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十二題:免遣返聲請
************

  以下是今日(六月十五日)在立法會會議上陳絔g議員的提問和保安局局長黎棟國的書面答覆:

問題:

  據悉,非法入境香港後隨即根據《禁止酷刑和其他殘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處罰公約》提出酷刑聲請/免遣返聲請的人士數目近期有上升趨勢。有市民向本人反映,部分聲請人其實是「假難民」,他們濫用聲請機制以留港從事黑工、盜竊及販毒等危及市民人身安全和破壞治安的勾當。就此,政府可否告知本會:

(一)過去三年,每年當局處理聲請的個案平均、最短及最長所用時間分別為何;

(二)過去三年,每年聲請人因涉嫌犯罪而被檢控及定罪的個案宗數分別為何;

(三)鑑於當局正研究設立用以羈留聲請人的禁閉營,以減少他們來港的誘因,該項研究的進展為何;

(四)當局會否考慮修訂法例,賦權當局把被定罪的聲請人即時遣返其原居國家;如會,詳請為何;如否,原因為何;及

(五)鑑於聲請人主要來自巴基斯坦及孟加拉等南亞國家,當局會否推行措施,鼓勵及協助本地少數族裔人士投考警務人員,以期更有效處理涉及聲請人的罪案;如會,詳請為何;如否,原因為何?
 
答覆:

主席:

  根據《入境條例》(第115章),外國人偷渡入境,在入境時獲准許的逗留期限屆滿後,繼續在香港逾期逗留,或者是在到達香港時已即時遭入境事務處(入境處)拒絕入境,會被遣返離開香港。為維護出入境管制及基於公眾利益,上述人士(統稱「非法入境者」)應該盡快被遣返。

  不過,根據香港各級法院自二○○四年以來所作出的多項裁決,外國人如聲稱被遣返其原居國家後,會遭受酷刑、不人道處遇、或迫害等風險,入境處要在合乎「高度公平標準」的程序下審核,決定他的聲請是否確立,期間處方不能將他們遣返至其原居國家。

  政府必須重申,聯合國《難民公約》從來未曾適用於香港;在香港提出免遣返聲請的人不會被視為「難民」。無論他們的聲請結果如何,他們非法入境/停留的身份都不會改變,亦不可以在香港定居。當他們的聲請被拒絕或面對的有關風險不復存在,便會被遣返至原居國家。

  自二○一四年起,提出免遣返聲請以抗拒遣離香港的非法入境者人數持續增加,且有惡化跡象。聲請人引起的公共開支、社會及公眾秩序問題、濫用審核程序,以及犯罪數字上升等情況令公眾十分關注。單靠不斷增加資源以處理更多聲請已不能有效解決問題。行政長官已在二零一六年《施政報告》中提出,政府會全面檢討處理免遣返聲請的策略,從(一)入境前管制、(二)審核程序、(三)羈留和(四)執法及遣送四個主要範疇茪漶A解決現有機制的問題。

  就陳議員提問的各部分,現回覆如下:

(一)政府於二○一四年三月起實施統一審核機制。截至二○一六年五月底,入境處已就4 211宗聲請作出決定。由展開審核程序到入境處作出決定的時間平均為28個星期。審核個案所需時間會因應聲請的複雜性而有差別,根據記錄,最短為兩個星期,最長為49個月。(根據紀錄,該個案的審核程序展開四個月後,聲請人才交回聲請表格。其後29個月內,聲請人多次以精神狀態不佳(但沒有提供醫生證明)、要求進行精神狀況評估、身體不適、代表律師不能出席等不同理由缺席審核會面。其後,統一審核機制實施時,聲請人獲給予額外28日內提交補充資料,但他在三個月後才交回。在其後12個月內他再多次拒絕出席審核會面。總結,個案在程序展開後48個月才完成會面,一個月後完成審核。)我們會在全面檢討中研究如何堵塞類似的濫用空間。

(二)根據警方資料,自二○一三年,獲擔保外釋的非華裔人士(絕大部分為免遣返聲請人)因干犯刑事罪行而被拘捕的數字載於附件。

  另外,《入境條例》第38AA條訂明非法入境者或獲發出遣送離境令或遞解離境令的人,均不得接受僱傭工作或開設/參與業務。根據入境處的紀錄,由二○一三年至今,獲擔保外釋的非華裔人士因觸犯該條而被拘捕的人數表列如下:

年份                被捕人數
──                ────
二○一三            165
二○一四            166
二○一五            232
二○一六(至五月底)133

  政府並沒有備存有關檢控及定罪的數字。

(三)政府留意到,近日不少意見認為我們現時應仿效80年代應對越南船民問題時的做法,在香港設立「禁閉營」。

  《入境條例》中授權政府羈留越南船民的法例只適用於一九九八年一月或以前已抵港的越南船民。自八十至九十年代,法院就羈留非法入境者的問題作出了多項裁決。其中,二○一四年終審法院在Ghulam Rbani訴入境處處長[2014] HKCFA 21一案中裁定,雖然《香港人權法案》第5條(免受無理拘禁)並不影響入境處行駛法定權力羈留非法入境者,但是有關權力是受制於普通法的Hardial Singh原則,即若入境處不能在合理時間內完成遣送程序(包括完成聲請審核程序)將他遣返,則不能長期羈留他。有關建議亦涉及土地、人力資源方面的挑戰。

  儘管如此,在全面檢討處理免遣返聲請的策略時,我們亦會展開研究,如何在合乎法律及實務安排下,賦權入境處羈留更多聲請人,以減少他們來港及在來港之後拖延程序的誘因。

(四)政府實施免遣返聲請統一審核機制是為了合乎法院的裁決。當中,終審法院於二○一二年十二月在Ubamaka Edward Wilson訴保安局局長[2013] HKCFA 60一案中裁定,《香港人權法案》第3條下免受不人道處遇的權利是絕對及不容減免的。因此,無論一個人的行為如何危險或不可取,若他在另一國家有確切及相當大的風險會遭受不人道處遇,政府亦不可將他遣返至當地。

  根據法院的裁決,若一名非法入境者聲稱被遣返至另一國家後,會遭受酷刑或不人道處遇等風險,除非入境處已經在合乎「高度公平標準」的程序下,決定他的聲請不獲確立,否則即使他在港犯罪,處方亦不能夠違返《香港人權法案》第3條,將他們遣返至該國家。

(五)警隊一直秉持平等機會的原則,致力招募合適的人士加入警隊行列。投考者不論種族,只要符合入職要求及擁有警務人員應具備的才能,抱持與警隊相同的價值觀,並有志成為專業警務人員,為市民服務,均歡迎投考警隊。

  自二○一一年五月起,投考警員者如持有中學會考五科(包括英文)第二等級(即二○○七年前「合格」成績)或以上的成績,或同等學歷,即使未有相關中文語文能力證明,仍可申請該職位。然而,申請人將獲安排參加公務員考試組舉辦的政府語文考試,合格成績會等同符合中文語文能力要求。

  投考警員的人士如掌握外語技能(例如印度語、烏爾都語、尼泊爾語、他加祿語、法語、德語、韓語或日語等),並通過評核,均可獲額外分數。

  此外,警方聘用少數族裔人士擔任警察社區聯絡助理,以加強與少數族裔社蘆瑭p繫。至今,14個警區共有15個警察社區聯絡助理職位。



2016年6月15日(星期三)
香港時間14時27分