂。一般的較佳方法是將優惠用於長程乘客,當中亦須考慮受惠人數及優惠期的長短。

  過去三年(二○一三至二○一五年),曾利用回饋乘客數額提供優惠的例子有過海路線同日回程折扣(註六)、本地路線即日第二程減價(註七)及「機場巴士服務」與「通宵服務」路線的機場職員優惠(註八)。優惠期在二○一五年最長者達16星期。三年合共約5 300萬乘客人次受惠。

  至於專線小巴,全香港共約500條路線分成160個路線組合經營,以確保利潤欠佳但能照顧乘客需求的路線連同其他路線一併批出,而組合整體達致財務可持續性。二○一四/二○一五年度,近六成路線組合虧損。燃料成本下降減輕了營運成本,實際上效果是紓緩了加價壓力,但因其他成本上升並未構成減價空間。運輸署在去年二○一五年接獲219條專線小巴申請加價,較二○一三年249條減少。

  的士方面,石油氣氣價下調同樣有助降低營運成本,起了推遲加價的實際效用。上次的士申請加價已是三年多前的事。

  主席,政府在處理專營巴士、專線小巴及的士加價申請時,一貫會按照包括營運成本及收益整體變化以及乘客的接受程度在內的一籃子因素評估,而非單看某單一成本因素(如燃料)或收入項目的變化而作出,燃料成本下降會從整體成本變化以至最終的獲批加幅中反映。票價調整亦向來沒有追溯力。若果每當出現因燃料開支暫時下降就減價,是否意味虓篻U料開支一旦上升時便應盡快加價呢?相信這不一定符合乘客的利益,亦會做成票價高度不穩定。

註一:二○一四年年中時,布蘭特原油價格約為每桶111美元。

註二:現時布蘭特原油價格為每桶40至50美元左右。

註三:根據《公共巴士服務條例》,固定資產為「專營公司為其專營權的目的或與其專營權相關而使用或備存的屬於資本物品存貨的物料及備用品、土地投資、建築物、巴士及其他汽車、裝備、機械及設備、家具、固定附著物及裝置和其他固定資產(包括建造中的資產、運送中的貨品及墊付的款項)」。

註四:如控權公司為上市公司,須根據香港聯合交易所制定的《上市規則》編製業績及財務狀況報告,財務報表須能真實而公平地反映公司的財務狀況,亦須披露與關連人士的交易。

註五:過去三年(二○一三至二○一五年),有個別巴士公司在財政年度完結時並沒有任何結餘,而同時亦有巴士公司出現最多積存的回饋乘客數額達5,980萬元。

註六:優惠金額0.4元至6.6元不等。

註七:第二程減價2元。

註八:優惠金額2元至21元不等。



2016年6月22日(星期三)
香港時間15時42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